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我就在医院住下了,钱是用我姨留给我的救命钱,这是不救命,更待何时啊?

  医生说我大约需要住院一个月,因为这么深的伤口愈合会比较缓慢。

  我想想正好不用上课了便住下了。

  安彤给柳姨打电话也请了一个月的假,天天在我身边照顾我,HAPPY也被安彤带来陪着我,我们一家三口就定居在了医院。

  过了两天,大洋小扬来看我,还带了许多好吃的“恢复的怎么样?”

  我看着他俩“你俩敢不敢告诉我你们在我出事那天晚上都干嘛了?”

  他们两个刚开始不做声,等到后来我絮叨了他们好久才说“磊哥那天晚上满市找林肖,甚至回家把他爹车钥匙都带出来了。”

  正好安彤出去买午饭了,我便偷摸的叼起了根烟,点着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呢?”

  于洋不吱声了,明扬闷闷的说了句“磊哥带着我们几个溜达了一大圈,之后没找着他,后来一跟同学打听,林肖在医院住院呢。”

  ”

  这时候安彤回来了,直接就把我的烟掐灭了“还抽,要死啊?”

  我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坐到了我身边,就这么抱着她,也没看他俩“在之后呢?”

  于洋这次也点起了根烟“之后到了医院,跟我们说让我们几个别去了,去了怕是他爹不能保着我们,然后我说我跟着他,他说我去了我爹还得揍我,之后他一个人拿着一把腰刀进去了。”

  于洋说到了这里,明扬也接了一句“哎,这几天磊哥在家就像蹲监狱似的,学都没上,天天在家蜗居,前两天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脸上紫青紫青的.....”

  这一次,我的眼泪掉下来了,这个傻逼磊,什么时候都不能让我少欠他一点。

  就在这时,安彤主动拿出了一根烟放到我嘴里给我点着了“好了,别难受了。”

  我流着眼泪笑了笑,没有说话,病房里一片寂静......

  我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总算是回复的差不多了,可是我还是厚颜无耻的多请了一个月的假,谁让我没爹没妈没姥姥呢?

  最让我吃惊的是安彤这小丫头,跟着我一起请了假,天天两个人在家里订外卖蜗居。

  没事儿抱着happy看会电视,玩会电脑,和安彤一起吃点饭,一起睡觉,一起性福....

  不知不觉的,日子一天天过着。

  直到一天,于洋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期末考试了,我俩突然发现我们两个居然三个月都没有上课。

  于是没起床的我俩匆匆忙忙的收拾收拾出了家门,打车去了学校。

  安彤学习很好,答应给我们几个发了选择题答案,剩下别的只能靠我们自己的能力和运气了。

  到了学校才发现狗熊磊也出现在了学校,一起商量好考完就一起出去吃一顿。

  可是这次真就不怎么样,总的来说就是每次我们几个出来的最早,然后围在一圈“他妈的,太难了。”

  “是啊,学校怎么就那么变态?”

  “嗯,的确,傻逼羽终于也有一次残废的时候了吧?哈哈哈”

  “你个傻逼,我三个月没上课了。”

  “你自己愿意....”

  而安彤出来的时候,跟着两个小姑娘在那探讨答案,探讨完了之后,和那几个小姑娘打了声招呼,便走向了我们几个来,见到我们几个第一句话就是“考试太简单了,哎,考它真是浪费时间。”

  我们几个压抑的对视了几眼,幽怨的看着安彤。

  特别是我,直接随口而出了一句话“老婆你这么调皮,柳姨知道吗?”

  听完了句话,安彤愣了半天,好容易缓了过来“死鱼,老娘杀了你!”

  而这时的我早就跑出了校门,开玩笑,你来追我来啊?

  由于第二天还要考试,大家就这么散了。

  回家了之后,安彤坐在沙发上训斥着我,而我特别习惯的去打了盆洗脚水,坐在地上就给安彤洗起了脚,大丈夫能屈能伸么。

  安彤就这么一边享受着我给她洗脚加上足底按摩,一边骂着我。

  一夜过后,我们第二天重复了第一天的故事,只不过今天我的嘴很老实,磊哥他们问我为什么老实了?废话,要是你昨天在家睡得地板你也老实。

  之后大洋小扬打电话把他们的夫人也叫了过来,一行八人,打车去了回回香。

  进了一个较小的包厢,正好八个座位。

  继续着之前的活动,喝酒吃肉,喝死一个算一个,撑死一只是一只。

  渐渐地,大家都醉了。

  我抱着磊哥“磊哥,我欠你的。”

  磊哥倒好,伸手给了我一个后脑勺“你跟我在这絮絮叨叨说什么呢你?”

  我笑着揉了揉后脑勺,端起酒杯“那就喝。不说别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之后众爷们儿端起了酒杯便一饮而尽,大家就这么一杯一杯的喝着,直到全都醉了,全都吐了,全都说胡话了,全都哭了。

  走的时候才发现门口放了两个空啤酒箱子,我才揉了揉脑袋,怪不得醉成这样。

  结了账,我们五个醉汉就被三个美女拉到了大道上,喝多了的人最惹人烦,不知道我们几个是怎么想的,吵吵着要去江边放风,这时已经开春了,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八个人拦了两辆出租车大半夜的打车去了,黑心的出租车司机居然一人要了我门五十块。

  到了江边,吹了吹江风,酒醒了不少,这时候磊哥转了过来“咱们五个也有些时候了,不如今天就在这SH江边拜把子吧。”

  疯子我们压抑的对视了一下“没有香什么的怎么拜?不会这么简陋吧?三结义还有香火呢?”

  |酷7_匠●网,唯、m一。正版u^,#其他都是zS盗版

  谁知道这时候磊哥从随手一指“就在街的那边,有个寿衣什么什么店,去买吧。”

  这下换做我们发愣了“我操,不会这么巧吧?”

