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我们最好不要再相见,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云凝说完,迈步间便走出了这座涟漪塔,毫不回头。

  “我希望你将我与她之间的对话从她脑海中抹掉。”

  “为何?”

  “她是我用这十六年的回忆所创造出来的,除了某件事外,我想让她过的安稳点,至少,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吗?那会对她不公平的。”中年人衣袖一挥,已经离去的云凝身形一顿,之前发生的一切,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云凝摇了摇头:“感觉迷迷糊糊的,我怎么到这里来了?算了,不想了,早点回去吧!”

  见中年人挥动了衣袖,云灵再次说出了谢谢二字。云灵转过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要开始了,既然你会在这里出现,那么你就有可能是这座涟漪塔的守护者,如果我真的得到了这涟漪塔的认同,那我希望,你帮我护法。”

  “既使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快开始吧,你早点得到这涟漪塔的传承,我就能早点出去了,在这里面呆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外面,如今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中年人转过身,似很愤怒的样子,殊不知,他脸上的表情,与他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

  “太狠了,看来,你要成功了。可是……唉。

  这种体质,如果能存活下来,该多好。可惜了。这种体质,开启了一个繁华的时代,却无法自己去体会,可哀,可悲,可叹……”中年男人心底默念,但却并未说出口。

  云灵体内原塑丹的药力,此刻在她自己的疯狂吸收下,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只见她身体各骨骼交接处,此时全部光芒大放,在这片空间内,她就犹如太阳般耀眼,醒目,这种情况,根本不受她控制。

  体内的磅礴法力,此刻正疯狂的涌进她身体发光处,那些发光处开始与云灵的呼吸相匹配,伴随着云灵每一次的呼吸,那发光处便吸收一次云灵体内的法力。

  “咦,开始了?没想到我能看到这种情况,真是不错,老爹,你说,她能发挥这原塑丹的几成药力?”青年整理好自己衣物后,一脸好奇宝宝样,丝毫没有介意之前那一顿被暴揍之事。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后代啊!”

  “你还怪我,也不看看我这些都是跟哪个老东西学的。”青年指着自己的鼻子辩解。

  “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中年人突然跳起来,抬起手掌,让人丝毫不怀疑他会突然一巴掌下来。

  “什么?我说什么?老头儿,你打吧,我绝对不反抗,来吧,打死我吧。”青年一幅豁出去,认打认罚的神情,气的中年那一巴掌打的那叫一个清脆。

  “老头儿,你还真打啊!你你你你,你以后别想抱孙子了。”青年后退到墙边,捂着自己的脸气愤愤的说道。

  “唉……”

  中年男人停顿了许久后,望向塔尖的方向,他的目光带着追忆,随即缓缓开口:“我们能否出去就看她的了,出去后你就去历练历练吧,我要去见见自己的老朋友。”

  “好,早就向离开你这死老头儿了,不然我都会怀疑自己取向是否会发生问题。”不得不说,青年很自恋,相当自恋。

  啪……“臭小子,再没大没小的信不信我揍死你。”于是,青年很荣幸的又挨了一顿毒打。

  云灵体内的法力,近乎消散殆尽,那原塑丹的药力,也近乎被其吸收干净,与此同时,那最后一丝药力开始顺着她体内的筋骨,化作养料,滋润着她那因法力消散而渐渐枯竭的肉体。

  一切,向着良性方向稳步发展,直到,原塑丹的药力被消耗殆尽,此时的云灵,修为倒退,近乎完全消失不见,但却因原塑丹那最后一丝药力而硬生生的稳住了下来。

  云灵丹田处,此时正开始疯狂的吞噬着这涟漪塔内的天地灵气,用来弥补自己。

  “刷刷刷~~~”

  一声声锁链环绕的声音出现在云灵耳中,云灵此时正闭着眼,神识更是因为为云凝塑造肉体与意识而虚弱无比,所以她没法知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无法知晓,不代表她身边二人无法知晓,青年人脸上已经出现了惊讶,中年人却毫无动摇,丝毫早就知晓会有此变化。此时从虚空中伸出一道道黑色枷锁,如同毛毛虫般慢慢蠕动,围绕着她的娇躯一点点包裹,就像想让她如同真正在的毛毛虫般被包裹在其内,不过不同的是,这是枷锁,黑色的枷锁,这枷锁,代表着天地的意志。

  枷锁出现的突然,蠕动的速度飞快,包裹的速度同意很快,以至于云灵睁开眼,一时间竟然没能反应过来,可这黑色的枷锁也消失的突然,它刚一将云灵整体包裹住,便消失不见,云灵沉默数秒,知晓它其实还存在于自己体内,只是未显现出来而已。

