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空间一遍又一遍的淬炼这自己的身体。

  突然身体骨头“咔咔”的发出声响,感觉到无比的充实与舒服。

  “看来又突破了,这吊坠空间真是一个无敌外挂啊,都淬体二重了。”看着自己手掌说。

  “今天就这样吧。那女孩怎么还没走啊,我笨啊!这里时间是外界的十倍好不。不然就在这儿等?我会烦死的,好吧。”

  沉默了会儿。

  “她应该知道我在这儿,不然也不会在外面等,就这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瞬间场景转换到竹林。

  “你是谁?为何要在这里。”

  她转过身来。

  暗道。“哇,哇!好萌,好漂亮。简直……”

  “刚刚你就在这里修炼?”

  回过神来,感到一丝失礼。“对,除了我这样喜好美景的人。谁会来这种地方修炼啊。”

  “也是。”

  “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姓林单名一个诺字。”

  “你就是那个家族中传说不能修炼的废物吧。我叫林思。”

  暗道。“既然她知道我能修炼必定会传到外人耳中,既然这样不如把他杀了,了事。不不不,我怎么变这样了,冷静冷静。”

  就在我与心魔做斗争时。

  “我家父有请你。”

  暗道。“怎么回事难道他父亲知道我的事了。”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

  “那,走吧!”

  在去的路上我不禁回忆起刚刚的事,冷汗直流。

  暗道。“那是一个多么看透人心的人啊。如果我跑一定跑不了,敢叫他自己的女儿来请人就说明他看透我的心了。明白我不敢杀人。好可怕的一个人呐。”

  “到了就是这里,家父正在闭关。”

  暗道。“山洞?他爸是山顶洞人?”

  “让他进来吧。”一声淳厚的声音从山洞中传出。

  她把我引到一房门外。

  打开房门只见房中央盘坐着一个颇有道骨仙风中年人。

  既然他已经知道我的事情了也没什么隐藏的了。“拜见三长老,三长老如此请我来显得有些不怀好意啊。”

  “果然是我看中的人啊。心智比我都还要成熟。”

  暗道。“当然。不看看我活了多少年再加上那些事情想不成熟都难啊。”

  …酷YJ匠%网唯d*一◇正^版?,其他‘c都是盗版a

  “你请我来不会只是夸夸我把。”

  “当然不是,我有几个请求。”转身向我走来。

  “您可是三长老诶,有什么事情需要请求我。”笑道。

  “听我把话说完。”显得有些不愉。

  “你说。”

  “在上次我发现大长老和一个不知名的神秘组织有来往,我希望你不要让大长老他们得逞不然我觉得我们家族会没落或者灭亡。”

  “这个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做的。”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五年后你能帮我照顾林思。林思从小就失去他娘别看表面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

  “为什么是我?那么多的人不选偏偏选我,我只是一个凡脉凡体不可以修炼的废物……”

  “废物?你听谁说的。”笑道。

  “前天,在测量器上显示的啊。难道测量器是坏的?”

  “测量器倒不是坏的。”拿出一块晶体。

  “这是什么?”

  “‘测灵石’一种可以测试灵脉灵体的。把手放上去。”

  一道黑芒一闪而过就立马变色了变棕色了。

  “不还是凡脉凡体么?不对那丝黑芒,那丝黑芒是什么?”

  “注意到了?对,你不是凡脉凡体而是上古神体神脉虚无神体外加虚无神脉。但是修炼起来很慢,一但修炼成功必定是大陆的一人。这是我在一本残书上看到的。”

  “好,我答应帮你照顾好她。”

  心里暗笑道。“是猪才不帮这个忙,那么萌那么漂亮的女孩谁能抵抗,反正我不能。”

  “我说的照顾是娶她为妻。”

  “什么,娶媳妇。”惊讶道。

  “果然不愿意吗?哎!”露出失望之色。

  “谁说的我愿意啊,只不过你女儿那边。”

  “你放心日久生情嘛,我想你会懂得。”

  心中不忍大笑“原来是看女婿啊。难怪啊。突然感觉好幸福。”

  “话说回来五年,是什么意思。”

  “上一次和那个陌生组织其中一名交手中了他们的毒就在你出生那天。看过许多的灵丹师都说没法解掉还说我只剩10年时光,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能好好的陪陪女儿。”

