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廊州初见

  “谷主,收到北燕传来的消息,北燕六皇子已被册封为太子。”

  “帮主,收到琅琊山下帮众传来的消息,琅琊阁主蔺晨曾在山下镇上出现,因其武功较高,跟踪的人不敢跟得太近,已失去其踪迹,不知去向。”

  “门主,金陵城内已传出得麒麟才子可得天下的传言,太子和誉王的人已相继出城,请门主定夺。”

  屋内三名服饰各异的人在各自汇报后,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候着,良久,随着房间内水晶帘的一阵叮铃作响,一名身穿素衣,披着白色薄纱的少女缓缓而出。三名属下听着脚步声走进,头部都不由自主地伏下,眼睛更是一丝都不敢抬高,像是怕自己亵渎了少女一般。

  黄鹂般清脆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丝甜腻,也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雀跃:“把我前几日准备的行囊带上,立刻出发去廊州。”

  “是!”三人齐声应答,拱手行礼后立刻退下。

  少女转身望向窗外,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轻声呢喃,声音低不可闻:“隐血,你听到了吗?他终于出来了,我等了他这么多年,看着他受了这么多苦,现在,我终于有能力可以帮他完成他的心愿了,也到了我帮他的时候了。”梁上的隐卫隐血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却听得出,少女的声音很高兴。

  ****廊州江左盟总部,梅长苏的房间里,梅长苏舒闲地靠着扶手,肩上披着厚厚的棉布披风,脸色虽然不掩苍白,但却无损他清秀精致的容颜,翩翩如玉的气质,如同雨中朦胧的水墨景色,让人不禁升起君子如玉,温润雅致的感觉。但坐在他对面的人,却如同痞子一样,双手双脚动个不停,嘴上也不停歇:“长苏,你真的要跟言豫津和萧景睿那两个小子进金陵?”

  “豫津和景睿虽然跳脱,但是他们两人不涉党派,是最好的选择。难道你让我真的接受太子和誉王的招揽,以谋士的身份进京?”梅长苏缓缓道。

  “他们二人虽不涉党派,但是萧景睿父亲宁国候却是太子的人,你直接住到宁国候不怕有危险?”

  梅长苏闻言一笑:“会有什么危险?他还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

  “我听说你前几天,在江上孤舟一人一笛,逼退了双刹帮的船,把庆国公的人扔下了江中,很厉害啊!”蔺晨突然盯着梅长苏的脸,正色说道。

  梅长苏一怔,突然醒悟过来,脸上也赔上笑:“我这不是已经带上飞流了吗?而且人是飞流扔下水的,我没有动手。我后来也批上披风了,也没有着凉。”

  “你以为你没有着凉就没事了吗?你还以为你身体可以像以前那样折腾?也不想想你那是什么情况,跑到江上去耍帅,你还想不想回去金陵了?”蔺晨一边训着,一边探出手一把抓住梅长苏的脉门。

  梅长苏闻言静默不语,良久之后,才幽幽低语:“金陵啊,我做梦都想回去,我已经等了十二年了,真是一刻都不想再等了。趁我的身体还可以...”蔺晨突然打断梅长苏的话:“我都还没说你的脉象如何,你怎么知道你的身体还可以?”没好气的说完,蔺晨把手拢到袖筒里,“你要去金陵的话,带上十个大夫去还差不多!”

  梅长苏刚想说话,突然属下黎纲急步进来,行礼拱手禀报:“宗主,门外有一素衣女子求见。”蔺晨见此笑道:“依你们宗主招桃花的能耐,寻常女子求见,想必你也不会如此紧张兮兮的来禀报,是不是她又说了些什么,让你觉得宗主非见不可?或者说她是美得不像话,把你们都迷得晕了头,不管不顾的过来禀报了?”

  黎纲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蔺少阁主还真是厉害,这位姑娘确实很美,”蔺晨听到这里,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但是黎纲收了笑容,继续说道:“但是这位姑娘所报身份,及所说的话,令属下感到事关重大,因此特来禀报宗主,看是否相见。”

  梅长苏此时发话:“她说了什么?”

