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秋莹正准备上班,发现了调令直接让她升职成了总裁秘书,且临时赋予监管权力,难道昨天那个年轻人,真的是京城来的,这让秋莹有做梦一般的不真切,因为莫总还给了她一条命令,无条件执行林平的命令。而韩蓉则调去了前台。其实莫安娜早想换了韩蓉了,她喜欢简单点的人,韩蓉的所为她也是知道的。

  林平2已经急坏了,徐佳佳跟王诗诗的失踪全怪他,要不是发生这个事,本来她俩还在学校里乖乖的学习的。在得到莫安娜给的证明之后,他首先调查的就是那个休息站。步行进了个地下通道,发现了地下手机此时已经没有信号了,前天下午3:50左右失踪在这个地方。到了一个门面前。果然没有通行证这里不是随便进的。拿出莫安娜给的产牌刷了一下,门打开了,黑呼呼的洞传出汽油味,依稀有灯光透出,显得十分的诡异。

  林平没有犹豫,直接就走近去了。果然,莫安娜没骗自己,这里是没有摄像头的,但是绑架犯怎么知道王诗诗进来的。这里没有信号,只能用有线传递监控录像。

  三种情况:1.主谋那天在这,那么就可以知道现场的情况,进行指挥。2.主谋不在这,利用有线把现场视频传出现场,发送至某地,指挥现场。3.主谋不再现场,根本不指挥现场,只是下了命令,由于里面没有信号,消息肯定是外面的人通知进去的。

  ^最。新v/章VK节上酷匠网L4

  加之主谋肯定是个有权力的人,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中巴听其命令,在现场指挥的可能性不到,而且据莫安娜说,她们公司这休息室是与外面通讯隔离的,有些技术隐私不能泄漏,所以不可能有通讯连接外面。所以公交司机很可疑,很有可能是帮凶,起码是他送消息给主谋的,而且肯定是他把要绑架的人送进去,并下达命令。

  还有一条线索就是这里面徐佳佳怎么被送出去的,看门禁卡的时间,就可以确认,找到里这里的负责人,余大鹏,本地人,35岁,在云倾公司技术部干了4年,升职为这个修理库的负责人。

  余大鹏此时正在调试一个引擎,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向他走来,他看了一眼这小伙子,继续捣鼓着手上的工作。

  林平也没有着急,这事不是着急就有用的,而是站在旁边有兴趣的看着余大鹏,据莫安娜说这人是公司不多的老实有技术肯吃苦的忠实员工了。

  余大鹏关闭了引擎,擦了擦手上的油,一边对着林平说:“你就是莫总派来例行检查的年轻人吧,说吧,有什么需要我配合?”

  林平拿出了莫安娜给自己的身份证明,道:“能给我看看前天下午的门禁记录嘛?“”跟我来。“余大鹏没有犹豫,招呼着林平跟他去他的办公室。

  ”这就是前天的门禁记录了。“余大鹏打开电脑,弄出了那个门禁记录。

  林平没有去看这个记录,而是问道:”这个办公室除了你有谁能进来,会进来?“余大鹏沉思了一下,答道:”我平时不锁门的,所有他们都可以进来,只是没人会莫名奇妙进来。“林平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想到了两种可能:1.绑架犯前天会在下班的时候跟下班人员一起出去,但是目标太大,肯定是最后走,毕竟带着两个大活人,当然,不排除开车,那就可以混在许多时间里面了。2.绑架犯在前天随便一个时间出去处理徐佳佳,王诗诗,这样肯定要来清除门禁记录,这记录是不可修改的。

  林平笑了,不管怎样,都有办法查到是谁带走了徐佳佳跟王诗诗了,他等48小时一到就可以报案把线索提供给警方了。对余大鹏说道:”拿出一份你们这个点的前天上班所有员工的信息。“对比了一下,已经确认了那个毕方勇就是带着两女离开的人,还有3点50多开车进来的那个臭屁司机吴涛。

  余大鹏则是以为林平是真的例行检查,看着林平一会笑一会皱眉有些莫名奇妙,虽然好奇这小伙子在干嘛,但是向来本分的他,没有开口说什么。

  林平对比完之后想去看看休息室,毕竟休息室是徐她们被绑架的地点。逛了一圈,在一个座位发现一张饭卡,上面是王诗诗俏皮的笑脸。林平揉了下有些发红的眼眶,发誓一定会救出她们的。又搜索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发现,旁边的那些员工都不明所以,林平甚至还看到一个保洁人员,胸卡的名字印着毕方勇的名字,小腿受过伤,林平压着心里的愤怒,他不能打草惊蛇。

