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与青年一同落入地面,始一落地,少女便冲向了少年的怀中,哭泣着,但她却并未说出自己哭泣的缘由。直至许久,哭泣声消失不见,与少女一同离去的,多了那位少年。

  在那少女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一座黑塔前。

  这座塔,漆黑、暗淡且无光,或者说,从塔身上发出的光,呈黑色,纯正的黑色,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

  塔,分九层,天地之至数,始于一,而终于九,似向证明出此塔的与众不同,可却又因为那漆黑的颜色,使得塔主,似有不愿张扬之意。

  在那座九层黑塔的四周,天地灵力聚集弥漫,且异常浓郁,让那停留在不远处的三人深吸了口气,吸收着这天地见的灵气,来使自己之前因不断飞行而产生的消耗得到补充。

  也就在三人刚落地的瞬间,少女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洒落在地面之前,她的脸色,更加苍白,毫无一丝血气。

  “灵儿,怎么了。”青年,也就是少女口中的黎天哥哥,见状,连忙问起。

  “我没事,黎天哥哥,玄途,我请你们来,是想让你们帮我打通这里,我要进入那座塔里。”少女用手指将嘴边残留的一丝血丝抹去,开口说道,使得少年张开的嘴唇闭了起来。

  “我现在无法出手,发挥不出丝毫的战力,所以,麻烦你们了。”少女补充一句后,向后退出数步。

  “这气息有点熟悉,看来是时间到了。”黑塔内,有人笑着自语。

  少年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掀起了滔天巨浪,只见以黑塔为圆心处,一阵虚空涟漪出现并迅速蔓延,瞬间席卷而来,其范围,包裹住了黎天,以及那被少女叫做玄途的少年。

  这片天地中,那大量浓郁的天地灵气,也就在这一时刻,瞬间变化,它们不再沉静,开始翻腾起来,一柄由灵力组成的长枪从虚空中突然出现在玄途身后,刺向他的后脑。

  只见黎天挥拳,拳上黄光泛起,随后黄光离拳,轰向长枪,将其轰离原本轨道,与此同时,玄途则是头也不回,向前连迈数步,大手向后一挥,打向枪头。因长枪已被轰离原轨道,故此玄途这一击,轰在了那枪身上。

  长枪飞出,倒插在地面上,枪头向下,令人惊讶的是,那长枪在地面处泛起白光,白光自枪尾开始向枪尖蔓延,随后,沉入地面消失不见。

  陈玄途右手一挥,与枪身碰撞后,其身躯同时旋转一圈,借助这旋转的力道完美化解了碰撞产生的冲力,他也在旋转过程中,右手于虚空中一抓,一把长枪出现,被其抓住。

  黎天右手自由放下,做握住手势,一把长剑,伴随着一道道辉煌的色彩出现,那是一把长剑,只是它的颜色,是五彩的,与玄途手中的黑色长枪,形成了耀眼的对照。

  那消失的长枪,就犹如一个始,当它消失后,虚空中凭空出现一把把长枪,刺向二人,角度刁钻,使人防不胜防,长枪不仅出手刁钻,数量多,就连刺出所造成的伤害,也是格外惊人。

  这随后出现的长枪,并未如同那第一把长枪一般,被击飞后消失不见,而是融入虚空,从刁钻的角度再次发起进攻。但这,并不能伤到二人分毫,数量的优势并没有起到太多作用。

  当最后一把长枪被二人击灭后,空中再次出现兵器,这一次,不只是长枪,还有盾,剑,弓之类的兵器,它们,全都是由天地灵气所化。

  “不好,这是融兵阵。”玄途皱起眉头,看向四周那不断出现的,由白色灵气凝聚起来的各种兵器,赫然说道。

  “融兵阵?”听到玄途的声音,黎天虽未皱起眉头,但他心里却也着实吃了一惊,尽管他也知道自己踏入了阵法内,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阵法,居然是融兵阵法。

  “灵儿,那座黑塔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黎天一边挥动手中长剑,一边开口问道站在一旁的少女。

  这种阵法太少见了,不仅是因为只要阵法内有灵气,它就可以不断凝聚出兵器来发挥阵法的威力,更重要的是,这阵法通灵。

  融兵阵法,这阵法里的每一把兵器,都不是只会单一的进攻,它们都拥有着各自的战斗技巧,战斗方式。这阵法恐怖之处,便是将道术,战斗技巧等,分别刻入到不同的兵器中,使得这些由天地灵气凝聚起来的兵器,拥有如同人本能一般的战斗技巧。

  而这阵法之所以通灵,是因为它虽然恐怖,但却是与其挑战者修为境界相同的能力进行攻击,可以说,这阵法之所以被建立起来,完全是为了培养后代,故此,在这里遇见这种阵法,黎天心中大吃一惊。

