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医院天还没完全亮还在睡觉的林素朦胧间感觉有人把自己抱起来放在病床上,按理说这样做自己肯定会醒,努力的睁开眼睛,听到耳边一声“睡吧”,模模糊糊看到林平,然后就怎么也睁不开眼,本来趴着睡的她就浑身酸痛,一靠近床竟然就睡去了。

  “能帮我联系一下刘楚叔叔嘛?”一声没有感情的声音传来,虽然是个孩子的声音,可还是让坐在走廊的谢琳感觉很不舒服。看着这站着不动的小毛孩,刚准备拒绝他,出院也得医生跟自己说啊,可是被那双眼睛一瞄,不由自主的就拿出了自己手机打给了刘楚:“喂,刘楚嘛,医院里的那个孩子要见你。”

  “他,他为什么要见我,他不应该在休息嘛?”刘楚对那个死死抓住胡强的孩子还是很有印象的。

  “他就是要见你,我也不知道。”谢琳纳闷了,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明明不想联系刘楚的。

  “算了,我也不问原因,他也算个证人了,你联系局里的张文,把胡强跟林平一起带过来吧!”刘楚显然已经被这事弄的烦透了,失踪人口还没结果。

  谢琳挂断了电话,通知起了张文。她觉得今天这小孩子有点邪门,又回头看了他一眼,陌生,冷漠的一双眼睛。

  张文接走林平前,林平说:“谢琳阿姨要好好照顾好素姐哦!”谢琳有些恼火,自己做什么还要你教嘛,但是看了林平一眼,内心却莫名其妙想去看看林素怎么样了,想去给林素买点早餐。

  车里张文正在认真开着车,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太大了,让整个s城的警察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他现在车上拉的竟然就是那个罪犯之一。

  “胡强叔叔,能不能把你们做的事跟我说说,为什么绑架我父亲?”车上林平开口了,只是声音还是那么不冷不热。

  胡强本来已经没脸见这个孩子了,不想再把自己的罪行说给他听。这时林平却拍了他一下,他头一回,看了林平一眼,就开始讲诉这段丧心病狂的事。

  张文听的是浑身血液都涌上头,这群畜牲不如的东西,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本以为旁边的小孩会害怕的,可是他却镇定的让人害怕。

  林平闭上自己的眼睛,他竟然又累了。他就是觉得累,此时的他跟平常的他有很大的不同,他的脑海里只有一团大大灵魂,而且脑子里很乱,他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s城警察局“听说上面要派人下来了,是不是真的啊!”

  “是真的!听说这次来的人是京城里的,元老级人物。”

  “I酷匠网6%永久6K免1费看“、小`R说《

  “是嘛,看来这次事件影响确实很大。”

  “可不嘛,听说法医鉴定科那边忙死了,捞上来的尸骨有几十具呢!”

  “看新闻了嘛,昨晚的事,今天就上头条了,肯定是有人通知记着了。”

  “嘘,头正发火呢,现在说这事,你想让他把火撒你头上啊!”

  ……

  一群忙了一晚的警察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凑在一起闲聊。

  警察局办公室刘楚点了根烟,夹在手指上,:“怎样,那些死者身份确认了嘛?”陈局长看了他一眼,敢在自己这点烟的估计也就他一个了,:“除了那个陪酒女,其他人都没确认,这次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说着把一份文件递给刘楚。

  死者:罗丽性别:女年龄:25籍贯:s城罗家村职业:逍遥夜总会前台死因:暂时无法判断,死者只剩骨架前天晚上,有人目睹死者与胡多,胡强一同出去,后就未回夜总会,根据现场录像。确实看到两人男子架着一女子出了逍遥夜总会。

  刘楚看了眼,这只能定胡多,胡强的罪,而罪魁祸首胡思跟李梅跟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种专挑无城市户口下手的罪犯一旦公之于众,s城恐怕都要翻过来了。在这诺大的城里有多少没有身份的人努力呢,没想到却发生这样的事,正是这样才难已寻找死者的身份。

  他们在这没有朋友,没有户籍,失踪了也没有人报案,甚至是死了估计也有人无视吧!

  陈局长也是愁眉不展,昨天夜里头条上这新闻,让他知道,不尽快弄清楚死者身份,让凶手伏法,这s城就乱了,谁也不想成为那些尸骨里的一部分吧!这些下属,这种事没查清楚也敢往记者那报道,真是气死他了。还得准备一下去接机,京城都要来人了,这次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刘楚,收拾下,跟我去见见京城华夏守护里的大佬。”陈局长说这话的酸气真是让刘楚一阵无语。

  华夏守护来人了,刘楚也是心里咯噔一下,他们可是无视不登三宝殿的人,难不成这里又有那伙人出现。至于陈老大的酸酸语气,刘楚忽视了。

  s城机场“老杨好久不见了。”陈局长作势就要给这刚下飞机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一个熊抱。那人也不领情,往旁边一躲。“注意你的身份,陈局长”嘴角是若有若无的冷笑。刘楚知道,这两老头又要开始撕了。不留痕迹的往后靠了靠。

  果然,俩中顽童(中年人)开始了每次见面的撕逼大战,“好久没收拾你皮痒了是吧!”

