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大聪去拿杠铃的时候,我蹲下拍了拍金刚的脸“你吓唬我呢是不是?嗯哼?”说到这的时候我的脸色直接变了,一个大嘴巴就抽到了他的脸上。

  我站了起来指了指大聪“大聪,你在那儿墨迹什么呢?快点给老子拿过来!”我真的愤怒了,起码老子也是个老大啊,居然让人家这顿吓唬。

  大聪站在杠铃前面咬了咬牙“爱他吗怎么就怎么吧。”说着就扛着杠铃冲着我过来了。

  我伸出两只手接过了杠铃,看了一眼,当时又愤怒了“你麻痹,骗老子,明明才一百斤,愣说一百多,你说你是不是欠揍。”这时候他们太紧张了,必须要让他们放松一下。

  说完这句话,我发现我旁边的人都在笑,一点刚开始的紧张感都没有了,我暗松了一口气,起码大家不怎么害怕了就好。

  金刚紧盯着我,虽说没有什么害怕的表情,但是却也有些紧张“你砸完了这一下,你和我们老大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自己想清楚了。”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拎着杠铃,说实话,真的挺沉的“李童是你爹啊?天天跟我李童李童的!”说着就把手里的杠铃举了起来。

  我看着地上爬不起来的金刚,开心的笑了。

  就在我要砸的一瞬间,大门口又进来了六七个人看着我们的方向,脸上挂满了焦急。

  就在这时候门外又传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你们急什么急?他又不能把金刚打死。”之后门口就又进来了一个人。

  他看着我们这头,“噗嗤”一声儿就笑了“金刚,让你没事儿可哪儿嘚瑟,让人干躺了吧?看你以后涨不涨记性。”这个人嘻嘻哈哈指着地上的金刚就开始乐。

  金刚无奈的把头转到一边“又来了,又来了。”一脸痛苦状。

  居然敢无视我?我刚想张嘴说话,谁知道他又打开了话匣子“我知道你,新来的老大江羽,你别猜了,我就是那个叫李童的,请多多指教哈。”

  我看着他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突然也笑了起来“今天不是一起来踢号子来的吧?”虽然说我知道不可能,但是也总得往下说下去啊。

  他摇了摇脑袋,指了指地上的金刚“这傻逼自己来的,跟我可没关系啊,我都说了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这货非得不听。”说着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奈何啊,奈何。”

  听完这句话,我明白了一些,不过大多数还是没懂“三个月,为什么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呢?”这个日期是个问题。

  李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诶呀,我忘记说了,就是把,当初我来的时候,用了一个月收了两个号子,然后又用了两个月整合了里面的人,我的意思就是给你三个月的时间看看你是硬的还是软的,是凹的还是凸的。”

  我这下才明白“噢~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不过你为嘛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发展来对付你呢?”说到这里,我也没有了刚才的嬉笑,因为我感觉从这句话闻起来开始,才算真的切入主题。

  他的表情也逐渐冷了下来“因为我在这特别无聊,没有一个人能搬得动我,所以我想找一个,可以真正和我对垒的人,你不是特例,每个刚来的人我都会给他这么一个机会。”

  我放下了手中的杠铃,现在才算是彻底放松了警惕“条件,我知道你是有条件的。”废话么,这么放纵一个人能没些条件么?

  他还没等说话,地上的金刚到时说话了“你能让我们一个组出,你以后就得听话,你能让我们两个组出,你以后就得跟着童哥,你能让我们三个出,你就是他的副号长,你能让我们四个组出,并且赢了.....”

  我看着李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等到脸色都快变紫了“金刚我操你姥姥!”说着照着金刚肚子就是一脚。

  金刚一下子捂住了肚子“诶呦喂,老大啊,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还记得那年大片中的金刚吗?”

  李童瞥了他一眼“不就是个大猴子么?能怎的。”

  我在那儿看着他俩演双簧,让我想起了磊哥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每一次一起打闹,每一次一起打架,每一次一起争吵,每一次一起喝酒,每一次.....