  黎纲回禀:“她自称是幽冥谷谷主,说她对火寒毒有对应治疗之法,能彻底解了宗主身上的毒,以助宗主金陵之事。”

  梅长苏和蔺晨闻言俱是一震。梅长苏身上的火寒毒,只有琅琊阁、江左盟有限的几个人等知悉,这个女子是如何知道的?她又是如何知晓梅长苏要去金陵的?两人此时神情凝重,“黎纲,把此人请进来。”

  “是,宗主。”

  蔺晨此时也不再嬉笑,“幽冥谷,琅琊宗派榜上名列二十有余,平时禁止谷中众人与江湖来往,神秘的很,今天这个谷主跑来这里干什么?而且她似乎对你的情况甚为了解,看来背后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她有什么目的,来了就知道了。”梅长苏神色平静,转过头开始找出茶具放在小几上,又在火炉上放上水壶,开始烧水泡茶。

  “你说的也对,听黎纲说这个谷主是个大美人,我倒要好好见见。”蔺晨说完,坏坏一笑。

  看v正/版$“章(#节上w酷SY匠{网r

  ...远处有脚步声不断临近,伴随着脚步声,一个白色的曼妙身影在绿树花丛中缓缓走来。待梅蔺二人看清此人的面目,都突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缓步走来的女子,身着青色素衣,披着白色披帛,披帛与衣袖随风飘起,衣袂飘飘,自有一股仙气;五官精致,肤若白雪,眉目流盼,柳眉弯弯,腮若桃敷,眉宇间带着少女独有的娇俏与轻灵,但又带着一丝的妩媚;乌黑柔顺的长发只挽了发鬓,用白色发带绑起,其余的披散在后,配上一副未语先笑的神情,犹如在两人面前缓缓打开了一副美丽的侍女画像,也如同天上仙子落入了人间。即使在很久以后,梅长苏回忆起当年相见的情形,仍是记忆犹新。

  女子进到屋里后,先向蔺晨屈膝一礼,“幽冥谷谷主莫悠衿,见过蔺晨哥哥,”又转向梅长苏的方向,施了一礼,“见过梅先生”。二人连忙还礼,听此称呼,两人均有疑惑,莫非还是以前见过的不成?

  蔺晨有点摸不着头脑,便嬉皮笑脸的问:“以前我们见过的吗?不过没理由啊,如此美人,如果我见过的话,早就把你收录到琅琊美人榜上了,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莫悠衿闻言噗嗤一笑,顿时让人仿佛从严冬腊月突然置身于春花盛开的季节,美人花枝乱颤的情形,把蔺晨的眼都看得有些直了。

  “蔺晨哥哥不记得我了也是正常,你我相见之时离现在已有足足十二年,当时我年岁尚小,眉眼未开,蔺晨哥哥当时也忙于他事,对我注意甚少。但是我一直没忘了蔺晨哥哥的。”

  十二年的这个字眼,让梅长苏抬起了头,望向莫悠衿。十二年这个时间太敏感,十二年前发生的事也是尤为刻骨铭心。“十二年前,莫姑娘是在哪里见过蔺少阁主的?”

  “琅琊阁,梅先生所住阁楼的偏房。我还做过梅先生的烧火童子呢!”莫悠衿向着梅长苏狡黠一笑。

  “你就是那个后来失踪不见了的烧火丫头!”蔺晨拍腿大叫。“后来我也查过你的踪迹,不过因已过时太久,踪迹已被人全部抹去,想不到你竟然是幽冥谷的人。”

  “看来蔺晨哥哥终于想起我了。我幽冥谷向来与世无争,也不欲与琅琊阁交恶。当年潜伏于琅琊阁内,实在是有说不得之因,还望蔺晨哥哥见谅。”莫悠衿笑道。

  既是在十二年前参与过梅长苏救治的人,那知道梅长苏身中火寒毒就并不奇怪了。两人请莫悠衿坐下,“幽冥谷向来与江湖素无往来,今天莫谷主前来,是有什么事?”蔺晨见梅长苏与莫悠衿只顾着喝茶,良久不语,开口打破闷局。

  莫悠衿放下杯子,抬头看着梅长苏,眼光闪烁,似含怜悯与心疼,也含着无限深情,一字一句地说:“帮梅先生解毒,助他完成这生最大的心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