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江老的这个训练计划,我们整个就是七十多个脑袋一百多个大,我特想问江老一句你这是要玩死我们的节奏么?

  就在我刚要把我的想法付出实践的时候,江老又张口了“现在我所说的一切都还算数,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认为自己挺不住这种训练的,不是男人的,请出列!”

  话是你这么问的吗?看着队伍里的人虽然面目纠结,但是没有一个站出来的,东北的汉子嘛,绝对不可以承认自己不是男人,更何况以一堆犯事儿的血气青年?

  见没有一个人还是没有退出,江老满意的点了点头“好,都是纯汉子,今天大家都散了吧,明天5点开始训练,为期两星期,谁都不允许叫谁起床,最后十名有奖。”

  说完也不管我们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留下面面相视的我们,这时候大聪拍了自己脸一下“谁能告诉我我这是在做梦?”

  剩下的人谁都没有理他,包括我,这时一个人问我“羽哥,这个号子你是老大,还是那个老不死的是老大啊?怎么都要听他的?”

  一句话我就不乐意了,呵斥了他“放肆,以后要叫江老知道吗?就咱们之中随便出来两个人都不是他对手。”我可以偷偷地叫两句老不死解气,但是我不允许别人这么说我父亲的兄弟。

  说完了这句话,我便大喊了一声“都他妈给老子记好了,以后江伯就是咱们的教官,谁敢有什么异议,自己找他单练去!”说完我也懒得理他们了,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叼起了一根烟。

  靠在这里,闭着眼睛,想着安彤和外面的兄弟们...

  老婆,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想和你逛街,想和你吃小吃,想和你结婚,想和你生宝宝,想和你哼哼哈哈,多么想再被你欺负一顿.....

  兄弟们,你们知道吗?我好想你们,想和你们打闹,想和你们吃肉,想和你们喝酒,想和你们去打架,想和你们称霸高中,多么想再被你们狠揍一顿.....

  有磊哥的日子,不用考虑着这里的事情,有疯子的日子,不用我次次冲在最前面,有大洋的日子,不会有内心很多苦吐不出来,至于小扬,去你大爷,你跟我是一趟号的。

  我想回家.........

  不知不觉,眼泪流了出来,这时候,我感觉旁边坐了一个人,我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让我意外的是,这个人原来是阿亮,我抹了抹眼泪“怎么过来了?”

  阿亮憨厚的笑了笑“老大,怎么了?没什么事儿哭什么?”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低下了头,可也并没有隐瞒,毕竟要在一起过三年“想家了呗,嘿嘿。”

  阿亮抬头看着上铺“没事,习惯就好了呗,嘿嘿,刚来的时候我也想家。”

  我感觉阿亮不像是一个能进少管所的人,所以不解的问了一句“阿亮,你是怎么进来的?”因为他属于比较安稳踏实的那种人。

  他苦笑了一下“一年之前吧,村儿里的一家和村干部有亲戚的人去我家偷牛,而我正好半夜起来去上厕所,看见了他,他居然想拿东西打我,我抓起了我家犁地的耙子,给了他一下,把他打残废了。”

  我有些不相信“怎么会,这要算也是算正当防卫啊,怎么会把自己送进来呢?”

  他眼睛有些迷离“听我说完就知道了嘛,第二天看见他亲戚这样,所以生气啊,所以就找关系把我送了进来,说我把他家姑娘玷污了,其实这个事儿不是我干的,而是她姑娘根本就不是什么守妇道的女人,本来是第当天晚上和两个男人去的旅店,不过还好,家里没有赔钱。”

  我终于明白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进来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都是命,也都是自己弄出来的路,既然是自己的路,跪着都要走完,不是么?”

