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马上坐了起来,听声音好像是刚才那个女孩的,看了眼杨老头,他已经起来了:“你呆着,我出去看看。”林平看他这样,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去的,带着自己的恐惧继续看起了《故事会》。

  不一会杨振海回来了。林平马上坐了起来:“发生啥事了。”杨振海本来不想说的,但是想想,给他增加些阅历让他明白这世界的邪恶也是好事,早点成长起来,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老板的女儿,长的比较漂亮,另外一个的住客,想强奸她,半夜去敲人家门,冒充他父亲想进去,没想那女的连他父亲都不让进自己房间。那男的冒充进不去,想用强,被认出来了,那女孩就尖叫起来惊动了大家。”林平马上坐起来,想起了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孩,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了:“那,现在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杨振海看了眼林平,这小子不会看上那女孩吧,人小鬼大。不过也没问什么,继续开口讲到:“那女孩没事,有几个宾馆的住客准备抱警的,被宾馆老板拦下来了,可能是不想那女孩名声受损,准备赶那男的出去。那年轻人不停的求饶,没想到那女孩蛮善良的,也同意那年轻人住下来。”说话同时,杨振海一直盯着林平,想看出点什么,这小子要是什么大色狼回去京城可不能让他看到自己7岁的孙女,那可是他的心头肉。他都忘了人家林平只是个小孩,哪里懂这些东西。

  林平可不知道杨老头想什么,他现在就是想知道那女孩怎样了,:“没事就好,你为啥用那种防范的眼神看着我。”杨振海咳嗽了一声,:“没,没事,早点休息,明天还赶路呢。”休息,你不知道我是不睡觉的吗,当然,林平只是在肚子里吐槽一下,又翻看起了宾馆的存书。杨振海则是去休息了。

  凌晨林平1抬头看了眼时间,这里书已经看两遍了,这的时间怎么那么慢,现在才凌晨两点,这也没有作业要写。真的无聊的很啊。肚子又饿了,都怪那杨老头,我没吃饱就结账了。看了眼宾馆架子上的红烧牛肉泡面,有些食指大动,看了眼熟睡的杨老头,蹑手蹑脚的拿起桶泡面跑到了浴室,为什么是浴室,他不敢在房间里烧水,怕吵到杨老头。拿着烧水壶装了一半水就开始烧了。什么你说他不会用,没吃过猪难道没看过猪跑。

  烧水的同时也把泡面的调料准备好,撒在面饼上,只等水开就可以了,又出去看了眼杨老头,这老头睡的蛮香。一边期待一边把热水到上去,这热水颜色怎么怪怪的,淡红色的水,难不成这的水是什么劣质水,还有股腥味,又打开水龙头,发现停水了,这什么情况刚才还有水呢。看着泡面红红的也没什么,红烧牛肉泡面不就这样,但是这淡淡的腥味,从热水壶里散出来,这真的能吃嘛,拿起水壶到外面到在了一个玻璃杯里。淡红色液体,雾气腾腾的在这安静的房间有些渗人,这味道明明就是血腥味,只不过刚才被泡面的香味混着了。自己这是遇鬼了嘛,泡面泡出一壶血水。:“大伯。“二话不说就打算叫醒杨老头,这实在是太渗人了,上次河里的血水可以是什么畜生的血,这次呢,难不成这里这有鬼。

  杨振海睡的正香呢,这小屁孩大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嗯,不对,血腥味,难不成这小子出事。马上惊坐起来,看了眼提着水壶的小子,又看了看桌上那热气腾腾诡异的血水。:”发生什么事了,桌上的水是怎么回事?“林平看杨老醒了,提着的一颗心慢慢放下了,看来不是遇到鬼,听说遇到鬼声音是传不出去的,把刚才自己的泡面的过程跟这一脸严肃的老头说了一遍。”我们是不是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啊?“看着那老头没什么表情,有点不舒服,难不成只有自己被吓到了。

  ”林平,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解释不了的,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是一切的事情都能用知识去解释才是真的;如果你解释不了,那么就是你知识不够。“杨振海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教育着林平。

  这老头说话总是那么有道理,:”那大伯,你给我解释下这是为什么呗?“杨振海看出这小子的不屑,看了眼桌上的水杯,:”看这颜色,是血液被稀释后的颜色,而这血腥味证明了这是人血“走到了浴室里,看了眼这出水口,:”这是很多地方通用的用水装置,先把地下水抽到高处的桶里,再利用重力流下来。你说你从接到了一壶血水,烧水后发现出水口没有水了,这意味这有人关掉了出水口。”杨振海没有继续讲,看了眼林平,:“林平,你知道为什么关掉出水口嘛?”

