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了快九个多月了,也该出去了。”回到房间。

  看着双手,我握起拳,一拳打出。

  “噼里啪啦”

  “哇,这就是练骨七阶的力量,都快破空了。”

  “就你,还破空?早着呢。”

  “话说回来等会要去族比了,能不能帮我压制一下修为,我不想引来无妄之灾。”

  “也行,只不过以后帮我恢复身躯就行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w其他*都2是盗`版j)

  “这是一定的。那好,我们出发族比。”我热血的叫了声。

  我猛的打开房门。

  林思从一旁猛的冲过来抱住我。“林诺哥哥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出去族比了。这些天无聊死我了呢。人家可是从昨天等你等到现在呢。”撒娇道。

  “不是每天都有许多男生围着你转么?”

  “他们每天都用色眯眯的眼神看我,看得我好不自在。”

  看着林思邪笑道。“我还不是一样用色眯眯的眼神看你吗。”

  “林诺哥哥是人家未婚夫……”红着脸嘀咕道。

  “怎么脸红了,是不是生病了。”抱住她。

  看着她的脸越来越红。

  “不逗你玩了,等族比结束我送你件礼物,保证你会喜欢。”

  “我就知道林诺哥哥最好了。”踮起脚尖吻了我一下。

  我摸着脸。“哎,这丫头。”

  “我说你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秀恩爱,虐死单身狗啊!”

  我白了他一眼。“我就不相信了,你活了这么多年没恋爱过。”

  “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另一边。

  族比是在广场中央一比武台上举行的,一旁有高台供评委观看的。

  台上主持人。“今天是我们林家族比的日子,我们今天要在这里选出我们未来重点培养的人才。你们准备好了吗?”配合着玄气的加成声音传遍整个广场。

  台下。“准备好了。”

  “那我们有请林家家主说几句。”

  “我也不多说什么。现在开始吧。”林墨。

  “那我介绍一下族比。今年族比分为两段。第一段,测修为。低于淬体三重的直接淘汰并且以后很大几率被分往外族管理凡事。第二段,武斗。这可能是我们最期待的阶段了,话不多说我介绍一下规则。通过第一段的人员将截取前十六位的人员进行斗武。第一名可获得武集院永久进出的凭证。第二名可获得凡阶上品淬体丹一枚。第三名可获得凡阶下品辟谷丹一枚。”

  这下台下热闹起来了。

  “前三的奖励好丰富啊,尤其是第一。武集院永久进出的凭证哦那可是从了就没有过的奖励。”

  “你还没看出来吗?在这其中谁打的过淬体七阶的林霸。没有吧。所以第一名肯定就是林霸的。”

  “那我们管不着。第三的辟谷丹在市场上都要卖五十灵金一枚,这一枚够我们一家三口吃一辈子了。如果这是我的就好了。”

  “你想的到美。”

  ……

  “下面第一阶段开始,请十岁至十五岁的少年上台测修为。”

  “我先来。”一个看上去十四的少年。

  “淬体四阶,很高兴你过关了。”

  “下一位。”

  第一阶段正火热进行中。

  台下人群又活跃了起来。

  “你们看,那不是林诺那个废物吗?”特意将废物两字加重语气。

  “他这种废物还敢来这种地方啊,不怕被嘲笑死吗。”笑道。

  “自从五岁那年测灵之后就在也没看见他了,躲了五年人家出来透透气不想吗?”讥讽道。

  ……

  我不去理会他们,只要我自己明白就行没必要和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解释。

  我向比武台走去。迎面走来林霸这家伙。

  “哟,还敢来比武台啊,就不怕被嘲笑吗?”讥讽道。

  “为什么要怕。”我平淡的说道。

  “如果我是你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那是你。”

  “也是,被嘲笑了五年也是应该看淡了。”

  靠近我耳边轻声道。“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废物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了给家族丢脸。还有一件事我会把林思从你这多过了的,他永远都是我的,你不配。懂吗?”用手指戳这我的胸。

  “多谢忠告,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管不找。”甩开他的手。

  我双眼盯着他,散发出一种境界上的压迫。

  “怎么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看着我呐,好害怕的感觉。”林霸。

  这时林思这丫头跑过来抱住我的手臂。“林诺哥哥人家找了你好久呢。我们去那边吧。”

  “恩,你这丫头能不能别这么黏人啊。”

  “谁让你是我林诺哥哥呢。”

  “好吧。”满头黑线道。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说什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之类的。

  这时林思这丫头有些不高兴了。

  “丫头,别人这么看我们不要紧关键是我们自己。不用去在意别人,这样去活会很累了的。”

  “虽然我不懂,但我相信林诺哥哥是对的。”

  “走我们去树上坐着,下面太多人了又挤又热。”抱住她跳上了高台旁的一棵大树。

  此时此刻林思内心。“原来这就是被林诺哥哥怀抱的感觉好安心好踏实。”

  “等族比完,我们去清木湖玩好不好。”

  “你不用去修炼啊?”

  “去嘛,去嘛。”

  “好,真是耐不住你。”笑道。

  树上片片落叶被风吹掉,掉落在我们身上,我突然好想家,好想好想。

  “林诺哥哥,在想什么啊。”

  “没什么。看你身上那么多落叶不知道弄掉啊。”

  “我这不是等着你帮我弄嘛。”

  “以后多学点东西对你有好处。”

  “不是还有你嘛。”靠在我肩上。

  这一场面当场几单身狗弄吐血。

  穆老。“虐死单身狗啊。秀恩爱不得好死。”

  我白了他一眼。“别破坏人家怎么唯美的画面好不。”

  “让开让开,我要上台测修为。”林霸。

  立马让开了两人肩宽了距离,谁都知道林霸不好惹,现在半个林家都是大长老做主了,谁惹他可以说是你已经被判刑了。

  林霸看见我和林思秀恩爱,握紧拳头手臂上额头上青筋图显露出来。

  大长老从高台上跳下来走到林霸身后。“林霸,注意状态。”

  “是,父亲大人。”

  大长老轻声道。“林霸,在这个世界上力量才是说话的本钱,只有你有力量什么都能拿在手中把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