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努力的睁开自己的双眼,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怎么睡着了,或是昏迷了,他是林平2,昨天晚上似乎发生了什么。首先感觉发现的是身上被绑着,四肢都有某种塑料条绑着,努力的挣扎下,发现有些无济于事。

  他打量着四周,自己是被绑架了嘛?脑海里有些疑问,到底是谁可以无声无息的绑架自己,首先想到的是杨振海的仇人,过了一会又觉得不对,杨老头的仇人要报复为什么要等到今天。不打算再想,这问题似乎现在毫无意义,当务之急是逃出去。

  打量了这个地方,空旷的一房间,似乎是废弃的什么地方,四周没有一点东西,到处都是蜘蛛网,林平再次挣扎了下,看着固定死的椅子有些绝望。

  对着房间喊着,没有人回答,搞不懂那些抓自己的人到底想干嘛,林平2试着联系下林平1跟林平3,发现没有什么回应,难道他们也昏迷?这还是头一回,似乎这些年,都没有出现他一个人的感觉了,一种孤单感弥漫上心头。

  他想念兰姨了,不知道兰姨是不是还好,想念王诗诗,那个俏皮小萝莉,不知道自己失踪会怎么想,还有点想莫田田。

  “莫田田。”林平有些恍然大悟,韩书华,绑架他的人肯定就是韩书华了,想起他的心狠手辣,不由得有些害怕,那些血腥味他到今天还记得,他对韩书华的行为,可是十分的厌恶的,即使现在被抓了,也不知道会面临什么,但是他不后悔自己做的那些。

  韩书华肯定是为了报复,那种心机深沉的人,不会想出什么简单的方法。看着面前这唯一的光亮,地上有快光斑,虽然很大,但是那似乎蕴含着高温。

  他的身子抖动起来了,想起前段时间的看过的一本推理小说里的一个故事。

  一个人背叛了自己的组织,然后被组织抓到,组织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将其绑在一地方,而他面前是三个大大的凸透镜,焦点都在他身上,只要太阳光的角度正常,他就会被活活烤死。

  林平此时也有了主角的那种感觉,主角说想起小时后用放大镜烤蚂蚁的场景,而林平脑子里只有他被烤的烧起来的场景。这种坐着等死的感觉太憋屈了,他不愿这样憋屈的死去,这样痛苦的死去,他希望有个人进来看看,这样他就可以使用魂聚,这样他就能逃出去。

  天鼎小区莫田田有些着急的回到了林平家,敲了敲门,没有人来开门,她更着急了,按平常兰姨应该早已起来做早饭了,可是现在这里却没有一个人。她只好绕着房子,一边给兰姨打电话,没有人接,小区的其他人都注意到了莫田田的奇怪举动,但是没有上来询问什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她又打给了林平,发现关机了,有些颓废的坐在楼梯上,看着那张林平的照片,又想起兰姨对她的照顾,又想报警。院子里还有昨天天她刚摘过的香料,那少掉的一部分,似乎就像林平,兰姨,是她亲手摘掉的部分。

  楼梯上的身影似乎有些落寞,坐在楼梯口,似乎是要落泪了,还好引擎声止住了她的眼泪,莫田田揉揉有些泛红的双眼,想到了什么——勇叔。

  果不其然,张勇把车停在了外面,徒步走近,看到坐在门口的莫田田,有些意外,“田田,怎么不进去阿?”

  莫田田只是看着他,带着哭腔,道:“林平兰姨好像出事了。”

  张勇一听到这个事,有些怀疑,但是莫田田不是那种会夸大事情的人。

  这时候他意识到,房子肯定锁了,伸手拿腰上的钥匙,一边询问莫田田,:“田田,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莫田田调整了下情绪,毕竟以前还是个女总裁,怎么能那么脆弱,她知道现在她要冷静。因为她看出张勇的拿钥匙的手因为担心有些颤抖,言语也有些不轻。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昨天出门了一躺,今天回来门就没开,兰姨每天早上不都是会早起的嘛?”

