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倒地的一瞬间,周围的人都叫骂的要往上冲,这时倒地的那个人打声的喊了一句“都他妈给我滚,我王少聪说和人单挑就是和人单挑,你们上了我以后还怎么混?”

  听到这句话,原本紧张的我渐渐的松弛了下来,看着这个正从地上往起爬的人,心里不由得对他有了一丝敬佩。

  这时他站了起来“今天咱们两个就拼一下,你输了,你跟着我,我输了,你就是我们这的号长。”

  竟然有这等好事儿?我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我赢了,岂不是在监狱里有了底气不会受到欺负?

  我冲着他开心的笑了“成,就这么定了。”不论结果如何,都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说着我们两个就冲着对方走去,这次我先发制人,直接一拳头冲着他的脑袋抡去,可是腿也没闲着,悄悄地翘起了脚尖。

  王少聪特别容易的用右手挡住了我左手的这一拳,左手抬了起来,眼睁睁就要捶到了我的肚子上。

  就在这一瞬间,我一脚就踢了出去,直接把他提到了旁边的床上。

  他也不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人,立马起来了,冲着刚向他揍过去的我就是一脚。

  我直接被他一脚踹到了他对面的床上,旁边的人齐齐喝彩“好,聪哥打得好!”他是你们爹啊,这么一顿舔?

  们两个几乎在一瞬间全都起身站在了两床的夹缝处,拳头挥不开了,就直接用上了叶问的寸拳,但是谁也没练过。

  他打我不痛,我打他不痒。

  来来回回好几下,都没了刚才的那个力道,我看着他脑袋后的上铺铁床护栏,心中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打了我好几拳,我没有还手,反而是拽住了他的脖领子,使劲儿就是向后一推,当时发出“咣”的一声。

  他也反应了过来,再也不用叶问高人的寸拳,因为我们没有练过,当然形似意不似。

  伸手拽住了我的脖领子,就像我撞他一样,咣咣的就往后面的护栏上撞。

  一人被撞了能有十几次,后脑勺早就撞破留血了,而且又好几次侧脸的时候也被撞到了额头。

  血顺着我们两个这大大小小的伤口就像下流,本来我刚发的狱服就这么被血染红了。

  又每人被撞了几下,我们两个人都没有了力气,不约而同的松开了拽着对方脖领子的手。

  不同的是,他一下就倒在了他身后的床上,而我仍然坚挺的站在两床的过道中间。

  我伸手抹了一把早已干涸在脸上的血,看着他“你服么?”

  他微微撑开了紧闭的眼睛,笑着冲着我竖起了大拇指“你赢了,之前被我们那么多人围殴,现在又单挑都打过了我,你的确有这个资格当我们号子的大哥。”说完他就昏了过去....

  ))最q新章9节上`酷.匠S网2

  我冲着已经昏倒的他也笑了“没毛病,放心,我不会埋没我们这个号子,会带领你们步入发家致富之道。”这句开玩笑的话刚说完,我便觉得脑袋一沉,一下也躺在了他的旁边,失去了全身的知觉。

  等到我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到了少管所的医务室,四处看了看,除了在隔壁病床上仍然昏迷着的王绍聪,就没再看见一个人。

  我想了想,也闭上了眼睛,昨晚刚和安彤大战了半宿,今天又跟这要脸不要命的人打了一架,诶呦,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呦......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隔壁病床,发现他正在吃饭。

  他也看见了我,冲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老大,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看着这个打架时勇猛,可是现在却乖得像个小绵羊的王绍聪,不由得苦笑了一声“我叫江羽。”

  他低着头想了想,抬头看着我,语气也变得特别严肃“羽哥,以后你就是这个号子的大哥。”诶丫丫,这句大哥叫得我真的是非常的舒服。

  不过我很费解,为什么我抢了他的位置他还会如此的不记恨我?“聪哥,我问你个事儿,我抢了你的位置,你就不生气么?”想了想,我还是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

  他笑呵呵的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盒烟,递给了我一支给我点着了“你以为我喜欢当这个大哥?我这是没办法,不但不记恨,还很感激,其实我明白我不是个当号长的料,我也就会动手,其他的,我真的一无是处,我可以当先锋,但是绝对当不了统帅.....”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是在说假话,可是我很好奇“大聪,其实我挺费解的,不应该啊,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看破自己的本质?这个年龄应该是谁都不服谁的啊?”