  “我看你才是皮痒了,华夏守护的人怎么啦,看老子收拾你。”

  “哟呵,你敢打我,看我不收拾你。”

  “打你怎么了,哟,你敢还手,你这时袭警知道吗?军方就可以袭警了啊!”

  .......刘楚跟着俩鼻清脸肿的老家伙,差点笑岔气。

  “不许笑。”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又互相看一眼“哼”,干嘛学我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每次都是这这样收场,这两平时严肃无比的硬汉,只有在见面的时候才用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的友情。

  机场回去的路上“老杨,都是熟人了,我就不矫情了,跟你说说这次这事吧。”陈局长在车里也不管杨振海听不听,就开始讲起这个案子。杨振海也没说什么,表情严肃起来。

  “你意思是说,那些尸体都被处理成骨头了,找不出死因,更分辨不出死者是谁?”这样就不能从作案过程查了,没有源头,唯一一个知道身份的死者还是胡多·胡强动的手,这样他俩可以更好的背锅。这就是所谓的前科心理,只要你做过一次,别人就信你会做第二次,杨振海听了也是觉的难办。这案子突破点很多,根据他常年查案的经历,他听出来了,这胡思不是什么小角色。看似漏洞百出的一个案子,不论怎样去查,到最后,他都可以脱身而出,作案时间不明,尸体也给不出什么证据,没人能证明胡思在这扮演了什么角色,至于胡强的供词,他完全可以说自己不知情,可能是胡强为了自己杀人做的掩饰,拿不出决定性的证据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办法。

  杨振海能想到,陈局长也自然能想到,两人此时眉头都皱成了之字型,刘楚此时也是苦恼,想起了那个小子,莫名觉得他此次的到来估计能给案子带来点什么,但是他此时也不好说什么,气氛就这样凝固着。

  s城警察局陈局长带着杨振海来到了审讯室,杨振海决定亲自会会这个心思缜密的年轻人。而另一边刘楚已经见到了林平,“你那么着急过来有什么事嘛?”刘楚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小孩特别有信心,虽然此时他觉得这个小孩很陌生,眼神冷漠,但自己觉得他肯定是能帮助案件进展的。

  林平什么也没讲,从怀里拿出了拿出了那只笔。

  刘楚一看那笔,接过来,有些兴奋,这是录音笔啊。看了眼这林平:“哪来的,是不是你们村长放水电站的那笔?”他知道这笔,林根那时一听什么杀人狂魔,吓得马上就供出,来他不知情这些事,而且在水电站那藏了支录音笔想知道胡思那伙人干了什么勾当,记得当时局里还找了好久没找到。

  林平没有回答的意思,他现在讲讲一句话就觉得好累。“我能见见我的父亲吗?”他有点担心父亲了,虽然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

  刘楚看了一眼林平,一种莫名感觉涌上脑海,为什么自己就想着带他去见他父亲,连录音笔的事都不太想管,“嗯,来吧,因为你父亲是重要证人,他还在警局,我带你去。”

  林平见到林老三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脑海里的倦意,在林老三那睡下了。林老三顿时慌了,急得到处叫医生,刘楚吓的马上叫来医生,医生只是说:“他只是睡着了,没什么大碍”觉得林老三有些小题大作了。林老三也这时也不好说什么,他总不能跟别人说,自己的儿子不会睡觉吧,只是抱着自己儿子,眼神里流露着担心。

  刘楚拍了下脑门,自己干啥了,应该快点把录音笔弄到技术部那里提取证据。

  杨振海见过胡思,也觉得泄气,任是你怎样说。胡思呢,只是在那装傻充楞,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留下任何证据无论他们怎么查,那些事都不会到自己头上来的。

  陈局长站在玻璃面前,看到这一幕也是很沮丧,偌大的警察局竟然拿一个犯人没点办法,只能等着拘留满24小时放人“局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这时刘楚邀功似的晃着手上的录音笔。陈局长一看,难得这就是村长藏的那录音笔。杨振海此时也刚好出来,看了一眼录音笔,却是兴趣缺缺。这胡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也不会输给一只录音笔的,“唉,没那么简单啊!”

  气氛又有些凝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