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初见柳姨

  出了楼道,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就打车到了安彤家的楼区。

  看着身上穿着一身雪白羽绒服的她,本来应该高兴的我却如此的压抑。

  没什么事儿还要去见她妈妈,他妈妈的,虽说我有过不是一个女朋友。

  但是这种场合还是第一次遇到,按我的理解,就是百年难得一见。

  什么心情,什么感受,什么想法?回答是心情紧张,感受难受,想法没有。

  跑到了她跟前,用双手把她冻得微红的两腮托住,冲着她的嘴唇就亲了上去“哈哈,宝贝儿,想死老衲了。”

  她张牙舞爪的在我面前晃悠了两下“你这条江鱼,臭鱼,死鱼,就知道欺负人,这么多人多不好。”

  听到这,我笑着掏出了一根磊哥给我留下的烟“怎么,连老丈母娘都要见了,占占便宜都不行?”

  听到我说这句话,她的两腮更加红了伸手拍了我一下“讨厌,走了走了,上楼了。”

  说完她就拉着我的手进了小区。

  进了小区,就看她和各式各样的人打招呼,哥哥姐姐阿姨叔叔爷爷奶奶叫了N多遍。

  我就这样被她拖着进了楼道,虽说心里很紧张,但是看她笑容满面的样子,自己也比较开心。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论什么事情,自己老婆高兴就好,其他的并不是那么太重要,只要不违背原则性的问题,我可以无限制的宠着她。

  坐上电梯,到了八楼,她依旧拖着我出了电梯门口,到了她家门口的边上。

  我只看着电梯缓缓降下,这一刻,我多么想放下所有钻进电梯,逃之夭夭。

  可是,这时,安彤家的大门已经打开了,里面走出了一位妇人,看着有四十岁左右“孩子,你就是江羽吧,快进来。”

  我鞠了个躬,这起码是自己未来老丈母娘,必须要有礼貌不是“阿姨,过年好。”

  安彤的妈妈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好,,进来坐,别客气。”

  说着就向厨房走去,边走还边说“彤彤啊,好好陪着江羽,别让他一个人没意思啊。”

  安彤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伸出了两条腿“没事啦,不用管他,当他是空气就好。”

  看着她这个姿势,我蹲下将她的两只鞋脱掉,还给她换上了拖鞋。

  自己也脱了鞋,和安彤就坐在了沙发上,她母亲就笑呵呵的进了厨房。

  安彤躺在长沙发上,委屈的看着我“老公,脚凉。”

  我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笑了笑,坐在了她脚边,将她的袜子脱了下来,摸了摸她冰凉的小脚,然后就放到了肚子上。

  这一下,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透心凉,冰冰凉凉的小脚啊“老婆同学,你这小猪蹄子天天都这样?”

  安彤看着电视,脚趾头一动一动的掐着我肚子上的肉“是呗,一到冬天就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何,心里很不舒服,感觉她踩着的那一部分已经凉了,伸手将她的脚往上挪了挪“以后冬天,老公天天给你捂着。”

  安彤这回也不看电视了,笑呵呵的看着我“江羽,我爱你。”

  这是她第一次正面和我说这句话,满足感从心中喷涌而出“安彤,我也爱你。”

  这时安彤的母亲端出来了一盘炸南瓜饼,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两个“彤彤,我忘了告诉你了,咱们家厨房和客厅的那门并不隔音。”

  听到了她母亲的这句话,我害羞的低下了头,看着领口漏出来的四只脚趾头,没想到,我也有脸红的这么一天。

  安彤比我更羞涩,看着她刚刚缓过来脸腮又变红了,突然我就笑了。

  这时安彤的母亲又进了厨房,我看着满脸通红叼着炸南瓜饼的安彤“诶呀呀,老婆,你今天抹腮红出来的?”

  安彤恼羞成怒的看着我,抽出来了一只脚,两只脚指头就夹住了我的耳朵“小羽子,你竟然敢取笑当家的?”

  这一下我不敢动了,因为我明显感觉到了真的夹住了,而且我的耳朵并不禁拧,我这辈子最烦别人掐我耳朵,自己老婆除外“我错了,老婆,您就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就放了小的一马吧,小的再也不敢啦!”

  安彤并没有收回,而是扫了我一眼,奸笑道“看你的表现,我就这么放着,看你还说不说我。”

  就这样,安彤的一只蹄子驾到了我的肩膀上,夹着我的耳朵,另一只脚在我的怀里,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吃着南瓜饼。

  而我只是已幽怨的眼神看着安彤,虽然她看着电视,可还是不看我一眼。

  这时,她妈妈终于从厨房走了出来“吃饭了!”可当她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她“扑哧”一声笑了“干嘛呢这是,彤彤,不行欺负江羽。”

  安彤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母亲“这都是他自愿的,跟我没什么关系,是吧?”说着把两只脚从我身上拿了下来。

  这时,我极力装出特别委屈的表情“阿姨,您可来了!”让你欺负我,哈哈哈哈。

  紧跟着就传来了安彤愤怒的声音“江羽!你个死鱼!说不清楚贫尼跟你没完!”

