随着这一个字声的发出,即使以李通天的修为,也还是感觉到一股寒意出现在四周。

  “哼。”阮芳一声冷哼,头也不回的一步迈出,左手向前于虚空中一抓,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原本在其身后的李通天突然出现在她的手掌中,如同小鸡一般被她捏起。

  “我若不让你们相见呢。”阮芳扬起头阴着脸,一字一句,吐词异常清晰。

  李通天拿掉阮芳的手,随即沉默,许久后,他笑着叹息着,“师父,早知没有结局的事,为什么要去坚持。”

  x酷匠网%(唯一◇‘正版,B其Qi他都{$是√盗I版:;

  见阮芳面无表情,李通天终于说出了来此地要说的事:“最后一个人找到了,你应该感应到了,我帮了你八次,这是第九次,我想,我有理由带她走了吧。”

  “带着她,滚。”阮芳吐出一个字后,用手指了指不远处,闭上双眼。

  “多谢。”李通天行了一个师徒礼,不久后,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子,“师父,你这次,过了。”

  临走前,李通天右袖一挥,几把神兵落在阮芳身后,几件证明身份的信物落在阮芳身后,几枚空间戒,落在阮芳身后。

  直到李通天离开后许久,直到一个仆人到来,叫醒了站在原地的阮芳,“我过了?哼。”

  东木大陆,因地处星球与其等大的其他四块大陆东方,所得那一东字,又因此大陆上有一势力巨大的家族名为木,所得名。

  而那东木洞坑,则是东木大陆上最出名的六大奇迹之一,之所以称为奇迹,是因为它乃自然形成,其内仿佛有一个未开辟的混沌空间,故此此地不断地吸引人前往。

  东木洞坑方圆千里外,四人矗立。

  “当年吾族一位先祖曾入其内,带出一物,此物,吾族还从未用过。”陈玄途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如信封般的白纸,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在四人心中弥漫,但却并不具备一丝危险。

  “灵儿,你进去后,打算干什么?”

  “不知道,碰碰机缘吧。”云灵非常自然地接过陈玄途递过来的白纸,思考了许久后咬破手指在其上写下一个‘生’字,随即递与陈玄途。

  “恐怕这次机缘不大。”陈玄途接手后,不需用眼去看,他都知晓云灵所写是何,事实上,除了云灵外,其他三人在她提笔的刹那便已知晓。

  而三人对此的反应也各不相同,陈玄途的眼中充满了无奈,李袁满脸失望地苦笑,而黎天,则是神情复杂,似乎,眼前的少女,与曾经相比变了许多。

  陈玄途一手拿着那带血字的白纸,一手伸出去握住云灵的手,却不料,握了个空。

  白纸上缓慢地浮现出一张地图,一道金光蜿蜒曲折,照亮了其中一条道路,而其他没有金光之地一片漆黑,不用想也知道,那漆黑之地充满了危险。

  金光如蛇一般不断扭曲,又如云朵一般不断变化,那金光所指的道路,不时改变,云灵四人按照其纸上金光所指前行,一路风顺,尽管如此,四人该有的防备之心却是未曾减少。

  “它坚持不了多久,我们需要加快速度。”那条金光不断改变,上一刻你看到的路线是那样,这一刻就成了这样,而下一刻又变成了另一种样子,毫无规律可言,并且,随着它变化的次数增多,那四周的黑色逐渐变得浓郁起来,虽然云灵四人向四周望去并未察觉出有何异常。

  进入这洞坑后,放眼望去,一片模糊,白雾聚集达到了一种程度,尽管它并不算太浓,绕身三里可仅用肉眼看清。

  陈玄途放开自己的神识探入白雾中,却只能准确看清方圆七里,神识扩散在距他本体四周十米处时,便受到了阻碍,一股神秘的气息被白雾包裹,阻挡着他的神识外放,距离越远,他那外放的神识受到的阻碍越发,十米,是他所能外放的一个程度,那最后三里,即使他的神识能够探索到,但也显得模糊,既如此,他便收缩自身神识距离,保持在七里处,方圆七里处,所发生,所出现的一切,皆出现在他的神识下。

  “我神识只能外放到七里,最远十米,不过不清晰,较为模糊。”陈玄途走在最前面。

  “我六米,最远九米。”李袁走在最后,报告了自己的情况,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立刻引起了陈玄途回头,除了云灵外,他与黎天皆用一种惊讶的表情望去。

  “十米清楚。”黎天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惊讶,简单直了,他的话换来李袁的惊讶,却并未换来陈玄途惊讶,仿佛陈玄途早已知晓。

  至于云灵,虽并不在意这些,但她却并未说出自己能探出几里,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她还不如用眼睛看的更清楚。

  三人也知晓这点,所以并没有人出口问她。

  “走吧。”云灵推了推走在自己面前的陈玄途,似是嫌他走得太慢。

  “……大小姐,是我们跟着你的脚步走啊。”李袁吐槽,但也只限于在心底。

  “我们往返时间加起来不多,再这样走的话时间不够。”黎天沉声,说出了事实,陈玄途有心加快速度,但奈何有人不配合。

  云灵沉默,虽然没人将责任加在她的身上,但她又怎么会不明白黎天话中之意呢?

