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城“平儿,下来吃早饭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做好了早餐,像叫唤自己儿子一般亲切的喊他吃早饭,桌上是她精心准备的点心。

  兰姨也确实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六年了,老爷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而小少爷每次学习累了都会看着窗户外面发呆,让这个照顾他六年的妇女有些心疼。可以说这个孩子是她接触过最懂事的孩子了。

  “来了,蓝姨,让我看看早餐有什么好吃的。”书房里走出一个没穿鞋子的小伙,一米八的高个,脸上挂着笑,虽然长相一般,但是看上去很干净。这就是六年后的林平了,他走到餐桌前就用手拿了块点心,一口就塞进嘴里,:“兰姨手艺还是那么好。”

  “你啊,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在家里都不穿鞋,等下感冒怎么办,还有吃东西要拿筷子,今天是你去大学报道的日子,到了学校可不能再这个样子了。”兰姨看了眼比自己都高半个头的小伙子,一脸的欣慰,记得六年前他还是个脏兮兮的小孩子,这一眨眼成了大小伙了,而自己已经老了。

  林平满脸的笑容,有些撒娇的说道:“兰姨,你怎么比我老爸还啰嗦啊,你还不放心我啊。”

  兰姨笑了笑,为他准备行李去了,她对林平可是一万个的满意。从来到这,每次考试据说都是满分,开家长会的时候每次都让自己很有面子。她时常晚上起来想要帮小少爷盖被子,却发现他还在看书,比起其他这个年记孩子他算是太优秀了。只是有些不合群,她都没见小少爷跟别的小孩来往,经常一个人躲在书房里,万幸的是,小少爷不内向,他是由衷的替老爷高兴有这样的孩子,当然这是她听张勇说来的消息。

  六年了,这六年里林平没有联系自己的父亲,而杨振海也没有找过自己,他不敢去看新闻,他害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他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成长起来,用最好的自己迎接未来可能遇到的任何困难。这6年他做的最多的就是阅读,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阅读,看的越多,才越明白这个世界的广阔。他无时无刻不想站在自己父亲跟杨老头面前展示自己的成就,自己是状元,可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鼓励。

  还好他不会孤单,他有自己,他有兰姨有勇叔,无聊还会试试魂聚,魂聚完就很累就可以睡觉。林平发现每次用完魂聚,下次自己的灵魂好像变得更强了,意思是能承受更强的反噬。还有随着他的认识的成长,他能明显感觉到灵魂的成长,这让他不由的怀疑,难到灵魂是由记忆组成的,只是他看不见别人的灵魂,不然就可以参考下。

  吃完早饭林平跟兰姨打了招呼,就准备去q城的公安大学报名了。没有意外,林平以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公安大学,虽然可以报考京城的大学,但他也查过了q城的公安大学是顶尖的,估计这也是杨振海让他来这的原因。

  酷b8匠C:网永}r久F免√。费{0看Un小说W

  看着外面在洗车的张勇,有些受不了了,这汉子没事就洗车,:“勇叔,你每天把这破车洗这么干净干嘛,你不知道这样会让我不好意思的嘛,我真的不忍心弄脏别人的劳动成果啊。”边说就边坐上了那辆被洗烂的三菱牌的车。

  张勇没理会他,每天他都习惯了,早上洗一遍自己的爱车,不然闲着没事。自己一天除了接送下林平,就只剩洗车了。他到没用这车去赚外快什么的,毕竟这车是林平的,虽然林平并不会管束他,而且经常连上学都自己步行去,让自己休息,他又怎么再好意思用他的车呢。看着大包小包的林平调笑道:“平啊,你这是去上学还是,搬家啊。”

  林平吃着点心,:“勇叔,你这是吃醋吧,兰姨这是疼我呢,放心啦,我才不会跟你抢兰姨。”林平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张勇喜欢兰姨他早看出来了,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兰姨也不知道担忧什么,对张勇的追求装做不知道。

  听了这话,张勇不由的气笑了,:“你个小兔崽子,敢这样说你勇叔,小心勇叔把你拉到菜市场卖了。”

  林平想起刚来那会,竟然会被这种话吓到,说起这个脸都红了,哼了下,不理会张勇的调笑了。

  s城林家村村长家自从那事结束后,村长林根对林老三就越来越客气了,他可是知道林平混到京城去了。加上陈局长的帮衬,林老三已经成了村里的首富了,一栋并排着村长房子的小洋房建了起来,而且还在村里办起了养殖业,有上头的绿灯他还是轻松的。林老三每天都会去自己的老房子看一看,那里有林平留下的痕迹,时常想着林平那倔强的样子,不知道他这些年在京城怎么样了。

  林素在得知林平去了京城之后,竟然十分的难受,时常想起那个瘦弱的小身板,想知道他在京城过的好不好,每天上学都没什么热情了,雪糕都没心情吃了,每次生日还给他留了蛋糕,也没有人会帮她写作业,没有人带她去抓鱼。:“林平,你在京城怎么样了,是不是会跟我一样会想起我呢?”

