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城机场林平跟杨振海已经上飞机了,回头看了眼这陌生的环境,这就算是鲤鱼跃龙门了嘛,想起父亲的叮嘱:“平儿,我知道你很特别,爸本来是想你一辈子安安稳稳就好,但是当你暴露你特别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平凡不下去了。你这一去可算鱼跃龙门,我也不期望你有什么大作为,只求你平平安安。以后要像个男子汉,在外面不许哭,要听杨叔叔的话,还有别想着回家。”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眼角的泪痕,看到他背影又佝偻了,他要听话,他不哭。只是不想讲话。他不知道杨老头眼里的期待是什么,父亲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B酷;匠T网U)正版Y首◎发K

  杨振海一根弦崩的紧紧的,太平安了,从医院到机场的路上竟然什么事都没发生,难到他们真的没发现。或许是自己太小心了。从怀里摸出了三张机票,有两张是他托陈局长公开购买的,又很小心的不买破绽给别人,但愿这次能忽悠到他们。虽然有这手准备,他还是很小心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不敢有一丝懈怠。

  林平此时才不想讲话,就默默坐那里,显然背景离乡对他来说是件伤心事,都是旁边这个老头的错。杨振海似乎看出他想什么,出言安慰到:“别放不下你父亲了,你离开对他只有好处,现在的你理解不了我能理解,但有天你会明白的。至于你父亲,我把那张无限透支的信用卡给了陈叔叔了,托他照顾你父亲了。”想到这不由得一阵肉痛,每个总部的人才一张,就这样给老陈那滑头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看我爸呢?还有素姐。“林平听完也没反驳,只是询问自己回去的路上。

  ”等哪天,你可以站在那群人头上,等哪天,那群人全部得到了审判。“杨振海期待着看着林平,”当然首先你得听话。“林平捏紧自己的拳头,:”我会努力的,不管那群人是谁,还有我会听话的。“杨振海看着小家伙现在那么有干劲,该给他上上课了:”记住,第一,没有必要的话,不要在任何人面前使用你的能力;第二,以后你就叫我大伯,你以后就叫杨平,这样才没人知道你的身份,你父亲才会安全的,到京城后你就有新身份了。“”好吧!“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但是他还是选择听话,他觉得这叔叔应该不会伤害他。

  时间在不言终流逝林平已经放下对家的牵挂了,他决定勇敢面对新环境,做个男子汗了,此时他正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飞机广播想起来:尊敬的各位乘客,本航班因特别的原因被迫将要降落在w城,给您出行带来不便,尽请谅解。”杨振海假寐的双眼睁开了,终于动手了嘛?

  s城警察局陈局长看着新闻上飞机失事的消息,脸色铁青对着刚调回来的刘楚吼到:“限你24小时查出内鬼是谁,不然别来见我了。”刘楚看了眼新闻,也是气氛,这群人太不把生命当回事了:“12小时,我给你答复,不然我就辞职。”说完头都不会的走了。

  w城某偏僻的宾馆傍晚6点林平看着跟做贼一样的杨振海,有些好笑,戴了顶大大的草帽,佝偻着身子。:“杨叔叔,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啊?你不是京城里的大佬嘛。”杨振海狠狠瞪了眼林平,:“说了,叫大伯,懂吗?我们要低调,被盯上了。”林平3嘀咕了句,“又不是跟我讲的。”也确实,刚才是林平2跟他在飞机上扯。

  两个人如农民一样,来到这角落的宾馆门口。林平的肚子咕咕响了起来,杨振海只好又带着这小馋虫去吃东西,刚出拐角就看见个路边摊。九月的天气,这店主身上却是湿湿的,都不知道什么液体,杨振海也不管什么,他现在就是越低调越好。林平吗更是不在乎这些,那店主看见有生意了,用那肚皮上的衣服擦了擦那油腻的双手,赔笑递过去了菜单。杨振海看着那恶心的表情,还是没说什么,看这店主还有点可怜,拿着那菜价都没标的菜单多点了几个菜,照顾下。

