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安娜不是听见这声音才出来看的,她只是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知道她的号码的人可不多,电话里那个人说有个有趣的人要见他,出来看着这场景,她还是呆住了。有趣的人就是被按在地上那人嘛?确实是很有趣,18岁左右的一个孩子被按在地上眼里没有一丝慌张。

  那青涩的脸不由得让莫安娜想起那时刚上大学那会,对这孩子有点好感。看着自己秘书那浓妆艳抹的脸,有些不悦,不过员工化妆也是自己的自由,这韩蓉也算自己的同学,不然以莫安娜的性格估计早开了她。对着外面说了句:“让这孩子进来吧。”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在她看来,可能是老家那边的人吧,有什么困难。说完就会了自己办公室。

  韩蓉吓了一跳,这人莫不是真的是老总的亲戚吧,吓的忙去拉林平,一个劲的说好话抛媚眼,:“那个,姐姐刚才也是担心莫总的安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担待。”

  林平懒的理她,他猜莫安娜从昨天的监控中已经认识了他,他有理由相信,莫安娜就是那个绑架的幕后主使,想到这林平就有点心安了。他见了莫安娜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会杀人,也不会贩卖,大概就是折磨下被绑架下的人,当然这只是林平的猜测。整理了一下衣服,瞪了一眼韩蓉,还有那两个保安,走到莫安娜办公室。

  莫安娜在打量着他,他没有打量莫安娜,他在看这附近有没有可以监控外面的东西,却发现这只是个简约办室,单调的环境,连盆栽都没有,而且据他的经验,这房间还被人装了摄像头,在左边的壁画上,有一个小型摄像头。会是谁在莫安娜办公室装摄像头呢,林平觉得这事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沉默了一段时间,林平开口了:“云倾公司莫安娜莫总裁,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嘛?”

  莫安娜觉的自己猜错了,不像是自己老家那边的人来求助,倒像是来调查她。内心暗暗有了警惕:“你问吧?但是我可以选择不回答或是回答。”

  林平点了点头,开口道:“莫总,你为什么让我进来?”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平民。

  莫安娜觉得这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进来了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把实情告知给了林平:“有个人打电话给我,说门外有个有趣的人,我太无聊就出去看看。”

  林平心头一凛,有人想让我刚莫安娜见面,有人监视我,那个人也肯定在监视莫安娜,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莫总有见过这两个女孩吗?递上自己的手机,上面写着,下班后车库见,请相信我,有人监视你。同意就说没见过。”角度刚好是那个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徐佳佳跟王诗诗的照片就没给她看了,估计她肯定没见过。

  莫安娜心里陷入了纠结,该不该相信这个1米八的男孩子,这些事他是怎么知道的,有人监视她,她揉了揉太阳穴,没有回答林平,像是再思考是否见过这照片上的人。

  林平知道她的担心,继续道:“我叫林平,跟照片上的两个女孩都是公安大学的学生,但是他们昨天失踪了,而且是在贵公司的中巴车休息室失踪的。”

  这下莫安娜没有反应,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林平讲的话不会是编的吧,这让她怎么接话。

  知道她还是犹豫,林平拿出了学生证,上面阳光的笑容,让莫安娜都有点影响,不得不说这张照片拍的蛮好。确认了是公安大学学生,莫安娜不犹豫了,开口道:“不知道。”

  林平严肃的说道:“那么莫总打扰了。”

  林平正准备了,没想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莫安娜招呼了一声进来,韩蓉打开了门,拿出了一束花,道:“莫总刚有人把这送到这,说是给您的。”

  林平刚想取笑一下莫安娜有那么多人追的,但是脑海里的林平1不停的发出信号示意林平2让他出来,林平2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林平1一接手身体,就一把从韩蓉手上夺过花,对着莫安娜叫到:“把窗户打开通风。”然后自己就不回头的跑到了男厕,把花扔进了垃圾筒。

  后面则是韩蓉的吵大闹,:“这人太不把莫总放眼里了把,竟然把别人送莫总的花扔了,太过分了。”

  |酷“J匠网r首发r5

  莫安娜则是淡定的打开窗户,叫韩蓉别大声张扬,呼吸了下空气,她不想问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个男孩子刚才有点奇怪,拿花前跟拿花后是两个人的眼神跟语气。她看人一向不会错,伸了个懒腰,展露出了她那完美的曲线。笑了笑,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q城某城郊别墅那少妇在给自己擦脚趾甲油,猩红的颜色,如血一般,让下面跪着的一个老头瑟瑟发抖,那少妇开口了:“你说,那花那么漂亮为啥不要啊?不是说没人知道那种花的嘛?”