  磊哥顺手拍了离他最近于洋的脑袋“当然就这么巧。”

  之后磊哥和我们三个很有默契的一起冲着于洋喊了句“还不快去!”

  三个女生就在我们的旁边很开心的笑了。

  于洋什么也没说,直接转头冲着那个方向就走了过去,可是离了好远的时候,他回头就冲着我们骂了句“一群儿子,去就去,吼个JB!”之后就一溜烟的飞奔而去。

  我们几个愣了半天,看着于洋消失的方向,很统一的骂了句“草,你他妈才儿子,你全家都是儿子!”

  可这时候于洋早听不见我们的咒骂,所以我们几个猥琐的决定好了一定要在拜完把子之后好好的收拾收拾我们的大众儿子。

  过了一会儿,于洋手里拎着一捆香走了回来,叼着烟表情很淡定。

  我们几个刚想扑过去的时候,于洋伸手比划了一下“停,你们容我冷静了静。”

  看着于洋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们几个便停手了。

  磊哥看着脸色很难看的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能让我二中大洋哥如此纠结?”

  于洋这时把烟扔掉了“刚才我从那边看见了点儿不该看见的,四个人把一个会挣扎的麻袋扔进了江里。”

  听到这个,我们很明显的不相信“傻逼洋,不想被干躺就直说。”

  “对嘛,我们会原谅你的啦。”

  “可不么?傻逼洋。”

  可是要是以往这个时候,大洋便会笑着说“草,我还怕你们几个?”之后就是一顿吹牛逼,这一次,他却又点起了根烟,看着我们“我说的是真的。”

  这一次,我们谁都没有出声,只有磊哥在旁边接了一句“没事,当作没看见就好,H市是一个很乱的地方,别的不敢说,就在我们这娱乐场所遍地的城市,黑势力多了去了,什么仇杀,走私,贩毒之类的数不胜数,而且只要不动枪便是他们弄死了人找两个人上去顶罪就没有什么事情。”

  这一次我们用很惊讶的眼神看着磊哥,因为在我们的意识里,杀人便要偿命,欠债必须还钱,可磊哥居然可以如此淡定的发表这件事情的看法,让我们始料未及。

  磊哥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看着我们“你们不用看着我,相信这么多年都能看出来点,我的家庭比较富裕,所以我爹和人唠嗑的时候我也听到过一些,而且其实没有什么,世界么,有黑必有白,有白必有黑。”

  我并不知道身边的他们怎么想,可是我这有些让我接受不了,我原以为人或许分贵贱,但是人命这个东西好像是只要是人价值就是一样的,可是我错了,原来在我们这个大城市中,居然藏着这么多的黑暗,与不公。

  看着沉默的我们,磊哥笑呵呵的揽住我和疯子“兄弟们,其实没有这么严肃的事儿,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在学校不也是这个样子么?或许在学校不会闹出人命,可是依旧有谁称王称霸,谁俯首称臣,社会上的性质和这些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更加激烈而已。”

  我听了磊哥说的话,把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强迫着自己笑了笑“是呗,习惯就好,况且是我们都是学生,不是黑老大,到时参加工作时一辈子或许也不会碰到一次。”

  雷哥笑了笑“是呗,何必为了一件与我们不相关的事情所纠结呢?兄弟们!拜把子去咯!”

  看着于洋的脸色也渐渐缓和了,我们一行人搂脖抱腰的就往江边最近的地方走去。

  到了江边,借着酒劲儿,我们一起跪到了江边,这时的大江正在白打着岸边,疯子嗷嗷的喊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人物,他妈的之后是啥来着?”

  我们鄙视的看着疯子“臭傻逼,不会还装文化人,估计你连卖狗肉的张飞都比不了”虽然我们也不会,可起码不装。

  这时候安彤三女鄙视的看着我们五个“卖狗肉的是樊哙。”

  我瞥了她们一眼“开个玩笑不行么?”

  结果就是单方面的屠杀“放屁,你根本就是不知道。”

  “对呗,装什么文化人!”

  “切,你带FACE出门了么?”

  我没说话,咱是东北大大的汉子,不和婆娘们一般计较。

  磊哥这时候过来了,拿着一把点燃的香,给了我们一人三只“行了,别贫了,正式开始了昂。”

  我们脸上的表情也没有那么无所谓了,五个人,五条命,十五只香,一起跪到了岸边“从今日起,我唐磊,我于洋,我封童,我江羽,我明扬,从此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江水早拍到了我们的大腿上,可是我们谁都没有先站起来,一直等到手里的香燃完。

  今晚奠定了以后我们在学校别人对我们的称呼,注定不凡,磊老大,洋二,三疯,江子,明五。

  可谁知道就在我们看着对方正在激情的时候,身后那三个女人居然一起对着江边喊了一句“放假万岁!”

  真TM煞风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