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聪喊完了这句话,我才发现这帮人看我的眼神终于变得温顺了点,我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你们不服我,我是个新来的,不服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看看我能不能当这个号长,这个老大,我不会比大聪差,我知道我们这个号子是最弱的号子。”

  说着我伸出了手指了指后面的牌子,这牌子上写着第八分区“但是我就不信这个邪,总有一天我们第八分区会干掉所有分区,站到李童的哪个位置!知道吗?”

  这时候那个李世玉站了出来“你说的这些能做到么?我怎么不相信呢?”

  后面的人听到这句话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是啊,这么久了格局都没有变过。”

  “就是,他以为自己是神?”

  这时大聪刚想说话,我便给他拦住了。

  笑着对李世玉说“那你说,如果我做到了,你能输给我什么?”想空手套白狼,我是能吃亏的人么?

  他好像并不意外我的话,无所谓的说了句“好啊,只要你能把对面林杰彬的号子收了,那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了,反正我无所谓。”

  我看着眼前这个人,终于明白了他其实没有恶意,只是为人高傲一些而已。

  我淡然的笑了笑“好,这是你说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对面的林杰彬。”说这话的时候我都心虚,我到底能不能收的下来。

  这下这帮人就不说话了,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可算是能让他们相信我了,我感觉我现在就是个骗人的算命先生,罪恶啊罪恶。

  我看着他们,又缓缓开口“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最顶峰的李童他们有名字,我们也起一个。”

  说着我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我,是杂碎,是渣渣,是社会的败类。”

  j酷◎%匠网》正@{版首发D

  随后伸手环绕着他们“你们也和我一样,自从我们进入了这个地方,我们就是社会永远不会容纳的渣渣,既然我们是渣渣,就渣到底,我们的集合组织就叫残羽!”

  说完之后,情到至深难自控,自己居然像个信徒一样摊开了双手虚托上天,闭上了眼睛大喊“天佑我残羽横行!”

  过了好一会儿,我睁开了眼睛,发现面前的号友看我的眼神不同了,从刚刚的仇视,居然变成了狂热,就连李世玉和阿亮都狂热的看着我。

  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开辟一个邪教了,几句话就让他们能让他们如此,张角大神也不过如此吧?

  就这样,一个以我为中心的集合就这么在少管所里其中一个屁大点地方的号子中正式成立了。

  这时,我看见角落里的那个老人向我走了过来,虽说年龄大了,但是走路依然是虎踞龙盘,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普通人,他紧盯着我的脸,许久才张了口“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我当然不能丢了残羽创始人的面子“我叫江羽,江河湖海的江,羽毛的羽,你认识我?”我看着这个人,总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虽然我说不清,我敢肯定我没见过他,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就在我看着他他正在自我费解的时候,他又说话了“你家里父母可否健在?”

  我就纳闷儿了,我爹妈在不在跟你有什么关系?但是不回答老人的话总是不好。

  而且如果把他讨好了,统一少管所的大业或许就会容易些,更何况就算是个普通的老人,也会帮上我的忙,俗话说家有一老等于一宝么?

  他怎么进来的跟我没有关系,问题是他会不会帮我,想到这里,我便回答了他的问题“家里父母早就没了,把我托付给一个阿姨。”

  说到这,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有些哽咽了,为什么就我从出生以来就没见过自己爹妈?为什么别人天天在父母手中长大?

  老人听到了我这句话,表情有些激动“天意啊,天意啊!”

  听见他说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我无父无母你就天意?我刚想发火骂他,谁知道这时却见他双手一抱“少东家,请受江老一拜。”虽说没有跪下,但是脸上的尊敬却是伪装不了的。

  可是我就没有搞明白,什么叫少东家,就在我又开始独自费解的时候,他又说话了“原来东家是H市黑道教父,而你就是她的儿子,后来因为上面下来突击检查,东家损失惨重,最后自己和妻子被枪毙,只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这里,救了我一命。”

  我还是没怎么明白“我爹叫什么,我娘呢?”要是有个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说这些,我敢保证你们也不会信的。

  江老听到了我的话,开始细细的跟我说了起来“你父亲名叫讲江风,母亲名为余笑妍,两人本是两大世家的少爷与千金,东家年幼便跟着父母涉黑,取得巨大成就,后来遇见你母亲两人相爱联姻,在那次突击检查的时候,两人暴露,被送往京都监狱,第二天便被枪决了,两个家族一个跑到了其他城市,一个覆灭了。”

  听完这番话,让我十分纠结,既感觉自己的父母很强大,是自己未来的榜样,又感觉有些悲伤,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很难受,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患得患失吧....

