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亮了,看了眼后面还在熟睡的孩子,在他眼里算孩子吧。

  又看了眼昏迷的林平,他也知道使用那种能力可能对林平灵魂有很大的伤害,所以他不想林平在使用那种能力了,连把他带回华夏守护的心都淡了许多。他也开始希望这个孩子能平平安安的了,只是自己让他卷进太多事了,要不是自己,他应该在家里上学吧,有着平凡的幸福。

  杨振海突然有些想抽烟了,有点想他的老搭档陈局长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了,一个华夏守护者的无奈。他背负的太多了,要注意的太多了,这个年近50的老头都有些许疲惫了。看着那群孩子,满脸的疼惜,眼神又坚毅起来,总得有人为他们撑腰,有些苦有些欺凌不能白受。杨振海默默下了决定,总得有人站出来,既然碰到了,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李娜四个女孩也相继醒来,看着坐在前面的发呆的杨振海,开口道:“叔叔,昨天的事谢谢你了,还有你的侄子。”

  杨振海没有接话,气氛有些尴尬。过了会,他还是准备提醒一下这四个女孩,因为接下来的路并不安全,:“先别着急谢我,事情还没结束呢,你们最好有心里准备。”

  那四个女孩又紧张起来了,难道自己还会被抓回去嘛,:“叔叔是说,我们现在还并不安全,可是他们并没有追来啊,等到了e城,我们可以打电话报警,不就安全了嘛?”

  杨振海没有回头,发动了引擎,:“到了e城才是危险,警察就一定可信嘛?”车子发动了,继续朝前开去。

  四个女孩又从死里逃生的兴奋里清醒过来了,脸色也变的好差,:“那我们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死了嘛,我们不管,死也不回头去那个村子里。”

  杨振海也知道不能再刺激这几个小姑娘了,柔声道:“没事,我有办法,我们都会没事的。”

  听着这大叔安慰的话语,四个女孩的心放下了,毕竟这一路都靠他叔侄,慢慢平静下来了,没有再出声打扰杨振海开车。

  车子就这样慢慢开着,停在了一个路口,:”你们四个下车吧,带着林平,他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杨振海递给了李娜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号码,:”你们要尽快联系上这个号码,让他快点联系e城军区的郭团长,告诉他尖刀有难,速查e城警察局,我能不能脱险就靠你们了。又掏出一封他昨夜写的信,认真的说道:”还有,见到郭团长把这信给他,当然如果我能联系上他,我们就安全了。“那四个女孩听着杨振海这样的语气,脑海不由的想到那句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李娜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一去,这大叔会很危险,:”大叔,难道就不能一起下车跑嘛?“杨振海没理会李娜:”快下车。“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心里却是总得有人承担那份危险,自己拼了这老命也会让你们安全的。

  四个女孩只好带着昏迷的林平下车了,对着车子挥了挥手,:”杨大叔,一定要平安的跟我们会合。“杨振海招呼都没打,发动了车子就走了,他怕自己忍不住想等等那个小屁孩醒了,他突然有点舍不得那个才相处了几天的小屁孩了。明明烦透了,胆子也不大,却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冲出来就自己的小屁孩。这一去,可能真的危险了,虽然自己的军衔不低,人家要杀人灭口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e城外,大马路旁停靠着许多的警车,一群警察在那里闲聊。

  ”上头又给了肥差了。“”什么肥差啊?“”等下这会经过一辆车牌为xxxxxx的车路过,那边的大货车会撞过去,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那xxxxxx车牌的车幸存者都带到警察局里审问,要是死完了就可以收工了,这次出警每个兄弟可以拿12000,每弄死一个2000。“”那要是这辆车没来呢?我们可是昨天晚上就到这了“”那也是肥差了,我们就顺着这路去寻找6个人,这路都没有分岔路,直接寻过去,这是他们那伙照片,还有个小屁孩没照片,每找到一个带回出警每个兄弟2000,不论死活。““竟然是群孩子。“他们还以为是穷凶极恶之徒,不过有钱拿也就没什么了。