  想着想着我开心的笑了,他们两个见我笑了,瞪着眼睛看着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我也学了一次磊哥,直接回头就往后走,边走边说“我知道,如果四组出了,我赢了,我就是这个少管所的天了,行了,带着他走吧,三个月以后见分晓。”

  我只听见了一句跟我说的话“好嘞,老子等着。”之后就是一串骂骂咧咧的话“麻痹的,你个臭傻逼,还得老子背你,诶诶诶,你们几个来看戏的啊,帮着抬啊,跟猪似的。”

  “老大,你见过一米九的猪吗?”金刚天真无邪的问了一句。

  “滚犊子,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等他们走了,江老走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今天的事儿处理的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可能是刚看见人家和兄弟闹,勾起了我心里那份儿心,也拍了拍江老的肩膀“江伯,以后要有个知道不,别动不动拍老大的肩膀,不礼貌~。”

  说完了,我就慢慢悠悠的往前走着,留着江老一个人在那儿发愣加迷茫。

  过了一会,江老反映了过来“江羽!你他妈的是不是活拧歪了?”说着就又宠着我冲了过来。

  其实是我估计的失误了,我原以为他会迷茫个两分钟,可是这次我估计失误了,直接就被他按到了地上。

  此处省略一万字....

  我们又集合要开始训练了,这一次,江老站在那里看着我们“今天的话,大家都听见了,最后会是什么个结果,就掌握在你们手中,你们希望败吗?”

  “不希望!”

  “你们愿意当战败者吗?”

  “不愿意!”

  “你们甘心当别人手下的手下吗?”

  “不甘心!”

  “你们想胜利吗?”

  “不想!”

  “你们说啥?”

  “想!”

  “好,我们现在开始训练,第二个项目,两人抬一上下铺的铁床,举起放下,五百个,现在开始!”

  “晕!”....

  就这么我们一天天的训练,大家的体格子也逐渐地变好了,原本两只手能勉强拎起来的杠铃现在都可以一只手抓一个撑上小半个小时了。

  更5新@最快D,上a酷匠$\网S$

  说实话,都习惯了,每天五十多个人一到了快五点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之后像是抽疯了一样,一人扛起个杠铃绕着号子就开始跑。

  跑个十圈二十圈,便停了下来,去那边的箱子里找肉吃,这阶段的伙食也不是盖的,羊肉,牛肉,猪肉,各种肉,甚至有一天我们一帮人一人分到了一个甲鱼。

  之后就是五百下搬床,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站蹲,甚至最近还多加了一条,每天两个小时的立正。

  我就特想问一句,江老,您是打算把我们出去的事后塞到部队么?

  今天所有项目都完成的时候,江老上下的打量我们,就像看着一件件宝贝一样“嗯,不错,都成长了不少,壮实了不少。”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原来以为算是毕业了,正在我们刚准备问的时候,江老对着我们说了一句话,差点让我们吐血“明天开始所有项目加倍,这次真的不是开玩笑,而且还要新增一个项目。”

  我们吐血之余还多嘴问了一句“什么项目?”

  江老邪笑得看着我,我就感觉事儿要不对,果然不出我所料“五十三个人,分成六组,互相对战。每组干躺一组就是一条烟,但是江羽,王少聪,李世玉,阿亮四人是一组,不允许其他人进,如果哪个队伍干倒了他们就可以到我那儿多领一条烟。”

  听完这句话,我们四个突然发现,周围的人看着我们的眼睛都绿了。

  大聪推了推我“老大,事儿腰不好,他们....”

  我揉了揉头上有些长了的头发“我知道,咱仨注意点,找一个狭窄的地方守着。”

  其实这个是有原因的,除了我以外,剩下的人都是按照平时成绩领烟的,最差的那个一天只有一根。

  为什么说除了我意外呢?江老说我是属狗的,就算把烟藏到哪儿都能给他翻出来,久而久之控制不住我,也就认着我了。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特异功能的,所以江老此话一出,大家的目标就盯上了我们。

  江老可算是偷笑完毕了“记住了噢,六组混战,怎么打都可以!但是每天晚上只能有一批人得到这个奖励,行了,现在开始啦!”说完了就跑到了最旁边的床上铺,居高临下,冲着我就哈哈大笑。

  我冲着上面比划了一个中指,老不死的,算你狠。

  接着我冲着一帮狼就喊出了一句话“江老的烟在李世玉的床底下!”妈的,跟我斗!

  听到我这句话,江老也不坐着了,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了李世玉的床前,摆出了一个战斗的姿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