  这时,安彤的母亲也当了一次和事老“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好好地就行了,乖噢,彤彤真不是说你,这么大了,都是我惯得。”

  说着就一起进了厨房,坐在了饭桌上,看着这一桌子饭菜。

  安彤的妈妈给我开了一瓶啤酒“这里就和你家里一样,该吃吃该喝喝,给。”

  安彤杵了她一下“你怎么能这么惯着他?”

  我撇了安彤一眼,没有理她,转头看着安彤妈妈“阿姨,我是真的不会喝酒,一瓶就醉了。”

  安彤妈妈看着我“叫我柳姨就好了,没事,今天必须一人三个。”

  当时我就抑郁了,什么情况,我又转头看着安彤。

  安彤像没事人一样从啤酒箱子里抽出一瓶啤酒,用筷子就撬开了,牛屁冲天的看着我“我和我妈天天没事儿就喝点,其实我也很能喝的,知道不?”

  我看着这对跃跃欲试的母子,好吧,咱就舍命陪君子吧。

  就这么吃着菜,喝着酒,我才知道,柳姨全名叫做安柳,安彤是跟了她的姓。

  有句话说的好,一顿酒甚至可以把仇人变成兄弟,也可以把阿姨直接变成老丈母娘。

  yv最…新u章v+节I◎上@酷-匠网6

  一人三瓶刚进去的时候,安彤红着个脸又从箱子里抽出一瓶啤酒来,用筷子开了好几次都没有起开。

  柳姨看着我“小羽,我们家彤彤可就托付给你了,虽然说有时候她不怎么懂事,你可要让着她。”

  我看着满脸通红的柳姨“柳姨,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吃的,我就绝对不会让她饿着,只要我没死,就没人能碰她一根手指头。”

  柳姨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那就好,以后别叫我柳姨了,叫我妈吧,你家里的事儿我都听彤彤说了,以后你就搬到我家来住,还有个人给你做饭什么的。”

  我听完这句话直接就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柳姨,不对,妈,是不是太早了点?”

  其实我也有点喝多了,只不过是和磊哥一帮人练得,就算喝多了也不会说什么。

  柳姨听完我这句话,直接就说了一句“早什么?我记着我十六的时候就把彤彤生了下来,就这么说定了啊。”

  听完这些话,我彻底的懵在了那里,想了想,好久才说了一句话“妈,我姨在H市也给我留了一套房子,而且离学校不远...”

  没等我说完,柳姨看着旁边已经趴在桌子上的安彤,顺手把她剩下的那半瓶酒拿了过来,喝了一口“没事儿,就这么定了,你把彤彤扶到屋子里,其他的就不用你管了。”

  我看着微醉的柳姨,无奈的晃了晃脑袋,抱起了安彤就把他放到了床上。

  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我笑了,这小丫头,没有量喝什么酒呢?

  在她的手边放了一杯水,之后我就跑到客厅看起了电视。

  过了一会儿,看见柳姨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困了睡一会儿,你柳姨我不像那些家长那么封建,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说完居然从围裙中拿出了一盒未开封的BYT!还他妈是杜蕾斯的。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进了卧室的柳姨,真是一朵鲜艳的大奇葩,颠覆了我对中国父母的传统印象。

  我苦笑着将BYT扔到了茶几上,靠在了沙发上,看着电视,漫无目的的拨了几下,看了一会儿武林外传,随后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

  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总是就是感觉我被人从沙发上推到了地上,可是我就是不愿意起来。

  这时只感觉有人踢了踢了我,我直接坐了起来。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喜欢别人踩着我,那会让我感觉我会低人一等,或者说我不喜欢那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看着沙发上的人,我直接就抑郁了,看着牛逼哄哄的这位爷,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说,老婆大人,你至于这么狠么?”

  她生气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属猪的?这都要吃晚上饭了,你居然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

  我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再看看厨房那忙碌的身影,之后我就麻利的爬了起来,跟着安彤进了厨房。

  这一次,柳姨和安彤都有了记性不再喝酒了,而我乐呵呵的咬开了一瓶,自斟自饮的吃了起来。

  这一次她们两个的胃口明显不如中午,只有我一个在那吃,吃的我这个爽,吃的我这个饱,吃的我这个撑。

  我们三个就这么聊着那些漫无边际的话,换句不好听的,扯了一顿饭功夫的淡。

  等我吃完了,才发现她们两个几乎等于什么都没吃,这次我真的不好意思了“额,我有点能吃哈!老婆and妈”

  柳姨笑了笑“大男生能吃很正常,你和彤彤回屋子里休息吧。”

  安彤听了这句话,她居然没有反对,我回头看了看客厅茶几上的BYT居然没了,我也没想那么多,我们两个就进了卧室。

  看着她卧室里居然有一台电脑,我兴致冲冲的就过去了,刚要坐在那,她伸出脚把椅子挪开了。

  就这样,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没等我说话,安彤就冲着我说了一句“今天的事儿贫尼还没找你算账呢!死鱼,哈哈哈哈哈,一晚上时间可以收拾你!”

  我突然想起了中午吃饭前的那一段,我揉了揉脑袋,多想大喊一句“老衲的命,怎么就他妈那么苦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