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收拾完我,什么也没说,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就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我揉了揉腰,爬了起来,看见他们三个冲着我在那偷笑。

  我这一着急,一上火,冲着那三基友就过去了,到了旁边一人赏了个后脑勺“笑笑笑,笑逼笑。”我是真的怒了。

  谁知道李世玉这个兔崽子直接就接了一句“笑一笑,十年少。”

  听完这句话,我就更火了,一把就把没有防备的李世玉同学拽下了床“操你大爷,我让你少,我草你奶奶少。”边说我就边冲着他脑袋就开始揍。

  他“诶呦”一声就趴到了地上,抱着脑袋就开始嗷嗷叫唤“羽哥,我错了!我不笑了,我不该不帮你”这小子,上来就开始求饶。

  这时候,我看见大聪阿亮在床上仍旧偷笑,看得我这个生气啊,上去又是一人几巴掌,边打还边说“让你俩笑,不帮我,捡热闹,不是人,是禽兽....”

  这下他俩也不笑了,捂着后脑勺就冲着我看,特委屈,包括地上的李世玉也是这个表情。

  我无奈的看着他们,伸手指了指“得得得,我睡觉,你们三个,我是没办法了。”你说这三个大老爷们儿冲着你装可怜,谁能受得了?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看着恶心。

  躺到了床上,点着了一根烟,便开始胡思乱想的,磊哥啊,疯子啊,于洋啊,明扬啊,爹爹想你们了。

  现在归磊哥于洋想的事儿都让我想了,疯子磊哥干的事儿都让我干了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得有多累。

  兄弟几个都在一起该多好,这帮没良心的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想到这里,不禁我又想到了安彤,这小丫头片子,过得好不好,不过也没事儿,磊哥他们会替我照顾她的,至于说是跟没跟别人跑了,这点我是非常的放心,她说了等我,她就是要等我,别说三年,就算是三十年,我也信,原因很简单,我不信我媳妇儿信谁?

  经过了刚才的大战,我也真的累了,随便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翻个身子,睡大觉,老子是睡魔,实实在在的睡魔。

  第二天一大早,我习惯性的快五点醒了过来,看了看江老,嘿!今天还真是怪哉了,这老不死的居然没起来,难道是昨天给摔得?

  这时候,一帮人已经在号子门口往里的地方集合了,可是眼巴巴的就看着呼噜震天响的江老,没人敢上前叫他。

  我冲着他们比划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便朝着江老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江伯,太阳公公起床了,你也该起床了,屁股一会儿焦了。”

  谁知道江老闭着眼睛伸手就冲着我脑袋拍了过来,正好拍到了我的脑袋上“今天休息,明天有更重要的任务,滚犊子,别打扰我睡觉。”说完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我捂着脑袋就在旁边抑郁了,这丫的闭着眼睛都能拍着我后脑勺,你说他得拍的多熟练。

  我抑郁的走到了大家的旁边,闷闷的说了一句“江老说了,你们一人让我拍下后脑勺今天就可以休息。”我必须要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要么得气死。

  谁知道大聪他们这三人组,直接就喊了一句“都散了吧,别听老大瞎白话。”

  我看着人群在我眼前慢慢稀少了,我直接冲着他们三个就笑了笑“大聪,世玉,阿亮,你仨来一下,江老有任务让我布置一下。”我一点也没暴露出我生气的本性。

  他们三个不明所以,冲着我过来了“怎么了?什么任务?”

  我低头阴森笑了笑,直接就一人一巴掌上去了“妈的,拆老子台!今天三个人一人十七下。”

  这时候李世玉抬头弱弱的问了我一句“不是除了你五十二个人吗?”

  听着他说完了这句话我直接就一巴掌排在了他脑门儿上“这会是不是就是五十一个了?”

  李世玉捂着自己的脑袋瘪了瘪嘴,没有说话。

  随后我便伸手从左到右的拍了下去,来来回回刚几圈,谁知道他们三个一下子就冲我扑了过来“丫的,欺负咱们,揍他!”

  我看见他们如此的不要脸“你们还好意思敢反教!”伸手指着他们就还要揍他们。

  结果显而易见的,他们三个把我按倒在地,然后把我好顿收拾。

  此处省略一万字....

  完事儿之后,我从地上捂着腰爬了起来,伸手指了指正在得意的笑的三基友“行,你们真行!”

