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紧盯着前方的五十来人“告诉你们,老子可是教官,谁要是敢上来抢烟,我不让他三天起不来床,我都管小不死的叫声大爷!”

  听到了这句话,一帮狼站在原地考虑了考虑,估计他们谁也不想几天起不来床,又回头看着我们四个,眼睛都放绿光了。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不敢惹江老,肯定还是挑我们几个软柿子捏,所以趁着他们冲向江老的时候,我早带着他们三个缩到了墙角,顺便拽了几张床搭成了个临时堡垒,等着他们冲过来。

  这样他们要想进来,肯定要趴着进来,四个人堵着三面,就不信还有人敢冲。

  我明显看到了这帮人的犹豫,先是看了看江老那边,然后又看了看我们这边,其实他们这么放肆是有原因的,因为除了训练的时候,江老也会和他们打打闹闹,更别提我们四个人了。

  他们思前想后了半天,最后还是向我们四个冲了过来,妈的,难道我们四个绑在一块儿都比老不死的吗?

  我冲着他几个就开始喊“别让他们进来,一帮不是人的玩应”

  大聪,世玉,阿亮他们也很紧张,因为毕竟江老的任务是干躺,至于吗?我们几个不就是偷了他两条苏烟么?

  他们冲了过来,就从上下铺的空档中想钻进来,可是我们能让么?

  一个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第一个跳上了床,就要往我们这个口子中钻过来,这我能让么?抬腿就是一脚踹到了他肚子上,一脚就把他踹了下去。

  刚踹下去一个人,我又看见李世玉那里一下子冒出来两个人,估计是因为世玉的体格子最单薄。

  我冲着大聪喊了一句“大聪,你身板子大,堵住这个口子,世玉那面人太多。”说完了就冲着那面过去了。

  刚到边上,我一拳头打到了想要偷袭李世玉的人的眼睛上,他捂着眼睛“诶呦”了一声就掉到了床的那面。

  李世玉看见我过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没有说话,就继续抵挡着要冲进来的人群。

  我边一个一个的往下推想要爬进来的人,边看着大聪和阿亮那面。

  大聪那面没什么问题,不过让我惊奇的是阿亮,一个人也挡住了一面的进攻,而且和大聪比起来都没差多少。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一个刚爬进来的人一拳轮到了我肚子上,我回头就是一脚,给这个人踹到了床下。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我们这个狭小空间里终于进来人了,抬头看了看上铺,我当时就抑郁了,这帮狼崽子也是真聪明,从上面就开始往下跳,而且后面还有好多人。

  我狠了狠心,大喊了一句“都把床给我推倒,然后冲出去打游击!”说着率先推到了我前面的这个铁床,跟着就跳了出去。

  铁床倒下的瞬间,床上掉下来的人以及被砸到的人都躺到了地上,我看着地上打滚的他们,一定真的很疼,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你以为我们好欺负?

  他们几个看见我推到了床,也学着我推到了床冲了出去,等冲出去了。

  等我冲出来才发现,算上我们前前后后取巧打倒的人,已经打倒了二十几个了。

  我回头看了看李世玉床边的江老,冲着他笑了笑“你欠了我们两条烟了啊!”再一回头的功夫我就看见李世玉第一个冲了出来。

  江老的脸都快绿了,在哪儿呜呜喳喳的用手比划着“你们他妈是不是废物啊?五十人打四个弄成这样!今天你们如果打不倒他们,今晚就都别睡觉了,扛着杠铃跑一夜吧!”

  我笑呵呵的又看了看那面,这时突然发现大聪和阿亮却都被围在了里面,两个人身体太壮,冲不出来,被人堆围了起来。

  然后就听见了江老的声音“好样的,今天要是打完了他们四个,每组一条烟!哈哈哈。”

  我回头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竖起了一个大大的中指,就在中指对着他脸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我大喊了一句“大聪,阿亮,你们坚持五分钟,世玉,跟着我过来!”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儿,让我们四个和将近三十个人去拼无异于送菜,也只能这么做了。

  世玉到了我的旁边,我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盯着眼睛满脸的不相信“这能行么?”

  我看着江老在那耀武扬威的比划着,咬了咬牙“拼了,要么一点胜算都没有!”话音刚落我就冲着上铺的江老冲了过去。

  这老不死的还在那儿比划着“上啊!兄弟们!让这四个杂碎天天偷老子的烟抽,打死他!”看着他这出儿我怎么就这么来气?

