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梅长苏吃过晚饭,便让人撤了桌子,搬上茶几,沏了一壶茶,端着杯子看蔺晨在逗弄飞流。

  “小飞流,你叫一声蔺晨哥哥,我就把这个果子给你吃好不好?”

  “不叫,你!骗人!”

  “不骗你的,真的不骗你,只要你叫了,我马上就给。”

  “真的?”

  “真的。来来来,叫一声蔺晨哥哥。”

  “你先,我叫。”

  “诶诶诶,你脑子今天突然就变聪明了?会跟哥哥我讲条件了?”

  ......梅长苏看着他们在屋子里笑闹,脸上不禁也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今日那女子的话你信吗?”蔺晨突然把果子塞给飞流,对着梅长苏问道。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缓缓道:“这世上最高明的谎言,并非全然皆是编造,而是应真假参半,如此才能不易让人察觉。”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不怎么相信?”

  “今日所说之事是真是假,派人去查证后就知道了。不过据我所观察,她眼神神情,不似作伪。若真是假的,那此局从十二年前就被布下,如此看来她的城府也未免太深了。看着这姑娘也不像是这样的人。”

  “你这人看人是从不依感觉的,今日怎么老是为那美人辩解了?”说着把头凑近梅长苏,悄悄地问:“你看上这个美人了?”

  梅长苏没好气的觑了他一眼,“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说完,他带着深思,又缓缓的说:“若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总觉得她的眼睛跟一个人相似得很,让人从心底里想去相信她的话。”

  “像谁?”

  “靖王的生母,静嫔。”

  “可长苏啊,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我倒是有留意到了,这个美人儿的武功高得很啊!”蔺晨顿了顿,看着梅长苏,又说了一遍:“她的武功可能比我还高。”

  “有何凭证?”

  “此人进来之时,应该是故意让我们察觉到脚步声的,但她出去的时候,可是一点儿声响都没有。这踏雪无痕的境界,没有几十年的功力可做不到。且这天气如此寒冷,但看她衣衫却是单薄得很,也足以证明她功力匪浅。不仅如此,在她离开之时,我还感觉到了另外一股气息的离开,应该是她的暗卫。但是她的暗卫是什么时候隐藏进来的,我却并没有感到。她背后的实力很不错。”

  梅长苏闻言,从怀中拿出莫悠衿给他的半片玉佩和玉钗,用手指慢慢地摩挲着,在灯下低下头直直的看着,良久沉默不语。当蔺晨还以为他不会出声,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眼前亮光一闪,像是有水珠从哪里滴下,又像是眼花了。梅长苏突然低声的说了:“这两样信物是真的。”

  “什么?真的?”蔺晨有些不可置信。

  “我认得这两样东西。此玉佩是我母亲亲手交给父帅的。每次我父帅出征,我就会看到母亲亲手把这个玉佩交给他。玉佩曾被母亲拿去寺庙供奉过,她希望这个玉佩能保佑父帅每一次出战都能平安回来。这上面还有一个缺口,是我少时不小心砸到留下的。”梅长苏指了指玉佩上的一个缺口,然后又拿起了另外一支玉钗,对着蔺晨说道:“而这支玉钗,是我母亲最喜欢的首饰,因为它是我父帅送给她的定情之物。母亲寻常总是藏得很紧,轻易不会戴出来的。”梅长苏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我现在倒是希望莫姑娘所说的都是真的,起码我晚上睡觉还能睡得好些。”

  蔺晨刚想搭话,突然听到门外传来黎纲的禀报声:“蔺少阁主您在吗?莫谷主让我传话,说是想在偏房与少阁主您商谈宗主的解毒方案。”

  蔺晨看了梅长苏一眼,站起来打开门没好气地说道:“人家说要见我,你就巴巴的真来传话了?我是这么随便就能见的人吗?”

