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黑布下盖着的是一头头烤羊,没错,已经烤熟了的烤羊,大约能有二十多只,平均我们这些人一人够吃一天的。

  第二个黑布里是一个一个的杠铃,估计也得有五十个几个。

  看着这些,我硬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冲着江老开始傻乐“江伯,你也真够下血本儿的你,这得多少钱?而且说拿进来就能拿进来,你真牛逼。”我很想知道江老的底细,因为我总感觉这件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江老也没管地上埋不埋汰,走到了我旁边,也盘腿坐了下来“那你就努力,变得比我还牛逼就行了。”

  他冲着我微笑着,从他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其实这也正常,让我一初出茅庐的小娃娃去和老妖精博弈,不死也得褪层皮。

  随后我的眼睛就瞥到了羊的身上“我想吃那个,成不?”本来早上起来就没吃饭,又跑了那么久,不饿才怪。

  江老用手指了指他身后的烤羊堆“一共五十二只羊,谁先到谁就有,最后一名可能会有其他的,也可能什么也没有。”说着眼睛便盯着我不移开了。

  我坐在那里,心理异常的纠结,到底是该吃还是不该吃,不过仔细想了想,这帮兄弟都是跟着我的,我一个当老大的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兄弟抢食吃?而且江老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仔细想了想,便坐在那里没有动,看着别人去拿了一只属于自己的羊。

  虽说肚子很饿,看着那些人慢慢的爬到哪里抱着自己的羊津津有味的吃着,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不过这么做应该是最正确的。

  酷(:匠U3网v8唯#?一sw正版|#,C其E他;0都是!/盗X2版

  这时李世玉拿起一只羊,看向了我这边,很不解,可是过了一会儿,发现那几箱子羊被拿没了,而剩下参加训练的人都分到了自己的羊,他才恍然大悟。

  我看着他从箱子里拽出了一块大塑料袋,向我走了过来,蹲下把塑料袋铺到了我和江老的中间,默不作声的拽下来了两只羊腿,放到了上面便抱着自己的羊坐到了床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其他的人看见了这面的情况,也都学着他,一声不出的拽下两只羊腿,放到了这里,然后才去吃属于自己的羊。

  看着眼前的羊腿慢慢的多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

  不过突然我回味起了将老的那句话,最后一名可能会有其他的,也可能什么也没有,抬起了头看着他。

  他也在抬着头看着我,眼睛中充满了赞赏,我突然明白了,江老说的话,明指的是这一百零四羊腿,其实暗指的是这五是二人的人心。

  就在我想通了的那一刻,江老伸手抓住了一只羊腿“这他妈的,大早上就去取货,到现在没吃东西,饿死我了”

  说着就冲着羊腿咬了一口,也不管那满嘴的油,边吃着,边哼哼“嗯,真好吃,你也吃啊。”

  我伸手无奈的点了点他“老不死的,你行,这都能印出来一个道理,牛逼。”说着也抓起来个大羊腿,张着血盆大口就吃了起来。

  这期间我没有理老不死的,因为我知道,一会儿还有更残酷的事情等着我们,必须要保存体力,多吃多睡。

  谁知道这老不死的在那儿絮絮叨叨“大侄儿,你说这五十多人能有多少人挺过来?”

  “江羽,我跟你说话呢!”

  “你个小不死的,敢不理我,草,你等着一会儿训练的噢。”

  “喂喂喂,你能不能跟我说句话,你把你江伯晾在这里能好么?”.......

  休息了一个小时,我还躺在羊腿山的前面,我身边也多出了四个骨头棒子。

  江老这个老不死的禽兽,把他吃的两个羊腿骨也扔到了我这里,然后特不要脸的跟我说了一句“一会儿你训练加倍,吃了四个羊腿,能吃者必须多劳!”

  你们就说,他还像个人了?一天天为老不尊,扮猪吃老虎,不是人的事儿都让他一个人干了,还不跟老子说实话,这个手下太不合格了。

  不过这些话也只能想想,想想而已,跟他说了他不揍我我都跟着他姓,虽说他姓江,我也姓江,意义不用,意义不用。

  谁都知道运动完不可能直接就睡着,所以我在那里躺着养神,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又听见了江老的喊声“集合!最后一个一百个站蹲。”

  听到了这句话,就算我再不想起来,也慢慢的轱辘了过去,可是我没有着急,慢慢的往他那蠕动,等到着站到了队伍里面,江老点了点,突然发现我不是最后一个,还有个人没有到位。

  就在我们核对着少人的时候。突然从一床被子里窜出个人来,李世玉穿这个裤衩子,就嗷嗷往这边跑,边跑还边埋怨“江老,你喊声太小了,我在被窝里没听见都。”

  江老伸手就给了李世玉的后脑勺一巴掌“滚犊子,别说没用的,现在开始做!”我在队里看着他心里这个舒爽,让你们几个昨天笑话我,遭报应了吧?

