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重新坐下,梅长苏把小几扶起,又重新斟了一杯茶,端在手中。莫悠衿见梅长苏已恢复平静,复又继续说下去:“我们救出林将军后,又陆续救出了不少赤焰军的将士,但终究因人手太少,我们只救出了少数的人。这些手环和银坠,就是属于那些被救出来的将士的。这些救出来的将士,当时急救处理以后,便以冷爹爹为首,一起被我安置在幽冥谷中养伤。”

  蔺晨突然插话进来:“为何你称呼冷副将作冷爹爹?你和他有什么关系?据我所知,冷副将出征大渝之时,并没有成亲生子的。”

  “哦,是这样子的,我忘了说了。”莫悠衿拍了下头,“冷爹爹在到了幽冥谷后,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救了我母亲,之后他们二人也因此相知相爱,便走到了一起。后来他们还生下了我弟弟冷焰。冷副将乃我继父,因此我称呼他作冷爹爹。”

  蔺晨此时接话:“想不到莫谷主还是故人之后啊。”

  莫悠衿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在安置众人后,我们便接到了金陵城林府被抄灭的消息。因为林帅临终时一直反复说着‘小殊,活着’这些话语,因此幸存的将士都相信他们的少帅也没有蒙难。但我们在梅岭一直没有找到少帅的踪迹或信物,所以我们便担心,怕有人把你救走后会送到金陵养伤,因此在接到消息后便匆忙赶往金陵城,希望能够找到少帅。但是我们来到金陵城时已是晚了一步,晋阳公主已在林府门前自刎而亡,林府众人也已经全数被朝廷杀尽。我们没有发现少帅的踪影,也没能救出林府里的人。”

  “后来,为了安慰众将士,我们在金陵城的人便偷偷的把晋阳公主的遗体从乱葬岗中换了出来,运回到林帅墓旁进行安葬,让林帅夫妻团聚。林府被杀头的那些人我们也作了妥善的安置,务求让他们入土为安。”莫悠衿一口气说完,便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茶。

  梅长苏一直死死的捏着茶杯不放,身体僵硬的坐在那里,已无多余的表情。此时,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作出怎样的表情。今天所听到的消息已远远超出了他所预料之外,孰真孰假,纷纷扰扰地缠在他心头。他殷切的盼望莫悠衿说的都是真的,怀中的物件也是真的,但是理智又提醒他要谨慎行事,不可轻信。他觉得他的头脑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这时,莫悠衿那清脆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把他的理智又拉回来了一些。

  “当我们赶回幽冥谷的时候,发现安置在谷中的将士有大部分都中了火寒毒。我们查阅了谷中的藏书,也找到了火寒毒的两个寻常解毒方法。大部分的将士,都选择了挫骨削皮,因为他们希望能为赤焰军平反,想拥有正常的容貌与说话能力,出谷谋事。也有部分人没有熬过去,或者在这些年里因治疗后体弱多病去世的。当初我们救下的赤焰军将士有五百余人,到今天为止,幸存的还有二百余七人。这些人只有少部分留在谷中分担事务,其余的我都放在了金陵城的福临门里。”

  “什么?我没听错吧!?琅琊宗派榜上排名第三的福临门也是你们幽冥谷的?”蔺晨惊奇地说。

  “福临门是我当初为了赤焰军的将士而创立的,与幽冥谷本无关系。之所以取名福临,是隐藏‘扶林’之意,所行之事也是为了平反赤焰军冤屈而准备,因此多在金陵地区活动。”莫悠衿解释道。

  “当初我打听到琅琊阁中也有火寒毒的解毒记载,便冒险潜入阁中查阅,才有了当初烧火丫头一事。”莫悠衿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也幸好我潜伏进去了,虽没有找到藏书,但是却发现原来琅琊阁也正在救治一个中了火寒毒之人,更意外的发现,原来此人便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少帅,林殊。”

  “这么多年,为了少帅的毒,为了众多赤焰军兄弟的毒,我们谷中一直在寻找更好的火寒毒解毒方法,也四处寻找解毒的灵药。可以说,就算是你们琅琊阁,也比不上我们幽冥谷对火寒毒的了解。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适合梅先生的解毒方法,也找到了灵药。我今天也是为此而来。”

  说到这里,莫悠衿坐直了身体,向着梅长苏拱手施礼,“请先生原谅,小女子也是势利自私之人,今天来找先生说的这些事情,是想与先生换两个承诺的。”

  梅长苏也急忙坐起,扶住莫悠衿,说道:“依莫姑娘所说所做的,梅某言语已无法表达谢意,姑娘对梅某有大恩,只要不违背道义,梅某愿尽全力完成姑娘的吩咐。”

  莫悠衿此时接话:“不用先生违背道义,以先生的能力与条件也一定能够完成的。第一,我要成为先生的主治大夫,以便我能随时为先生解毒;第二,我要求一个名份,梅长苏妻子的名份。”

  蔺晨闻言,“噗”的吐出了口中的茶。梅长苏也当场怔住了。

  莫悠衿此时再幽幽的说:“先生不用担心,也不要误会。我要的,是梅长苏妻子的名份,不是林殊的。”

  蔺晨闻言奇怪的问:“这有什么区别?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是同一个人么?”

  q酷E匠e“网首发

  “当然不同了,梅先生既是梅长苏,也不是梅长苏。他现在是梅长苏,以后若大仇得报,赤焰军的冤屈能得以昭雪,他也可以不做梅长苏。但我知道,若先生不是梅长苏,便须依往日的婚约向霓凰郡主负责。所以,我也只求梅长苏身边的份位,在这段时间陪伴先生完成大业,待先生功成,若先生想做林殊,我便离开就是。”莫悠衿又道:“帮先生解毒之事,难免会有裸裎相见之时,若有夫妻名份,我行事也能方便些。”

  蔺晨闻言抚头抹额:“呀呀,你都把我给说晕了,什么梅长苏不是梅长苏的?”

  莫悠衿此时不再理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转向梅长苏说:“今天天色已晚,打扰先生多时了。我今天所说的事,先生都可以去查证,”说着从腰上解下一个墨色佩环,递给梅长苏。“这个是入幽冥谷的凭证。希望先生能细思我的要求。那也是我的毕生唯一的一个心愿,望先生能成全。我就不打扰先生歇息了,烦请先生找人帮我安排一个房间休息就行了。我先下去了。”说完,站起来施了一礼,便缓缓的走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