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五个听到脚步声,马上停止了哭泣,看见了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跑过来了。那不怀好意的笑,让他们有些头皮发麻。不是说人民警察都是好人嘛,这表情怎么跟要吃了他们一样,其中一个女孩忍不住了,她还是比较信任人民警察的:”你们是警察嘛,你们想干什么?“这群警察共6个则是打量这这四个女孩,虽然这四个女孩不算很漂亮,但除了李娜外其他三个可是被那村子伺候了一个月,皮肤也是很好,虽然一夜逃亡有些脏兮兮的,加上汗水打湿了单薄的T恤,此时她们的外套都给了林平,因为林平衣服被扒了。这群警察里年长的两个眼里已经有淫邪露出了,:”上头是不是说死活不论?“问旁边另一个年轻的警察,那警察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没说什么,因为这边三个警察也知道他们想干嘛,有些跃跃欲试,那警察走到另外一边去吸烟了。

  林平这边现在怎么会不懂他们想干嘛,几个女孩都在做最后的挣扎:”你们不是人民公仆嘛,你们这样做会遭天谴的。“林平则是盯着他们裤子里的抢准备好用魂聚抢枪了,只是刚恢复过来的他还是很虚弱,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脑海里的林平1跟林平3传递来的鼓励,他虽然不知道怎么用枪,但是拿着指指人都好。

  s酷J?匠:网永&\久DH免k)费看小说CH

  正当李娜等人绝望的时候,那5个警察已经靠上来了,林平则是死死盯着这群人第一个上前来的老头。

  天空传来轰鸣声,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一辆巨大的直升机悬浮在他们头顶,上面的人那种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下面一群警察。

  那群警察都吓尿了,连直升机都出动了,这群人是什么人,那好像还是e城军区的一辆直升机。

  林平五个人也呆呆看着那辆直升机,跟电视一样酷,甩下了几根绳子,滑下了几个人。杨振海也跟着下来了,林平一看到他止住的眼泪又下来了,:”死老头,别以为你这样我会感谢你,我讨厌死你了,动不动把我扔下,你忘了你怎么答应我爸的吗。“杨振海则是一脸的苦笑,这小祖宗怎么那么聪明啊,那压下不带他会华夏守护的心思又串出来,可能他不靠那能力也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华夏守护者,:”我可没有丢下某人,是某人自己动不动就昏过去。“跟他一起前来的几个军人则是一脸的奇怪,只是团长口中的那个尖刀嘛,跟个孩子这么好说话。

  林平也不管其他人,走上来就是把鼻涕眼泪擦在杨振海身上,”你都不为我考虑下,你要是出事,我怎么去京城。“杨振海也不恼,调笑起林平,:”你有那么多大姐姐,可以让她们带你回家啊,你还给你爸带了个媳妇回家,应该有人愿意吧!“林平脸一下红了,没再出声,那四个女孩倒是没什么,没想到这个大叔这么有权力,连军区的飞机都调来了,一直向他道谢。

  杨振海只是摆了摆手,:”放心,华夏是有法律的国家,三天后这里要翻过来了,我倒是想知道这群人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眼神冒着精光,看着e城的方向。

  随着杨振海的回归,直接急电通知了京城那边,京城了解情况后,一个城市竟然腐朽成这个样子,大为震怒。马上派出了负责人接手了e城,进行彻查e城的官员。另一方面又让郭团长军队直接镇压了e城外的那个山村,解放了里面的被拐卖妇女,并封锁了那口所谓的神井,等待进一步的指示。杨振海则带着那神酒去化验了,结果竟然让他发现另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酒里含有一些特别的成份,可以杀死男性精子携带的x性染色体的精子或卵细胞,并且会降低改变y性染色体的精子的某些基因组,这种改变方向目前还不明确。懂生物的都知道生男孩还是生女孩看的是男性这边,当男性提供y染色体的时候,后代则一定是男性。大量实验表面,该酒副作用有许多:1.可以使女性失去生育能力。2.使服用者产生轻度幻觉,变的嗜血。3.改变后代男性部分基因特征,且一定嗜血。