  林平现在开始崇拜这老头了,想了下:“掩盖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杨振海没有点头,:“为什么不能是老板跟你一样看到水脏了,而上去关闭了出水口。”

  林平脸红了,这老头肯定是故意的,气愤说道,:“老板大半夜跟我一样泡面啊。”

  杨振海又走出去,看了眼那杯水,:“这样的出血量,不管什么是什么情况,肯定是有事发生。”,杨振海把房间门打开,招呼林平,他不放心把林平留在这诡异的宾馆房间里。

  杨振海敲了敲老板休息的房间,这种小宾馆半夜前台连个值班的都没有。昏暗的走廊灯光,幽绿色的安全通道标志,加上墙上各种污渍。吓的林平紧张的抓着杨振海的衣角。杨振海看这么久还没有开门的老板,皱起了眉头,又使劲的拍了拍,这种声贝在这隔音措施差的宾馆算是扰民了。过了又一会,老板打开了门,没有刚起床的样子,但是演的跟你们吵到我睡觉的表情一样,作势要发火,杨振海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为什么刚才停水了,还有能带我们去楼顶看看存水罐嘛?”

  林平看出来,这老板有些慌乱,但是又故作镇定的说道:“停水是很正常的事,你大半夜鬼叫什么,再吵我把你赶出去。”杨振海似乎早有意料,声音又提高了几分:“我就是想去看看,难不成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林平看了眼杨振海,这老头今天是怎么了,这样大叫难道有什么用意。

  老板脸色却越来越差了,想让杨振海闭嘴,杨振海不依不饶的继续大声叫着。这不大的宾馆里的住客不一会都被这吵闹吸引来了。杨振海扫了一眼都有些怒气的众人,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在林平耳边说了句:“你去104号房敲门,看那有没有人。”声音故意让那老板听到,老板脸一下唰的白了,昏暗灯光下让人觉得跟鬼一样。

  酷》匠)网B-正"版首)\发zQ

  林平看了一离这不远的104,鼓起勇气过去敲了门,早知道刚才就不看那故事会了,现在手脚都有些冰冷了。”咚,咚,咚“敲门声都让人觉得诡异,这也不怪林平,他手脚有些僵硬了。那听到吵闹声音出来的人,正准备对着杨振海发火,没想杨振海又说一句:”刚才那个青年呢,怎么不见了。“这群人也意识到,那年轻人没有退房,这么大声音,以他那跋扈的性格肯定出来骂娘了,而他房间就是104.老板冷汗都出来了,:”可能是半夜灰溜溜的走了,他好意思呆在这里嘛!“众人也觉得有道理。杨振海话锋转:”请黄老板带我去躺房顶吧。“黄山,就是这的老板脸色更差了,众人都有点好奇了,这前后没联系的话怎么就能让这老板这副样子。杨振海见他这个样子,大概都明白了,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10.老板这时有些颓废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又看了眼角落里的黄佳,自己收养的来的漂亮女孩。黄佳察觉到这个眼神,反而朝角落躲了一下。杨振海没有讲话,他觉得这个父亲是值得尊重,为了女儿做这样的事,如果这事在自己孙女身上发生,自己怎么做呢,或许自己也会吧。

  老板见杨振海没有回答的意思,把腰间一串钥匙递了给了他,回头进了自己房间,这或许是他最后属于自己的时间了。杨振海接过钥匙,没有打算去房顶了,警察来了自然一切就清楚了。众人此时只是茫然的看着这场景,都忘了自己是出来指责那个大吵大闹的老头的。

  警察来了之后,看到见到杨振海手上的证件,行了个军礼,接过杨振海递去的钥匙,直接去了楼顶的。在楼顶的一个杂货间里找到了年轻人的尸体,旁边还有一把扳手,随后又将黄山带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死者手机上又一条黄佳发给他的短信:我房里停水了,你能去楼顶帮忙看看存水罐哪里坏了嘛。时间是凌晨2:00,还有一个杨振海没意料到的事,黄山的房间里尽然贴满了黄佳的照片,竟然还在黄佳房间里装了摄像头。杨振海似乎憔悴了许多,叹了口气,原来不是为爱杀人,而是为爱杀人。

  坐在电脑前,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想删除里面的视频文件,非要一个解释的话,大概是不想让这可怜的女孩再受到什么伤害吧,没想到里面什么都没有,若有所思看了眼被押走的黄山。

  这种事的对错又有谁能说清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