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校园初战

  看着他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我笑了,他始终都是这样,不论面对的是谁,那招牌式的微笑从未抹去过,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只要有磊哥在身边,没有什么是我不可以战胜的。

  出了教学楼,有十多个人向着我们两个走了过来,我看着这两个熟悉的身影,不自觉的笑了“两位大儿子,刚放学就来向爹爹请安啊,这么孝顺啊。”

  这两人,一个叫于洋,一个叫明扬。于洋,比磊哥小两个月,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曾经两人在小学的时候便在就读的小学打遍天下无敌手,初中去了一中,在那里混的如鱼得水,曾经在初中带着他身后的那一批人,与我和磊哥共进退。

  明扬,和我很相似,刚上初中的时候,受尽屈辱,据说是因为他名字太过张扬,后来于洋替他结了围,他便一直跟着于洋,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像我和磊哥的关系相似。

  “诶呦喂,我说羽哥啊,刚到高中第一天就惹出了这么一个大乱子,还好意思骂街”于洋吹了吹他眼前的红色刘海,回敬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旁边的明扬捂着脸,做悲痛状。

  我看着他们两个“你以为我想啊?我也不想啊,别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鄙视你。”两个人笑了一会儿,看着磊哥“走吧,哥,出去看看多少人,还给不给你一次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成就。”

  磊哥早习惯了我们的说话方式“别急,还有一个人没来呢。”于洋点起了一根烟,笑嘻嘻的开着玩笑“悲哀,真是悲哀,磊哥,你居然不相信兄弟,居然还叫了外援...”磊哥瞥了他一眼“滚犊子,你一会儿就知道是谁了。”说着我和磊哥连着一群人便围在一起说起了话。

  “诶呦,各个巨头聚首啊,小弟不才,来看看热闹,哈哈”老远过来了四五个人,我看着为首的那个人,无语的看着磊哥“你居然把那个疯子也叫来了。”

  来的这个人叫做封童,他的外号就像他的为人,每次打架的时候是最不要命的,每次受伤也肯定是他最重。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从我认识磊哥的那天起,我没见过谁能和他单挑个旗鼓相当,疯子是唯一一个,虽然他有一根肋骨都被磊哥打得错位,可是他每次跌倒都会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不要命的反击,磊哥也被打得胳膊脱臼。

  后来不打不相识,当两个人坐在地上对视的时候居然突然都发出笑声,从此以后疯子也加入到了我们这个大杂烩。

  他身边的那几个人这几年也没变过,当初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就能将我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而且下手非常重,我一直认为这样的人不应该出现在学校中。

  可后来深入的了解后,才发现这是一群可爱的人,和磊哥,洋洋他们一样可爱,磊哥看着疯子,对我说“记住,高二我们还不够了解,贸然的行事只会坏了事,有备无患。”

  我们和疯子打了声招呼,磊哥大声的向所有人招呼了一声“人全了,出去干翻他们!”一声令下,二十多全副武装的学生大摇大摆的向学校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看见对面也有二十多人,手里拿着棍棒,叼着烟斜着眼睛看着我们“人数相当,有的打”磊哥笑着对我们说了一句,便走了出去“对面的说了算的,出来说话!”

  对面其中一个人马上就举着棒子指着磊哥“初中生,说话注意点,这不是初中,知道不?”

  这时我们发现墙角边上蹲着个抽着烟的人站了起来,对面的人纷纷给他让了条路,他从人堆中走了出来,冲着我们笑了笑“我叫余游,安彤的男人。”

  疯子在旁边看着余游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兄弟的女人,你敢碰?”磊哥这时并未说话,磊哥说过,我们中没有大哥小弟,只有哥哥弟弟,余游不屑的撇了疯子一眼,并没有理会疯子,而是对磊哥说“你就是这么管教你的人?”

  磊哥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余游说“你好像理解错了,我们之中没有管事的,这是第一,第二就算有,跟你什么关系?第三,我兄弟说的话哪不对么?如果你感觉有,证明你还不如江羽聪明呢,那叫什么?青年痴呆,就是青年痴呆。”

  他妈的,这时候也不忘损老子几句,我抑郁外加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谁知余游并没有生气“谁是江羽?,敢不敢出来说话?”听了这句话,我从人群中走了出去,直视着他“找我干嘛,我不是玻璃。”

  +f酷匠网,唯w一正WU版,:v其%s他:都k{是b盗版

  他仍像没听到我的讥讽一样,自顾自的说道“我不管你认为我是叫你出来干嘛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一点”他突然看着我,脸上的无所谓瞬间变成了狰狞“谁他妈敢打安彤的注意,我余游要了谁的命,给我上!”

