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照常去上了课,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上午。

  中午放学,于洋就从我们班级门口进来了,笑呵呵的看着磊哥“给钱给钱,四十四十!”

  这一次磊哥又大出血了,坐在他的座位上,艰难的拿出了兜里仅剩的三百块钱,揪心的在那里查“二十是我的,二十是江子的,诶呦,活不起了,又是一百大毛。”

  昨天的情况是这样的,于洋问他“下午没去的话,谁交钱买不写检讨?”

  磊哥是这么说的“事儿逼,请你吃饭还这么多事儿,行了告诉江子他们,我出了。”

  于洋笑呵呵的回了一句“包括明儿中午饭,知道不?。”

  磊哥想也没想,直接就顺口一句“咋都行,快来吧。”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在旁边这个解气啊,让你昨天打我,哈哈哈。

  结果磊哥肉痛的抽出了两张二十块的,递给了于洋“去吧去吧,中午饭是没指望了。”

  得了便宜卖了乖的于洋鄙视的看了磊哥一眼“说话像扑哧一样。”说着就往教室外面走去。

  磊哥没反应过来“扑哧是啥?”

  于洋除了班级门,只留了个脑袋,看着磊哥笑呵呵的“啥都不知道,真没文化,就是放屁!”说完就把脑袋抽了回去,拔腿就跑,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我和安彤看着追了出去的磊哥,心情大好,我可算相信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么一说了,坐在教室里,就听着外面磊哥的怒吼声“于洋,你别跑!”

  安彤就在我旁边“咯咯咯”的笑着。

  其实磊哥的击打能力和抗击打能力都是大家公认的强,但是他的口语能力就等于初生儿。

  过了一会儿磊哥回来了,看着他那愤怒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没抓到,我也没敢说什么,经过昨天的经历教给了我一个道理:我打不过他们一天就少说一天的话。

  我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磊哥的后背“走吧,吃饭去了,还好还剩两百,够咱俩今天吃的了。”这不怨我,磊哥说要供我一个高中的午饭的。

  磊哥又开始了刚才的所有举动和与吐槽,拿着仅有的两百块“诶呦,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活不起了...”

  安彤揽着我的胳膊“走啦走啦,我都饿了。”说着刚要向外走,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永远都没想到会见到的人。

  林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抱着一束玫瑰花,无视了我和磊哥,径直走到了安童的面前,单膝跪到了地上,自顾自的冲着安彤说了一番话“安彤,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忘不了你,我多么希望站在你身旁的是我,我多么希望第一个见到你的是我,可是这一切都是希望,我知道我今天说的话百分之九十九是白费的,但是我希望你会给我一个机会,好么?”

  安童在旁边默不作声了,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话的时候没有打断他,磊哥也没有打断他,听着他说着这些话,就在我低头沉思的时候他又开始了“我的理智也告诉我我做的事情不对,但是我不能控制自己,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为了你我没有不敢做的事情,但是我做了这么多,我真的就比不上他么?”

  他伸手指了指我“他什么都不做,而我做了那么多,我就真的比不上他吗?”说着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把手里的花扔了,站了起来,冲着我就是一拳“安彤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一拳头就锤到了我的脸上,磊哥这时候动了“你他妈再怎么样不能动我兄弟。”说着就抡起了她旁边的凳子,可这时候林晓手里出现了一把小刀,冲着磊哥就要捅。

  我自然不能不管,伸手攥住了他的刀锋,手中的鲜血流了出来,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点儿不疼,我面无表情的冲着他的脸上还了一拳,一脚脚蹬到了他的肚子上,把他踹倒在了地上,随手扔掉了手里的刀。

  一句话没有说,突然有一个预感,林肖一定会搅合的我俩一生不安宁,但是我又不能杀人,所以只能用此方法来宣泄自己的自己的不满。

  看着左手潺潺留血的我,磊哥一下就怒了,自然也不能惯着他“你他妈想弄死我?”俩牛眼睛一瞪,一脚把桌子腿就卸了下来,冲着地上的林肖身上就开始一棍子一棍子的砸。

  看着地上在血泊里翻滚的林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并没有拦着磊哥,反而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快意,我究竟是怎么了?就在我低着头沉思的时候,旁边的安彤拉了我胳膊一下“别打了,再打打死了,他也不容易....”

  本来听安彤前半段儿话的时候,我寻思着给磊哥拉开,可是在听后半段直接就变味了,我冲着安彤笑了笑,没有言语,走到了磊哥的旁边,抢下了棒子。

  磊哥余气未消的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林肖“江子,你要是不拦着我非得杀了他。”说完就看着我。

  我冲着他笑了笑,他还是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没有说话,而是双手握住了握住了棒子,这一握,手里刚刚有些止血的裂口又冒出了鲜血,顺着棍子就往下淌,看着潺潺的血液,我感觉我已经快疯掉了。

  就在安彤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把棒子举过头顶,冲着他脑袋就砸了下去,直接本来还翻滚的林肖一下子就不动了,脑袋上直接被桌腿的棱花开了个口子,血就开始向外冒。

  我又把棒子举了起来,刚要砸我第二下,磊哥一下抱住了我“弟弟,弟弟,行了。”看来我的确打的挺狠的,磊哥都看不下去了。

  安彤也走了上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到了我的脸上“你他妈又犯病了是吗?”

