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才没空理会这些东西,她听到了炸弹,从柳心怡身上翻出了门禁卡,交待莫安娜快点出去。他则跑出去营救那些被困的女孩,还有徐佳佳,王诗诗。

  遇到一个警察抢过他手上的对讲机,对着频道里喊到:”别墅里有炸弹,请尽快撤离。“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慌了,没人想出任务死在这,旁边的警察脸色也唰的白了,他们可不认为林平开玩笑,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林平没空理会这群人,跑去救那些女孩了,许多女孩都茫然的看着林平,关押太久了。林平只是说了句有炸弹,快点沿通道出去,因他看到并不是所有警察都是贪生怕死的,还有几名警察留着指引着这些人出去。

  当救出徐佳佳的时候,林平是心疼这个学姐,一脸的疲惫加上脏乱的衣服,还有血肉模糊的双手,徐佳佳在见到林平终于压不住心底的疲惫,陷入了昏迷。林平抱着她走到房间尽头的化妆室,当门打开时,看到了那个可爱的小萝莉,此时她没有任性,只是哭喊着跑过来抱住了林平的侧面,嘴里念叨着:“我就知道林平哥哥会来的,你会来的。”说着说着就哭了,她真的以为她要死了,要被那样的杀死。

  林平知道现在不是安慰叙旧的时候,对着那两个化妆的妇人道:“你们两个带着她们出去,这里有炸弹,外面有警察接应。”把手上的徐佳佳递给那两位妇人。

  王诗诗一脸的惊慌道:“炸弹,那你怎么不出去。”对着已经跑开的林平说道。林平远远的回道:“我还有点事马上出来跟你们会和。”

  林平自然是去找莫安娜,他没注意到莫安娜出去,想这个傻女人不会想不开吧,虽然现在他也害怕,害怕下一秒这里就成了灰烬,自己也成了尘埃,但是他不能做那么自私的人,要他假装不知道莫安娜在这一走了之,或许他会愧疚一辈子吧。

  莫安娜此时心里很乱,也很疲惫,她不知道该已一种怎样的姿势继续活下去,想起那个实验室里的血腥,她就认为云倾的存在是个错误。看着监控画面上有些血淋淋的房间,她就后悔,为什么当初要把云倾撑下去。这些年,他到底利用云倾做了什么。她需要冷静,她就想在这冷静的等着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秒。

  林平看着发呆的她,也不管她是否想活着,一个横抱,以一种强硬的态度带着她,林平虽然不强壮,但是应付莫安娜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只是挣扎了一下,就任由他抱着了。林平则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外跑去,没人知道这个炸弹什么时候爆炸。整栋别墅现在已经空了,一片狼藉,叹了口气,不知道在生命的危险下警察收集了多少证据。

  憋着一股劲带着莫安娜向外跑,他也不知道莫安娜怎么想的,还不从自己身上下来,没看到自己脸都红了,手发抖嘛。

  远处是那群警察,避的远远的,林平都纳闷了,这炸弹怎么还不爆炸,不会是假的吧,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他不知道的是韩书华对自己生命的珍惜程度。

  不知名小岛韩书华眺望着自己的别墅,他不知道那炸弹的量,所以定了最长的爆炸时间。旁边两人有些笑话他了,他能走到今天,这小心谨慎还是很重要的。倒是那实验室老头对韩书华耳语了几句,两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韩书华随后拿出了手发了条短信给莫安娜:“不愧是我的作品。”

  警察聚集处伤员已经被送往医院,抓来的犯人也开始送往警察局录口供了,一众警察只是在等待林平口中的炸弹爆炸。当然没人回说拿自己生命去看看,这话是真假。

  5@酷匠网首,/发9P

  莫安娜有些茫然,云倾肯定是要查封了,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在云倾的这些年,她的所有都奉献给了云倾,但是没有一处产业属于她个人。手机响了莫安娜抬手擦了下自己眼角的泪痕,看到了屏幕上的短信,突然神经质的笑了,这短信无疑证明了一切,打破她最后一丝的幻想。

  林平在旁边也看到这短信,皱着眉头,现在还发这样的短信,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是傻子,但能布这么一个大局的人会是个傻子嘛。

  在众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别墅终于爆炸了,这群人等的不耐烦了,偌大的别墅瞬间成了飞灰,带着冲天的火光。付浩然有些兴奋,这次他算是破了个大案子。而最大的功臣竟然还皱着眉头,弄的他也突然有些担忧,难道这噩梦还没结束嘛。看着那收刮出来的毒品,以及拍摄下来血淋淋的照片,刚才的喜悦全不见了。