  当京城得知这东西之后直接下令烧了那井,据说里面的母体寄生在活人身上才能繁殖,而幼虫都是吃人的血肉的,这种歹毒的品种华夏表示没有研究意义,而且他的作用是非人道的。而后那些关押的犯人大部分都死去了,且死状凄惨,都是幼虫从睡眠中苏醒开始吞噬他们的内脏,生物学家解释,这虫只能有一个母体,当母体死亡,它们就获得了进化成母体的机会,然后拼命开始吞食血肉,积聚能量争取蜕变。

  e城的不少富豪都死去了,整个e城都陷入了混乱,郭团长直接出动军方镇压混乱,e城面临着大换血,在职的人人自危,什么陈年烂梗都被翻出来彻查。

  只有少部分活了下来,据调查那些死人都是喝过那种幼虫的人,因为谢峮告诉他们把虫子喝进去更有效果。那村子的村民除了谢峮其他人都死了。

  作为这一切的主使谢峮在见到杨振海的时候,还是楞住了,没想到那时被自己抓的那个大叔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e城都被翻过来了,:”要知道你那么不简单,我应该早点杀了你,不过现在你别问我什么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杨振海也没理会他,:”能告诉我你怎么控制e城嘛?”谢峮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脸色变得有些狰狞。

  杨振海见他没回答,点了一根烟,他要好好过过烟瘾了。:“这虫子酒也就这几年冒出来的,据说是人为改变了基因组。”

  谢峮脸色还是狰狞的,他决定说点什么了,这些事在他心里憋太久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女孩,她7岁那年母亲又生下一个女孩,那个死男人竟然要休了她的母亲。这些都是因为他们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她的母亲被休了之后郁郁寡欢,之后没想那家人还没如愿得到一个孙子,竟然把责任全怪在她母亲头上,他们羞辱她母亲,折磨她,连襁褓里的妹妹都不放过。终于有一天,母亲去世,妹妹也没活下来,但是那个女孩活下来了。”

  杨振海听着这个故事,有些沉默了,看着谢峮眼里的悲伤,不由的感叹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谢峮顿了顿,没理会杨振海,:”那女孩拼命改变自己,给自己注射雄性激素,甚至做了手术切除了压制不住的胸部,她发誓要毁了那个死男人,她努力的学习,以男人的身份得到了那男人的重用,记得那男人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你要是我儿子就好了‘女孩顺着他的话认了他做干爹。“杨振海终于有些动容了,这人太狠了,这种自残的是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谢峮喝了口水,脸上开始有兴奋了,:”终于有天,这个膝下只有一个纨绔儿子的死男人重用了她,可能是不想他的基业毁在那没出息儿子的手上吧。他家族的人当然反对把家族给她,但是她设计了他儿子,弄死了他。他家族那群人还是不想把基业给外人,想传给女儿,但是竟然没有女儿愿意回来,他们家的女儿都差不多被虐待的失去了家族归属感。终于她大权在手。“杨振海见她不说话了,意识到后面的东西可能很隐秘了,但是想套套他的话,“然后他折磨死了他的父亲,有一伙人找上了他,说可以帮他解决那些重男轻女的人,但是要得到这个她的支持。她对重男轻女的人是恨之入骨,在得知那伙人的方法后,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家族的基业,带着积蓄执行了那群人的计划。没错吧,e城最大企业的老板。”

  谢峮没理会他,而是自言自语到:“这是他们活该。”

  杨振海又吸口烟,:“你知道他们是谁嘛,他们是华夏的蛀虫,只要是华夏人就有义务保护华夏,而为了自己的仇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

  谢峮脸上满是嘲讽:“别跟她说华夏,华夏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迫害多少人了,那群死男人死光了,华夏就是女人掌权了,当妇女受到迫害时,怎么不见华夏人站出来,当女孩母亲被杀害,又有谁知道。难道,就不允许女人反抗嘛?”

  杨振海知道,这是观念的问题,一时是改变不了的,倡导男女平等不是一两天,但是这又怎么能改变根深蒂固的老观念。站在个人角度上,他是同情她的,这辈子本该有着美好的爱情,疼爱自己的母亲,还有可爱的妹妹,把烟蒂扔了,不想再去看他,或是她。:“你为什么同意那群人迫害妇女?”

  谢峮看着这老头,:“事实上我只是解脱他们,那些有骨气的女人值得尊重,所以我善待她们,让她们成为祭品,我在解脱她们。至于那些自己都不自爱的女人,被折磨又有谁在乎。”

  杨振海似乎明白了,她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脏了,似乎有点理解她,站起来准备走了。

  谢峮也很感谢这个让自己倾诉的人,似乎他还能接受自己说的,起码他听完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代号,我的是F,代表着等级。”

  杨振海一振,没有回头,走出这有些压抑的地方,谢峮将面临审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