  “这路会有车经过吗?这就是条颠簸的泥路啊,又破又烂。”有人质疑到。

  那人也没了自信,但是这是上面的命令,应该不会有假。

  .......杨振海一路紧绷着脑子里的一根弦,副驾驶坐上放着那个装满可燃物的背包,至于那坛什么神酒早就埋起来了。这次危机过后,自己要抽口烟,杨振海在心底想到,以前自己怕死烟瘾都戒了,现在才发现,干这行哪有等着自然死的。车子还是不缓不慢的行驶着,向着那条马路行驶。

  由于路边长满的野草,限制了视野,看着前面的水泥路,杨振海手心汗都出来了,这是自己的必经之路,看着路边的野草,突然笑了。

  当有引擎声传来的,外面的警察都准备上去抓人了,弄个什么车祸,再把那群人全抓回去,自己这群人轻松拿个一万二。过了一会竟然没人过来,那群警察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的兴奋,但也没人去那边看看,生怕暴露了。看着自己放的路障,另一个出口又有辆大货车等着制造车祸,那车是插翅难飞。

  就这样两边僵持着,突然那车的引擎又响了。那群警察跃跃欲试,没跑就好。等了实在太久了,昨夜到今天早上。过了会,终于有警察想去看看了,想早点完事,至于抓人的借口还不是自己这群人说了算。那用的着制造什么车祸。摸过去看到的是空车,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是引擎还发动着,招呼那边的人过来。

  一群人看着空车,知道人就在附近,可能往后跑了,他们着急去寻找杨振海他们,留了几个人看管,就直接往泥土路那边追了过去。

  卡在引擎盖里的背包终于被发热点燃了,冒着黑烟,伴随一声巨响带着冲天的火苗炸开了,有许多躲避不及的警察都被炸伤。马路那边杨振海已经开着那辆大货车碾过了路障,那货车司机昏死在路边,警车旁的警察马上反应过来追了出去。

  李娜等人还在赶路,因为昨夜到今天没有进食,四个女孩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还带着一个昏迷的林平。当远处的一声巨响传来,她们四个都意识到,杨振海可能出事了。

  杨振海把她们停放的位置里马路那边太远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李娜等人涉险,那些什么信号码都只是给李娜等人一个寄托,杨振海知道,华夏守护在总部每个人身上装了定位芯片,自己活着就能通知到总部那里,那边自然会派人彻查这里,自己死了总部那也知道,自然也会派人彻查这里,林平他们就安全了,起码他的牺牲是有意义的。

  看着这漫漫长路,李娜四个人已经累的不行了,走了近3个小时,还是没有到头,而林平终于有要苏醒的痕迹了,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大姐的背上,没有所谓体香,只有淡淡的汗水味。察觉到林平的动作,四女都面露喜色,这小家伙终于醒了。林平醒了第一个想到的是杨老头,他这下不会在嫌我烦了,扫了一眼没看到杨振海,脸一下子拉下来了:”杨老头,你说好带我去京城的,怎么就走了。“竟然有些想哭了,:”你把我从家里骗出来就这么扔下我。“四女此时也有些伤感,她们听到那爆炸声也以为杨振海出事了,但是想到杨振海临走的托付,还是压下了悲伤跟绝望,把杨振海临走的托付跟林平说了一下。

  林平呆了一会,看着这四个比自己大的女孩,这四个大姐怎么那么笨啊,忍不住又哭了,:”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杨老头,他要是指望我们,肯定就不会把我们放在离e城很远的地方了,他肯定是想到办法了,只是很危险,不想我们涉险罢了。“夹杂着哭声的叫喊,让四个女孩明白了,经林平这么一说,好像还真说的通。四个女孩得知这个老好人可能死了,一下子都有些凄凄然,5个孩子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话说那边爆炸后杨振海开着货车走了,那群警察分成了三伙,一伙在追击杨振海,一伙在处理爆炸伤员,还有一伙沿着泥路寻找过来,他们怕杨振海只是为了吸引火力,想放跑另外几个孩子。不得不说这群警察见识了杨振海难缠之后,还是谨慎小心起来了。

  更b!新Z最√{快#n上@酷匠o_网@

  在朝着泥土路走了三个小时后,警察们终于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难道真的没有人,6个人一起坐大货车跑了,联系那边的队员也没有人回答。正当他们准备放弃,前面竟然有哭声,一群人急忙往前面的跑去。看到坐在地上抱在一起哭的五个孩子,不由的露出了狞笑。

  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