  酷8匠!:网唯z☆一正版。,Z#其fk他2都r是Lf盗K版

  张勇自我安慰了一下,这不是还不知道是不是有事嘛,可能兰只是在睡过头了,平儿已经去上学了。故作镇定的对莫田田道:“没事的,兰可能只是睡过了头。”可是那怎么也放不进钥匙孔的钥匙,证明了他的慌乱,这里面可是他最重要的两个人,起码这六年他们都生活在一起,而跟兰姨更是更多年了。

  莫田田看不下去,想抢过他的钥匙,去开门,没想到这个时候门却开了,里面是睡眼惺忪的兰姨。张勇激动的直接抱住了兰姨,弄的兰姨一个大红脸,骂到:“你没个正行,旁边还有孩子呢。”张勇被这一说反应过来,只是还是没有松开自己的手,在兰姨耳边道:“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嘛,今天你怎么睡这么晚。”

  莫田田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下,虽然看到兰姨的时候放心了许多,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林平,问道:“兰姨,林平呢?”

  兰姨推开了张勇,整理了下衣服,心里有些疑惑,自己怎么没换衣服就睡着了,似乎昨天自己莫名起秒就睡着了,不过还是回答道:“平儿嘛,我也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很早就睡着了,醒了就现在,睡觉之间的事我都不知道,大概是去上学了吧,今天是周一。”

  莫田田心又揪起来了,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侥幸的想法,打开手机里那张林平的照片,道:“这是昨天晚上有人发给我的。”照片黑白,如林平遗照一般。三人在阳光地下看着那照片都沉默了,一种不祥在心头泛滥开。

  --------“有人嘛?救命啊!”林平看着那慢慢接近的光斑,大叫着求救,难道他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嘛,他突然平静下来了,有些想那些好久没有思念的人了,自己的父亲,杨老头,林素。

  安静的环境,慢慢移动的光斑,像是死神的镰刀,很快就要把他从脚到头烤焦了。

  林平1林平3已经醒来了,得知现在的困境,都沉默了,只是要求着能够换自己出来,林平2怎么会不懂他们的想法呢,那种被火烤的痛楚,估计足够折磨的人死去活来了,精神崩溃了,这样的苦怎么能让别人去承受。起码在自己昏迷之前,不允许自己跟自己抢。

  他看着那光斑,想试试那上面的温度,却发现完全动不了,只能被动的等待,它的降临,自己这算是被审判嘛?

  林平开始回忆着,回忆自己是否做了什么亏心的事,他也不知道将要死去的时候该是怎样的心情,可能是现在还没有感觉那种将要死去的味道。只是回想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林平1跟林平3似乎也同他一样,享受这或许是最后的生命。

  没有断气,我们都会思考,特别的时候,就会想特别的事。林平1特别的镇定,他似乎是最无牵挂的人,除了父亲。

  -----天鼎小区“打电话问了平儿学校吧?“兰姨一边把厨房的点心端出来,一边询问张勇。

  张勇摇了摇头,没有去吃桌上的东西,道:“问过了,平儿没去学校。”

  莫田田有些局促不安,林平的事他都知道,虽然才18岁,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跷课的,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是发生。

  兰姨听了,顿了一下,“这孩子,现在还学会跷课了,还关机,回来收拾她。”她在安慰自己,也在安慰他们,把手上的点心往莫田田那递去,道:“吃点东西吧,别为那个臭小子饿坏自己。”

  莫田田努力的回了个笑脸,拿着一个点心,咬了一口,大概是没胃口,这平常她最爱的点心是乎今天不怎么好吃了,又想放回去,但是看着担心的两人,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张勇点燃了一支烟,兰姨出奇没有皱眉,他吸了一口,道:“我们报警吧,平儿肯定是被绑架了,那照片就是证明。”

  莫田田摇了摇头,道:“凭这照片,还不足以证明林平被绑架了,只能算失踪,未满48小时是不于立案的。“张勇急了,说道:”那怎么办,现在平儿都不知道在哪?“兰姨在客厅里来回走着,好像想到什么了,道:”平儿是不是公安大学那警察分局局长关系很好,我们可以求他帮忙。“这时莫田田也想到了付浩然,点了点头,准备联系付浩然了。

  只是手机又响了起来,那短信提示声,让人觉得不安。

  ”想要见林平,来幸福路36号,只有你一个人,希望警察不知道,不然我可不保证林平的生命安全,还有,时间有限,希望不要考虑太久。“还附带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林平被绑在那椅子上。

  三人又沉默的看着这短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