  老板看着他们这么大方,笑的越发的恐怖,当然只是长相问题。麻利的翻炒起来,不一会就把菜上的差不多了,林平吃的是胃口大开,早当家的孩子没有挑食的,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见个姐姐路过,到不是林平故意看她,而是这女孩身上有种莫名的感觉,而且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17岁左右的年纪,精致的五官,白色衬衫加牛仔,配上苍白的脸色,还背着一把大大的吉他。杨振海也顺着林平眼神看去,看到一个这样的女孩,他见过的美女多去了,这种气质却是难得,也楞了一下。

  那女孩查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回头看了眼这一老一小,她也是楞了一下,到不是因为林平怎样,竟然有人在自己叔叔这吃饭。看这两陌生的面孔,估计是外地人,看这衣服估计也不是什么有钱了,看那佝偻的老头,估计等下要被收拾,念到此处有些不忍,对着路边摊的老板说了句:“福叔,别欺负穷苦人家了。”杨振海听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是穷苦人家,被这小姑娘看不起了,对着老板就喊了句:“买单。”林平看着这老杨头,什么情况,自己这还没吃饱呢。杨振海也反应过来了,自己怎么被一句话就激成这样了。

  那老板看了眼那女的:“佳佳,我的事你可管不了。”,直接对着杨振海伸出了五根手指,杨振海见事情到这地步了,拿出了50块准备给那老板,谁知那中年老板不要:“是500,莫不成你们想吃霸王餐。”林平也吓了一跳,500,哇,这老板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啊,林平孩子性起来了,魂聚,看着那老板的眼睛:“让我们走。”林平直接就跑了,而杨振海看着还在发呆的老板,扔了50块也跟着林平跑路了,他可是个不愿吃亏的主。

  林平跑到那女孩面前,看着正在发呆的女孩的眼睛:“让让。”林平也没意识到这招竟然没用,脑海里一阵眩晕传来,谁知那女孩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呆呆看着自己那贪财的叔叔,竟然有人能就这样跑了,那他身上那身油根里面的肌肉不成了装饰。当地人都知道,他叔叔只是借开店的借口敲诈别人罢了。

  “大伯,我头晕,我......”林平失去了意识。

  林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点左右了,魂散开,看着站在宾馆窗户的杨老头,他在悲伤,可是他在悲伤什么呢?林平觉得有些莫名奇妙,自己怎么知道他在悲伤,难不成这又是自己的特别能力。不过看着杨老头的悲伤,他也开心不起来。只是过去站这他的旁边。

  杨振海没有看他,:“林平,你让我太失望了,你知道吗,下午有多少华夏同胞为你牺牲嘛?我本来还以为你可堪大用,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刚才你竟然因为那种小事用了你的能力。”

  林平看着失望的杨振海,有些慌了,自己这次算是真的惹祸了,下午死人了嘛,但是他不敢开后,只是疑问,但也知道自己使用特殊能力不对。杨振海看着他的疑问,也没讲话。打开了电视,新闻正讲的是那成焦炭的飞机遗骸。林平并不是傻子,想到了什么:“是大伯说的那群人干的吗?”

  杨振海有心教育这个孩子心性的小屁孩,没有开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林平。

  林平低着头,:”总有那么一天,你说我会踩在那群人头上,我林平发誓会让那群人血债血尝,以此祭奠我华夏英魂。“杨振海也没想到这个小孩竟然讲的出这样的话,看他坚定的表情,他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了:”好了,我只是希望你懂得保护自己,他们的牺牲都是我的错,不该故意让陈叔叔买那备用机票。“他也确实没想到对方会采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林平知道杨振海已经不怪自己了,不过还是把自己的承诺记住了。

  杨振海见到林平已经没事了,也教育了一顿,觉得可以适可而止了,准备休息了。而林平此时睡不着了,他现在脑子里蛮是疑惑,为什么自己会对那女的有亲切感,自己认识她嘛?,刚才自己为啥对那个女的用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就昏倒了,难不成她的意志力很坚定?,难道让她让让很难让她接受?,拼命抵抗。不对啊,这不符合逻辑啊。

  想了许久没有头绪就不去想了,看了看睡着的杨老头,随便找了本宾馆放着的故事会看了起来,没想到这故事会还蛮吸引人。时间就这样被消磨掉,刚看到故事会一节鬼故事,有些害怕的他带着恐惧准备继续看,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刺激。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他吓了一跳,也叫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