  说着就回头冲着江老大喊“江伯!有人欺负你大侄子!”妈的,老子请外援。

  这时候江伯直接就从床上蹦了下来,走到他们三个的跟前,就开始收拾着他们,看得我这个舒服,这个得劲儿。

  谁知道就在我正想耀武扬威的时候,江老突然停住了,笑呵呵的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错哪了么?”

  他们三个抱着脑袋蹲在墙角,还不住的往里缩“不应该欺负老大。”

  江老脸色突然变了,上去又是一人一脚“错,你们欺负我大侄子不是错,但是错的是你们欺负他不带我一个!”说着就就又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身体侵害。

  我在旁边蹲在地上就开始画圈圈,也不敢张扬了,万一这糟老头子连着三基友想起来了我该怎么办?

  刚想到这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一抬头看着他们四个都盯着我,眼睛都快冒绿光了。

  直接想都没想掉头就跑,他们四个就开始追我,边追还边喊“你站住!!!”

  我回眸一笑“啥?那没可能。”开玩笑,我从小脑浆又不是比别人少一半,我站那儿,我疯了吧?

  虽然说这种反抗是效果甚微的,没过了多大一会儿,就被阿亮一把抓住了后脖领子“江老,here!”

  我抱着脑袋就往床上一趴,算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更加剧烈的压迫,所以为了趁早结束,还是算了。

  这时候,另外三个压迫者也到了,按着床上的被压迫者,也就是我,就是一顿猛削。

  此处还得省略一万字,知道我被爆揍了就行了....

  他们几个足足收拾了我将近十分钟,最后终于每个人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就散开了,留着我一个浑身一点力气没有的我。

  这时候我把脑袋偏到了一边,憋着个嘴,妈的,这个老大怎么就当得这么憋屈呢?

  不过剩下的时间还算不错,我没有再压迫三基友,也没有磕碜江老,突然发现今天过得还算太平,不用训练,不用挨收拾了,真的很舒服。

  等吃完了江老给我们准备的营养套餐,我擦了擦嘴抬头冲着他们四个“走吧,今天好容易放天假,咱几个出去溜达溜达?”

  江老想了想“成,反正都吃的差不多了。”说着就带头出了号子大门。

  酷w匠,网永久免DO费1^看小{说P

  走路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为什么来了这么多天,咱们都不用干活去呢?”

  江老冲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谁说你们不用干活?说着就伸手一指那面正在打扫的众人,得有几百个。

  我突然恍然大悟了,有江老在,还用我们几个干活么?而且号子里除了我们五十几个剩下的人居然莫名奇妙的都搬出去了,这一切,原来都是这个原因。

  我们四个跟着江老就一起走,刚寻思去前面转转,这时候突然从侧面冲出了一个人,冲着我就是一拳。

  还好哥哥有练过,直接伸手就把那一拳攥住了,虽然说手掌很疼,但是勉强也能抵挡。

  他看着我接住了他这一拳,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后收回了拳头和脸上的表情,浮现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甩了甩酸疼的手,我才有心情好好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一米九十多的壮汉。

  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我跟他也没仇啊,江老在旁边和我介绍着“他就是张震,一号之长,练体的,手下近百号东北汉子,他旁边那个叫王庆涛,跟张震半斤八两。”

  我听到张震这两个字也没有想别的,冲着张震就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不是,震哥,讲鬼故事现在犯法了么?你咋进来的,你不知道啊,我老长时间都没看见你的新故事了。”

  但是我怎么感觉张震脸色不对呢?连着王庆涛也是。

  江老听见我这句话“噗嗤”一声“他可不是讲故事的那个,此张震非彼张震。”

  我听完这句话,顿时兴趣没了大半“不是他啊,白高兴了,算了,走了走了。”不是张震你来装什么大葱?

  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王庆涛和张震终于忍不了我了,一人一拳就冲着我呼了过来。

  想打我,我江伯能让么?江伯直接握住了两个拳头,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放开了,然后就他们三个就跟着我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谁也没有提这个事儿,可是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事情,便问了江老一句“明天什么任务啊,就说重要了,都没说是什么。”我是老大,我不能不知道任务内容,虽说我也懒得问。

  江老在我旁边声音不大,可是听完之后我的确热血沸腾了“平四号分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