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门口,邪笑的看着我,我知道这不是一种挑衅,而是一种问候,小时候我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兄弟,不管什么时候他也会看着我笑眯眯的,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能让他曾经的笑容变成了现在的鬼魅,可是知道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兄弟

  第一个上来的是那个叫做腾为的人登了上来“我叫腾为,请多指教。”

  说完老师就把他安排在了最靠墙边的位置上。

  又上来了一个大块头,长得很好看,就是和身材不对称,应该很狰狞才对“天斐,H市本地人。”之后就随着老师的指引坐到了腾为旁边。

  第三个便是那个叫做唐宁的男人上了讲台“大家好,我叫唐宁,是个GAY,请多多指教。”听着他的说话声音,也真的好细,好像女人一样。

  听完这句话,我当时就无语了,这个傻逼,多少年了,到现在还是这样。

  老师稍微愣了愣“唐宁同学真会开玩笑,你就坐在那里吧。”

  唐宁并没有解释什么,就坐在了最后排的我身边的空位上。

  最后的那个男人登了上来“我叫赵天斐,很高兴来到这个班级。”

  说完也在老师的引导下坐到了腾为的身边。

  这一次那个女的上来了“我叫彭夕熙,最喜欢女人性格的男人,因为我是个女汉子。”说完还握了握自己的拳头。

  这个有个性的女孩没等班主任发话便坐到了赵天斐的旁边。

  老师看了她两眼,也没有说话,转身出了班级,估计也让这个女生弄生气了。

  这时候磊哥在我旁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这几个人不简单,估计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

  我冲着雷哥笑了笑“没事,那个叫唐宁的我认识。”

  磊哥看了我两眼,没有说话。

  终于下课了,我刚想起身找他,可谁知他比我的动作还快,已经站到了我旁边“好久不见。”

  我抬头看了眼他,也站了起来,伸手抱住了他“甚是想念,哈哈!”

  他的笑容貌似永远都不会消失“走啊,抽一支去?”

  我看了眼那几个等着他的人“好啊,磊哥,走了。”

  磊哥也站起身来和我们两个走了出去。

  到了厕所点著了一根烟“阿宁,我给你介绍一下,唐磊,我大哥,我们高中就归他扛。”

  唐宁跟他客套了几句之后便也说道“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腾为,我们一个集合的,通常情况下来讲都是他说了算。”

  腾为走了过来也跟我们客套了几句,无非就是什么很高兴认识你们。

  跟着他又说道“天斐,我们三个最能打的那个,很无敌哦。”说完了还比划了两下。

  天斐也冲着我和磊哥笑了笑。

  客套完毕,我便拽着唐宁去了一个角落“你怎么来这了?”

  唐宁无奈的冲着我笑了一笑“他妈的,跟人争高二的时候败了,便没脸呆了,就来了。”

  我笑了笑“也挺好,以后又能在一起呆着了。”

  他深吸了一口烟“虽然说我是个GAY,但是我不喜欢兄弟,特别是没有雄壮肌肉的兄弟。”

  我没当作回事,伸手拍了他一下“滚犊子,别在这和我扯蛋。”

  他笑了笑,又没有多做解释,说着便和唐宁回到了磊哥他们的身边。

  等到我们回去了我才发现,磊哥这丫的正和别人唠嗑唠的HAPPY,我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快上课了,傻逼。”

  我转身刚要跑,谁知道磊哥一反常态的宣布了一件事情“从今天起,腾为,天斐,唐宁,还有那个什么什么彭夕熙正式融入校园荣誉行动组。”

  我和唐宁不约而同的愣住了“什么情况?”

  这时候腾为笑了笑“你们磊哥真是无敌了。”

  天斐也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大哥整个就是无敌了,哎。”

  说完了也没有理我,他们三个大男生勾肩搭背的进了教学楼,留下了我和唐宁继续迷茫,持续到了上课铃响....

  “不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问我也不知道,咱俩刚刚在一起。”

  “卧槽,上课铃响了!”

  说完我俩便以每秒钟八十迈的速度冲上了教学楼,可是到了班级我俩悲催的发现门口正在呆着的班主任。

  故,我们两个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楼道里呆了一整堂课,可是嘴也没闲着。

  “傻逼,非要问我怎么回事。”

  “滚犊子,你他妈不也没动弹么?”

  “你先不动的,你先说话的。”

  “滚你妹妹,明明是你!”......

  终于放学了,我们两个到了班级好容易挨到了老师走了就开始骂街“傻逼磊,操你大爷!”

  “腾为,天斐!”你们两个是畜生么?”

  可是当我们两个看见了三个身材硕大的大汉挡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却又改口了“误会,磊哥,误会...”

  “嗯嗯,江子说得对,纯粹是误会。”

  可是这样的说辞又能改变得了什么结局?

  “磊哥,我错了!地上脏...啊!”

  “啊,为哥,打两下就行了,草,天斐你见缝插针!....”

  安彤就在旁边像观众一样捧腹大笑。

  我突然发现唐宁在他圈子和我的地位是相同的,嘴架无敌手,上手咱就走,不过还是很高兴的有个人可以陪我挨揍。

  就在我们闹的正欢的时候,疯子冲了进来“都他妈别闹了,高三的又不老实了,于洋他们班的人正被他们堵在班里呢!”

  听到这句话,我们几个也不闹了,赶紧站了起来,连身上的灰也没拍,就往于洋他们班里冲了过去。

  腾为他们三个看了看我们,也随着我们出了班级的门.....