  按照这种明显不够的速度,四人再次行走了一刻钟,此时白纸上的金光所指再次改变,云灵看在眼里,悄悄地伸出自己左手,放在身前陈玄途的掌心中。

  陈玄途略带激动,他不知为何,自从进入涟漪塔后的时间内,云灵对他的态度已与曾经有很大的不同了,此时忽然感觉到伸入自己掌中的小手,陈玄途大喜,猛地回头,看到的却是云灵眼中的平静。

  不需要多说,陈玄途明白云灵的心意,拉住云灵的手速度提升几分,这一突然提速并未吓到黎天二人,三人同时加速,提身一路飞奔,若有凡人看见,则会十分惊讶,因为他们并未踩在地面上。

  路前,不知多少米处,有一石像,面容狰狞,头生双角,灰尘布满全身,杂草横盖,覆住其身,一抹精光快速闪过它的左眼,随即消散。

  四人加快前行,直至第三天,白纸上的金光不再变化,而是达到了终点,原本那代表生路的金光此刻也已经消失殆尽,金光只有了一个点,它的显现,代表了云灵四人走到了尽头。

  呈现在四人眼前的,是一个洞穴,它由绯绿玉石砌成,从绯绿玉石中散发出灿烂的绿光,照射得云灵与李袁睁不开双眼。

  陈玄途见状,运转体内道力顺着云灵的小手流向她的体内,帮助云灵抵御着绿光。

  云灵依靠自己睁不开陈玄途知晓是何原因,而李袁睁不开双眼却使得陈玄途疑惑不已,但他并未将自己的疑惑表露出来。

  “走吧。”陈玄途站在原地注视了一瞬后,拉着云灵的小手大步向着洞穴内走去,黎天见状不禁摇头,自他体内传出一股磅礴道力,弥漫在自己与李袁周遭,在黎天的帮助下,李袁睁开了双眼。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不仅是你,陈玄途,云灵他们二人也同样有这样的疑惑,我不能告诉你是为什么,你只要知晓我不会害你们就行了。”李袁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于自己那并未说出口的理由感到无奈。

  黎天见状,并未多说什么,向着洞穴走去。

  走进洞穴后,出现在四人眼中的依然是洞穴,不过洞穴数量却有10个,“一人走一个吧。”云灵率先开口,随后不等其他三人开口便选择了一个最近的洞穴,在其踏入洞穴的刹那,洞穴自动封闭,陈玄途三人相顾无言,无奈之下也只能如同云灵所说那般一人进入一个洞穴。

  洞穴的封闭并未使云灵有何害怕,但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发生了些许变化,云灵此时一脸的警惕,对于这洞穴她并不了解,能够出现在东木洞坑里的一切,别说是她了,即使是那些大能强者,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了解吧。

  在洞穴内的云灵,除了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与脚步声外,便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了,云灵向着洞穴内走去,她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但应该并未过去一天吧!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漆黑的王座,云灵距离王座较远,看不清王座究竟何样,,王座前的一个草堆以及草堆前的一大片白骨显示了此地的不凡,望着那成片的白骨,云灵皱起眉头,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此地不凡,一种压抑感涌向心中。

  白骨群在此时骚动,由众多白骨凝聚而成一个巨大的骨架,那同样由巨多头颅形成的唯一一个头颅此时双眼绿光闪现,在云灵惊悚之下渐渐缩小,庞大的骨躯缩小到与云灵相似。

  白骨随意地活动了手脚,显得有些迟钝,如同熟睡之人清醒之初,一切行动显得有些迟缓,似乎察觉到有人来此,白骨渐渐将目光转向云灵,那双眼中绿色的火焰内倒映出云灵身影,阴风于此刻无声流出,吹起云灵衣摆,也吹起云灵秀,更吹起白骨双眼中的绿色火焰。

  那于阴风中摇晃的火焰,成了此地唯一风景,在火焰摇晃同时,白骨抬起了脚,向着云灵迈出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