  我看着安彤,一股倔脾气直冲脑门儿“你知道什么?啊?刚开始三番四次的想要我命。现在又他妈的想要扎磊哥!我们都他妈有一条命,禁不住她这么祸害!”还有一句话没说,你还那么关心他,你让我情何以堪?

  谁知道我话音刚落,她上来又是一嘴巴“那你们现在谁死了?你知不知道杀人犯法!”这一嘴巴直接把我扇愣了。

  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我的余光看见了慢慢往起站的林肖突然就暴怒了,抽出了那只鲜血淋漓的左手指着林肖“你看他有事儿么?你忘了我住院的时候了?你心里到底向着谁?刚才那下如果扎到了磊哥身上该怎么办?先想弄死我,再想弄死我兄弟,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已经快被林铁皮逼疯了。

  安彤突然声音就小了很多“就算是这些,但是也是因为我啊,算我身上好了...”我已经看出来了她有些后悔,可是这种情况下怎么让我冷静?

  我自嘲的笑了笑“你是我亲媳妇儿么?啊?我的不算,磊哥他们出了点事儿怎么算?于洋明扬那天的伤怎么办?你拿什么还?”我回头冲着磊哥说了句“没事了,松开我。”

  磊哥看了看我,没有出声便松开了手,我看着安彤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指着肚子上的那菱形伤疤“人命大能命大一次两次三次,但绝对不能大到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说着从磊哥衣服兜子里掏出了根烟,自己点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看着她的面庞“如果我让他弄死了,又怎么办?”

  安彤看着我,自知理亏,可是也不肯就这么低头“可是不都没什么大事儿么?”

  我看着安彤,感觉她变得如此的陌生,以前我总以为她是个懂事的女人,是不是我把她惯坏了“大小姐,您认为出事儿的时候你还会这么说吗?”

  谁知道安彤不乐意了,伸手指着我“行,你真好,我走行了吧?”我也不知道我触碰到了她的哪根神经,直接就和我翻脸了。

  最让我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她到了已经到了已经站起来的林肖旁边,也没管他浑身是血,伸手就要扶她一起走。

  虽然说我看着这一幕,心里很疼,但是我深吸了一口烟,强迫着自己冷静了几秒,看着安彤马上快碰到林肖胳膊的时候“如果你敢碰他,我就敢和他兑命。”

  说出这句话时候,心里不由得一颤,我是多么不想和安彤到了现在。

  谁知道安彤听到了我的话,只是稍微停了一下,伸手就抓住了林肖的胳膊,然后抬头示威性的看了看我。

  我冲着她笑了,感觉特别凄凉,我差点让人家要了小命,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为什么是这样?

  我走了两步弯腰捡起了那把小刀,走到了林肖的身边,对准了他的脑袋,林肖也像是认命了一样,仰着头闭着眼,好像特别期待我的那一刀。

  就在我马上就要扎了下去的时候安彤突然松开了手“我自己走行了吧?”说着她的眼泪流了出来,自己跑了出去。

  磊哥看着这种情况,推了我一下“快追啊,多如花似玉的好媳妇儿啊,你看你,自己媳妇都跑了还在这傻站着。”说着还拽了我两下。

  而我随便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愿意追,你去啊,追到了送你,如花似玉?呵呵...”说完我便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这把比较牛逼的刀“黑色的,真好看。”

  磊哥摇着头,伸手指了指我,也没说话,就跟着跑了出去。

  我仍旧低着头玩着刀“滚吧,你的目的达到了,别让我再看见你了,我心烦,啊,对,这刀我不给你了啊。”然后我就听见了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音,除了班级门口。

  等到教室空无一人了,我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可是就在出气的一瞬间,眼泪也跟着下来了,我是一个合格的老公么?是我把他惯坏了么?我刚刚做错了么?

  就在这时候,我兜子里的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磊哥“喂?”

  磊哥在那边特别小声的跟我说了句话“安彤在学校这的胡同呢,哭的老惨了,你要是人你赶快过来看看吧.....”

  看)正b版*o章节…i上n酷匠l网

  就在这时,我听见磊哥大声吼道“你们是谁!”之后就没有声音了。

  听着好像那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不过过了一会儿电话又被人接了起来,我就说嘛,磊哥那身肌肉没几个人是他对手。

  可就当对面说话的时候,我的脸色整个全变了“江羽是吧?唐磊和安彤现在在我的手上,要想把人带走,你和那三个小崽子就来市南的废弃工厂。”

  我直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是谁?”

  那面的人笑呵呵的“我是林肖他大哥,他不念了之后是跟着我混的,我叫什么你不一定知道,外号应该能知道,大彪,听过么?”

  听到了这句话,我嘴里直接便是倒吸了口冷气,事儿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