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是付局长嘛?我是那个莫田田,莫安娜知道吧?林平被绑架了。“莫田田对着手机说了一连串,她有些紧张。林平在他们手上,说明了不许通知警察,她想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但是兰姨跟勇叔却怎么都不同意,坚持要通知警察。人再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警察。

  勇叔跟兰姨看着莫田田,一脸的焦急,看莫田田挂挂断了电话,忙问道:”怎么样,付局长怎么说?“莫田田一边收拾了一下东西,一边说道:”付局长让我们先过去,提供线索。“张勇跟兰姨听到这个,警察同意帮助他们,让他们心安不少,如吃了定心丸,看着莫田田,道:”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走?“莫田田想了下,回答道:”我这还有事,我有点东西忘在火车站那里了,拿到就去你们那会合。“拿起包就出门去了。

  兰姨跟张勇有些想不明白了,这什么东西比这事更重要,只是现在他们没时间考虑这些了,张勇拿着车钥匙,准备去开车去警局了。

  幸福街已经是上午时分,街上却没有什么行人,连店铺都没几家开门的,这之所以叫幸福街是因为这的人都是些随性的人,街上有许的酒吧,每天夜里就是狂欢,也是那些追求所谓幸福的人常来的。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36号门口,出租车司机有些犹豫,接过莫田田递过来的钱,把零钱递给莫田田,嘴上想说什么有不知道怎么开口。

  莫田田皱着眉头,看出了这司机的欲言又止,问道:”大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那司机尴尬的笑笑,道:”你是幸福街的吧,那个,晚上在哪玩?“言下之意就是想约她。

  莫田田听出了言外之意,厌恶的直接下车了,道:”大叔,你女儿都跟我差不多了。“留下一个背影让司机吞吞口水。

  36号这里似乎跟这条街的主题有些不符,一个咖啡馆,安静的咖啡馆,莫田田没想过幸福街会有这样的咖啡馆,在这街上有这样文艺的地方,打量着四周,倒不是好奇,而是想寻找线索。

  里面一个服务员出来,鞠了个躬,问道:”是安娜小姐嘛?“莫安娜看着这服务员,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不悦,道:”我是?韩书华呢?让他快出来。“服务员也不恼,露出一个礼仪上的微笑,道:”老板吩咐过了,请安娜小姐到楼上叙叙旧。“服务员做出一请进的姿势。

  莫田田也知道韩书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犹豫了下,走近这个咖啡馆,踏上了那黑色楼梯,哒哒哒的上楼梯声,在这安静的咖啡馆有些突兀,但是还是很有节奏的。

  莫田田看着客厅的那个大屏幕,还是韩书华最喜欢的做的,他的人生名言就说:”人生没有彩排,处处是直播。“所有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监控,看那些人在困难中挣扎。

  画面上是林平坐在那白色幕布前,被绑着不能动弹,脚下那明亮的光斑已经照到了脚上。

  画面上是林平难以忍受高温的狰狞,没有什么东西遮蔽的脚丫已经有些变型了,莫田田看着这一幕有些愤怒,叫道:”韩书华,你有什么坏招都冲我来。我莫田田不怕,你这样对付一个孩子算什么?“突然有个声音从客厅一边传过来,:”安娜,别着急,还有田田那名字真的太土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还有,别指望那群警察找到你哦,因为等一下,你肯定不会希望有人看到你的,但是一定会有人看到你的。“莫田田走过去看到一个发声器,忍住想要砸掉的冲动,要是错过了什么提示,林平可能真的会被活活烤死。忍住怒火喊道:”韩书华,你到底想怎样?“”别着急,你不是自视甚高嘛,知道今天为啥我选在幸福街嘛?好多人都喜欢我们的莫总裁呢。好东西,自然要大家分享嘛“那声音带着戏谑。

  莫田田有些害怕了,因为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那凌乱的声音,表明声音的主人不止一个。莫田田强忍着镇定,看着四周有没有可以逃跑的地方,看到那个窗口。走过去,看着高度,跳下去绝对死不了,虽然还在这36号的院子里,但是总比在这个房间里。

  嘈杂声越来越大了,莫田田终于下决心跳下去了,但是屏幕上的林平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莫田田回头看了眼那双惨不忍睹的双脚,咬着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拿起客厅桌上的水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大声喊到:”你说过,我过来,能救林平的。“”啪啪啪,真的很让我感动,这才几天,你就能为了这个小鬼这样牺牲了,再给你个机会,跳下去,你就可以完整的走出去。“一阵鼓掌声传来,又传来韩书华那充满怒气的声音。