  他低着头苦笑了一下“或许你是不知道,监狱里一共有八个分区,我是一个,但是我却是最弱的一个,一个原因是其他的号子床铺都满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他几个不会明刀明枪的和你干。”

  我叼着烟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不是吧?我估计至少得有五六十个啊,怎么会是最弱的呢?”难道这里一个满编制的号子有十万人?

  他一下特别认真“有些东西你得学,要么你是扛不起来这个号子的,我现在和你说说少管所里的格局吧。”说着他从床头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根笔,在上面边画边嘟囔着。

  而我看着纸上的长方形就认真地听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对我以后在这里发展至关重要的。

  他在长方形分成了八个格子“看见没这就是代表这里的八个分区,我们这个地方一共有五六十人,说了算的是我,还有我的两个兄弟,阿亮和李世玉,一共号子里能有五十多人可以去战斗的,这是我们的全部力量。”

  “我们对着的那个号子的老大叫做林杰彬,也有两个副手,袁志恒,樊桡,号子里一共有战斗力的一共有七十几个人,跟咱们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然后我们隔壁的那个号子一共也是七十多人,带头的是任俊宇,刘振凯,孙凌风三人,不过那个孙凌风你要小心一点,这个人不好对付。”

  “隔壁对面的那个老大是个叫张震的,这小子是个练体的,最好不要和他单挑,胜率很小,他兄弟王庆涛也不是等闲之辈,一共九十多人,可以说是满编制了。”

  “这个号子,九十多人,头子叫陈云轩,手下王帅,小伟,典型的街头混混号子,据说不是小混混那种类型的人都被赶了出去,真不知道当时他妈怎么给他取得名字。”

  “这个也是,九十多人,老大李绍然和应天尧,但是他们那个号子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大块头,快三位数的人数,两个人一起进来点,俩人都说了算。”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最后这两个号子,又点起了根烟,没有说话。

  而我刚听的津津有味呢,伸手捅了捅他“说话啊,还剩两个呢。”怎么说说说就没声了呢?

  他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地说了一句话“这两个号子只有一个老大,叫李童,副手不知道有几个,估计是七个吧,你应该不知道,一个号子能装下两百人,但是一般地号子也就能有几十上百的战斗力,但是他们不一样,他这两个号子清一色的战斗人员。”

  他没有往下说,我接着说了一句话“他一个人就能顶上其他的六个号子了。”我看着他,而他点了点头。

  他抽了口烟“现在已经出来的有王豪杰,金刚,王岩,迟航,孤九,剩下的有谁我也不知道都有谁了,就记着去年暴乱,六个号子都打乱了,警察人数有限,结果找的就是这个李童,然后他自己都没出来,他这五个人一人带了一组人就把我们一帮差点给平了。”

  我笑着看了看他“他那四百人的能力就那么恐怖?”我有些不相信。

  他无奈的看着我“当然没有那么恐怖,当时已经来来回回打了三四天了,各个号子的兄弟被抓的被抓,受伤的受伤,战斗不本来就不如原来,而且那时候六个号子还剩三百多人就不错了。

  我又笑了笑“这不得了,我就寻思,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神的人物么?”都俩肩膀扛一个脑袋,怎么会如此牛逼。

  说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回去看看咱们的兄弟,别想那么多了。”说着起身就出了病房,当大哥必须有个当大哥的样子吗?要么以后怎么管。

  他跟着我也出来了,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号子,看着周围者虎视眈眈看着我的几十人,我强作镇定的进去了,站在了他们的对面“以后这个号子,归我管,不服的尽管上来单挑!”我几乎是吼出来的,效果是真的不错。

  大聪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吱声,接着便说道“我说了,他要是能打赢我,这个号子就是他的,都给我听好了,现在号子的老大,叫江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