  黎天问道少女,而少女却并没有回答黎天的疑问,此时她的状况并不算太好,她脸色苍白,体内的法道力在身体各处不受控制的乱窜,而她,正在咬牙坚持,平息着体内的道力。

  许久后,阵法中的二人浑身流淌着鲜血,伤势看起来颇为严重,而阵法,也因时间耗尽而无法再次发动。

  直到阵法崩溃,少女才开口与二人交谈,“那是涟漪塔,如今我身体状况不是太好,需要它的帮助,可我如今的情况,发挥不出多少战力,故此,我才叫上你们,帮我破阵。

  如今阵法已破,后面也就没有多大危险了,相信这涟漪塔你们也曾听说过吧,这里面也有些许机缘,你们也许能够得到,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它在这,我不能说,你们要一起进去吗?。”

  少女一边说话,一边向着黑塔走去,当她走到黑塔,也就是涟漪塔的大门前时,身体再次颤抖,鲜血再次喷了出来,身体一晃,却很快的稳定了下来。

  “你……”玄途开口,见她如此情形已有几次,知晓她的伤势一定很严重。

  “我没事。”少女并未回头,她将鲜血用手抹去,同时打断了玄途所想要说出口的话。

  “涟漪塔?这便是那传说中的人间之塔?”此时听到少女说出了那黑塔的名字,黎天惊讶程度更甚一筹。

  串古望今,有一种传说一直在修真界内流传,并从未停息过,这传说,便与眼前那涟漪塔有关。

  世上有一些受人关注之物,各类生灵给它们起了一个统称之名,九天九地九人间。

  九天,九地,九人间,所对应的,不仅仅是那些可以惊动天下的物品,更为重要的是,它里面所存在的无上传承。

  这些传承,只要每一种出现在世上,被人所知,都会引起一次惊涛骇浪的血腥风雨,如今日这般的情况,几乎没有。隔的近了,三人才能清楚的看到涟漪塔的真正形状,此塔的每一层都只有简单的六个面,而每个面上都分别刻有不同形状的生物图像。相传,这些图像,都是涟漪塔所镇压过的生灵,每一个图像对应着一个生灵,而每一个生灵,都代表着大凶大恶。

  此塔九层,越往上,所镇压的生灵便越强大,他们这些生灵,有的曾经或许是一方霸主,有的曾经或许一域无敌,但现在既然被镇压在塔内,便要时刻承受着刻苦的煎熬。

  只因,此塔名为涟漪。又名为,人间之塔。

  “走吧。”少女毫不迟疑地走入,虽看起来轻松无比,但她内心却充满了警惕,这里的未知充满了变数。

  待三人依次进入这名为涟漪的黑塔后,自黑塔外,一圈白雾渐渐环绕起来,使得黑塔渐渐变得虚幻,直至融入虚空之中。

  Um酷U匠网√@正|版#首发/

  就在少女前脚刚刚踏入塔内时,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从空气中传出,可少女三人却并未听见,那声音似惆怅,似遗憾,似兴奋。三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构起了一种错杂之感。

  “这种人,又出现了……可惜了这种体质啊!没想到还能再看到这种人,这世界从此,看来注定要繁华起来……

  袁儿,去接引下这小姑娘吧。”

  “好吧,就让我看看,那进来的余下二人,有多大能耐。”虚空中,一人走出,与黑塔内的环境近乎融为一体,若不仔细看去,只会认为是一具雕塑。三人依次进入,但进入后,却并未能够走在一起,显然是那涟漪塔内暗藏起来的人所为。

  “嗤~~~~~”

  长箭破空声尖锐刺耳,直指黎天背部,但却避开了要害。黎天回身,长剑横削向长箭,只是那长箭速度之快,超越了他的想象,长箭洞穿他的左肩骨,带起滴滴血花。

  “真是的,还以为能挡住呢,真不好玩。”虚空中突然传出这样的话来,而后,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身形显现。

  “你是何人?”黎天暗运法力,治疗着自己左肩上的伤口,问道。

  “唔。你先把你伤治好吧,我们打一架,你打赢了我就告诉你。”青年用手摩擦了下巴,做出思考状,看其行为,似真打算与黎天来场大战。

  原本闯过融兵阵法就已经消耗了体内大部分的道力,此时又突然承受了偷袭,既然眼前这青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黎天也就不打算矫情,他保持警惕,快速治疗身体上的伤势,而后提剑冲向青年,与黑衣青年大战起来。

  双方交战,道术横飞,五光十色,缤纷绚丽,其余威使得四周的空气混乱不堪,但让人奇怪的是,每当这一波又一波的强大余威撞击塔壁时,都有一阵阵涟漪出现,平静的瓦解着这些余威。

  两人之间,越战越激烈,且渐渐动了真火色,只见黎天左手握拳,施展出一种道术,使得左手上的拳头变成了黄色,轰向青年。青年也不甘示弱,右手化掌,手掌四周因威力过大而出现片片涟漪,对上黎天那散发出黄光的拳头。

  黎天右手提剑,趁着这个时机一剑横劈向青年的天灵盖,而青年则是直接出动那空闲出来的左手,拍向黎天的心脏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