  莫田田看着窗外,看了眼林平,一脸的决然,道:”当初你给我机会让我走出那里,现在我还给你,林平是无辜的,跟我们的事没关系。“她确实只是不想伤害无辜,想起兰姨的担忧,更坚定要救林平的决心。

  这似乎更加激起了韩书华的怒火,满是怒气的声音传出,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你太高看我了,还记得你的那位好老师嘛。“说道这,似乎消了点气,因为莫田田的脸上充满了仇恨。继续道:”想救他,可以啊,今天他能不能活就看你了。“客厅里涌进了一群人,看着莫田田,都露出邪恶的眼神,绿油油的眼神里充满了欲望,但是没有着急,而是等着什么命令一般。

  莫田田的脸上涌起一阵绝望,手上的水果刀掉在了地上,认命了一般,曾经他是她最在乎的人,而现在他将是她最恨的人。

  ”哈哈哈,这就对了,林平肯定安全了。“似乎很满意莫田田的做法,终于报复到这个女人了,上次灰头土脸的逃跑让他已经很难已忍受了,今天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林平现在已经忍不住了,脚上似乎已经变形了,疼痛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几乎昏厥。

  莫名奇妙照在脚上的光斑不见了,虽然脚还是很痛,但是刚才那种感觉已经没有了,他的脚已经麻木了。面前的白色光幕成了投影幕布。

  画面上是莫田田一群人围在角落里,林平一看就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了,以及将要发生什么。一边用尽身上的力气挣扎,一边喊到:”韩书华,你个禽兽,你竟然做这样的事,要是莫姐今天出少一根寒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还有那群人,我都会记住他们,死也不放过。“林平这一叫唤,把这群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去了,但是这群只是觉得好奇,但是根本没把这个小屁孩的威胁放在眼里,打趣道:”小子,听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你等会好好看着,我肯定会让你小子看个舒服的。“说完还舔了舔嘴唇。

  莫田田只是木然的看了眼林平,也不知道想什么。

  林平意识到,那边也能听到这的声音,也能看到,又出言威胁:“你们敢动她一下,我他日必定加倍奉还。”那坚定的眼神让人毫不怀疑,他能说道做到。

  ”各位稍安勿躁,让我说两句。“一个杀马特喊出一句话。客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另一个染着绿发的男子说道:“大彪,你是不是傻了,还用上成语了,稍安勿躁个屁啊,大家可以动手了。”场面一下子又混乱起来了,大家都向窗户前那身影走去。

  P-更$%新最m快\“上…K酷fc匠+Z网5

  “韩书华,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弄死你,你给我滚出来啊,我****祖宗,上你老妈,强奸你妹,你他们滚出来。”林平一边挣扎着,双眼不满血丝,浑身上下充满勒痕,那是挣扎幅度过大的情况,嘴上不停的吐出,他能想到的恶毒的话。

  他想刺激韩书华出来,只要有人见他,他就可以魂聚控制他。他就可以逃出去,可以试着去救莫田田,但是韩书华似乎毫不在乎这些谩骂,压根没有回应。

  林平看着角落里的那道身影,现在她似乎已经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对旁边的声音置若罔闻。林平看到那地上的水果刀,以及那窗户,他可以想象莫田田本来是不用承受这对她来说最大的酷刑。

  可能是为了他,她留了下来,他是筹码,他是软肋,这种无奈让他快要崩溃,脑海里的另外两个林平也在脑子里振动着。

  他挣扎的动作又大了起来。哭喊着:“莫田田,我不要你这样做,我林平,怎么能靠女人去救,我求求你走,求求你走,哪怕是去死,我也不愿你这样牺牲自己。”

  莫田田看了眼林平,这时的林平身上满是血,不知名塑料绳子已经勒进了他的身体,血留下来,让林平仿佛是地狱来的厉鬼,她突然有些心疼了,说了句:“林平,以后好好活着。”她知道韩书华是个讲信用的人。然后她笑了,韩书华,这个成就了她,现在又要毁掉她的男人,这个她曾经爱的男人,他似乎跟以前不同了。

  看着周围那些人,似乎在人群中看到了韩书华,真是群令人厌恶的人,慢慢闭上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