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他便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看着他那猖狂的样子,我便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拽住了他的脖领子“卧槽尼玛的,你在跟老子絮叨一句?”

  可是他仍旧不理我,依旧在哈哈大笑。

  这一下不仅我火了,磊哥也火了,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爹呢?都惯着你。

  之后我直接把他拽出了门卫室,刚寻思找点东西,谁知道这时不知道他从哪里抽出了一把折叠刀一刀就冲着我扎来“去死吧!”

  我便向旁边闪了一下,没有完全躲开,把我的衣服连着腰划开了一个口子。

  磊哥看着这个场景当时就怒了“草泥马的,你敢捅我弟弟!”说着便随手就把插铁门的铁棍抽了出来,一棍子便砸到了他的头上。

  只是一瞬间,林肖的头上便涌出来了鲜血,而我更加愤怒,这他妈是冲着要我命去的。

  就在他扔掉折叠刀捂住脑袋的同时,我也动了。

  赶到他身前,一脚就踹向了他的命根,直接就把他踹倒在了地上。

  回头拿起那把折叠刀,冲着他腰的两侧就是两刀,每一刀并没有划得多深,就跟我身上的差不多,在我第三刀马上划到他肚子上的时候,林肖已经被门卫老大爷拉了起来。

  “孩子,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我抬头冲着他笑了笑“那刚刚你怎么不出来拉一下?”

  随后我的眼睛瞥到门卫室内了桌子上的那一沓钱,大约有万多块钱。

  老大爷也不好意思了,站在那里不做声。

  这时教导主任出来了,看着我们两个没有作声,随后看着林肖“给我滚,要么我就报警了,不是本校学生活该挨揍。”

  林肖单手捂着脑袋,另一只手指了指教导主任“我会回来的。”随后又是一阵大笑。

  教导主任也没有理他,看了眼林肖旁边的老大爷“你被辞退了,走吧。”

  老大爷听到了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反应,进屋拿了钱便扶着林肖出了校门。

  我看着走出校门的两人,突然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恶心,教导主任看了看我“没事吧?”

  我抬头冲着他很礼貌的笑了笑“没事,小伤。”原来我们的教导主任是如此的可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他拍了拍我和磊哥的肩膀“快去医院包扎一下吧,咱们学校的医务室可处理不了刀伤。”

  我和磊哥都快感动哭了,什么时候请假出校能这么容易,不用交钱,还是教导主任亲自给的假。

  磊哥扶着我出了校门,掏出了手机给安彤打了个电话,骗她腰上被东西刮了一下,便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随便看了看,没什么大碍,包扎了一下便打道回府,去了学校附近的网吧玩起了魔兽。

  我们两个玩了一个多小时,便看见了叼着烟卷,脑袋上缠着绷带的林肖独自进了网吧,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可怪不得我俩了。

  没等他走进网吧,我们两个便跑到了门口,将他推了出去。

  (酷I匠}网首。3发

  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两个直接一人几下干趟了他,可是他依然像个疯子,哈哈的大笑着。

  在我们两个刚要回网吧的时候,听见身后林肖的说话声“江羽,你记住了,老子一天追不到安彤,就缠着你一天,直到你怕了和安彤分手。”

  我连头都没回“你记着,如果你做出了一丝伤害安彤的事情,我和你兑命,反正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自己看着办。”

  回到了网吧,坐在那里,我和磊哥都没有心思玩了,郁闷的点起了根烟“这个疯子!”

  磊哥也不开玩笑了,回复他本来的样子“嗯,以后咱们这一帮小心点吧,最烦的就是这种人。”

  等到快放学的时候,我和磊哥走回了学校门口,等着安彤一起吃午饭。

  等了一会儿,学校大门被我们敬爱的教导主任一把拽开了,就看见学生呼啦啦的往出涌,在人群之中我一眼看见了安彤。

  我刚要走过去,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浑身脏兮兮,头上还缠着绷带的林肖又抱着一束玫瑰花冲着安彤走了过去,并且当着教导主任的面直接就跪下了“安彤,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看到这一幕,我和磊哥连想都没想,直接抄起了地上的板砖直接就冲了过去。

  过去又是一顿暴揍,安彤一如既往的拉着我,可惜就是拉不住,教导主任也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看着我们。

  过了一会儿疯子,大洋小扬也出来了,看到这一幕,什么都没说,冲着地上的林肖就上手了。

  刚开始的两个人,后来的五个人,最后的几十人,就这么围着林肖就是一顿暴揍。

  打着打着,突然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我们便一股脑的散开了。

  我拉着安彤,和磊哥他们几个就跑到了学校对面的饭馆便钻了进去。

  本来蜂拥的几十号人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在地上躺着腰上渗血,口吐白沫的林肖。

  进了餐馆,刚把安彤松开,谁知道直接安彤就是一个大嘴巴扇到了我的脸上“你他妈有病吧?”

  我愤怒的看着她“你他妈疯了?”

  她毫不示弱的盯着我的眼睛“我他妈就是疯了,怎么?江老大,您是不是要杀了小女子灭口啊?”

  我捂着脸“你他妈有病吧?”