  他话音刚落,我们的身后又冲出了八九个人,对面的人几乎在一瞬间全动了,余游抡着棒子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是这么容易就能被吓到的么?干,我拖着手中的棒球棍,对着余游也冲了过去。

  磊哥这时候对着疯子大喊了一句“后面的人交给你了”说着就冲进了前面的人群里,于洋一伙人同样拿着棒子撞向了余游的人......“我日你妈的”余游跑至我身前一棍子向我脑袋劈了过来,我并没有回身躲开,反而是抡起棒子一棒子也朝他脑袋上扫了过去。

  我在赌,赌他不敢玩命,如果赌错了大不了一起躺下,谁怕谁啊,他也不是金刚葫芦娃,一棒子也得躺下。

  余游一愣,收回了棍子挡在脑袋旁边,只可惜这一下我使了最大的力气,就算砸到了棒子上也扫到了他的胳膊,他捂着胳膊向后退了一步。

  之后突然悲催的发现对面两个人直接把余游的空位堵上了,两根棒子直接砸到了我后背上,一咧嘴,胡乱挥了几下,向后退了出去。

  四周扫了一圈,磊哥依旧发扬着战神的优良传统,两根棒子左右开弓,追着对面的人一顿乱打,边打边叫嚣“傻逼们,来爹爹这!”好不牛逼。

  于洋和明扬两个人在一起,一人在明一人在暗,干躺了一个又一个,疯子领着自己那四五个人,正和后来的八九个人打的热火朝天。

  疯子手里的棒子不知到哪去了,只看见他抓着一个人的手臂一口就咬了下去,居然他妈的咬人,太不文明了,其他的人都在和别人对打中,总之一句话,妈的,又打乱了。

  再看看我自己,让人家两个人这么就打了回来,这可不行,我咬了咬牙“鱼肝油大儿子,爹来啦!”说着又拎着棒子朝着余游冲了过去....

  余游正在与一个于洋带来的人对拼,听到我这句话,满脸愤怒的转了过来“你他妈的找死!”说着扔下了那个坚持不了多久的人抡着棒子向我奔来。

  四周全是人,我向着余游挤了过去,这一路上,后背又挨了两棒子,第二棍子差点将我拍到地上,谁拍的别让我抓到。

  我刚想到这,只见一根棍子向我脑袋劈来,想也不用想肯定是鱼甘油,但是我在人群里肯定轮不动棒子,只能抬起胳膊挡了一下,由于是夏天,我们穿的都是短袖T恤,所以我看着胳膊上那一道紫青。

  我直接就愤怒了“我去你妈的”也不管中途刮到的是哪方的人,照着余游也劈了下去,大爷的,谁怕谁啊,余游伸手要挡这一棒子,可是只见他身后有一双手直接将他抱住,我一看,嘿,这不是刚才差点让余游打趴的那个人么?

  那人盯着我,“羽哥,砸他砸他!”我特别嚣张的笑了起来“谢谢哥们儿哈”之后看着余游“我草泥马,你他妈在跟我装逼啊?”我一棒子冲着他脑袋劈了下去,一下余游头上就冒出了血。

  他盯着我,一句话都没说,但是眼神却是很凶狠,看着他这样,一股无明业火从心里燃烧起来,一棒子又轮到他头上“你他妈的吓唬爹呢?”我抡起棒子又是一下。

  抱着余游的那哥们儿害怕了,刚松开手余游就像没骨头的鱼,瘫在了地上,我朝旁边吐了口吐沫,将棒子扔到了一边,一脚踹到了他脑袋上“妈逼的,说话啊,不是说好了要我命么?”紧接着我就是一顿暴踹。

  正踹的上劲儿呢,身后有人一把抱住我,我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回头一看,磊哥淡淡的说了一句“够了,你看他都什么样儿了”我看了看地上吐白沫的余游,满脸的鲜血,再看看周围,剩下的都是我们的人。

  地上零散的放着几根棒子,余游带来的人被大多数打跑了,只剩下几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我再看看周围人的身上脸上,不是鲜血就是泥土。

  我冷静了一会儿,一句话没说,带头向校门外走去,磊哥看了一眼地上的余游“不服的话,可以继续”说完也跟着我走了出来,就这样二十多个浑身泥土的不良学生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校门。

  走出了校门,我转身对着身后的所有人“都是兄弟,在一起玩了两年了,我什么都不说心里都记着,以后不管谁有什么事儿,告诉兄弟一声保证到,我先走一步,有点事儿”

  说着我偷偷对磊哥说了一句“你帮我招待招待他们,钱下辈子还噢”他瞥了我一眼,“我就特么知道是这样,出力又出钱,草,真贱!”一脸的肉疼“滚吧滚吧,下辈子我不认识你。”

  我转身走向了学校,原因很简单,就在我退下来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一震,来电显示“安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