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大婚

  江左盟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随着梅长苏成亲的消息如春风般传出,个个帮众都在感叹“不食人间烟火的宗主终于也要成亲了,不知是哪位姑娘能配得上”之余,各项准备工作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虽没有公告于天下,但是盟内帮众都觉得宗主成亲是大事,不能随便就过了。因此下午整个江左盟总部的鸽子都在乱飞,惹得飞流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抓的好,上窜下跳好不热闹。几乎在附近能赶回来的帮众都过来观礼和喝酒了,幽冥谷莫悠衿的心腹也在附近,便也作为娘家人的身份出现了。整个婚礼也算热热闹闹。不过大家都知道梅长苏体弱,不能喝酒,也不能劳累,便也不敢多闹,等梅长苏把莫悠衿送回新房后,便拉着灌了几杯茶,也各自散了下去自己喝酒了。

  梅长苏的房间内,儿臂长的龙凤红烛正“哔剥”地燃亮着,映得房间四处张贴的囍字愈加通红。莫悠衿头顶着绣着戏水鸳鸯的红盖头,穿着百蝶牡丹龙凤大红喜服,坐在床榻上,静静的等着梅长苏,心里却不停地翻涌着思绪。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了,她都快要忘掉以前她是什么样子的了。是的,莫悠衿是一个穿越者,像众多穿越小说的主角一般,眼睛一睁,便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在这之前,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企业集团董事长,本来公司业务发展顺利,企业也正要大展宏图之时,却被家里眼红她的人陷害了。为此她锒铛入狱,父亲因为这事心脏病发去世了,母亲也一病不起,好好的一个家顿时支离破碎。后来,她争取到提前出狱,便四处奔走,为自己申冤平反,在最后差点成功之际,却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肝癌,且已经到了三期晚期,没多少时间了。

  莫悠衿觉得,她的前世就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在医院住院的最后一些日子里,一次偶然,她看到了正在热播的《琅琊榜》电视剧,便被里面的梅长苏的遭遇所深深吸引了。她觉得,自己与梅长苏的经历是多么的相似!自己在法制社会,要申冤平反尚且遇到种种困难,梅长苏生活在君主集中制的年代,还能抵抗皇权,成功为自己家族及赤焰军平反,他是多么的了不起。莫悠衿很佩服梅长苏的才智,也深深的同情他的遭遇。在最后弥留之际,她还在想,如果她能生活在梅长苏的年代,她必不会让这样的人带着遗憾离开这世上。

  等莫悠衿在医院咽了气,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当时她只是个婴儿,什么都做不了。当她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了“琅琊榜、大梁”等一些消息的时候,她便意识到,她真的来到了琅琊榜的世界。当时她便想到了梅长苏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既然我活着,便不能白白的活着。”她觉得,她来到这世界的意义,便是完成她上一辈子没有来得及完成的夙愿,帮助梅长苏完成他的平反昭雪之事,保住他的性命。可以说,帮助梅长苏已经从那个时候成为了她的执念。自此,莫悠衿便有意朝着医毒这方面学习,自婴儿之身开始,便着手布置一切,小小年纪便从幽冥谷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妖孽神童的外号。以莫悠衿的能力,前世驾驭一个一千多人的集团公司尚且卓卓有余,现在面对幽冥谷这些人,更是不在话下。她很快就利用各种手段,掌管了一切。她又参照前世的小说,创立了丐帮帮她收集消息,时刻关注着林殊的一切。因此当年赤焰军一出征,她变做好了应对后面发生事情的一切准备事项,才能及时救出林殊的父母,争取到这个接近梅长苏的机会。

  今天,她终于成功的站在了梅长苏的身边,离她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初见梅长苏,她便觉得此人果然清秀儒雅,与前世胡歌扮演的梅长苏不相上下。说实在,她也是有点心动的。如果在帮助他的时候,能够得到他的心,那该多好。不过莫悠衿也不是什么年轻不懂事之人了,两世加起来都差不多有五十岁了,早过了这个冲动的年纪,她也看开了,帮助梅长苏是第一位的,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吧!

  这时,莫悠衿听到房门外传来脚步声和呼吸声,有些重,也不是很均匀,她便知道是梅长苏来了。

  梅长苏站在门外,大红的喜服在四处灯笼的照射下,让他苍白的脸庞也染上了淡淡的红。他在门外迟疑了一阵,终于伸手推开房门,走进屋里。抬眼看见房里四处张贴的囍字,床榻上坐着披着红盖头的红色倩影,他不禁一阵心神恍惚。这个场景,曾是他一度想象过,但是在经年累月的变故中已变得遥不可及的,如今却真的摆在了眼前。梅长苏心中突然一痛,口中有腥甜涌出,忍不住抚住心口,弯腰咳嗽了起来,身子也软坐在榻上。

  莫悠衿本在疑惑梅长苏进来之后消无声息的,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听见梅长苏咳嗽,立马一把掀开了盖头,箭步赶到梅长苏身前,扶住他的身体,一手按在他背心,缓缓输入内劲,帮他平复翻涌的气息。看这样子,莫悠衿就知道梅长苏在想些什么,心下酸涩,但也不点破,待他好了些,便扶起坐到床榻上,转身斟了一杯茶递给他,说道:“先生今天劳累了一天,怕是身体有些受不住,先喝点茶,歇歇吧!”