  某天她终于决定要考京城的大学,这样自己才能去京城看他,她就是这样想的,她也是这样做的。但很多事就是你努力也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你不努力会很舒服。当然,我们的林素没有放弃努力,然而她还是没有成功。

  何涛在经历了那次的打架事件之后,越来越缠着林素了,也不知道哪天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林素了。直到某天他知道林素要靠京城的大学,他开始努力学习了,他本来就不笨,竟然考上了。后面打听到,林素竟然没考到。何涛纠结就很久之后还是放弃了去京城,他希望有天可以靠自己感动到林素。

  林素则是烦透了何涛,以前他是他的白马王子,而后来竟然被邋遢的林平取代的那个位置。她还记得放榜那天,看着自己连京城最差大学的分数线都没达到,差点都哭了。有心气一下那个整天跟着自己的那只苍蝇,她毫不犹豫的填了离家超远的q城一所专科学校。(作者发誓这是故意的,无巧不成书。)

  何涛都决定跟随林素了,原因无他,大概是心魔吧,又或许是真爱,家里人怎么阻碍都没有用,硬是填了跟林素一样的大学。何涛也算是知道了原因,林素心里竟然装了当年跟自己打架的那林平。想起当初的幼稚,何涛脸都红了,那时哪懂什么爱。这些年随着时光的雕刻,林素也越发的动人,这自然有些吸引人,加上林素又对他爱理不理,弄的他心跟猫挠似得,越得不到越想得不到,大概他这种人是贱的吧,学校里追他的不要,毕竟帅气多金,叔叔又是校长。

  最终何涛还是跟着林素上了火车,前往那个陌生的城市。林素对何涛终于有了好脸色,毕竟不是每个人愿意放弃自己的前程陪你扯淡的,但是仅仅是朋友之间的感动。即使是这样,何涛还是对未来的日子期待起来了,期待起那个陌生的城市了。

  京城杨家“父亲,爷爷怎么样了,还那样疯疯癫癫嘛?”杨天海旁边一个小女孩看着那打造的比监狱还牢的房间,问着他父亲,眼里全是担心,里面关的是最疼爱她的爷爷,这便是杨振海的宝贝孙女杨琴。她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以前那个看着自己就笑的爷爷了,只有这个每天折磨自己成疯子一般的老头,她经常看着自己的爷爷,跟自己的爷爷讲话,希望自己的爷爷能够变的正常。

  杨天海沉默不语,看着屋子里疯疯癫癫的杨振海,眼里全是悲痛之色,别让他知道是谁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的,自己必倾杨家之力毁掉他。

  杨家现在对外称杨振海已经去世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5年前,杨振海就莫名被寻会来的时候,那时的他浑身充满鲜血,昏迷不信。看着那浑身的伤口,杨天海目赤欲裂他想知道这是谁干的,但是杨振海仿佛凭空产生一个人,查不到任何线索。在调理了几个月恢复过来的杨振海,却是已经疯了的杨振海,而且还打伤看守的人,拼命的想逃出去,连他这个亲儿子都下手。杨天海无奈,只能对外称杨团长不治身亡了,请最好的心理医生给他父亲看病,没想到那些心理医生都被打伤了。

  这样的日子已经五年了,杨天海每次看见父亲在那房间里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他的心就在滴血,但是杨振海每天的除了饿了吃饭,其他时间的就是折磨自己,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总会有办法的,只是现在只能这样,杨天海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听自己父亲的老朋友陈叔说,有人能就你父亲,他是精神力异能,只是不知道当初你父亲把他藏哪里了,估计你父亲看的比自己命都重,等吧,等那个人出现。这是陈叔说的,杨天海眼里又泛起了希望。

  “希望,父亲那样保护你是对的。”杨天海看了眼又开始折磨自己的杨振海,缓缓吐这这几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