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城警察局刘楚看这两位大佬,识趣的没有再开口,拿着录音笔去了技术部,有心证明我们陈老大不是你杨老头想的那么简单的。

  整个警察局本来气氛就很差,你明明抓到了犯人,知道他犯了什么罪,知道他是杀人狂魔,却指控不了他,最后还是任凭他逍遥法外。当录音笔到了技术部的时候,整个局里都沸腾了。

  “哪来的,楚副队。”

  “好样的,楚老大。”

  “这下看那胡思怎么办”

  “对啊,看他坐那里一脸的淡定就不舒服。”

  b看;正版,◎章!G节上f酷j匠n(网W?

  .......刘楚的老部下都兴奋的差点叫起来,以前跟着刘楚的日子才上他渴望的警察生活,刘楚可是个什么都敢查的主,不然也不会查到市长头上去,虽然刘楚去了乡里,但是他们还是尊敬这个以前的副队长的,看他立功了也是很兴奋,期待他重新回来。

  一群人正开心的怎么怎么庆功,技术部那边结果出来了,录音笔进水了,但是修好了,可是里面没有录到胡思的任何话,反倒胡强.胡多每次都会在水电站那里说会话,有提到思哥之类的,但是并没有决定性证据证明胡思有罪,气氛又一下子凝固了。

  刘楚失望的走进了陈局长的办公室,:“头,被杨老头说对了,录音笔里什么都没有。”陈局长明显有点失望了,但是他相信自己的老伙伴的判断,胡思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对付的。杨振海显然早就知道结果了,没说什么,靠在那窗边也知道在想什么。

  “老杨,上头派你来干嘛?你可别告诉我上头对这个案子上心,华夏守护的铁血我可早有耳闻,这种平民案件可吸引不了你们吧,莫不是他们在s城有踪迹了。”陈局长觉得这案子有些没有突破口,开始好奇老杨来这目的了。

  “老伙计,你也知道,上头的事不能随便说的。我只能告诉你,我来抓大鱼,这次s城要洗牌了。”杨振海睁开了他的双眼,看着窗外的高楼,严肃的说到。

  陈局长也意识到自己不该过问上头的事,当初是自己拒绝了加入了华夏守护,这个军方的组织的做法实在让他难以接受,为了守护而存在,为此可付出一切,包括生命,他们值得尊敬,这不可置否。

  刘楚这时也严肃起来,提到华夏守护,没人可以笑的出来。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胡思怎么办。天亮之后,这事就大发了,新闻传播出去究竟会引发怎样的恐慌。而警察局现在拿犯人却没办法,一旦放胡思离开,他完全可以平安出境,利用这些日子走私器官来的钱去别国逍遥。想到这,“对啊,洗钱,局长,我们查不到他杀人证据,可查他洗钱的过程啊,这样也可以让他把牢底坐穿了。”

  杨振海没有接话,以他对胡思的了解,洗钱过程肯定是没问题的。不然胡思也不会那么有恃无恐,他太平静了。真像那群人的风格,犯罪了,但是又没有犯罪后的害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想好了一切退路。

  陈局长看了一眼杨振海,同样没有讲话。刘楚看他们两这个表情,刚来的兴趣又降了下来了,:“难得一定要让那种杀人恶魔逍遥法外嘛?”像是自言自语的,又像是跟陈局长的讲话,语气里包含着无奈。

  此时林平已经快醒来了,他总是纠结现在自己是谁,混乱的记忆穿插在他的脑海里。脑子里的三个灵魂此时一会揉在一起,一会分开,疼的他冷汗直冒,三个灵魂的状态让他脑袋快裂开了:“老爸,我头好痛啊,怎么办。老爸,啊,老爸我是不是要死了!”林老三在旁边看着,心疼的要命。想起来林大勇那里求来的玉佩,含着泪把它挂在林平脖子上,:“我的好儿子,会没事的。爸在这,都是爸以前的错,爸不该在你娘走后那么消沉,你一定会好的。”一边说一边就留出了眼泪。

  当眼泪滴在林平脸上的时候,他们(三个林平)想起一个画面,一个汉子抱着一个小孩在哭着。(详情请看第一章)三个灵魂突然平静下来了,虽然脑海里的三个灵魂还是不停的分开又聚合,他都不在乎,他是林平,不管是哪个,他们是一样的,都是父亲的孩子,又分什么彼此了。脑子里的三个灵魂衍生出点点丝线连在了一起,又慢慢的分开,他们终于可以不去计较自己是谁了,而且他们发现当自己三个灵魂靠一起的时候有种特别的能力,能影响别人的思维,但是那种状态下影响别人思维会很让自己的三个灵魂变的疲惫,而且这好像跟别人对自己命令抗拒程度产生不同的程度的疲惫。

