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看了我们一眼,扶起了他的同伴,伸手指着我们“行,你们行。”

  我冲着他笑了笑“我们是男人,可能不行么?”

  他扶着同伴连吃饭都不吃了,就把那三个女的扔到了那里。

  我坐在那里没动,磊哥他们几个又坐到那里,打打闹闹吃吃喝喝。

  这时安彤冲着我说了句“老公,我吃饱了。”

  我便抱着安彤“走啦,我送你回家。”

  就这样,我们两个走出了饭馆,忽视了身后那一道毒辣的目光。

  你看我嘞你么?

  就这样,我俩打车到了她家的楼下。

  安彤看着我“说吧,你怎么对不起人家了?”

  我看着她,委屈的说道“哪有?”之后我就将我和梓欣的事情都跟她说了。

  她看着我“真的?”

  我便捂着脸,作悲痛状“完了,我老婆不相信我,不活了啦!”

  她扑哧一笑“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去找磊哥他们吧。”

  看着她调皮的冲我伸了伸小舌头,进了楼道,临消失前冲着我招了招手,我迷茫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她没有责怪我,站在楼下,想了许久也没有想通。

  摇了摇脑袋,算了不想了,又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刚才的餐馆。

  回到了餐馆,梓欣三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那一帮傻逼在那边吃边喝。

  我走了过去,坐到了磊哥旁边的空椅子,咬开了一瓶啤酒,看着面前没用过的餐具,真的很开心。

  吃吃喝喝,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之后我们几个迷迷糊糊的走出了餐馆。我和磊哥伸手叫了辆出租车,便回到了家里。

  重复着每天要做的事,给HAPPY喂食,之后脱光光躺在床上,给安彤打了个电话,便进入了梦乡。

  日子就这么重复着一天一天的过着,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上学的时候,天天下课屁颠屁颠的找安彤调调情。

  上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和磊哥一起打打扑克。

  午休的时候,陪安彤吃点饭,之后便回教室里腻歪。

  放学的时候我们一小帮没事上上网吧,喝点小酒,吃点小饭,去KTV扭扭屁股,拿起麦克唱两嗓子。

  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安彤和我的感情终于升华了。

  …F更新o最(快上酷W匠◇{网》#

  那一天在教室只有我们两个,我们两个刚开始坐在对面。

  谈着谈着我两个就坐到了一起。

  聊着聊着她就坐到了我的身上。

  说着说着我和她就KISS了起来。

  虽说这并不是第一次KISS,但是和她一起的时候,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生活真美好,这就是现在的我对现在的生活所做出来最现实的评价。

  由于与高二那一战,高一大获全胜,我们到现在都平平安安。

  就这么过着过着,就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了。

  可是放寒假,我又能去哪里?

  在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两个只能保一个,结果母亲不同意让我去死,结果母亲去了,生下来了我。

  父亲将我养到了十四岁那年,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将我托付给了一位阿姨。

  去年的这个时候,阿姨也病逝了。

  留下了我和磊哥住着的这套房子,以及几万块的存款。

  是磊哥,将他的生活费与我共享,那几万块钱所剩无几,陪着我过了一年

  磊哥今年告诉我不需要回家,其实我也知道他不是不想回家,而是想陪我在这里,怕我孤单。

  我坐在教室里,听着老师说“放假”不知为什么,不是很高兴。

  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欣喜若狂的同学们,我就像一个小丑,明明想哭,却在陪衬的笑着。

  站起身来,转身出了班级,磊哥就这么在我身边陪着我走了出去。

  刚到了外面,看见了安彤微笑着在教学楼门口等着我。

  我振作了一下,伸手抱住她“走了,老婆,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身上“好的,走着。”

  磊哥很配合的走在我俩前面,出了校门拦了辆出租,便打车向回回香走去。

  我们三个到了回回香,点了酒菜,疯子他们陆续的来到了这个大包间,这一次我发现我们的队伍又开始壮大了。

  粗略估计要快四十人了,于洋拉着一个女生走了进来,明扬也抱着一个女生撞了进来,只有疯子和磊哥没有一个伴儿。

  还有八九个跟着于洋和疯子的人带着家眷进入了包厢。

  就这么,我们坐在了三张大桌子上开始吃了起来。

  男两桌,女一桌。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女生那面早吃完了,之后没女朋友的在这里继续吃,我们几个打车将家属都送了回去。

  我们陆续的回到了饭店,人刚齐,接着所有人都从箱子里拽出了瓶啤酒,接着就是磊哥大熊吼“兄弟们,狂欢开始啦,走一个!”

  就这么不知道喝了多久,陆陆续续的有人被送上了出租车,剩下的人继续在这里奋斗着。

  喝着喝着,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并不是我们能喝,当所有人都走了,剩下的人才是亲密无间的。

  我们几个坐在偌大的包厢里,抱着啤酒瓶子一顿叙旧。

  “疯子,你还记不记着咱们初中时候对打的时候了?”

  “小扬,你个傻逼,又不是老子拼命帮你的时候了?”

  “大洋,人家小扬帮你扛了三刀你难道忘了么?”

