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像是淳淳流水,一去不复返。一天有一天,一年又一年就这样,五年的时间过去了。

  我和林思也长大了,成青梅竹马的一对,林霸也是一天又一天的来找我麻烦但都被小思解决身为男人的我怎么能忍受,但是比起这些来我还是更喜欢亲人朋友的安全如果被大长老身后的人知道一定会有灾祸来临的。我在等,在等一个时间,时间一到我便会爆发。我时常安慰自己,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这一天我坐在院里望着天空。“突然好想家,好想我的死党们。还有十天,十天后就是族比了,到现在我怎么还是淬体九阶好像怎么也修炼不上去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有穆老这么还没复苏,只要有他在肯定有办法的。”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你是有多么想我啊,我不搞基的。嘿嘿。”从我体内飘出。

  “你刚醒的?”

  “不是啊,醒了快两年了。”

  “那你不出来帮我,我修炼到淬体九阶停留了快三年了。族比怎么办啊。”

  “你以为我是玩那,我是在稳固灵魂好吧。”

  “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早醒了。”

  “那块吊坠的碎片。你刚把碎片合为一体时空间内的灵气含量就增长了一倍,所以这么早醒了。你不愿意我醒啊,那我回去再睡个几年。”

  “不,别啊。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帮帮我呗。”

  “谁叫你选那个无限淬体的。那么多功法不选偏偏选这个。”

  “淬体功法只有这一部好吧。”埋怨的说。

  “额……”沉默了会儿。

  “你父亲不是家主吗。找他要啊。”

  “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不想牵扯到他们。”

  “随你,这部功法我给你改改。”无奈道。

  “话说回来吊坠碎片到底有几片啊。”

  “这吊坠传说是上古极灵大陆灵主陆灵的全部身体融合而成的,拥有无尽的灵力。后来在几大势力的抢夺下碎裂成了五片在这五片中每一片都有可能将一个废物修炼成称霸一方玄主,但前提是你要有。对于虚无体脉更有用是因为他是在空间裂缝里死的,他死后和他准备杀死的虚空兽融合了顺带融合了一片残天。就形成这吊坠了。在我来到这里时正好碰到这片碎片,差点还被人杀死了。”

  顿了顿说。“还有一个传说,说只要集齐了五碎片便有一穿越时间与时空的机会。”

  “给,你的功法,这功法我修改过了。拿去用。我要睡会儿了刚醒就帮你改功法精神都没有了。”回到吊坠中。

  “传说吗?也值得一试就连穆老凭借着一块碎片都能回去我为什么不能,但也不能像他那样。”心中暗道。

  这时心中响起一句话。“别以为不说话我就听不到了,你是吊坠的主人我也得到吊坠的认可也可以借助吊坠来看你在想什么。”一股慵懒的声音。

  顿时心拔凉拔凉的这三年天天都在……

  跳下树枝回到房间进入吊坠空间睡觉了。

  在吊坠空间里睡了一觉,醒来又继续修炼我的新丶无限淬体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练着。孤独,寂寞充斥着空间。

  突然身体骨头,“咔咔”作响。“突破了,我突破了淬体巅峰了,这下我可以修炼我梦寐以求的力量了。”

  “淬体本就是为了以后做基础,基础越好在前进的道路越轻松。”穆老打着哈欠说。

  脑海中回想起虚无神功的口诀……

  话都没说我就又开始修炼起来。

  “你现在的身体强度比得上开海境界中高手的身体强度。”

  “对了,我想学习副职业,比如什么炼炼丹啊,打造武器啊什么的。”

  “虚无体脉修炼出的灵气是特殊灵气叫虚无灵气它可以是任何属性,所以我们可以学任何副职业。”脸露出得意之色。

  “我了解了的,在这个世界最吃香的就是灵丹师,所以我要成为灵丹师。”

  “小子,和我想的一样。其实我是这个世界上第二灵丹师我知道灵丹师是有多么吃香。”

  “那个第一是谁。”现出好奇之色。

  “是一个不知名的神秘人,只知道他为了一个神秘组织工作。”

  “好神秘啊。”

  “是挺神秘的”

  “那快教我,教我炼丹。”手中比划着。

  “拜托你自己才淬体巅峰,都想着炼丹了,起码要修炼出玄丹。玄气都没有炼个毛的丹啊。”

  “哦,知道了。”

  心中暗暗说道。“努力吧骚年。”

  “咔咔”一声全身充实的感觉围绕着自己。

  看着拳头自己内心无比激动。

  “穆老,你不是说。只要是虚无体脉的人修炼起来都会很慢的,怎么我修炼起来这么快。”

