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彦兵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自火锅店被王诗诗摆了一道后,就十分的恼火,但是他却把火全发在了林平头上,他认为要不有林平,那徐佳佳肯定对自己跟上眼,也不知道林平使了什么诡计让王诗诗跟徐佳佳这样整天跟着。

  本来家境不是很宽裕,付了那么多饭钱,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味道了。要是请王诗诗跟徐佳佳吃这餐饭,他自然没有那么多怨言,但是想到因为林平他才被耍,这就不行。他忘了是自己凑到王诗诗那让其坑的。

  现在的他决定找消遣,原本是状元的他,全世界都围着他转,现在到了这,发现屁都不是,他就迷上了网络。找了条去网吧最近的路,准备上个通宵玩玩。

  熟悉的烟味,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安慰,网吧里混着各种气味,加上空调的调和后,这古怪的味道其他地方可找不到,让这群网虫乐此不彼。

  按照往常的习惯,登上了英雄联盟,他算是里面的高手了,短短的时间就上手了,而且胜率也不低,每次赢了他都能获得那久违的成就感,让他乐此不彼。今天有点不同,玩了许久,却是换来一页鲜红的战绩,摔了鼠标,骂了句:“真是******诸事不顺。“把一切都归咎于林平,要不是林平他肯定约到徐佳佳了,一厢情愿的这样想到。

  换了个消遣的方式,他决定在网上黑林平,宣泄自己的不满,在贴吧里各种爆吧(所谓爆吧就是在某个吧里不停的刷一些无意义的帖子,而且换不同的马甲),刷着林平的个人信息,以及他的各种不道德,事实上他并不了解林平,所有的东西都是他扯出来的。

  弄了好一会,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声qq提示音传来,有个人加他好友,看着验证消息:”你恨一个人,那么希望他消失嘛。“头像是一个黑色的骷髅头。无聊的沈彦兵以为是恶作剧,肯定是些乱七八糟的人,点了拒绝,刚又睡过去,没想又发来了验证消息:”我在贴吧看到了你的帖子。“看到这话,沈彦兵有些害怕了,他在贴吧可是穿了马甲的,而且登录又不是qq,自己也没有泄漏自己消息,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QQ的。想到这沈彦兵惊出一身冷汗,睡意全无,点下了确定。发了句消息,”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QQ的。“”因为神总是把我送到需要帮助的人身边。“”神经病。“沈彦兵有些觉得这人太神秘了,打开了对方的QQ信息,网名是一切只是意外,其他全是空白,而且qq也是刚申请的,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调查。那人又发了消息过来,沈彦兵没忍住好奇点开了,”我就知道没人会信,我能帮你,帮你让你讨厌的人消失。“沈彦兵决定逗下这个,回到:”我相信你,我需要付出什么。“他想对方说那么多,不就是想骗钱嘛。

  ”我什么都不要,神是无私的。“伴随着一声嘀嘀嘀,那边消息又过来了。

  ”什么都不要,你当我三岁啊。“沈彦兵都被这人蠢哭了,想这样让自己放松警惕,这骗子太天真了。

  ”你难道想一辈子这样窝囊嘛?想一辈子被那个林平压在迫嘛?想自己喜欢的女人跟那样的人渣缠绵嘛,我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东西。“那边的消息诱惑着沈彦兵。

  沈彦兵不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但是就是想看看对方耍什么花招,回了句:”我希望林平消失,我应该怎么做?“那边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过了一会,才回到:”现在你对着电脑说一遍,你要需要谁消失,为什么要让他消失,就可以了。“沈彦兵疑惑的看着这话,心里想着,这难道有什么古怪,回到:”要是我不这样做呢?“”神会离你而去,永不再眷顾你。“什么跟什么嘛,沈彦兵犹豫了下,还是压低了声音:”我希望林平消失......“一直数落着林平,说着恶毒的话,说的他都有点渴了,补上了一句:”我不止想他消失,还想杀了他。“然后喝了口水,似乎得到了发泄。

  那qq突然发来了一个链接。”点开它。“沈彦兵吞了吞口水,还是点开了,反正这电脑又不是自己的,中病毒都不要紧,画面先显示顿了一下,跳开了一个画面,画面显示一个巨大的骷髅头。沈彦兵笑了笑,这戏蛮足,不过过了一会他就笑不出来了。

