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了江南,不得不说,和楼小灯想象中的江南几乎一模一样!雕廊画栋小桥流水,江南水乡的柔情与温雅,让楼小灯瞬间流下了长长的一串口水!

  王胜之因为要赶回家中所以提前一步走了,倒是贴心的给楼小灯两人订了不错的酒楼,而此刻身后只跟着泠风的楼小灯只有一个感觉……自由!

  对没错,就是自由!虽然装疯卖傻是很有趣了,但是长时间装成呆萌小白花,时间长了她也是会烦的好吧!

  一双灵动的眼睛在街上扫来扫去,跟在后面的泠风呆若木鸡,一对反差极大的主仆瞬间成为了街上行人的关注目标,尤其是,这一主一仆都是辣麽的美型!

  “风风!”楼小灯朝着身后木头般杵着不动的泠风勾了勾手指,在成功的得到一个“嘴角抽搐”表情包之后,这才大笑道:“风风啊,都说江南才子佳人辈出,可是为什么本小姐我却没见到几个特别好看的呢?”

  不能说没有好看的,但别说跟身边的泠风比,就是跟那王胜之比起来也要差上不少,这样的,也能称之为才子佳人?

  泠风挑挑眉,默默地扫了一眼街上的行人,然后又默默的看了看楼小灯,呃……的确是有些区别,不过,这有什么问题么?原谅他实在是跟不上眼前这女子的思路。

  看着愣愣的面瘫脸泠风,楼小灯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好吧,是她问错了人,这木头虽然是个傲娇,却也是个没常识的傲娇,就像是个傲娇的木头!

  泠风完全不知道在楼小灯的心里,他阴森冷厉的杀手形象已经完全转变成了一截傲娇的木头,只一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楼小灯向前一路小跑而去的背影,脚下步伐稳健的跟上。

  而跟到半路,听着周遭诡异的揽客声,泠风的眉头猛然皱起,视线终于是不再黏在楼小灯的背影上,抬头一看,当下一张俊脸瞬间漆黑。

  话说……这灯红酒绿的画风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难道不就是所谓的销金窟、英雄冢、醉生梦死地么!不过,重点貌似不是这里,重点是,这男人来的地方,楼小灯到这里来做什么?!

  “小姐,你……”

  “哎哟,好个俊俏的公子,来姐姐这儿玩玩儿呀!”泠风的话才出口,还没等伸出的手拉上楼小灯的衣角,便被身后伸出来的一个“迷魂帕”给熏了个七荤八素。

  “滚开!”泠风皱着鼻子,他闻得惯血腥味甚至是腐烂的尸体的味道,却在今日里败在了这脂粉香上,胃里一阵阵翻滚,泠风感觉自己就要吐出来了。

  t更新最√a快上@酷匠y网p

  “啧啧啧,风风,快看,这是青楼耶!”还不等那老鸨说些什么,倒是楼小灯听到了身后泠风的声音折了回来,天真的笑容烂漫十足,纤巧的手指从宽大的白色衣袖中伸出,直直的指着“万花楼”的招牌……

  不得不说,这真是相当诡异的反差!

  然而,楼小灯却似乎打定了主意语不惊人死不休,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复又挽过泠风的手臂,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教导道:“风风啊,这所谓的青楼呢,就是用来给有钱人玩耍的啊!人家妈妈好心好意叫你去玩,你怎么能让人家滚开呢?”

  泠风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自己那陷入一片柔软的手臂,浓重的胭脂味在这一刻稍稍淡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她身上那熟悉的……杀气!

  而饶是那久经风月场的老鸨,在这一刻也是有些发懵,她自认阅人无数,可却从没见过劝自家男人逛窑子的!这可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就是就是,你看连你家娘子都这么说了,那小哥不如进来玩玩儿?咱们楼里的姑娘可都是个顶个的水灵儿!”虽然被楼小灯吓了一跳,但老鸨毕竟是老鸨,到手的生意哪里肯让它飞了?当下连忙也伸出手,想要拉上泠风的另一条手臂……

  然而,还不等那老鸨的手指触上泠风的衣角,那一双擦脂抹粉的手却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当然,这一切的一切,还沉浸在手臂陷入的温软中的泠风自然没有察觉。

  而那老鸨却是出了一头的冷汗,几乎把她那满脸的妆容给和成了泥!

  我滴个乖乖!她本还以为那姑娘虽是怪了些,但顶天也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傻丫头罢了,但若真的只是个傻丫头,又怎会有那么阴冷到,差点把她吓死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