  黎纲陪笑道:“这不是关乎宗主身体的大事吗?可不是什么小事啊!少阁主您就去一趟吧...”两人边说话,边往外走。

  梅长苏听着蔺晨的牢骚渐渐远去,慢慢的抬起头,灯光下赫然是一张苍白俊秀的脸,眼睛却是通红。他抬起头,望着墨黑的天空,思绪却飞到了老远。她说的都是真的吗?如果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多弟兄能存活下来,真的值得庆幸,但那么大的恩情,难道就只求一个妻位,没有别的目的?怎样算她都是亏的,怎会有人愿意这样吃亏?但是她给我的感觉,没有与其他女子接触般令人厌烦,反而很舒服,很放松,让我不由自主的就相信她的话了,我怎会这样的?想到这里,梅长苏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与霓凰之间的婚约,心中一阵烦忧。

  突然,门一下子被人拉开,蔺晨人还没到,声音就传进来了,一下把梅长苏从深思中惊醒过来。“长苏,你赶紧娶了那美人,听我的,准没错!”

  (酷匠-网3Z永久l免_费看小9t说

  梅长苏笑了笑,说:“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

  蔺晨走到小几前坐下,倒了一杯茶灌下才说:“她治疗你的法子,确实很不错,就连我,说实在的,也做不到像她那样的。虽说还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目的,但是能帮你解毒这是真的。我不会害你的。”说完,就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发牢骚:“怎么就没有美人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呢?这小子真的艳福不浅,艳福不浅啊……”

  第二天早上,莫悠衿吃过早饭,就看到黎纲从院门走进来。黎纲上前,拱手作揖道:“莫谷主,我们宗主有情。”

  莫悠衿看着这个梅长苏的得力干将,看见他憨憨的表情,就忍不住想要逗逗他,“黎纲,看来你很快就要改口,叫我一声盟主夫人了。”

  黎纲闻言一惊,楞楞的看着莫悠衿。莫悠衿见此状噗嗤一笑,翩然走远了。良久,莫悠衿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黎纲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带我去你那宝贝宗主那里?”黎纲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带路。

  梅长苏跪坐在榻上,从打开的窗台,看到远处两个人影缓缓走来。绿树掩映之间,女子身影轻盈,莲步轻移,袅袅婷婷地向着他走来,没由来的让梅长苏感到心里一动,仿佛觉得今天的太阳好像比往常更明亮了些,昨天初见时的那种放松自然的感觉又扑面而来了。

  莫悠衿冉冉进来,姿态优雅的向着梅长苏行了一礼,“见过先生。”

  “莫姑娘不用多礼,请坐下说话。”梅长苏示意。

  “先生这么早就把我请来,想必昨日之事已有所决断了。”莫悠衿跪坐在梅长苏身前榻上,对着他微笑道。

  “是的,姑娘昨日所求,梅某应下了。”

  莫悠衿闻言,眼前一亮,明媚一笑,“先生答应了?真的太好了,谢先生成全。”

  梅长苏见状也微笑道:“只是要委屈姑娘委身于我这个病弱短寿之人了。此乃权宜之计,姑娘若想随时离开,梅某必不会拦阻。”

  “悠衿此番前来,正是要帮先生解决短寿之难的。且先生乃翩翩之君子,才智高绝,性情高洁,悠衿仰慕已久,又怎会委屈?”说到这里,莫悠衿略有迟疑,“只是...不是我信不过先生,只是先生解毒需尽早进行,且先生金陵之行也需尽早出发,如果可以,我想今晚就拜堂。我与先生均非行事张扬之人,因此也无须公告天下,自己人来观礼就行了。”

  梅长苏闻言虽略有惊异,不过仍是答道:“好。只是时间仓促,婚礼可能会较为简陋,姑娘请见谅。”

  莫悠衿对此毫不在乎,“先生不必担忧,我不介意。”

  梅长苏见此,把黎纲叫来吩咐:“今晚我与莫姑娘要成亲,你尽快下去布置采买所需的物品,安排人手布置新房。另,着人通知豫津和景睿,让他们俩参加过我的喜宴后再出发。”

  黎纲自从听到“成亲”二字时,便已呆住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梅长苏,嘴里喃喃说着:“宗主要成亲了?我没听错吧?!”还没等梅长苏说完,便突然转身出去,大声嚷道:“甄平!甄平!宗主要成亲了!甄平!甄平!宗主要成亲了!”

  梅长苏见此,不由无奈抚头,旁边莫悠衿则已经笑得“咯咯”做声,花枝乱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