  毕方勇托着地,但是还是很慌张,因为那个例行检查的年轻人竟然捡了一张饭卡,不由得想起两天前绑架的两个女孩,吞了吞口水,继续托着地,盘算着下班就通知上头。

  林平出去后直接到了警察局,找到了付浩然。

  付浩然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失踪少女案子已经达到了13起了,这还没算徐佳佳,跟王诗诗,其余人父母都来了。也不是说徐,王的父母不关心她们,而是她们父母认为大学嘛,孩子不接他们几个电话很正常,也就忽略了,其他人都是开学就没联系,父母自然会怀疑。

  现在离开学已经16天了,半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了。付浩然抽着烟,警方竟然没有发现一丁点蛛丝马迹,因为失踪案子太久远。而这群办案多年的老警察都不信林平提供的推理,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纸上谈兵。再说这林平只是个小孩子,不得不说他很有脑洞,动不动就想到这个云倾上去。

  付浩然是最信任林平的人,直觉告诉他,林平不简单。谁知林平就跟个找不到家的小朋友一般,直接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一会捣鼓着自己的手机,一会坐在那里发呆。

  付浩然什么人,他自然是知道林平在生气,这几天的调查,发现不了任何线索,没有突破口的案子让他们感觉自己很受伤。林平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希望。他虽然要面子,更要饭碗。

  外界跟上头都急的发疯了,这省上面的人都给市局下命令,再有三天不破案就全部下岗,市局没出息的就给地方增压力,两天不破案,就全部走人。

  付浩然斟酌一下言语:”林平啊,叔叔这几天忙坏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他打起了感情牌。意思是说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努力了没用,这几天全城的警察估计都累的够呛,各大头条全是什么警方无能的字语。

  林平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赔笑的打算,觉得有点好笑,不忍戏弄他,开口道:”付叔叔,我也知道没什么证据不能查云倾,但是现在不同了,莫安娜莫总知道吧,我姐,随便你们查。“付浩然就这样看着林平,也不说话,心里想着:你小子使劲吹,不吹看看能死不,你是莫安娜弟弟,那我就是她爸爸。

  林平知道他肯定不信,自己都不信啦,只是必须要扯出这样的大靠山,等会这群警察才会重视自己。也没解释,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给了莫安娜,手机上还显示这一张莫安娜的照片。那天林平说啥怕人不信,硬生生拍了一张,莫安娜拿这人也没办法,没说什么。

  不一会电话通了,那边传来一个好听女声:”喂,那位?“付浩然则是看着这孩子,没吃药吧,随便打个号码,弄张莫安娜的照片,跟人说是云倾总裁莫安娜,这会有人信,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林平也没理会这大叔,开口道:”莫大姐,事我查的差不多了,你先不要说话,你那边有监控,听我说。现在已经确认那个维修点的毕方勇带走了徐佳佳跟王诗诗,我在那还找到了王诗诗的饭卡,确认了她们肯定是在那失踪的。还确认了车牌为******的中巴司机吴涛,肯定是帮凶,他负责把消息带给里面的人,让他动手。关键的是你们公司负责监控的那个部门,肯定有内鬼,那边先不要管,我要指望钓大鱼。“莫安娜什么人,能走到今天这步可不全靠包养,她抗了京城那边的压力已经2年了,从这点看出就知道她不简单。虽然听到这些事让她有点惊讶,但是还是面无表情的回了句:”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就忙了。“她必须假装,让监视她的人放松警惕,本来她想直接把这摄像头移除,但是林平说留着还有大用。

  付浩然有点点信了,毕竟林平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加之手机上显示的那张莫安娜照片明显是日常随拍的,作为一个警察肯定看的出来,没有处理过的名人照片,看角度也不偷拍,难不成林平真是莫安娜的弟弟,毕竟莫安娜本来也是个农村女孩。

  林平看着旁边在沉思的付大叔,没有开口,他要得到付浩然自己开口,全力协助他调查。诱惑道:”付大叔,想不想升职啊?“付浩然看了这个神秘的少年一眼,似乎下定了决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