  “傻逼磊,又不是你天天打电话叫我们去帮你出气的时候了。”

  “小羽子,要不是磊哥,你还在教室里读书呢,都是他害了你。”

  说着说着,把曾经的事儿都说了出来,说着说着大家都流出了眼泪。

  最后我们五个把瓶子一举“兄弟们,时光就算老了,我们也别散。”

  这天晚上,我们喝了好多好多的酒,迷迷糊糊的和磊哥回到了家中。

  天天无所事事的瞎混,由于天气很冷,我们几个天天不是窝在磊哥我两个的小窝里打扑克,喝几顿,便是组团去网吧玩魔兽。

  疯子他们几个都是本地人,所以不用折腾着回家过年。

  安彤每天都会给我打好几个电话,来确定我在哪儿,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她一系列的问题。

  每当我接起电话,磊哥他们总会在我旁边用尖嗓子喊着。

  “老公,你再给谁打电话啊?”

  “呜呜呜,你居然背着我有了别的女人。”

  “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而我和安彤早已习惯他们这发洋贱的声音,我抬头看了看大洋小扬,你们两个最好别给媳妇打电话。

  他们两个威胁的看着我,那意思就是,我们两个人,看你敢把我两个怎么招。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郁闷的冲着他们两个竖起大拇指。

  要比不要脸,谁能比过双羊?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觉。

  就这么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我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或者说,我是一个不积极上进的人,总会被现在的生活所囚禁,但如果是这样的囚禁,我求你囚禁我一辈子。

  随着过年的期限越来越近,明扬逐渐不来找我们了,又过了一段疯子不来找我们了,再过了一段,于洋也消失了。

  家里只剩下了我和磊哥,还有HAPPY。

  我们三个大眼瞪小眼,想斗地主,可HAPPY不会,看着HAPPY伸个舌头露出阳光的微笑,我也只能抱着它苦笑。

  这时,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便送来了HAPPY跑过去接了起来“喂,宝儿。”

  “贝贝,干嘛呢?”

  我抑郁的回了句“在发呆。”我很不喜欢贝贝这个称呼,因为我曾经知道一条博美叫做贝贝。

  “今年过年你回家么?”

  我抬头看了看窗户外的雪花“我没家了。”这事也怪我,她从来没问过我父母的情况,我也就一直不愿意再提及。

  电话那头的安彤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说了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我笑了笑“好了宝宝,别自责,不知者无罪么?对了,问我回不回家干嘛?”

  这时候她就高兴了起来“贝贝,跟我回家过年吧,妈妈想见见你。”

  听着这句话,我直接就愣在了那里。

  电话那头的她“怎么样?行不行?”

  我想了想,这样磊哥也能回家了,况且不能让安彤扫兴“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让我去,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吧。”

  电话那面的她明显兴奋了“好的,我去告诉妈妈!明天你就来我家吧。”

  那边电话就断了,我抬头看了一眼还在抑郁的磊哥,这货现在连发洋贱都不会了“你明儿回家吧你,后天就过年了。”

  磊哥抬头“为毛?”

  我打开了电视“明儿去安彤家,呆到过年。”

  这时候傻逼磊眼睛突然红了,冲我扑了过来“你妹妹,江羽,今天老子卸了你!”

  我被他摁倒在地上大喊了一句“为啥啊??!!”

  此处又省略一万字........

  完事儿了之后,我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指着磊哥“行,你真行。”

  磊哥看了我一眼“必须行,男人么,来吧,咱俩喝点?”

  他刚说完我就站起来把剩的半件大哈啤从厨房拿了出来“来吧,下次见面还得等一个多月了。”

  磊哥跟着我从冰箱里的花生什么的也都拿了出来。

  坐在客厅的地上我们两个就喝了起来,不知道喝了多久,说了多少胡话,吹了多少牛逼,说起那些过去很久的事情,时而欢笑,时而悲伤。

  “小羽子,我记着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连用手打人都不敢。”

  “放屁,老子那叫蓄势待发。”

  “去你大爷的,臭傻逼,你又忘了内时候我帮你的时候了?”

  “磊哥,我这辈子都不敢忘。”

  “来,不提了,喝酒喝酒!”

  “干了啊!”

  “操你大爷,江羽,你不是个东西!你玩埋汰!”.........

  往事不堪回首,两年的时光,改变的真的很大,像磊哥说的,刚认识我时,连打人都不敢,现在就敢指着人家说单挑了。

  就这么喝着喝着,我们两个都醉了,就这么说着说着,我们两个都哭了,就这么聊着聊着,我们两个都睡了。

  迷迷糊糊的,在地上一趟,连个枕头都没有,我们两个便睡着了。

  第二天我从地板上慢慢的爬起来,周围的酒瓶子什么的都被人收了起来。

  桌子上一条苏烟下还压着几百块钱和一张纸条,旁边还有两盒未开封的盒饭。

  我拿起了纸条,内容如下“傻逼羽,爹爹回家了,怕你没烟憋死,没饭饿死,爹爹特意早起给你准备的,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传说。”

  落款是你伟大帅气英俊潇洒且不失霸气外漏的磊爷爷。

  看着这张字条,我开心的笑了,你说说他是脑残呢还是脑残呢?妈的,一个便条能写出来四个称呼。

  也罢,我就当做是他对我的尊称吧。

  拿起了饭盒,打开了电视,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宝儿?”

  安彤在那面就开始兴奋地喊着“快来快来,我在我们家楼下等着你噢,贝贝毛毛老公。”

  挂了电话,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天天我的称呼怎么就这么多?

  脱光了衣服,进了卫生间,从上到下的冲了一遍,又拿出了那套阿姨给我买过最贵的那套衣服。

  看着这套衣服,我笑了笑,自从她走了以后,每到过年我都会穿着他出门。

  穿上了衣服,照了照镜子,傻呵呵的冲着镜子笑了笑“江大侠,出发!”

  给HAPPY放了几天的食物,便开门走出了自己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