  “我会好好照顾保护她的就算付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孩子有些时候话别说那么满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晚辈受教了。”

  “初次见面送你个见面礼。”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个小盒子。

  打开一看是一道风系加速灵符。“我也不客气就收下了。”顺手丢进空间戒指。

  在这几天的了解这个世界不仅有灵武者这种职业还有灵丹师,符师……分别扮演者自己的角色。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看着我远去。“这孩子,真有趣。”

  在回家的路上内心无比的激动。“我可以修炼,我是上古虚无体脉。我不是废物。”

  刚到林家门口只见林霸和他的小弟们便围上来。

  “上次居然戏弄我,我居然什么也不明白。真是皮痒了要我来给你松松皮啊。”

  “你们在这里围着干什么呢。让开。”林思十分厌恶的说看来她也很讨厌他们这一伙人。

  “小子算你走运既然遇上林思了反正我是迟早会来收拾你的。记住。”恶狠狠的说。

  “小思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吧,听说我的体脉了吧我可是天才哦我现在还是淬体二阶了我厉害吧。”献媚到。

  “哦,我知道了。但是你挡到我的道了让开一下。”有些不愉道。

  “让开让开挡到人家小思的路了。”一脸装B的吩咐到手下腾出道来。

  “我希望你下次别叫我小思。”生气道。很显然被他们的无聊无赖弄生气了。

  我走到她身边说。“谢谢你,林思。”

  “不用谢这是我父亲交代的,说在五年时间内多少帮你忙。”

  “但还是要谢谢你。”

  暗道。“好听话啊,自己父亲交代什么做什么。”

  与她分别,不一会又被林霸他们截住。

  “你和林思什么关系?我告诉你林思是我的,永远都是。”

  “你也别说我们欺负你,我们一单一我对你。”

  “没兴趣。”

  “怕了,我说你是怕了吧。”手下甲讥讽道。

  对于这种小孩完全就是要笑死的节奏。

  暗道。“还和我玩激将法。”

  “对,我就是怕了好吧。我认输,可以吧。”

  二话不说直接动拳头。

  暗道:“可不能在这时被发现我的秘密别人就gameover了。”

  动起双腿使劲跑又经过几个巷道终于把他们给甩掉了。

  “哎!呼呼。好累啊。回家后把身上已经损坏到的衣脱下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刚刚沐浴完毕父母回来了。

  “父亲我和三长老女儿林思定了亲了。”

  “真是糊涂,你怎么能随便和别人定亲啊。你爹我和刘家刘离之女刘凌定了娃娃亲的。你和林思的不算。”

  “什么啊,当时三长老林利也在场的,你儿子我有主见。”

  “老头子,随儿子吧。他有他的想法,他不是小孩。还有林思那丫头也很好啊。什么时候请林利来吃顿饭定下关系,这样对谁都没好处。”

  “不然就明天吧!”激动的说。因为又能有机会看见林思了好激动。

  “这事还早了去了。”林父说。

  “看你儿子对那个林思,夜思暮想的就明天吧。”

  会到家中进入吊坠空间又开始修炼了起来。对于我来说见到她还不是会激动的睡不着。主要因为她的笑美丽,纯洁。她可爱。她萌萌哒。

  第二天早上了我还在练着我的无限淬体一直到快中午才草草的冲了冲身上毒素汗水。换好衣服去赴约了。

  父母和三长老林利早就到哪里了,上好了一桌的饭菜就等我和林思来了。我去三长老家叫才刚刚睡醒的林思。

  “你们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来,来吃饭。”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

  “吃饱了我们来谈谈正事。”林墨

  一阵讨论……

  我拉着林思的手带她去那片竹林那棵已被我们弄弯了的竹子。我感到其实变小了也有乐趣嘛。

  我们坐在弯竹子上牵着手聊着天好一幅唯美的图画。

  等我们聊完回去大人们还在有说有笑的聊这天。看着已经快睡着的林思我背起她向她家出发。

  我感觉到我好像真的喜欢上她了。

  到她家后,林思的贴身丫鬟过来说。“给我吧,我来照顾她。”

  “不用了。”

  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时她醒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一直都醒着。

  “陪陪我,我害怕。”

  我陪着她聊着天,聊着聊着她就睡着了。

  回到饭店大人们正好聊完,我和三长老林利交代林思被我送会家后就径直回家了。

  回到家中又开始了我的无限淬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