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时间“林平,吃饭啦。”兰姨有些开心,自家小少爷现在都往家里带朋友了,以前就整天闷在书房。

  林平走出他的书房,看着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开口道:“什么情况?大家怎么都不说话?”没人回答他,弄的他只能嘿嘿干笑两声。时候说他还是不擅长调节气氛,毕竟没怎么和人交流,这一下子多出来的朋友,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兰姨显然比他厉害多了,一会给这夹菜,一会给那夹菜,加上是长辈,没人不卖面子,一会气氛就活跃起来了,只是没人理林平罢了,四个女人话题比较多。

  林平乐得自在,快速的吃完饭,逃一般的离开的餐桌。他才不想夹在这4个女人里面,至于勇叔今天有事,没回来吃午饭。这四个女人唱的一台戏,男生最好不要参加。

  林平2在书房无所事事,把林平1换了出来,只有这个安静的美男子才能安静的看书。刚没看一会,手机响了,看了下来电显示,付大叔的电话。林平1自己主动换出了林平2,林平二嘀咕了一声:”这付大叔打电话给自己干嘛,准没好事。“接通了电话。

  ”林平嘛,马上来你们公安大学那个校门新开的火锅点。“付浩然最近可是春风得意,立大功了嘛,不过现在他有些不悦,语气也不是十分好。

  林平本来以为有是请他吃火锅,刚想拒绝,但是听这大叔的语气不像啊,回了一声:”知道了,马上到。“他不信付浩然会没事打电话给他。

  林平跟客厅的她们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有事,四女也没理他,在那聊的颇为开心,看这样子,自己是个路人了,林平尴尬笑笑就出门了。

  公安大学火锅店现在这个新开的店已经被警察包着了,警戒线都拉开了,旁边围了许多学生,路人之类的看热闹的人。没开多久的火锅店,就遇上这事,听说是老板娘死了,还是我们公安大学的一个学生弄死的。旁边的路人在嘀咕着。

  林平没理会这些人,直接翻过警戒线,旁边的警察也没拦着,他们跟林平也算是旧识了。

  付浩然此时还在观察着现场,林平被一个警察带着也来到了这火锅店的二楼,看到付浩然,问道:”付大叔,找我来有什么事嘛?“这房间还有股血腥味。

  付浩然没有回答林平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始说起了这起意外死亡。

  ------死者刘春英,年龄42,火锅店老板娘,患有急性白血病。据店员占秀的描述,事发时老板钱发财带着员工去进货,他们火锅底每隔三天就会进一次货。占秀接到老板的吩咐,等12点左右,送点吃的东西上去。占秀答应了下来,她在12点的时候端着一份饭菜去楼上,敲了敲门,就放在门口了,因为老板还交待许多的事情给她。13点左右,钱发财回来,发现门口的饭菜没动,忙拿着钥匙打开了门,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倒在血泊中,直接报警了。然后我们到了这,经法医鉴定,死因为急性白血病意味出血,出血原因是:由于冰箱门没关好,下面的的冰化成水令地板变的湿滑,刘春英大概是听到敲门声,想从里屋出来,摔倒了,就再也没起来,判断为意外死亡,死亡时间为12点30左右。

  -------林平听完了,茫然的问道:”这叫我一个学生来干嘛?这事关我一个学生什么事。“付浩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很在乎那个叫占秀的女孩呢,加上我觉得这案子巧合有点多,想听听你的意见。”看出林平眼里的不解,又补充道:“我们警察判案都有些理所当然的先入为主了,有些东西可以从不同人不同身份不同角度看出更多东西。”

  林平诧异的看了眼付浩然,没想到这大叔能说出这样的话,似乎蛮有道理的,他每次想问题就有三个人一起想,自然容易总结出什么东西来。

  事实上林平早就觉得这案子有些古怪,就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了:“付大叔,柯南有一集里,也有一个人看到自己的亲人倒地,直接报了警。”

  付浩然眼前一亮,他只是觉得这案子不像意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但是林平一开口就点出了重点,对啊,为啥这老板没有选择叫救护车,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看了眼林平,心里想着一定要忽悠林平去看看那钱发财,这样才能发现更多东西。尽量微笑着道:“走吧,跟我去会会这个钱发财,帮我审审他。”

