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乎乎洞口外“林平,你给我出来,林平,你别躲着了。”林素等那面包车离开很久后终于决定下来寻找林平了,因为她没看到林平被抓。

  找了好久,都没有林平的痕迹,强忍住的泪水又掉下来了。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四处张望寻找着林平。今天这事可把她吓坏了,父亲被绑架,母亲联系不上,好朋友林平又不知所踪,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蹲在那里哭着,她毕竟只是个13岁的孩子。

  酷){匠Q&网正n版2首_发◎

  话说林平,意识到后面有人进来,他马上潜进河里,知道黑乎乎的洞那边不能去,里面可是有吃肉的食人鱼。往水电站那边潜着水,还好是白天,靠阳光下这边没有鱼过来。自小混迹水里的他,这种水平的潜水可难不到他。

  林平深怕那两个人又回来,在水里呆了很久。也不知道上面发生什么事。就这样在水里潜一会,在房子背面吸口气,又吸口气,感觉那些人应该离开了,加上有些担心林素,他才小心翼翼的冒出一点头。看着岸上只有在那可怜兮兮哭着的林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马上爬上岸,:“素姐,别哭啦,这我还没死呢,就哭成这样。”

  不知道哭的多伤心的林素一看到林平,一下子什么都不管,就直接往林平身上扑过来,使劲的哭,“你个死林平,你知道我多担心、多害怕嘛。”林平也意识到了,这时候的林素有多脆弱,也不还嘴,任由她骂着,嘴上还不停的出言安慰,等她平复了心情,提议到:“素姐,这里不安全,万一两个坏人又会来了就不好了。”

  林素也想到了:“我们去报警嘛?”

  “报警的事等下再说,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回家寻找大人的帮助。”林平边说边走。

  两个人不一会顺着小路走到了两个人家里的附近田野里,这时候已经夏末,没种东西的田里长着齐腰的野草。林平躲着问林素:“这附近没那辆面包车的踪迹了吧?”

  林素刚想跑回家里的,一想起那两墨镜男,吓的马上躲草里看了下自己家附近的情况:“没发现别的车辆,也没陌生人。”又转头看了看林平家里,马上把自己嘴捂住,一声尖叫被她硬生生打断。林平一直看着她,看她这表情忙问道:“怎么了?”

  “你家里有个戴墨镜的男人。”林素小声的回答道。林平意识到家里现在肯定不安全了,林素家里肯定也不安全,毕竟这些人村长都敢绑,还有自己父亲肯定出事了。

  想到这里,脑海里传来了很强的跳动,另这是外两个林平传递过来担心的精神波动。想了下,还是决定带着林素跟自己去乡镇上。“素姐,看这样子我们两的父亲都被抓了,我知道现在我们都很担心我们的爸爸,但是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冷静,现在我们两一起去乡里报警好吗?”林平带着商量的语气跟林素说到。

  林素这时候也没什么办法,听了林平的话,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林平往草从另一边走去,招手示意林素跟上。

  两个身影就往从草丛那边走去,渐渐消失了。村长家一片寂静,而林老三家蹲点的胡强在一根接着一根烟抽着。

  赶到乡里的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两个脏兮兮的小身影走进了警察局时,无聊之极的值班警察刘楚马上注意到了这两看起来蛮可怜的孩子,特别是那个男孩子,脸肿的厉害,脸上也不知道什么灰,黑乎乎的,还有扯破的衬衣,活脱脱的乞丐。那女孩子还好,虽然也是脏兮兮的,但是眼睛充满灵气,衣服虽然刮花的,倒也看的出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觉得这两个人一起来肯定有事。忙招呼他们:“小妹妹,小弟弟,你们有什么事嘛?”

  林平一听,马上跟林素朝这个坐在窗口的警察走来,他看起来还是很和善良的。

  刚走近,林素差点就哭出腔来了,林平马上回头安慰了她下,让她在旁边休息下,自己向警察走去。

  林素听了林平的话,也乖巧的走到那边坐着了,不一会就睡过去了。而林平此时把自己的经历全讲给这位警察叔叔听。

  刘楚开始是不信的,但是听他讲的掏心掏肺的,看着那姑娘的泪痕,他还是决定立案,联系了局里其他的干警准备出发了。如果这个小孩说的是真的,这个案子里的猫腻就不是简单的绑架了,而是灭口。

  刘楚,城里重案组副组长,长年侦查的他对这些线索特别敏感。因为查到上级的上级亲戚头上,差点被开除出警局,还好上级保他,把他弄到这乡里值班。

  看着靠墙边的林素,林平3一脸的柔和,他也是很累了,跟林平1沟通一下就把他换出来了,他需要休息。

  “那个,刘叔叔,可以让我素姐有个地方睡觉嘛。”林平1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到。

  刘楚看着墙边的林素也是心疼这女孩,轻轻的把她抱起来放值班室的小床上。:“林平是吧,你不休息下嘛?反正你说的那地我也知道。”林平1摇摇头,:“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我家,先抓那个坏人吧!”

