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姨走了之后的第二天我把HAPPY也接了过来。

  剩下的二十几天,我和安彤就在他们家里度过了。

  两个不会做饭的孩子做饭都是个问题,还好她家里有一台电脑,百度一下你就知道,柳姨给安彤留下的银行卡里有几千块钱,供我们两个生活而用。

  我们两个从过完了初七便一直出去下馆子,原因很简单,我们两个都不是居家型的人。

  所以没办法,只能这么办了,我还好,因为毕竟已经在外面吃了这么久了,可安彤吃惯了柳姨做的饭,吃着并不怎么可口。

  明天就开学了,磊哥疯子他们都已经陆续的回来了,天天和他们出去玩,安彤现在也总是跟着我们。

  换句话说,老衲现在是她在这唯一的亲人,其实这二十多天过得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和安彤发生关系,这是在我和她发生关系之后才悟出来的道理。

  这一天,我们一小帮在回回香吃饭,安彤不愧自称贫尼啊,语出惊人“我有一件事要宣布一下,明天我就要到江羽他们班上课了。”

  正在横扫群肉的我当时就愣住了,嘴里塞的满满的,可是惊愕的抬头看着我家爷“老婆大人,你没开玩笑呢吧你”

  安彤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准确的说看着我塞满肉的嘴“吃进去你在说话,就这么决定了。”

  我深知道她的小脾气,算了,留就留呗,到时一起上大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

  安彤看我没吱声,还在继续吃肉“同意了你?”

  我斜着看着她“为毛不同意?你高兴就好了”

  她笑呵呵的跑了过来,也没嫌我嘴上全是油,冲着我就“么”一口“老公真好。”

  我伸手把她抱到腿上“是呗,你老公多深明大义一人,等着以后享福去吧,是吧。”

  本来吃着烦的一群人看着我俩秀恩爱,不乐意了“呦呦呦,真酸。”

  “是呗,别以为有了个女神媳妇就不是臭屌丝了。”

  “对对对,江羽是臭屌丝!”这小帮子人就在包间里大喊着。

  酷Q匠网正版首{'发

  我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脱口而出“一群傻X,自己光棍饥渴难耐就直说呗,嫉妒,赤裸裸的嫉妒,你们看我理你们么?”

  这一句话给我自己坑惨了,我没有分清楚形式,大洋小扬两人冲着我贱笑了两声,我就看见磊哥疯子二人冲着我就过来了。

  安彤特别自觉的从我腿上站了起来,就在她站起来的瞬间,我便被我们五个中最能打的按到了地上。

  我挣扎这喊了一句“草,你们两个就看着,到时候就轮到你俩。”

  于洋脸上挂满了纠结“咱们三个绑到一起也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啊。”

  名扬用手在身前画了个十字架“阿门,上帝保佑你。”

  接下来的几分钟便属于了我专属的惨叫时间......

  我和安彤回到他们家,脱了衣服刚趴到床上,安彤便一脚把我从床上踹了下来“去洗澡。”

  由于我和她同居了有一段日子,没有了刚来时的拘束,甚至最近十多天都是我抱着她一起睡的,由于她是裸睡,该摸得也都差不多了,突然间一个邪恶的念头产生在了我的脑中“老婆咱俩一起洗吧。”

  她瞪着眼睛看着我“你认为可能么?”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就一件一件的脱着她的衣服“一切皆有可能。”

  我托着她的腰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她脸色红红的,拍打着我“禽兽!”

  就在我把卫生间门关起来的一瞬间,我大喊了一声“放屁,老子他妈是禽兽不如!”..........

  洗完了澡,我把光着身子的她用浴巾裹了起来,而我随便甩了两下,拿了条毛巾擦了擦头发便出了浴室门。

  就这么光着身子坐到了电脑前面,大约玩了十分钟,安彤才裹着浴巾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头发也用吹风机吹干了,就躺在了床上。

  看了看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便关了电脑,躺在了安彤的身边。

  我们两个盖的是双人被,所以她动一下或者我动一下都可能触碰到对方的任何一个部位,不知不觉小弟弟又不听话的翘了起来“老婆,我想要。”

  安彤显然不知道我要什么“要什么啊。”

  我翻身压到了她身上“就是这个。”

  没等我说完,她便用唇堵住了我的嘴,就这么我们两个亲了不知道多久,互相摸了多久。

  在我要开始下一步的时候,看着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温柔点。”

  这一夜,便在两人的啊啊声中渡过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们两个都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在床单上留下了一层不可磨灭的痕迹,而柳姨留下的BYT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我伸手把稍稍动弹一下的她搂进怀里,我们两个什么都没说,可谁都知道不必用言语表达。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睡一个人,睡一辈子,这是我的终身目标。

  我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别去上课了,咱们两个请假吧。”

  她抬头温柔的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给磊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帮我和安彤请了两天假,这意味着磊哥又要交出八十大毛了。

  就这么,这两天我们两个什么都没干,她负责躺着休息,而我负责每天的食物和汤。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三天早上迷迷糊糊的看着讲台上自我介绍的安彤,起了哄,安彤便向我身边的空座位走了过来。

  想知道为什么我身边的座位一直空着?原因很简单,我曾经那个只有上下学才能看见的同桌已经得道高升,转到了其他的班级。

  就这么,上课的时候,趴在老婆的身边睡大觉,放学的时候陪着老婆吃大餐,晚上回家之后抱着老婆睡大觉,偶尔再来几次幸福的生活。

  我又不可避免满足了现在的生活,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你怎么就这么不知上进?当然这也只是想,不会付出实践的。

  小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不错,真的不错,可是不错的日子也总是会有个头儿。

  安安生生的过了一个多月,其实我也该满足,可是这个坎,有些让我不想接受而已。

  一天中午放学,安彤走到了我的面前“老公,今天中午不和你们去吃饭了,和朋友一起。”

  由于我是刚刚睡醒,我抬头看了眼她“男的女的。”

  她笑呵呵的拍了我一下“放屁,当然是女的,你当我什么人?”