  就在那黑色枷锁消失的刹那,她的双腿处,出现了两道较为虚幻,不太清晰,但大致形状为锁的东西。这锁很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锁的出现,代表的是一个修士,开始踏入修炼界的象征标志,从云灵原本处在的境界,到如今只象征进入修炼之路的第一个修炼境界,不得不说,那原塑丹的药力惊人。

  原塑丹,何为原塑,敢取这样的名字,不用多说,就知道这丹药有着什么作用,正如它的名字那样。

  原塑。重新塑造躯体机能,使得一切回到一个最初的阶段。

  这种效果的丹药非常稀有,不仅仅是因为它的使用价值与药力,还有炼制它的所用材料。

  拥有它,就相当于拥有了一条生命,不论修炼路上出现了什么危险,都能够重新开始。不过,这种所需要付出的代价非常巨大,至少在那些古籍上,每一个使用它的人,修为都会消失不见。

  那道锁存在何处,则此人相对应的地方便比其他处强大,而且强大的不止一倍,可以说,这初期道锁的存在范围,存在多少,严重影响着此人未来的发展。

  感应着那两个由道力凝聚起来的小道锁,云灵不禁皱起秀眉,这道锁的形成地几乎无法人为控制,但事无绝对,在许多大势力中,他们会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决定这道锁出现的位置,至少,曾经的云灵就是这样。

  云灵所在的云族,以其神识与其剑法闻名于世,相对的,云灵曾经道锁所在的方位就是眉心,以及双手处。若不如此,则云族的一切,修炼起来就无法发挥出它原本所应有的威力。

  “我身云族,我名云灵,我为云。怎能不开启那属于我云族的道锁。”云灵低声轻语,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也带着一丝坚定。

  她的体内,那并不算磅礴的道力此时在她体内凝聚,朝着左手掌心处涌入,似要将那本不存在的道锁凭借自己的力量凝聚起来,但那是一件容易的事吗?不是,否则,那所谓的天才岂不是如同街上的大白菜一抓一大把?

  每一次得到,都需要相应的付出,云灵想要的,所做的,其实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可这样做,也就等于在篡改自己的未来,在与天意相斗争。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轰在她那正在尝试凝聚道锁的左手掌心上,将其打散。这天雷穿过了涟漪塔,速度快的超过了在场所有人的感知,即使是云灵那身体的本能,也没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果然,不行吗?”云灵抬头,向上望去,但她望的,并不是塔尖,而是那被塔尖掩盖的,天空。

  “若不行,为何阻我,阻我,不也就正好说明,此路可行吗?”云灵轻叹,抬起左手,张开手掌,对着那塔尖后的天空,做了一个虚抓的动作。

  “你既阻我,我可,同意过?”云灵的语气充满了自信,她再次凝聚全身道力,涌向左手掌心处,道力缓慢凝聚出一把道锁。

  “轰~~~~”

  lU酷q5匠P网:永1◇久免-费5看小(说

  天雷落下,准确无误的轰在云灵那凝聚起来的道锁上,第二次将云灵的成果轰散,同时将其手掌轰落头顶。

  “我会放弃吗?”云灵摇头,不放弃的抬起手,她还并未凝聚道力,天雷便降落在了她的手中,同时,又有三道天雷落下,轰在云灵左手处。

  云灵被轰退数步,她的嘴中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甜味,那甜味很淡。云灵不再开口,她直接用行动来反抗天意,这一次,天雷轰的,不再是她的手掌,而是她整个人。

  中年男人与青年飞快后退,不想自己被卷入这场天雷中,以他们的修为,若被卷入,那么,将会引发出更加强大的天雷,那时,不管他们自身难保,同处于一片空间的云灵就会面临更大的危险。

  天雷轰顶,开始时,似要给予云灵一定的教训,使之自行放弃,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天雷开始变的厉害起来,以至于后来所降落下来的天雷,大有不杀死云灵不退却的趋势。

  对抗天雷,云灵并不好受,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天雷破坏的几乎没有了,而她的身体上,有很多处都露出了雪白的白骨,配合着鲜红的血丝,再加上她不断得吐出从喉咙内涌出的鲜血。

  “既然如此,我便同时开始又有何妨?”云灵沉默地对抗着天雷,同时她的心中不免有些讽刺,曾几何时,这种程度的天雷能伤她?曾几何时,这种程度的天雷敢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