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云灵双手掌心处,头颅眉心处,同时散发出白光,天雷原本只有拇指大小,如今因她这一举动,瞬间变大,那紫色的天雷变成了黑色,足有手臂粗的天雷不断轰向云灵。

  “哼。”

  云灵抬手,一拳轰在来临的一道天雷上,将其轰灭,但也同时遭受了其他数道天雷的进攻,每一道天雷都在她娇躯上流下骇人的伤痕。

  许是云灵太过坚持,天雷开始逐渐变少,直至消失不见,但云灵三人皆知,那天雷并未放弃,它在储力,打算发动至强一击,瞬杀云灵,不给她留下一丝希望。

  虚空中,一道直径足以将云灵全身覆盖的黑色天雷带着无上天威轰杀下来,云灵双手托天,轻喝一声:“云族九秘,其二,云化盾。”

  云化盾并没阻挡住天雷,就在它与天雷刚一接触的时候,它便破碎了,一秒钟的时间都未能坚持住。

  云灵双手在头顶再次结印,以最快的速度再次打出三道‘云化盾’,与那天雷向碰撞,一秒。

  三道云化盾仅仅坚持住了一秒,此时天雷已经落在云灵头顶不远处,云灵知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结出道印与之抗衡了,但她还有肉体。

  云灵尽全力的修护自身肉体,打算用来硬抗这最后一道天雷。

  天雷落下,淹没云灵娇躯,那专属于雷电的噼里啪啦声不断传出,云灵的肉体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痕,然后渐渐扩大。

  她尽力了,若不是先分离出自己大半神识,然后用自身精血为之塑造肉体,再吞噬原塑丹使自己重头再见,更是未休息片刻直接与天争斗。那她便不会疲累至此。

  天雷已经不算太强了,被云灵磨灭了大半,但云灵也已经无力了,“唉……”云灵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肉体渐渐分离,不由得叹息,为自己未能成功而感到遗憾。

  “刷刷刷刷刷~~~”

  黑色枷锁突然出现,锁住云灵以及她那飞向四周的碎肉,然后快速将云灵包裹,一枚黑色的大茧成型,那余下的天雷,被一股巨大的吸扯力给吸引进黑色枷锁内。

  黑色枷锁形成的大茧内,那一道天雷被分成数到,每一道都变成了手臂大小,在其大茧内毫无目的的乱穿,不时轰穿云灵的肉体,但却并不能对云灵造成死亡的威胁。

  从大茧内传出黑光,那是天雷所散发出的光芒,并不间断,天雷在里面,虽变得弱小起来,但数量惊人,而且,在这大茧内,它们似能得到无穷的补给,以至于天雷仅一直未曾消失。

  中年男人见状,略微皱起眉头,他无法用肉眼或者神识来观察大茧内的情况,那大茧将与云灵有关的所有情况都屏蔽了,青年用神识奋力一探,想要了解其中的情况,却突然遭受了反噬,吐了一口鲜血。也幸好他并未用全力,否则就不是吐一口鲜血那么简单了。

  黑色大茧将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完全隔离来开,就连空气,也无法通过大茧中细小的裂缝进入其中。

  “这一次怎么这么快?不应该啊,可惜了,看来要浪费了。”中年男人摇头说着青年完全听不懂的话,然后在虚空中一抓,将一枚绿色异果抓入手中。

  “这可是世间仅有的几枚破空果啊,居然这么快就要用了……”老者心疼一番之后,用道力将那所谓的破空果实精炼成九滴通体碧绿的果液,一滴一滴地打入黑色大茧内。

  说也奇怪,这几滴果液直接穿透了那隔绝一切的大茧,而且那大茧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果液,就那么顺顺利利的进入了云灵体内。

  “老爹,还有吗?我也要……”青年见他的父亲拿出了那破空果,语气瞬间变换,与之前和他爹说话的语气截然相反,一种带着撒娇,以及无赖的气息缓缓出现。

  “你以为我不想给你用啊,可这也不是我的啊,她是被那人选中的人,不然你以为她能用?

  你要是真想,就去努力让那人选中吧!”中年男人说话先是无奈,后是阴笑。

  听了他爹这样的话后,他的那颗脑袋顿时如同摇摆鼓一样摇个不停:“我还是不要了,难怪涟漪塔认可她,原来是那人选中的人,算了,这东西我不要了,哪怕你给我我也不要。”