  李世玉委屈的揉着脑袋“江老,不做可以不?”

  江老邪笑了一下“嘿嘿,可以,你得找一个人替你做。”不知道江老安得什么心。

  这时候李世玉走到了大聪和阿亮身边,我才发现,他们两个捂着嘴在偷笑“你们两个,做不做?”

  他俩十分统一的摇了摇头“那没可能。”

  李世玉心里一生气,一上火回头冲着江老就开始吼上了“江教官大人,就是他俩一人拿了我衣服,一人拿了我裤子,让我迟到的,没发现他俩是最后到的么?请江青天为草民做主啊!”

  江老捋了捋他的几根长毛儿,很开心的笑了“行了,那就你们三个一起做吧,一人一百,现在开始!”....

  江老就在一边查数“1,2,3........”他们就在那一站一蹲的。

  我们一群人就这么做到了地上,嘲笑着这仨傻屌“草,让你说老子坏话,怎么样?遭报应了吧?哈哈。”

  “诶诶诶,大聪你干嘛呢?你这叫站蹲么?站我看见了,蹲让你当羊腿吃了啊?”.....

  我们一帮就坐在那里哈哈的乐,谁知道这时候我们的号子里进来了个陌生人,一米九十多的大个子“呦,挺热闹啊。”

  我们看着他,突然我发现我身边的人都不说话了,只是盯着他,包括江老也都没有往日的狂傲。

  这个人把看见了那边的杠铃,顺手拎了起来,跟没用力一样,自言自语的“嗯,不错,一百多斤呢,这要让你们练成了我们还怎么活?”

  说完随手就把杠铃扔到了地上,向我走了过来“那个,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吧?鄙人金刚,李童手下的头号打杂的。”

  到了我身边,在我旁边蹲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脸“听说你们很猖狂是吗?你这么牛逼你家里人知道吗?”

  我盯着他的眼睛“我没家,你也不用吓唬我,身高不代表厉害知道吗?我就纳闷儿了,你怎么有胆子自己一个人过来?不怕我们埋了你?”

  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问问,他们敢吗?哈哈,杂碎一帮,就算是身体好了,也就是一帮比较强壮的杂碎而已。”

  听到了这句话,我想都没想,一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可是他也只是歪了一下脑袋,连脑袋都没有歪过来,一拳就揍到了我的胸口。

  这一拳,我直接就躺到了地上,捂着胸口,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与窒息感弥漫全身。

  这时候我看到了大聪他们几个直接就站了起来“草泥马,你爸叫李刚啊?兄弟们给我揍他!”

  江老淡定的在旁边看着他们一群人冲了上去,这帮人起码吃江老的,喝江老的,抽江老的,而且全算到了我的脑袋上,他们能有不拼命的吗?

  他说得对,我们是杂碎,他也是杂碎,只不过是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

  人无分贵贱,你现在人多,你厉害,不过或许哪一天我的脚就能放在他的头上。

  我们是杂碎,但是我们不会恃强凌弱,更不会像他一样,来摆逼,我们是杂碎,但是我们是一帮有情有义的杂碎。

  金刚看着他们冲了上去,当时脸就绿了“你们还真敢上?想清楚后果。”

  大聪在他旁边一脚就踹了过去“我想你妈逼!”之后他就被人群淹没了....

  战斗持续了能有两分钟,五十多个人蜂拥而散,围成了圈,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金刚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浑身都是血,开心的笑了,咳嗽了两声“你们就准备李童来讨账吧,哈哈....”

  这时候我已经缓了过来,站起身来走到了他旁边,冲着大聪说了句话“去,把那边的杠铃给我拿来。”

  大聪没有动,对着我说道“羽哥,你先考虑考虑,毕竟他是李童的人...”

  没等他说完,我直接回头就是一句大吼“我他妈告诉你,把杠铃给我拿来。”

  大聪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冲着刚刚金刚把玩的那个杠铃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