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幕后黑手

  萧天南朝暗处打了一个手势,然而等了半饷都不见自己埋伏的杀手动手,萧天南突然意识到如今的局面怕是自己完全处于了下风!自己的人已经被自己的“好儿子”发现了?那可是萧家的隐部势力!

  “父亲,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你我养育之恩,自此烟消云散!我为有你这样的父亲感到羞耻!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欺世盗名还真是你的风格!”说完萧容贞周身的杀气透体而出,山呼海啸的直冲萧天南而去。

  萧天南瞳孔骤缩,他何时有了这么深厚的内力!心脉受损了也能有这样天赋异禀的武学造诣吗!

  此时的萧容贞早已不复刚进祠堂时的温儒和无害,此时的他更像一柄尖刀,刀锋所指,所向披靡,一股王者之气,霸主之势比萧天南还要甚上几分!

  “孽障,难道你还想弑父不成!如此心狠手辣,大逆不道之人,我萧家自是不能容你,今日我就代列祖列宗清理门户!”

  萧天南身形微动,一种肃杀的气息蔓延,萧容贞站在原地未动,“侯爷可识得此物?”

  萧天南在看清萧容贞手中所拿的东西时,呼吸一滞,语气愈加愤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容归在你手里!?你有怨恨大可冲着我来!何必牵扯不相干的人!”

  恰在此时一股阴风骤起,吹得祠堂中的帷幔纷纷扬起。

  萧容贞了然的扬了扬手,拨了拨被风扬起的青丝,端的是一片风流倜傥。仿佛刚才煞神一样的人不是他,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胆寒。“呵呵,无关的人,恐怕我应该叫他一声大兄吧,不不不,我们都没有关系了,我跟他就更没有兄弟之实了,是吧。或者说我应该叫他萧容归吧!定北侯爷!”

  萧容贞未动分毫的站在那里,可萧天南仍然感觉到了他那犹如凝成实质的怒气。

  “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十二年前被你当做棋子的可怜弱童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六年前可以被你随意击杀却无力抵挡眼睁睁看着生母胞弟被杀却无力挽救的文弱书生吗!六年不受待见的童年凄楚,!七年被人当做刍狗的少年阴影!一年的噬心剑痛!五年的隐忍成长!我变成如此模样,你可算满意?”

  萧容贞每说一个字,都像有无尽的黑暗和血腥在祠堂里蔓延开来,肆意铺陈,令人顿失呼吸。

       萧天南眼里眼里的暗光更甚,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就没有装的必要了,“没错,六年前的杀手是我派的,你娘和所谓你的弟弟也是我下令杀的,你们是我的儿子又怎样,一个贱人生的孩子也想获得我的承认,做梦!留下你和萧容池实属迫不得已,不然哪有你今日在我面前叫嚣!”萧天南觉得萧容贞肯定是用了什么突然提升内力的密药,只等他药效过去了,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简直易如反掌,所以他是在拖延时间!激怒萧容贞也是想让他走火入魔,毕竟据他所知这种密药虽然难得,但却用的人更少,毕竟命都没了,武功再精进也是白搭。

  突然萧容贞把那把从萧容归身上拿的金玉锁朝萧天南掷了过去,力道大的惊人。

  “相信侯爷肯定没有尝试过骤失至亲的痛苦,如此痛入骨髓的感觉侯爷真该感受一番。”就在萧天南即将碰到锁身时,锁的玉筑部分就被萧容贞后来击出的石子给震得粉碎。

  a☆酷匠ib网"\正版(3首T0发J

  此时,有不易令人察觉的卡嗤声从牌位的方向传出。

  看见萧天南睚眦欲裂的样子,萧容贞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

  “这就心疼了?不愧是心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啊。”萧容贞拍了拍手,立时一黑衣劲装男子挟着一硕大的麻袋推门而入,萧天南看到黑衣人手中的麻袋,呼吸渐渐加重,男子径直走到萧容贞的面前,单膝跪拜,神色异常恭敬。

  “主子,这是您要的东西。”

  萧容贞看了一眼那条麻袋,黑衣男子立刻心领神会的把麻袋掷在了地上,然后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麻袋未扎封,露出了丝丝缕缕的长发,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四处弥散。

  “侯爷可曾听说过人彘?”

  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字,却让萧天南瞬间身形暴起,直取萧容贞的咽喉,萧天南快,有人却比他更快,在萧天南即将扼住萧容贞的喉咙时,一白衣女子从祠堂的阴影处掠出,一掌直击萧天南的后背,萧容贞身形微动,就躲开了萧天南的劲道。

  萧天南吐血倒地,一脸的难以置信。

  萧容贞屈身,俯视萧天南:“你以为我每天过的比仆人还不如,就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吗?你吃进去的东西可不是白吃的。”

  萧天南额间的青筋暴起,神色狰狞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人。

  “萧容贞,你…你…你竟然敢…”你竟敢伤我和她的孩子!她……

  突然萧天南诡异的一笑,和着他嘴边的血迹显得格外阴瘆。“萧容贞,若你敢用残忍的手段对待归儿,我保证,你绝对活不过今晚!不管你身后有多大的势力,这个祠堂都是你的葬身之地!”

  萧容贞挑了挑眉,好看的眉头轻蹙,俊逸绝美的面上染上了人的思虑:“侯爷还是先顾好自己吧,受了斫心掌,不死也要活受罪。侯爷也试试我当年受过的噬心之苦吧。”

  白衣女子面上覆巾,那一双露在外边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扬,魅惑万千,一身白衣形如鬼魅。只见白衣女子一掌击出后,直接退到了萧容贞身后,手中的鱼肠剑剑花一转,就将那麻袋给划开了,露出了里边的人,只见里边的人头上戴花,衣襟上绣花,红绿相间的锦衣,一片花枝招展,即使被打昏了,嘴里念念不忘的也是“美人”。

  活脱脱的一个败家子。

  萧容贞嘲讽的看着萧天南。

  “侯爷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

  萧天南冷哼一声,眼睛直直的看着萧容归,即使是再无能又怎样,只要是她的儿子,怎样他都喜爱!

  “放他走,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萧天南开口说道。

  “我要我母亲和胞弟的性命。”萧容贞平静的答道,“如果侯爷给不起的话,我就当着侯爷的面将这个人给千刀万剐,侯爷放心,不到最后一刀他是绝对不会死的。”

  有杯盏落地的声音响起,虽细小到淹没在萧天南的咆哮声里,但萧容贞还是听到了。

  破空之声响起,泛着银光的暗器,直冲萧容贞的面门而去,几乎是同一时间数十枚暗器又从祠堂的其他地方射出,从那银芒中隐约可见的青光可知,这些暗器都淬了剧毒,见血封喉!情势万分危急,而萧容贞却浑然不觉,弯腰捡起地上的人,横在自己和白衣女子身前。

  “噗噗噗…”暗器入肉的声音响起,萧容贞十分满意的看着挡在萧容归身前的被暗器射成筛子的玄衣人。

  祠堂内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九个玄衣人,白衣女子立刻做出防卫的姿态,防止萧容贞受到伤害。细看之下,这九个人眼神空洞,却异常残忍血腥,这是受人豢养的死士!

  萧容贞将手中的人交给白衣女子,自己向前走了一步。

  “既然出现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