  “明白就好……”中年男人点点头,对自己儿子的反应很是满意。

  云灵肉身有大半已与肉体分离来开,白花花的骨头裸露在血肉在,看起来非常凄惨,云灵双手不断结印,用大量精血为代价修复着自己的肉体。果液被中年男人直接打入进云灵体内。

  第一滴果液被打入云灵体内,引得那大茧内的云灵娇躯猛然颤抖。

  第二滴果液进入云灵体内,云灵强忍住娇躯的颤抖,尽全力的将那入体的果液炼化,不想让它浪费分毫。

  尽管她不知晓这到底是何物,但那从果液内出现的大量天地灵气在这隔绝一切的大茧内,对云灵的帮助非常巨大。

  第三滴果液入体,云灵轻微颤抖娇躯,俏脸变得粉红,犹如熟透了的桃子,不是她无法坚持,而是果液打入她娇躯的速度太快,快得她第一滴果液还尚未炼化完毕就进来了。。

  中年男人不管这些,手指一弹,第四滴果液被打入云灵体内,云灵平复身体状况,将那第四滴果液转移到与自己本体分离来开的肉体上,这样做,虽会浪费果液内所蕴含的药力,但对云灵而言,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否则她就有爆体的危险。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她的肉体不再颤抖,脸上粉红色加深了几分,更加诱人。不过很可惜,这种春光无法被外人所看见,中年男人见那黑色大茧没有再颤抖,便飞快的将第五滴,第六滴果液打入云灵体内,尽管云灵已经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但那弥漫在空气中的药力还是使云灵俏脸完全变成了红色,如樱桃般红透。

  待到第七滴果液进入云灵体内时,汗水自云灵额头处凝聚,顺着其雪白的长颈往下滚落。

  更/&新9/最{快《上酷匠网

  第八滴入体,果实的香味从大茧体内散布,云灵脸上的红色已经扩散到了全身,汗水将其衣裙打湿,使衣裙紧贴娇躯,勾勒出细润而纤柔的小蛮腰。

  第九滴入体,导致云灵再也控制不住娇躯,其身一阵颤抖,面容扭曲,虽然她的肉体在飞快的修复,但面部表情还是显示出她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固守丹田,我帮你巩固你如今的修为。”中年男人的声音顺着第九滴果液传入云灵耳中。

  随着九滴果液的入体,云灵感觉到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那包裹住她娇躯的黑色枷锁缓缓消失,就在枷锁完全消失的刹那,那天雷也立即消散殆尽。

  九滴果液入体,云灵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自主吸收天地灵气,一股股天地灵气被云灵吸入体内,化作一条条细线在云灵体内流动,而后被中年男人用道力牵引,来到了云灵丹田所在。

  九滴果液,将云灵的修为从凝锁境直接推到了踏门境第三重梯。而中年男人的道力,却是将云灵的修为从踏门境第三重梯,硬生生的逼到了第二重梯上,而其天地灵气,便飞快的被云灵吸收,与老者的道力形成对立,似欲将云灵重新推回三重梯上。

  云灵此刻丹田处不断传来痛楚,其丹田处的两股不同道力相互挤压,且不断碰撞。

  云灵体内的道力犹如旁观者,完全没有发挥作用,随着时间的流逝,其道力越来越少,但却也越来越稳重。

  终于,当云灵肉体完全恢复,修为止步于踏门二重梯巅峰的境界时,这种痛苦才慢慢散去。

  中年男人的道力在云灵体内消散,其额头处有着滴滴大颗大颗如同豆子般的汗水存在。

  中年男人望着盘膝坐在地面上的云灵,神色浮现出一丝欣慰,也流露出一丝疲惫,云灵的表现,总算是让他觉得那破空果没白用,尽管用的时机不对。

  每个人的修路之路都不可能一定相同,要像中年男人这样在不伤害云灵身体的同时完成修为的压制,即使如今他的实力高出云灵数个层次,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其中哪怕有一点点失误,对云灵未来的修炼可能也会造成影响。

  两个月后,中土大陆,苍云城。

  “陈家后辈陈原途,拜见各位前辈。”云族族址在,一位相貌与陈玄途相似的男子拱手对着一片虚空行礼,却迟迟不得回复。

  他的体内,蕴含着磅礴的法力,既然其法力内敛,也还是会给人们一种压迫,他站在这里,就如同一只猛虎,若爆发出来,便会惊天动地。

  “发生了什么事吗?”陈原途皱起眉头,他已经这样数次,但却依旧不见云族护族阵法为他打开通路。

  “二少爷,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在他身后,一位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岁的男子问道。

  “等等吧,若还是没有反应,我们就强行进去。”陈原途皱起的眉头并没有放松,但他的眼中已然有了一丝精光,那精光代表着坚定,似眼前那阵法再无反应,他便会强行闯进去。

  “这……二少爷,这恐怕不行,毕竟……”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哥如今不知去向,他的神魂灯火正日益虚弱,我们根本不知晓他如今在哪,遇到了什么危险,眼下也就云族可能有我们想要的线索,可这几次的情况你们也看见了,也许云族正在遭受什么危险也说不定啊!”陈原途打断身后一位老者的话,无奈的说道,对于他自己哥哥的安危,似乎并不能从他口中听出。

  “而且,你忘了我们陈家是以什么立足的吗?”陈原途说完,扭头露出洁白的牙齿,充满自信的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