  她还是那样盯着我,眼睛都快冒出火了“我他妈就有病了怎么了?”

  我把脸扭了过去“我他妈不跟你一般见识,因为那么一个玩意打我。”

  安彤也坐在了我对面,不再做声,转头看着窗户外面。

  磊哥他们几个看着我们小两口,便坐在了我们两个的身边。

  过了一会儿,磊哥便说话了“这个事儿,真的不能怪江羽,你知道么?江羽腰上就是被林肖划的,而且如果不是躲了一下,不一定现在江羽什么样儿呢。”

  这一下安彤也不看着窗外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仍旧捂着脸的我“他说的是真的?”

  这时候我笑呵呵的看着安彤“你认为他说的能有假么?呵呵~!”

  我心里真的挺酸的,要不是我躲得快,或许就被他弄进了医院,但是自己老婆居然为了他给了我一嘴巴,我什么心情?

  安彤其实是个很懂事的姑娘,并没有怨我瞒着她,因为她知道是怕她担心。

  她缓缓地走到了我的边上,伸手抱住了我“老公,我错了。”

  本来很生气的我抬头看着作可怜状的她,突然间不生气了,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我伸手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大腿上“老婆,我不怪你。”

  安彤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老公,我爱你。”

  我看着安彤那诱惑的小眼神“我也爱你,老婆。”

  话音刚落,安彤抱住了我的脑袋,我们两个就在这小餐馆中吻了起来。

  “呦呦呦,一分钟前还吵得天翻地覆,这就好了?”

  “诶呦呦,害不害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亲亲我我,成何体统啊?”

  这帮孙子就在我和安彤的耳朵边上絮絮叨叨,不过羽哥正在忙着,要么让他们一胳膊两腿,全都放倒,好吧,我承认我又没脸没皮的吹牛B了....

  之后一个多月的生活过的很不错,林肖再也没有从我们的眼前出现过。

  可是就在我们快忘了那孙子的时候,他居然又出现了,而且这次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代价。

  又是一天放学了,我和安彤,磊哥三人并肩出了学校门口。

  就在刚走出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看到了林肖,可是转瞬即逝。

  我摇了摇脑袋,可能是前阶段的时候差点让他弄魔障了的缘故吧。

  我抱着安彤接着往前走的时候,这时一个人飞快的冲到我面前,我看见眼前的这个人,笑了笑,是林肖,我还就怕他不出现,让我担惊受怕的呢。

  就在我笑的时候,他伸手抱住了我,一刀扎到了我的肚子里。

  磊哥和安彤早就满脸惊愕的看着我。

  我看着眼前的疯狂大笑的林肖,眼前渐渐黑了下去,在我倒下去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周围好多的声音。

  林肖癫狂的笑声“哈哈哈,江羽,老子说了一天不和安彤分手,老子就缠着你一天!”

  磊哥怒吼的声音“林肖,卧槽尼玛的,今天我杀了你!”

  安彤带哭腔的嘶喊“别管他了,快叫救护车!”

  还有的就是学生们的惊叫声“啊!杀人啦!”....

  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可是怎么也睁不开,只能模糊的听见旁边安彤的哭泣和磊哥疯子他们的骂街声。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眼前光亮亮的,感觉有人在我胳膊上用针扎了一下,随后我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慢慢的我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白色的墙壁床单,以及还扎在我手背上的点滴,才知道我这是在医院。

  看了眼隔壁病床,在那里躺着的居然是安彤,傻孩子也不知道把被盖上,磊哥他们几个都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想坐起身来,可是刚一动,肚子上便传来了一股剧痛,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安彤睁开了眼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我“怎么样?没事了吧?”

  我缓缓地抬手摸了摸她憔悴的脸颊“嗯,除了还有些疼没别的。”

  安彤听到我说这句话之后给我倒了杯水,又给我喂了两片止疼药“好好休息,医生说这一刀差点扎到你的胃。”

  听到这些,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伸手拽住了安彤“磊哥他们呢?”

  安彤也迷茫的看着我“不知道啊,怎么了?你缝合完伤口后就一起出去了。”

  我一下就着急了“卧槽,坏了!媳妇,我电话呢?”

  安彤直接把我的手机递给我了,我直接拨通了磊哥的电话,过了一会儿他才接,说话声还迷迷糊糊的“喂?羽儿,你醒了?我他妈刚睡。”

  我没搭理他这茬子“你敢告诉我你们几个干嘛去了么?”

  他在那面很淡定的吱了声“啊,没事,就是溜达溜达碰见林肖那个傻逼了,然后就给他两刀,他妈的,我爸昨晚已经批斗我一晚上了。”

  他淡定不代表我淡定“你们在哪给人家一刀?”

  他无所谓的说了句“就医院啊,我爸废了老大力气才帮我摆平了这事儿。”

  我躺在床上“卧槽,你说啥?你们他妈疯了?”要不是身上有伤,我早就蹦起来了。

  磊哥不耐烦的说了句“滚犊子,臭傻逼,爹爹要睡觉。”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留着我一个人拿着手机半晌,迷茫了好一阵,才骂了一句“卧槽尼玛啊。”

  这一下,换安彤在那边看着我,迷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