  他擦了擦眼睛,并没有像我一样的掩饰“没事儿,都过去了,不是么?”他冲着我笑了,虽说笑的有些难看。

  突然阿亮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我好奇所以也跟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江老身边躺着好几个人,包括少聪和李世玉。

  而他自己仍旧保持着那副鹤骨仙风的样子,好不潇洒,站在他对面的五十多人也都变的规规矩矩的,一点没有少年犯的猖獗。

  看着这个场景,我站了起来,就想找那几个小子算账,谁知道阿亮拉了我一把“没事儿,老大,江老知道有人不服的,然后自己跟他们说不服单挑。”

  听到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一屁股又坐到了原来的位置“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儿呢,让他们继续吧,正好让江老教训教训他们。”一个一个小屁孩儿都想欺负老人,让人反歼了吧。

  阿亮看着江老的那个方向“老大,这个人真的很能打,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

  我用手撑着下巴津津有味的看着江老吐沫星子满天飞,大巴掌啪啪拍这帮少年犯的精彩节目“我怎么知道,我就知道他是我爸的兄弟。”

  阿亮摇了摇头“算了,老大,我也去会会他,不知道能在他手里撑上几回合。”说着就走向了江老。

  我盯着他们两个,因为我知道,能在五十多人中脱颖而出的人不会是孬种,虽然碰上江老注定是输,但是我估计总能扛上两个回合吧?

  谁知道阿亮冲了上去,刚刚甩了两拳头,便被江老随手一拳达到了肚子上,起不来了。

  我等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连动都没动的江老,以及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的阿亮,彻底震惊了。

  我知道江老能文能武,但是没想到他这么牛逼,这么无敌,这么能打。

  这时候我听见了江老雄厚的男高音“一帮小屁孩儿,有什么不服的,都给我好好训练,听到了没有!把我打倒了你就可以不用训练!”说着就转身走向了这边的我。

  等到离我近了些的时候,我明显听到了他絮絮叨叨的声音“小崽子就是欠管教,天不怕地不怕的,都以为自己是老大呢....”

  我正捂着嘴偷乐呢,谁知道他走到了我面前,大巴掌就照着我脑袋拍了下来,我被拍的又抱住了脑袋“卧槽,你个老不死的,为毛又打我?”

  江老义愤填膺的冲着我怒吼道“谁是老不死的?你就这么看着你手下的一帮小崽子这么气你江伯吗?”说着又给了我一巴掌。

  酷e@匠1$网e唯一正&V版,a)其他N@都PG是盗版D

  还好,我抱住脑袋的手没有放下来,这一下没有多严重,其实在他第一次拍我的时候我一直有个疑问,江老,你是拧钢筋的吗?

  我捂着脑袋,边从胳膊缝隙中看着江老“你好意思说人家欺负你?你大爷的,不知道谁学热血青年非得找人家单挑!”我就纳闷儿了,人越老脸皮越厚是嘛?

  这一下他的怒火直接就被我点着了,先伸手指了指我“今天我非得打死你!”说着就撸起了袖子。

  我看着江老的表情,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直接就滚到了床的另一侧就开始跑。

  开玩笑,你老胳膊老腿儿的就算再有劲儿能追上一个十多岁身体健全的东北大汉吗?

  他一看我跑了,先愣了一下,为我创造了逃跑机会,接着整个人就爆发了“操你大爷,江羽,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说着就冲着我追了过来,试问我能让他追到么?

  就绕着一个床区一圈一圈的和这个老头子绕了起来。

  我跑他追,过了一会儿,我发现身后的江老渐渐地体力不支了,而我虽然说是有些累,但是持久度也比他强。

  他扶着膝盖,但手指着我,气喘吁吁的“你给老子站那!”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站那儿我就是傻逼加虎逼。”为什么他和磊哥一个毛病,都愿意追着我跑?

  这时候他突然又跑了起来,我笑着就跟着他绕圈圈。

  过了一会儿,他实在跑不动了,坐在他身边的床上,眯着眼睛看着我,好像就快要睡着了一样。

  我也没客气,坐到了离他挺远的位置,瞪着眼睛盯着他,谁知道,这么靠了能有十多分钟,江老的嘴里居然传出了呼噜声。

  刚起来的阿亮和世玉刚想把他扶到床上。

  我突然想起来他说的那句话,冲着他们比划了一个停的手势,偷偷地走到了他跟前,轻轻地撑住了他的后背。

  突然就用力一推,江老直接就被摔倒了地上。

  我直接就是一阵大笑,连跑都忘了“哈哈哈哈,江伯,你说的谁把你打倒就可以不用训练啦,我不用了!太爽了。”

  身边的大聪,世玉阿亮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的说了句“卧槽,这也可以!”

  就在我高兴地得意忘形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炙热的温度,同样传来了江老声嘶力竭的怒吼声“江羽,今天弄不死你我跟你姓!”

  我怎么听着这句话这么熟悉?想起来了,磊哥说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