  林平看着这怪蜀黍模样的付浩然,一脸的古怪,这大叔是怎么了,那么多警察,非要找自己。他心底是一万个不愿意,虽然怀疑这案子有猫腻,可是那个不是证据,因为人家报警就说人家是罪犯,柯南里面都是要讲证据的。万一冤枉了这老板,这学校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以后怎么面对他,但是想到占秀,他还是决定去看下,他没什么优点,就是爱管闲事。

  占秀此时蹲在一个角落,她倔强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旁边是钱发财,他声泪俱下的讲述着自己家庭的不幸,说的旁人都觉得他有多可怜,说着一边骂着占秀。

  占秀她只是想打一份零工帮家里分担一下经济困难,因为上次被绑架那事,家里的积蓄都被花的差不多了,本来大部分钱都用了交学费了,父母回去时还把仅剩的一些钱全给了她。没想到现在有摊上这事,她也觉得老板怪可怜的,可是老板要10万赔偿,这她怎麽拿的出来。

  林平进来看到这一幕,皱着眉头,看了眼付浩然,都这样了,警察还不管不问,收税干嘛的。

  X最#2新{章节?;上m0酷9匠网c

  付浩然只是尴尬的笑了笑,似乎也觉得这样不管不问有些过分了,对着钱发财说了句:“安静点,意外懂嘛,你这样是敲诈。”

  林平则过去扶起角落的占秀,安慰道:“没事的,这事跟你没关,警察会给你做主的。”

  占秀一听到安慰,人在这种时候,听到一句安慰的话,眼泪就至不住了,这是上次就自己的那个人,她真想扑上去哭个痛快,但是看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员工服,忍住了这个念头。

  林平似乎看出了这女孩的想法,抱住了这个女孩,也没管她身上的油渍。占秀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就开始哭了。

  周围的人倒是没觉得林平在吃这女孩豆腐,只是这样看着,开玩笑,能不看着嘛,付局长都没开口,他们开什么口。

  哭了好一会,占秀才安静下来了,林平放开了她,轻声道:“你先去旁边休息吧。”占秀乖巧点点头,付浩然示意旁边的一个警察带这女孩去休息。

  林平白T恤变的脏兮兮的,刚才占秀的油渍,鼻涕眼泪,全擦他身上了,但是他不在意。点了根烟,不是说能更成熟嘛,开口问道:“钱老板,你觉得你妻子的死是意外吗?”

  钱发财下意识点点头,答道:“当然是意外。”

  林平楞了一下,这老板逻辑有点问题啊,继续道:“既然是意外,那你找占秀要求赔偿,这属于敲诈,是犯法的,要坐牢的,你知道嘛?”

  钱发财反应过来了,又答道:“不是意外,我怀疑是占秀故意害死我老婆的。”

  林平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回答,他才能继续套话,问道:“你说说看占秀的杀人动机,作案手法。”

  钱发财说不上来,挠了挠头。

  林平吸了口烟,这钱发财真傻还是假傻,他自己告诉我他杀了他老婆伪装成意外我都不信,当然不排除装傻的情况,解释道:“意思是为什么要杀人,怎么杀的人。”

  钱发财想了下,没有回答,这个案子警察都定案成意外死亡了,又快哭出来了。

  林平忙摆摆手,让他先别着急哭,继续问道:“你能怀疑占秀,我能不能怀疑你呢,你有充分的杀人动机,刚我听你哭喊着家里如何困难,有贷了款,但是你怎么忘了妻子的急性白血病啊,那也是你家庭负担啊,是不是你早就把这份开支给省略了,因此杀害了你老婆。”

  钱发财头上冷汗直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喊道:“我那么爱我老婆,怎么可能杀害我老婆,你冤枉我,警察不是已经说了,这是意外。”

  林平看着激动的钱发财,笑了下,道:“别激动,我只是猜测嘛,你都说了是意外,别在为难占秀了。”林平扔掉了手上的烟,径直走了。

  付浩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林平,看他走了,一脸的不悦,这臭小子只是来帮那个叫占秀的嘛,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一脸怒气的跟着林平出去了。

  钱发财一直擦着头上的冷汗,一边小心翼翼打量着林平跟付浩然离开的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