  “在凡境时期你会比妖才还妖才,一上化蝶境你修炼的就会很慢很慢对了,这时吊坠的作用就出现了。”

  空间里五天时间很快就到了。

  “咚咚”外界的门响了。

  “少爷,家主让你移步正殿说有要事相谈。”丫鬟

  “哦,明白了。你退下吧。”

  “爹,娘。,这么早就叫醒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家千金张婷婷会来退婚,诺儿我和你娘来争求一下你的意见。”

  “退婚吗,退就退吧。强扭的瓜不甜,而且我和她又不认识。退了吧。”平淡的说。

  “那好,等会她来就退了吧。”

  一个丫鬟走进来。“张家人求见。”

  “让他们进来。”

  “诺儿,需不需要躲一躲。”

  “躲个什么我林诺行得正坐得端,半夜不怕鬼敲门。再说了只是退个婚,用得着这么怕他们么。”

  “既然诺儿你不介意我介意什么。”

  “介意什么?”张涛张婷婷的父亲我爹的朋友。

  “张兄来了。请上座。“”其他的我们不多说了,这次是为了小女的婚事而来的。她非要退婚,你又知道我非常疼她的。所以见谅啊。”面露难色道。

  “什么见谅的,这么说可就见外了。这件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场上立马发生了一场口角大战。

  “你就是林诺吧,我要和你解除婚约,就凭你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想娶我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上来就凶巴巴的盯着我。

  “这位小姐就是张婷婷吧。退婚便退婚,我又没说什么不退。而且你已经强烈打击到我的自尊心了。”平淡的说。

  “自尊心,你有么。你就是一个废物,废物有自尊吗?不,没有。你知道我吗。我已经修炼到淬体六阶了过不了一年我就是炼力高手了。我可是张家的天才。”

  “这位小姐我已经说过了我退婚,你还要怎样。”

  “嘿嘿,这种好戏怎么能少了我。”穆老飘在空中看戏。

  我白眼了一下飘在空中的穆老,穆老朝我笑了笑又继续看戏。

  “你不是说,你有自尊吗?怎么这下没了。”

  “我只是不想和一个凶巴巴的狗乱吠,罢了。”

  “既然说我是狗。”举手便向我打来。

  在一旁看戏的两位,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肢体上的冲突。

  但还有一件事更让他们震惊,包含了淬体六阶的大部分力量的一掌被我轻而易举的接下。

  “小姐,我没说你是狗,是你自己承认的好吧。小敏把那本婚约拿出来。”(小敏我丫鬟从小到大父母不在都是由她来照顾我的。所以我很信任她。)

  一会儿,小敏从房里拿出一本大红大紫的一本小册。我接过手。

  “这就是你要的婚约。”

  “给我。”

  我递给她在她要拿到是一下缩回手。

  “对不起,不能给你。”我双眼目视这她我平淡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丝的愤怒之色。

  我慢慢的撕着婚约,撕成碎末。我双手呈着交与她手中。“给,你要的东西。”

  她向空中一甩,整个大殿灰蒙蒙的。

  “爹,你看那个林诺是怎么羞辱女儿的怎么不帮帮女儿。”撒娇道。

  “别任性了,如果不是林诺可以修炼早就被你给打死了还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再说了人家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倒是你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如果不是林诺看在我的面上一直在忍让你早就被杀了。”

  转身向家父告辞。

  “我们来的目的达到了,告辞,下次我请你喝酒一定来个不醉不归。”

  转身向门外走去,张婷婷还时不时的投来愤怒的目光。

  “对了张婷婷我要警告,你如果下次再践踏我的尊严一定会让你终身后悔。男人的尊严不是你等女流之辈能够践踏的。”

  “诺儿,还有九天族比,一定要过关。”

  “父亲我先回屋了,这几天我要闭关,这几天不用来给我送饭了。”

  另一边,张家。

  “你来退婚就退婚吧,侮辱人家干什么,你是个女生诶。居然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你还天才呢,我早和你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偏不听。如果按我说的族比之后再看是否退婚,可你呢。偏不听。不然我们张家会多一份力量。现在只求他不恨上我们。”

  “我把他给杀了我不就是天才了吗。”

  “糊涂啊,我怎么养了你怎么笨的女儿啊。他凡体凡脉,如果背后没有什么老师可能修炼的这么快?”愤怒道。

  “别骂女儿了,女儿知错了。”邱涵冰张涛的妻子。

  “看,看,都是你惯的。”

  “张婷婷,回房间面壁思过一个月,一个月不许出来。”

  张婷婷回到房间。“林诺是吧,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牙切齿的说。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