  ”我希望林平消失......“看着画面,沈彦兵一脸的怒火,发了条消息给那人:”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报警抓我嘛?“”别着急,这是过程的必然,下面填写信息,等时间一到,他就会如你所愿。“沈彦兵皱了下眉头,看着电脑上的页面,是一张表格,要求填写林平的身份信息,日常习惯,等等,看最下面还有一个资料完整度,注明了完整度越高成功率越高。他突然有些后悔了,且不说这成功否,他可是公安大学的学生,要是刚才那个视频暴露出去,他就没法呆了。

  ”你在犹豫?忘记了他的不堪吗?“那边发来了消息。

  沈彦兵不留痕迹的躲到旁边去了,他意识到对面肯定是电脑高手,可以通过电脑看到他,开玩笑这样就想骗他行凶,这不是搞笑嘛。

  嘀嘀嘀,手机上QQ又响了起来,”你不同意我们就把视频发给警方跟那个林平。“沈彦兵脸色一下子变的好差,但想了下,不对啊,林平现在还没事,就算有这个视频,也不能说明什么。当然他只是胆子小,让他骂骂人可以,杀人怎么可能。把QQ下掉了,怀着忐忑回去了。

  凌晨的大街上最是空旷,一个人走在路上有些微凉,抱着手臂,加快了回去的脚步,今天的事让他不安。

  ------某房间”怎么样,成了没有?“一个穿着短袖的斯文男问坐在电脑前的那个孩子。

  那孩子没有讲话,而是反问了一句:“龙哥,我们这样做真的可以嘛?”

  叫龙哥的斯文男抬手就是一巴掌,行为动作跟其外貌一点不像,骂到:“臭小子,老子养你容易嘛,翅膀硬了是吧。都说没问题,他们只是意外,而且我们只是分析出他们可能发生意外的地方,其他事都不是我们的做的,事实上我们这样算做了好事,我们发现了那些危险,然后告知他们的朋友,然后他们死了,这能赖我们嘛?,不能吧。”

  那男孩15岁左右,名叫陈林,他有些分不清了,听龙哥这样说好像他们确实没做错,但是要是没有他们,那些人可能就不会死了,这样确实没错嘛。当然他不敢跟这个忤逆龙哥,不然,他又得过上流浪的日子。

  龙哥,全名马天龙,本是一家保险公司卖保险的,因业绩不好一直没有什么出息,但是有点小聪明。

  陈林好像听懂了一搬,点了点头:“那我们继续下一个目标嘛?”

  马天龙一副孺子可教的意思看着陈林,:“好好干,龙哥亏待过你嘛?”

  -----警局“付局长,走了。”

  “付局长,先回去了。”

  y看正版“章节}'上,酷M《匠${网c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付浩然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半瘫在他的办公椅上,似乎在等待什么。

  “付局长,那个死者的保险问题都查了,有人为死者投保,但是投保人信息我们无权过问?”一个警察拿着刚查出来的信息。

  付浩然正了正身子,:“都有人投保,那么肯定有猫腻了。”这个发现似乎鼓舞了他,这个案子也就他坚信没那么简单。

  那警察没开口,对于局长这样的没事找事事实上他是不悦的,毕竟就他在加班,付浩然对他们没有什么统治力度,多年的时间已经把这群从警校里出来的人打磨成了混日子的油条了,他们已经没有以前的干劲了,他们有家室了,不会在冲锋在前面,安逸的生活才是他们的追求。

  付浩然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悦,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那警察说了些客套话就走了。

  付浩然看着这空旷的警局,就剩几个值班的人,想起当初那群新人入伍时的干劲,看来是自己观念老了,付浩然这样想着,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每个人都认为这不过是意外,到底对错,看来是我们活的太舒服了,警匪片里的警察生活才是他渴望的,但是在这,他只有上下班,他还怀着年轻时的梦。

  付浩然突然想到一个年轻人,林平,他总会有目标,不畏艰难,记得上次别墅快爆炸时,那年轻人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倒是勇气可嘉,不知道我们这群人年轻时能不能做到。

  这次的意见分歧让他有些累了,他们在先入为主的认为,而忽略那些疑点,这让他很失望,他想像电视剧里的长官喝斥他们,但是发现自己能证明他们错了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