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伸手抓住了我的脖领子,一个腿拌撂倒了我,紧跟着就蹲了下来,照着我的脑门儿就一巴掌一巴掌拍着,排他还不解气,边拍还边说着“让你嘚瑟,让你浪,让你不尊长辈,让你不爱护师长。”

  到了这,翻了翻白眼儿想了想,伸手又是一下子“让你不学好,让你进监狱,让你抽烟,让你喝酒。”

  这我能干么?我抱着脑袋“你看见我喝酒了啊?就这么收拾我!”

  江老无耻的笑了两声“小崽子你发誓啊,你没喝过酒!”

  我抱着脑袋大声喊道“我对天发誓,我没喝过酒,如果喝了,就死伯伯!”妈的,跟我斗。

  刚开始江老停住了,摸着下巴寻思了一会儿,不过也只是一会儿,我刚撑起上身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一变“我操你大爷!你敢骂我!”一个巴掌又把我拍到了地上。

  接着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好不爽快。

  “诶呦我的妈呀,江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饶了小的这次吧,晓得在也不敢啦.....诶呦喂,您可别打了,侄儿错了”这连我自己都说腻歪了。

  这时江伯乐了乐“还有一条,他妈的小孩儿不大唠嗑一套一套的。”说着伸手又冲着我的脑门儿拍来。

  此处省略一万字.....

  教训完毕之后,江老满意的拍了拍手,转身就要走,临走时候还回头意犹未尽的对我说了一句“欢迎随时再来挑战我的极限,小兔崽子,治不了你了还?明天你的任务量是别人的两倍!”

  我听到了他前面的话没有什么反应,可听到了后面,我一下就睁开了“你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这回他连回头都没回“你猜,猜对有奖。”边说就边躺在了我床铺的边上。

  我敢说今天晚上他一定会睡得特别香,先是跟我跑了一千米,又暴揍了我一小时,要是我我也睡的香。

  我扶着脑门慢慢站了起来,看着大聪他们三个捂着嘴看着我,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我看着他们都心疼,叹了口气“想笑就笑吧,我不怪你们。”本来就是件挺搞笑的事儿,不让笑别憋坏了。

  我的话音刚落,他们几个直接就把手放了下来,哈哈哈的就笑上了。

  我在旁边,越看越生气,伸手一人照着脑门儿就是一巴掌“有你们这么听话的吗?”笑可以,但是请不要笑得这么夸张好吗?

  就在我扇他们脑门儿的时候,我的手也放了下来,谁知道不放还好,放下了他们三个更过分,特别是大聪,笑得都趴在了床上。

  我找了个碎镜子片照了照才知道他们笑的更火爆的原因,我的脑门儿被江老残忍的拍青了。

  我伸手挨个指了一遍“你们行啊,在笑一个给我看看,在笑给我出去笑去,别让我再号子你见着,心烦!”说着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蒙着被。

  即便如此,我还能听见他们几个的声音“哈哈哈,你是不知道咱老大被江老收拾成什么样,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老大吃苦头了,让江老好顿拍,跟爹训儿子似的,具体情况如下....”

  过了一会儿从三个人笑,变成了六个人,六个人又打算开始慢慢扩散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了“都他妈没完啦!明天任务量加倍!都给老子老实儿的睡觉去,五点起床。”说着就又躺下了。

  他们的声音丝毫没有减小,算了算了,本来我也不是什么严厉的人,我就那么一说,他们也就当笑话了,谁能真罚?也只有江老那个老不死的,话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全名,到时候问问。

  江伯你等着,等我知道你儿子是谁的时候一定去揍你儿子,打不过你还打不过你儿子了?

  躺在床上,也是真的闹累了,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江老硬生生的就把我从睡梦当中拽了出来“当老大的去叫他们起床集合,这些工作以后就交给你了。”

  /1酷Fg匠5:网$唯2一4w正!Y版z#,其#他都RG是#w盗4◎版R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能熬夜不能早起,我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看表,四点五十,一下我就抑郁了“拜托,大哥您能让我多睡一会儿吗?”