  梅长苏接过茶杯,也没有忙着喝下,虚弱一笑道:“麻烦莫姑娘了。”

  莫悠衿闻言一笑,“先生这可不对了。”

  梅长苏闻言疑惑,“有什么不对?”

  “先生忘了?我们已经行过大礼,已是夫妻了。先生不该再叫我莫姑娘了,以后叫我悠儿,或者衿儿都可以。况且今晚洞房花烛,虽说从医者的角度看先生身体也暂不宜房事,不过在外人的眼中,我已是先生的人了,若还叫姑娘,不是让人怀疑先生的能力吗?”不知为何,莫悠衿很不想看到梅长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忍不住想逗他。

  梅长苏闻言,苍白的脸逼上了一丝血色。他实在没有见过说话如此大胆开放的女孩子,连忙改口说:“好好好,是我错了,衿儿请原谅。”

  “先生身体不好,我想不如......谁在那里!?”正说话间,莫悠衿突然听到梁上传来一丝声响,便一声厉喝,一缕指风也射了上去。

  只听到“诶呦”一声,梁上跳下两个人来,正是蔺晨和小飞流两人。还没有站稳,就听到蔺晨那痞子般的话:“飞流,都怪你,非得乱动,好了,现在啥都听不成了,你开心了?”

  梅长苏一看到蔺晨脸就变黑了,“你们俩躲在上面意欲何为?自己做坏事别带着飞流,把他给带坏了怎么办?”

  蔺晨闻言就不干了,“嘿,你媳妇儿打我的那下还疼着呢!你不管教管教她,反倒还怪我了?”

  “打着你了,那是你活该。我倒不知道蔺少阁主是何时有了听壁脚的嗜好了?”

  “你以为谁的壁脚我都喜欢听啊?不是你的我才不想去听呢!”

  ......另一边,莫悠衿不理那正在吵嘴的两人,走到飞流的面前,笑着对飞流说:“飞流今晚怎么在梁上呆着呢?”

  飞流嘟着嘴,一字一句的说:“陪睡!苏哥哥!一直都是。”

  莫悠衿听到这话,不由想起,她还真差点忘了,这孩子只认他的苏哥哥,晚上必定要跟梅长苏睡在一起。除了依赖梅长苏外,还是因为梅长苏身子弱,飞流老是怕他一睡不醒,晚上经常趴在梅长苏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但现在梅长苏晚上有她陪着,飞流就不用跟着了,她得花心思哄一哄才行。

  莫悠衿对飞流说:“你在这里等着我,我有好玩的送给你。”说完转身走到柜前,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匣子。

  走到飞流面前,莫悠衿把小匣子递给飞流,“飞流啊,这里面是莫姐姐最喜欢的小玩具,我和你换一样东西行不行啊?”

  飞流接过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小孩子喜欢玩的机括玩具,做工精致,一眼就喜欢上了。“你,换什么?”

  更新{1最Bs快o7上酷匠…网!

  “我就和你换苏哥哥好不好?”

  飞流闻言,马上就把小匣子推到莫悠衿身前,瞪着她,大声说:“不换!”

  莫悠衿马上把匣子又塞到飞流手里,讨好地笑着说道:“飞流先别急,你听莫姐姐说,我想和你换的,是晚上的苏哥哥。莫姐姐也是非常喜欢苏哥哥的,所以想晚上和苏哥哥一起睡,这样苏哥哥就不能和飞流睡了,所以莫姐姐拿了自己最宝贝的玩具来补偿给小飞流的。你看这样好不好?白天我就把苏哥哥还你,如果你答应了,我就再多送些像这样的好玩东西给你好不好?”

  飞流搔着头,想了想,有点不确定:“真的?还我?苏哥哥?”

  莫悠衿笑了,点了点头,“白天一定还你苏哥哥,骗你的是小狗。”

  飞流一听,也笑了,拿着那一匣子的玩具就跑了。

  莫悠衿看哄走了飞流,转身望向梅长苏那边,只见蔺晨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就走了,只梅长苏一人站在那里看着。被蔺晨跟飞流这么一打岔,刚才房里的尴尬气氛早就一扫而空,两人不由得都相视而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