  安彤和彭夕熙没有说什么,就说在班级里等着我们

  出了班级门,大约有十几个人在门口等着我们,看着我们往于洋他们班冲了出去,也跟着我们跑了起来。

  其实就算是慢慢走,从我们班到于洋班级用不上五分钟,可是我感觉飞奔的这两分钟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终于到了于洋班级的门口,看见班级门口挤着的都是人,大约有十几个穿着高三校服的正在和高二生厮打,群殴。

  我看着他们,知道为什么他们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教学楼里就开打。

  他们快毕业了,这最后一年学校是不可能为难他们的,而且我们学校不管你在学校记了多少次过,都不会计入档案,所以这帮孙子才会这样猖狂。

  磊哥,疯子在前,我,天斐,腾为,唐宁在后,在后面就是那十多个高二学生,冲着人群扎了进去。

  磊哥就像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根小胳膊长得铁棍,冲着最后面的那个人就是一棒子,那人直接就撞开了前面的人扑倒在了地上,磊哥这一下,为我们打出了个缺口。

  这时候,天斐和腾为早就冲到了缺口处,对着两边的人就是一顿大拳头飞扬,砸的那帮高三狗嗷嗷直叫唤,我看着他们俩,他俩是真的能打。

  而疯子跟着磊哥一直在向前打着,我和唐宁抓着对方比较能打的人就不放,不一会儿就把门口的散兵游勇打散了,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而那帮能打的人一看这种情况,也跟着那帮人向高三的楼梯撤了回去。

  我们看着那帮人走了,便冲进了教室,磊哥大喊了一句“大洋,小扬!”

  一进屋,就看见了一个高三的大扛抓着于洋的脖领子,手里拿着一个手撑子就往于洋的头上不停的打。

  而名扬躺在地上满脸都是血,每次试着往起趴的时候都会被旁边的四五个人一顿乱踹。

  这一下我和磊哥疯子连话都没说,直接就奔着那几个人撞了过去,磊哥去救于洋,而我们两个很有默契的就盯上了打明扬的几个小子。

  天斐,腾为,唐宁也跟着我们过来了,我看着地上的明扬,心里很是心疼,朝夕相处的兄弟居然被人打成了这样,真的当我们几个不存在了?

  不知道疯子是什么心情,我只看见他咧开了嘴“正好五个人,一人一个。”说着指着那个刚刚踹名扬脑袋的人“他是我的,谁也别帮我。”

  话音未落就到了那人的面前,抱着他的脑袋,就用自己的脑门撞上了他的脸。

  而我什么都没说,看着站在明扬上身旁边的一个人也开始上手了,跟疯子一样,第一个步骤就是不管怎么样,先用脑袋撞破他的鼻子,剩下的再说。

  可是这个人并没有吃我这一套,直接把脸转到了侧面,也没有伸手打我,而是用一只手护住了侧脸。

  一下我的脑袋就撞到了他的手上,他直接就拽住了我的头发顺手往下一拽就磕到了他的膝盖上。

  那种熟悉而又不爽的感觉又来了,脑袋就晕了起来,他一松手,我险些趴倒在地上。

  可是明扬和于洋的愁不能不报,我想后退了几步,假装随时会躺下,他也正顺了我的意,奔着我就过来了,扬起拳头就冲着我左脸呼了过来。

  我瞬间一低头,躲过了这一下,直接一拳头上去打到了他的下巴上,他头向上仰了一下,趁着这功夫,我直接朝着他的裤裆就是狠狠一脚。

  酷◇匠网8唯JH一q正版…,其他N都"是YI盗2&版*m

  别管什么烂招数,阴招数,能克敌就是好招数。

  他捂着裤裆在痛苦的怪叫声中躺到了地上,我冲着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直接一脚蹬到了他的脸上,我的兄弟让你们一顿祸害,我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么?放过你我就不叫江羽了,该叫江鳖了。

  冲着地上的人踹了好一阵子,随后看了看四周,局面基本是一面倒。

  磊哥走到了于洋旁边,踢了他一脚“没死呢吧?”

  于洋裂开了全是血的大嘴“死是肯定死不了,就是我怎么就感觉这么困呢?”

  我看着于洋,那一股刚刚灭下的怒火又烧了上来,捡起了那个手撑就冲着那个高三大扛走了过去。

  还没等走到呢,腾为上来一把拽住了我“行了,这是在学校!”

  我想也没想,回头就是一句“去他妈的学校,我哥哥让人弄成这样了,我就在这看着?”我的心里现在都是刚刚大洋小扬被打得情景,越想越窝火。

  天斐的声音不大“所以我们被开除了,来到了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的停止了挣扎,因为我知道,他肯定还有下文。

  腾伟笑呵呵的点起了支烟,笑的是那么苦涩“留在这,什么都来得及。开除了,祸害的是自己。”

  听完这句话,我站在原地想了想,什么也没说,回头背起小扬就往出走。

  磊哥也没有说话,心情抑郁的抱起了于洋。

  刚走到班级门口,便看见一群高三学生气势汹汹的奔着我们就过来了,大约能有三四十个的样子,手里拎着桌腿,棒子。

  唐宁看到了这个情况“江子,你和磊哥送他们两个去医院,这有我们。”

  我刚想拒绝,磊哥从后面把抱着的于洋放到了唐宁的后背上,说话声音不大“一共就二十来个人,怎么和他们拼,你们两个的战斗力是咱几个最弱的,带着他们先走吧。”

  这我怎么可能让?我兄弟在拼命,我却当逃兵“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大不了一起进医院,但是让我扔下你,绝对不可能。”

  我这边话音刚落,我们身后不远的拐角处便响起了大喊声“干倒高三狗!”

  回头看了一眼,当时我的心情就从地狱窜上了天堂,这叫什么?雪中送炭,天降神兵,天不藏奸....

  我看着最前方奔来的马骁,兵子,江东泽,宋昭,晓波,星星六个人开心的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