  我笑了笑“去吧,爱你。”

  她转身走出了班级,再出班级之前,她还回头冲我笑了一下“上学见,老公。”

  我转身拍醒了磊哥,便出去吃饭了。

  在我和磊哥出了门口的时候,发现安彤还没有走。

  我走到她旁边,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干嘛呢?还不去吃饭?”

  安彤冲着我笑了笑“一会儿就去了。”

  我也没多想,跟安彤打了个招呼,便和磊哥一起出去了。

  我们两个就去了那家我们总去的那家小饭馆,照旧点了三个菜,六个啤酒,坐到那里就吃起了饭菜。

  这时候,我看见林肖手里拿了束玫瑰花就从我和磊哥餐桌的橱窗前走了过去。

  我和磊哥还在那笑呢。

  “看,内不是咱们班内个林肖么?

  ”平时看着那么老实,终于知道啥叫闷骚了。”

  “草,他有你骚么?”

  “放屁,性质不一样。”

  “怎么说?”

  “他是闷骚,我是内外兼骚,差了两个等级呢。”

  我两个看他进了我们对面的那个饭馆,走向了我们对面那个窗子的桌子旁,一共三个女生在那里吃饭,就看着林肖直挺挺的跪下了。

  “卧槽,跪下了跪下了。”

  “不对,傻逼羽,你看林肖对着的那个女的,感觉眼熟不?”

  “卧槽,那他妈是我媳妇。”

  “走,看看去!”说着磊哥往桌子上扔了一张毛爷爷,我们两个抓起外套就冲了出去。

  刚到了对面的餐厅,就听见林肖的声音“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比江羽对你更好。”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

  没等林肖说话呢,我和磊哥便走了过去“呦呦呦,干嘛呢?当着人面翘墙角不是什么好习惯吧?”

  磊哥现在就像是一个狗头三似的帮着腔“就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强抢别人媳妇做压寨夫人?”

  谁知道林肖把我们两个当成了臭狗屎,根本没搭理我们两个,继续着他当着人面撬墙角“安彤,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

  这一次我是真火了,本来我寻思老老实实地呆着,不想惹事,他走了就没什么事了,可谁知道他这个熊样?

  我直接一抬脚就把跪着的林肖踹倒了“草,你他妈真以为你是情圣了?”

  磊哥也上手了,随手抄起个拖布把子就冲着他招呼了上去。

  在我刚想继续往前冲的时候,安彤伸手拽了我一下。

  可这时候,正抱着脑袋躺在地上的林肖突然动了,一脚踹到了磊哥腿上,磊哥被踹的一踉跄。

  我看着这个情况也生气了,把安彤按到了座位上,便又冲了过去“操你大爷,敢还手。”

  我和磊哥就把林肖按在地上一顿狠揍,安彤他们三个姑娘便在旁边拉着我们两个。

  等打完了,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碰坏东西,要么还得赔钱。

  磊哥扔下了十块钱拖布钱便拽着我走了出去,安彤他们三个也跟了上来。

  只有我可怜的看了两眼地上翻滚的林肖同志,倒不是说可怜他,而是反应过来我破了自己的规矩—不在她面前动手。

  就这么,一行五人回到了学校,那两个女生是高二的,就回去了。

  磊哥说他要抽根烟,所以出去了,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了我们两个。

  安彤愤怒的瞪着我“你为什么打人家?你是不是中午喝多了?”

  我坐到了桌子上,也叼起了一根烟“屁,要是有人当着你面跟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做?”

  安彤突然间就暴怒了“那我就挠死她。”

  我特别无辜的摊了摊手“这不得了,那你还怪我。”

  安彤没有理我,反而接着说“然后再挠死你。”

  这我就不乐意了“为什么还得挠死我啊?”

  安彤鄙视的看着我“就你这样的,你要不沾花惹草能喜欢你?”

  我一下就坐了起来“卧槽,老子弄死你!”

  接着就是一顿打闹外加占便宜......

  下午上课的时候,林肖没有来上课,其实一点也不意外,我是不算什么,但是磊哥的大拳头加上拖布棍,啧啧,惨不忍睹啊....

  可是第二天早上早自习上课的时候,他仍旧没有来,就在我想这些事儿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站在讲台上“今天我们班的林肖转学了,现在同学们帮我收拾一下他的东西。”

  听完这些话,我和磊哥特别自主的站起来把他的东西全部都装进了他的书包里。

  我们太善良了,有矛盾还帮着他收拾东西,哎,他会不会感动呢?

  就在给他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看见林肖桌子上刻着的四个字“林肖爱彤。”

  看着这几个字我便气不打一处来了,拿起了他桌堂中的笔,也没有管老师那奇特的眼神,用笔使劲儿在桌子上划着,直到彤那个字消失了。

  这时我突发奇想在后面画了个猪头,看着我的杰作,我笑了,磊哥也笑了。

  我们两个拎着林肖的东西到了门卫室,发现林肖正在里面坐着,头上还缠着纱布。

  我们两个没有理他,谁知道他主动走了过来,接过了我俩手中的东西,阴测测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林肖爱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