  刘楚听到医生说那个孩子在那在喊着头疼,马上朝林平那赶过去了,发现林平此时已经平静下来了,不由的松口气,看样子是没什么大碍了。:“没事吧,小林平。”试探信的问了一句,看着这个现在看起来有些陌生的小孩,自己为什么每次看到他有新感觉。(别邪恶)

  林老三看林平没有回答,看他已经平静下来了,提着的心也放下了,他以为是玉佩起了作用。用袖子不留痕迹的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谢谢警察同志的关照了。”没怎么跟别人交流,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个警察同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对不起,案子还没结束。”提到这个刘楚就有点沮丧。“为什么还没结束?”林平看着沮丧的刘楚。“我们没有决定性证据证明胡思有罪,他也不肯说。”刘楚下意识就说出来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虽然说出来没事,但是一个小孩子一问自己就下意识说出来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我能让他开口,让我见他。”林平说出这话明显变的虚弱了许多,他知道刘楚不太相信自己。

  刘楚心里很别扭,莫名奇妙就带着林平来到了审讯室门口,局里瞬间炸开锅了,众人心里都觉得有些莫名,这楚副队怎么带着个小孩子来审讯室这种地方,有几个人已经去叫陈局长了。

  陈局长自然不信刘楚会做出这样的事,杨振海也是诧异,刘楚这小伙子自己可是知道的,断然不会做什么荒唐的事,两人一听就全跑审讯室里去了。

  刘楚此时啥都没管上就把林平塞进去了,然后就一脸的茫然,自己为什么会把这孩子带这来,明明刚才想拒绝他的,他能问出什么来,谁信。此时林平已经进去了,他也就没什么说的,也跟进去看着胡思,生怕这厮做什么坏事。

  林平此时有些疲惫,影响刘楚的行为已经让他昏昏欲睡了,但是他还是咬着牙,这种社会的败类必须将他绳之以法,这个决定在他听了胡强讲的话就决定了,他要为那些被他活活切掉器官的人,讨一个公道。

  此时审讯室外站满了人,刘楚这行为可是让他们有些惊讶,大家自然想看看这个时候刘楚做这事有什么深意,难不成想用小孩子博取胡思的同情,让他招认自己的罪行。

  林平进去看着胡思,因为他发现眼睛可以传递自己的想法,更好的影响别人的行为,:“跟我讲讲,你犯罪的过程嘛?”

  胡思看着对面的小屁孩,眼里满是嘲弄,这群警察是傻了吧,做出这样的事,让一个小孩子过来。开口还问这样的问题。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突然就觉得有些晕晕的,很想把自己做的那些犯罪的事全讲给对面这小孩子听,他在忍耐,可还是开口了:“高中那会,我趁着我们班的班花放学独自回家,在那...”

  听到这,林平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苍白的脸汗水直流,让这样的人开口,真的太累了,咬着牙:“讲最近的犯的。”审讯室的人已经呆住了,胡思真的是衣冠禽兽,这种事都做的出来,还往外讲。陈局长看了眼同样呆住的杨振海,杨振海显然没空理会别人,直勾勾看着里面,没有人比他了解胡思的难缠程度,这里面的事实在太诡异了。

  胡思此时也是很奇怪,自己藏内心那么久的事怎么别人一问就说出来了,这小孩子有古怪。不能看他眼睛,压下刚想继续讲的冲动,准备把头扭过去。林平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刘楚叔叔,让他看着我的眼睛。”刘楚现在可是很服气这个小毛孩,开玩笑能让胡思讲这样的事的人能不牛逼,马上把胡思头按着,胡思头看了一眼对面脸色越来越差的小屁孩,跟中魔一搬开口了:“最近刚解剖了几十个人,全是s城的穷人,没人在乎他们的死活,你们会不会感谢我帮你们杀了他们呢,他们器官可是很值钱的,要不是那娘们是个大学生,本来想把李梅那娘们都解剖了,分钱还不干活....”

  林平听到这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又要晕过去了,咬着牙,还是没忍住。倒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胡思此时才意识到刚才自己讲了什么,状若风颠的想上去狠狠咬这个毁了自己的小孩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刘楚早已不能忍他了,抬手就是一顿暴打,“你不能打我,你这是动用私刑。”胡思含糊着讲,刘楚手下可没留情,继续狂扁这禽兽,招手让外面的人进来把林平带去看医生。

  外面的人都假装没看见,叫人把林平送去医院,一群人都好奇这个小孩,到底有怎样的能力,也担心他现在这是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