  我们两个冲到了他的边上他才反应过来,戒备的看着我俩“你俩要干什么?”

  你看我们俩搭理你么?直接就把床给掀翻了,江老便从上面掉了下来“诶呦,小不死的,你居然敢阴我”摔了个狗啃泥。

  我和世玉上去就把他按到了那里,一点都没惯着他“快点!让他们停!”反正他身体结实,不在乎这点小蹂躏。

  江老回过头来冲着我俩就开始吹胡子瞪眼睛“妈的,给我松开!”

  2酷匠网◇唯k一;正版e,…其QE他都《是盗版,V

  开玩笑,老子是吓大的?“你就说你让不让他们停手。”直接就开始用劲儿咯吱着江老。

  因为我记着他跟我说过,他最怕的就是这个。

  咯吱没两下,地上的江老就笑出了眼泪“诶我操,你们是不是胆子肥了?”

  “说,让不让!”

  “你们等着明天我要处罚你们!”

  “他妈的,吓唬哥!”

  “小不死的,你记住了,草!都给我停手!”

  “老不死的,算你识相!”

  江老喊完了那句话,那帮狼崽子都停手了,可是问了一个让我们吐血的问题“那我们的烟呢?”

  江老瞪个眼睛就开始骂街“还他妈的烟!都让这个小不死的给我治住了还好意思要烟?”

  虽然说趁着这个功夫,大聪扶着累得虚脱的阿亮到了我们这里,可是他们又围了上来“那就把他们干倒,就有烟了,你说的不能反悔,江大教官。”

  听到了这里,我又把手伸到了他咯吱窝下“无所谓,拉着这个老不死的垫背!”真到这份儿上,我也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了,能拉一个是一个。

  江老的眼泪又出来了“行行行,每组一条烟!”这话说出去了之后,他们才散开。

  我看见他们都散了,松了一口气,不过之后突然想起来了,表情又是一狠“你说你值几条?”趁着这个机会,一定要宰他,机会难得。

  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闷闷地说了句“一共给你们四个四条烟,就行行好放了我这老头子吧。”

  我们几个听了这话就开始商量了起来。

  “他说的行不行?”

  “我感觉行。”

  “不行,他会报复我们的。”

  “那就多熊他一些?”

  “四个人六条。”

  “你太仁慈了!一人两条!”

  商量完了之后,我对着地上的江老“一人两条,干不干!”

  江老大牛眼睛一瞪“放屁,你们怎么不去抢!”

  我哈哈一笑“我们这不正在抢呢么?”你总算有一天落到了我们手里,说着我的手就又伸向了他的咯吱窝。

  江老一看这个情况,直接就喊了出来“草泥马~!我答应还不行吗?”

  听完了这句话,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就勉为其难的放过你了。”

  我回头冲着世玉他们几个笑笑“你们按着他,我去拿烟。”说完了就冲着李世玉床下走了过去,直接拿出了一箱子烟,摆到了床上就开始大喊“都过来领烟啦!”

  话音刚落,参加训练的一帮人全围了过来。

  我就笑呵呵的发着烟“这是你们的,这是他们的.....正好剩下七条,剩下的是我们的。”满足的笑了笑,从箱子里拿出来了三条,走到了自己的床边就放了上去。

  江老欲哭无泪的看着我,估计是刚才笑得哭没了,被他们按着也不忘了神叨“我的烟,我的苏烟,好几十一盒,好几百一条....江羽!我他妈杀了你!”

  说着就要往起站,看到了这个情况,我怎么会让他如此猖狂?“妈的,还敢骂我!给我按住了!“说着就继续咯吱他。

  ”哈哈哈,我操你大爷,江羽!你个小不死的,放开老子!”

  “哈哈哈,我错了,大侄子,放了大伯吧....”

  “哈哈哈,羽哥,老大,放了我这把老骨头吧,我不敢啦”......

  和我叫嚣?你还差了一点,我起码也是一个老大,你个半截子入土的老不死居然敢嘲笑我。

  我特别牛逼哄哄的站了起来“松开他吧。”用手指了指箱子“六条,自己分去。”说完了我就回到了床上。

  刚躺下,江老的怒吼声就又传了出来“小不死的,你完了!”说着就冲着我扑了过来。

  “卧槽,大聪!你们干嘛呢?诶呦,江伯,大伯,大侄子错了,原谅我吧,诶呦!”....

  我低估了他们的无耻度,烟都到手了,怎么还会管我的死活?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