  我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强装微笑的看着他“江老,那已经是从前了,你不是我的下属,我以后我就管您叫江伯吧,江伯,您可以帮我实现我刚刚的大话么?”我只是一个人,他能帮我也是看我爹的面子,自然不能让他叫我少东家了。

  他听到这些明显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神变得十分柔和,真的就像长辈看晚辈一样,微微笑了笑“那我就占点少东家,不对,羽儿的便宜,放心,我自然会帮着你实现你的宏图大业。”

  听到这句话,我十分放心,伸手拽着江老到了角落“江伯,我希望您能教教我。”我是真的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全部打得卧倒。

  江老笑了笑“如果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看着他笑,知道他有办法了“要是我的话,肯定就是死磕,多出来二十多个人,那也死拼。”这时实话,天大的实话

  他看着我,像看猴子一样“就这么简单?”一脸不相信。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江伯,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好吗?我又不是跟你一样的老妖精,能有毛办法,有的话我刚刚就不废话了。”我都对天花板发誓了。

  他伸手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你他妈才老妖精,你个小崽子,老子才四十多!才四十八!”一下不够,又连着拍了四五下。

  我就纳闷儿了,刚刚的表现与现在的表现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其实也对,本来就是个涉黑的人怎么可能那么文质彬彬,鹤骨仙风。

  我捂着脑袋低着头“草,江伯,我错了,别打啦,赶紧说办法吧,诶呦”是,四十多,四十八也是四十多,我看着你是老人,让着你,不和你一般见识。

  他这时候笑了笑“好吧,那我就给你想个办法,据说林杰彬与陈云轩有梁子,因为曾经他就是刚开始在陈云轩的号子里受到屈辱,被赶回来的,所以他们两个号子不对付天天打,不分胜负。”

  我被他拍的迷迷糊糊的“不是,拿这些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都怨江老,他拍的我才没反应过来。

  谁知道话音刚落,江老又是一个巴掌拍在了我刚刚好受点的后脑勺上“傻逼吧你,想不出来?你跟林杰彬说,我帮你干掉陈云轩势力,你就得跟着我,明白了吗你?”

  我揉着脑袋“那他要是没明白怎么办?”我歪过头看着江老,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又抑郁了。

  他仍旧是一巴掌下来落到了我的头上“我问的是你!不是他!他肯定是同意!我问的是你!妈的,江风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笨儿子。”

  我委屈的揉着脑袋,委屈的“噢”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刚刚逃离了狗熊磊,又冒出个江老,诶呦喂,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就在我委屈的不能再委屈的时候,江老又开始发飙了“知道了还不快去!滚!”

  听完他这话,我直接站了起来“大聪,李世玉跟我走,那个啥,阿亮,在这里安排兄弟听江老的话!”说着我就出了号子大门。

  少管所不像监狱管的那么严格,所以在里面除了劳动时间还是可以四处溜达溜达的。

  我们三个并肩走着,大葱是第一个说话的,傻愣愣的问我“羽哥,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双手后抱着脑袋,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根烟,正寻思着烟从哪儿弄来的。

  听到这句话,我哼哼唧唧的回答道“以后叫江子就成,咱们这是去找林杰彬,然后顺便收了他。”

  大聪瞪个大眼睛看着我“什么玩意儿?你不是开玩笑吧?”

  旁边的李世玉轻蔑的哼了一声“就这么去?不让人打成猪头我跟你姓。”

  我没搭理他这一茬儿“跟着我去就行了好吗?你可别絮叨了,我能收了就行,看我的,咱不动武。”

  就这么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林杰彬的号子门前,这一路只看见了几个人,真不知道明明这么宽松他们窝在号子里干什么。

  到了门前,看着敞开的大门,我们三个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等到进来的时候,我突然就后悔了,旁边的两个人也满脸的纠结“卧槽,什么事儿都能让咱赶上是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