  那老头发着抖,解释道:“主人,我也不知道,这林平太见多实广了。”

  擦完指甲油,满意的点点头,:“这次的货不错,不能怪你,怪那臭小子,白送个莫安娜大美女给他都不要,真是傻到家了。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那老头站了起来,退了出去,在门口暗骂道:“臭娘们,还真当自己是这的主人了,呸。”

  ——————云倾公司地下车库林平3在莫安娜的车旁边的一根柱子上躲着,脸色有些苍白,原因可不方便说,他现在脚都有些软了,加上没吃午饭,自然成了这个样子,暗骂着林平1跟林平2,他一接手身体就这样虚弱,也不好说他们干的那些羞羞的事。

  莫安娜已经下班了,还到前台秋莹那求了个防狼喷雾剂。秋莹是最受公司男员工骚扰的女性了,自然是有,总裁这一行为大大鼓舞了秋莹的积极性,问总裁为什么要这东西。

  莫安娜俏脸一红:“没什么?不要说出去,早点下班吧。”

  秋莹看着脸红的莫总,眼睛要掉下来了,莫总是怎么了,没吃药吗。

  当莫安娜走近车旁的时候,林平从后面拍了下她,吓的她差点拿出防狼喷雾剂,林平一看笑了下,苦笑道:“莫总,我都快死了,放心吧。能上你的车谈嘛?总觉得外面不安全。”

  莫安娜捏了捏那瓶喷雾剂,点了点头,其实她并没有很深的阅历,但是她很谨慎,拿出车钥匙按了下开关。自己上了驾驶坐。林平也没矫情,上了副驾驶坐,现在他需要坐会,身体快垮了。

  莫安娜紧张看着这个能给她压力的男孩子,手捏着喷雾剂,道:“有什么事快说吧?”

  林平摆了摆手,道:“莫大小姐,你别那么紧张好嘛,我要是对你有什么歹意,你知道下午那个是什么花嘛?那叫醉生花,跟某些物质反应可生成一种气体,故名思意那种气体可以让人醉生,作用于身体的一种迷情药。我只是轻微中毒,就成这个样子了,懂吗?”

  莫安娜看着这脸色苍白的小伙子,松开的手上的喷雾剂,怀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谢谢你了,你想说告诉我什么?”

  林平笑了笑,说道:“我可不想被拍成电视剧。”又严肃的拿出手机,打开徐佳佳跟王诗诗的照片,:“她们已经失踪两天了,我希望你帮帮她们,我本来以为是你干的。”把路线分析到调查计划还有莫安娜的八卦绯闻,结合犯罪心理分析跟莫安娜说了一遍。

  莫安娜也被这小伙子的推理折服了,她设计这个运行模式可不是两天就搞定的,能两天找出她公司的运行规律,这是天才啊。从他的分析,确实自己是最大的嫌疑人。

  林平想了想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主谋,但是看到你房间里的摄像头,我觉得你不是主谋,当然这可能是你的苦肉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你。”确切说是林平2相信莫安娜。

  莫安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泛起一阵感动,虽然那些八卦不全是真的,但是林平有这样的话,还是让她备受鼓舞:“你准备让我怎么帮你?”

  林平想了下,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你公司肯定有内鬼,利用公司的权力为自己谋私,甚至是绑架。我能帮你抓内鬼,我需要你公司内部的人帮忙,要我跟你绝对信的过,而且要有一定的权力。公司外的事,你给我绿灯,我要调查你们的中巴。”

  莫安娜考虑下,觉得这事关系到公司的安危,还有乘客的安危,她决定帮助林平,要是林平把这些找个有权威的人告知警方,或是卖给记者,这云倾公司会更危急,她现在就要扛住京城那大少的打压,公司内部的危机只能相信他了,而且他确定这人有这个能力。:“内部你信的人,有人选嘛?”

  林平想了想下,脑海了就浮现出了秋莹,虽然杨老告诉过他,不要相信任何人,但是他还是信任了别人,后面的事又有谁说的清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