  林平等人自然是回警局接受调查,付浩然通知了消防队,打算等明天再来看看有没有残留的证据。

  一切忙完之后,林平来到了医院,难闻的消毒水,各种汗水味的混合,还好是晚上,医院有些空框框的,林平是打心眼不喜欢这种味道,招呼了一下脑海里的林平2,把他换了出来,毕竟最担心她们俩的还是他。

  林平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徐佳佳和王诗诗,也有些放心了,总算是没出什么事,林平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号码,付大叔的电话,急忙走出病房来到走廊上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付浩然略带疲惫的声音:“林平,医生从病人的血液理提取到了罂粟跟一种未知成分的毒品,这种新型毒品有个特点,上瘾慢,但是毒瘾大,若不及时服用此毒品,可致人痴呆,严重可导致死亡。根据口供我们推测,罪犯是把毒品掺在饭里。严重的是这次抓来的犯人全都上瘾了,毒瘾发作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林平开始还算淡定,后来一听,:“那我两个同学呢,她们上瘾了嘛?”案子的事有警察去想,他只关注这两个因为他受伤的人,救出的少女也看到了占秀,让他的内心总算是有点慰藉,没有白忙活。

  那边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林平会这样说,道:“本来还想到你这取取经,放心,那些救回来的少女,都没达到上瘾的标准,但是还是有轻微的瘾,发作时会浑身无力之类的,忍一段时间就好。”

  林平反应过来了,他还纳闷为啥这大叔告诉他这些,想了下道:“那种未知成分应该是从醉生花提取的,就是那种紫色小花,罂粟作用于精神,醉生花作用于身体,二者结合。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林平说了这些挂断了电话有些担心莫安娜这个外表强硬的女人了,自己也算是间接毁了她的一切,过了今天,她再也不是云倾老总,人人尊敬的女总裁了,还要面临恐怖的韩书华的报复。

  次日王诗诗睡醒了,看到旁边的林平,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开口道:“吓死本小姐了,林平你个大坏人,说好的保证我安全呢,你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嘛。”说着说着就哭出来了,她不敢告诉她的父母,没人哭诉,徐佳佳有昏迷了。

  林平无奈,只好过去让她靠着,任由她哭闹打骂,过了一会,王诗诗不哭了,看着门口的两个熟悉的身影,眨了眨眼睛,忙把林平推开。

  林平一头雾水,回头一看,忙反应过来道:“伯父伯母好,我去给你们买早餐。”他可不敢在这呆了,王诗诗成这样他可是罪魁祸首,像王诗诗眨了眨眼,露出哀求的表情,就出去了。

  王诗诗在床上作委屈状:“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王父王母直接数落起王诗诗,:“发生这么大事你不告诉我,要不是警察同志来电话....”王母说着说着就掉下了眼泪,隔壁的徐佳佳病房也上演着同样一幕。可怜天下父母心。

  莫安娜从警局出来之后,实在不知道去哪,现在云倾的所有资产都被冻结,要不她协助破案有功,估计也得呆上几天。想起林平临走递给她的地址天鼎小区,q城最好环境的小区,虽然不是很贵,但不是普通人能买的起的,看来林平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以及说的话:“如果你实在没地方去的话,可以先住我那里,反正我在学校不回去。”补上了一个阳光的微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那,她也不想流落街头。

  兰姨跟勇叔早已接到林平的电话通知,虽然得知莫安娜已经落魄了,但是知道莫安娜可能会来,两人兴奋的跟什么似得,毕竟莫安娜还算是个名人。兰姨特地把她拿手的点心都做了一遍。当莫安娜到了的时候,觉得受宠若惊,吃着兰姨的点心,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些年她似乎只有工作。打量了一下环境,这里很温馨,有家的味道,不像自己以前的房子大大的,却空空的。

  睡在这陌生的环境,莫安娜觉得这两天跟做梦一样,从身价过亿一夜成了一无所有的无业游民,但是似乎这才是她真实的自己,她叫莫田田。

  在那事之后,林平还第一次觉得学校真的蛮好蛮温馨的。因为那事,云倾公司解体,公交公司终于又恢复了其霸主地位。许多被救的父母纷纷感谢林平,这还是付浩然给他颁发锦旗,还有奖金的时候被那些父母看到,林平可是尽可能的低调,电视台的采访什么的都推了。他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赞扬的,这是一个华夏公民该做的,只是可怜那些逝去的亲人的人,林平只是暗暗握拳,像韩书华这样的人渣总会有人制裁的。

  一切只是如梦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