  江老为老不尊的摇了摇头“不行,赶紧,起床了!”说着就把我的被掀开了。

  我坐在床上,无奈的摇了摇头,点了支烟,也不知道江老是从哪儿弄得,居然能供养一个号子的吸烟量。

  抽完了烟,也精神了许多,我也懒得动弹,直接就是震天一吼“起床啦!地震啦!大家快跑啊!”我吓死你们。

  几乎我这句话刚喊完,许许多多人都被我喊醒了,醒了之后没搞清状况,也跟我喊了起来“诶呀妈呀,地震啦,快跑哇!”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忙忙叨叨的,甚至好多人只穿着内裤就下了床,边跑还边回头喊着“都别他妈睡了,地震了还睡!”

  最后等他们都缩到了墙角的时候,我和江老对视了两眼,开心的笑了。

  江老用手指头点了点我“你啊,什么都少,就是坏水儿一肚子,和你那老爹一模一样。”说着抬起了头,深呼了一口气。

  而我倒是看得开,揽住了江老的肩膀“我说老不死的,既然事情都这样了,就别想了,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只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不是么?”

  江老看了一眼我,意味深长“是啊,走了的路,就算后悔了,也得走下去。”

  我听着这句话,并没有想太多,继续没大没小的搂着他的肩膀到了他们的面前,才松开了手站在了人堆里。

  江老突然爆出了一句话,让我们几个穿完衣服的人感觉特别爽“以后每天准时五点训练,现在你们穿的这身,将陪伴你们一整天。”

  听完江老说完这句话,那二十几个只穿着内裤的人脸都紫了,可是也没办法,谁让将老这么生猛?

  就在我们穿着裤子的人哄笑的时候,江老有张口了“你们一定好奇我是个什么身份,我曾经做过特种部队的教官,退役了之后跟着江羽他爹打天下,以后出了这里估计你们的宿命也是一样!为残羽洒尽最后一滴热血,我免费供你们在少管所弄不到的东西,但是不是白供!都给我记好了,如果谁坚持到了最后,但是却背叛了残羽,我必带人屠他一家老小!”

  江老这句话说完之后,我们全都鸦雀无声了,包括我都没想到江老还有这么一招。

  江老顿了顿“现在情况已经说明白了,现在推退出的,不用实行我不是男人这一规则,有没有想退出的?我们不怪你,人各有志嘛,一定要考虑清楚。”

  大家互相看了看,渐渐地有人退出了队列,一个,两个,三个.......一共十六个人退出了我们这个集体。

  这时江老点了一下人数“现在我们的队伍里还有五十三个人,我再问一遍,有没有想退出的了?”

  我们一帮都大喊了一句“没有!”

  江老笑了笑“我们想到还会有这么多人留下,好,现在开始训练!第一项目,绕着号子跑五十圈,现在开始,江羽领队!”

  我摸了摸脑袋“那个啥,江老,我们现在是不是需要向在部队一样大喊一声是呢?”别告诉我他真想练出一支特种部队。

  江老双手背到了后面“你说的没错,现在告诉我,你们要回答我什么?”

  经过昨天的单挑事件,大伙也都老实了“是!”

  喊完了之后我便带着这帮人绕着号子的墙壁跑了起来,没有人喊口号,更没有人甘心喊出一句我不是男人。

  前十几圈的时候,大家都没感觉到有什么不适,觉得比较轻松,可是当我跑到了第二十圈的时候渐渐的便觉得四肢乏力了。

  第三十圈的时候几乎是用走的,回头看了看他们,早就没有刚开始跑的整齐与速度了。

  我咬了咬牙,跟自己说了句话,我是老大,我必须要坚持,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

  凭着这口气,我慢慢的走着,等到第四十圈的时候,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躺在地上喘息的人越来越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腿都走麻了,五十圈终于到了,这天早上,走了五十圈的人只有三个,我,大聪,和阿亮。

  我们三个躺在终点的位置上,仰着脑袋互相看了看,便闭上了眼睛。

  这时江老早已出了号子大门,不知道去了哪里。

  好容易感觉自己快睡着了的时候,江老居然带着两个警察推着两个盖着黑布的大推车进来了。

  那两个警察看见我们这样也没有说话,只是把东西都摆到了地上就出去了。

  这不禁让我好奇,江老在这个少管所是什么身份?这两个推车里装着的是什么?

  等着两个警察走了之后,江老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行了,第一天就不设置惩罚制度了,大家吃早饭吧!”说着就把黑布扯了下来。

  看见黑布里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全都震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