  此时,胡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听老大胡思的话,在这蹲点抓那小毛头。这都快晚上了,只好打电话给胡思,:“思哥,啥时候派人接我回去啊!这都快晚上了,万一这里村民发现我就不好了。”

  胡思那边正在跟村长也正商讨着,这电话打来,想起他们做的蠢事,不由得瞪了一眼旁边的胡多,真是多余的两个人,对着电话一顿臭骂:“你是傻子嘛!不会躲起来啊,没带回那小子,你给我进洞喂鱼。”啪的把电话挂断了。

  胡强的担心显然很多余,这林老三平日都不跟人联系的,而林根更是看不起村里人,怎么会有人跟他们来往,也自然没有什么村民路过发现他。退一万步讲,发现他也没人会管。

  警车里,刘楚听了林平1的建议吧警笛关了,车里有些压抑。后排两个干警,显然跟刘楚有点不对付,也不信他的判断。这害他们休息时间还出警,有点折磨他们,摆着一张臭脸看着这个让他们出来的罪魁祸首,一个12岁的小屁孩。但是刘楚还是有办案的权威的,没人开口,弄的气氛很是尴尬。

  车顺着大马路疾驰,不一会就看到前面那破烂的砖瓦房。开进院子的路是一条破破烂烂的泥路,墙上挂着干玉米。

  车还没停稳,就看着一个身影往旁边田里跑,刘楚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人,立刻追了上去,大叫一声:“追。”后排两个干警呆了一会,回过神来刘楚已经不见了身影,马上下车朝着那边的身影追过去。

  林平1也立刻跟着下车了,本来想叫林平3的,但是想来他应该累了,就只能把不怕脏的林平2换出来,林平2接手身体,看了眼家里桌子上的墨镜,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跟刘楚他们跑的路有点偏差。

  刘楚他们往那边跑着,看着那身影停在一条小河流前面一会,以为他会跳下去,游过河,毕竟河对岸过去就是高粱地,进去就不好找了,没想道他那身影直接往上游跑去。

  刘楚看着这不宽的河,有些疑惑,但是此时不容他细想,向着那人追去。由于失去先机,刘楚看着快要消失在眼前的身影,有些气馁。再过去就是马路了,“唉!早知道安排人在马路堵他了。”刘楚在心理想到。绝望的他,没想马路边上出来一个小孩子的身影上去死死抱着逃跑的人。

  刘楚几个一看,有希望,马上把劲鼓足了朝那边跑去。

  胡强本来在那烂房子里,还准备眯一会,等那小兔崽子回来。可是窗外来了一辆车,他开始以为是接自己的,仔细一看,竟然是警车。吓的什么都不管,马上跳后窗跑出去,急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跑了。

  跑着跑着,来到村里的那河边,小时候自己可是天天下去洗澡的,可是这下面如今养了食人鱼啊。虽然那胡思说这鱼只会呆那洞里,但是胡强才不会拿自己命开玩笑。想了一会朝上游跑去,那边是马路。至于下游,那是胡家村,他可不想这个时候见见自己的父老乡亲。

  看着后面力竭的三个警察,已经快消失在自己视野里了,自己总算是跑出去了。就在他准备松口气的时候,黑乎乎洞口上的那马路边上冲出一个小孩子,这不那兔崽子嘛,虽然他现在力竭了。但是他收拾他还不是随随便便的。

  还敢出来拦自己,抬手一拍,不停捶打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屁孩,希望能把他放倒,没想这小兔崽子毅力惊人,看着后面警察又快追上来,胡强不禁把力气全用手上了。无奈这小屁孩血都吐出来了,就是不放手。刚准备下狠手的时候,那孩子抬起头,那流血的嘴,艰难的吐出:“胡强叔叔,你忘了林平了嘛,忘了一起吃的饼嘛?”

  胡强呆住了,想起4年前自己还在村里讨生活。某天,来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跟自己一起捡瓶子,他把全部的瓶子给自己说:“叔叔,我把自己捡的全给你,你的饼可以给我一半嘛!”那时候的他还很善良,看这孩子可怜,从此他们成了搭档,每天把自己买的饼给他一半。自己去城里打工前还记得那个小屁孩吧那天的饼全给自己了:“说,谢谢叔叔,我知道自己每天害叔叔吃不饱,叔叔是最善良的人了,可是林平真的好饿,我把这饼给你,希望叔叔到那边不会饿肚子。”那一幕成了自己活着的动力,他不能饿肚子。

  当回忆里的孩子跟这个吐着血的孩子重合时,胡强的手抖了一下,抱起林平,而林平此时已经昏死过去了。胡强此时失声痛哭起来,这些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自己这样的行为还是人嘛?什么最善良的人,真是讽刺。

  刘楚等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看着这一幕,听到这壮汉的哭声,也觉得有些伤感,什么话都没讲,把林平抱过来后,把胡强拷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