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下着蒙蒙雨,阴沉的天气一点都不像是八月的天气。两个壮汉并排站在雨中低着头。旁边停着一辆面包车,前面是一个诊所类的房子。

  黑暗里,只有呼吸声,诊所里也不知道在进行什么手术。不一会,拖出一个两米长的袋子,两壮汉从那个戴着口罩和手套的医生手里接过了那拖来的袋子。熟练的动作,让人不禁怀疑他们是否经常做这样的事。

  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本来是农村来城里混生活的,林家村隔壁的那个胡家村的。

  两人名字叫胡多跟胡强,在城里受尽白眼,日子过的十分的凄惨。骨子里他们就厌倦了这样的苦日子的人。当本家兄弟胡思找到他们的时候,说给他们一条发财的路,他们立马就心动了。

  胡思,一个自己开诊所的村里出去的博士生,能从农村人走到这步就知道他很有手段了。无奈没什么经验,没有宣传,没人去他的那个诊所看病,小日子也是苦不堪言。偶然间发现城市里对器官的要求很大,他看着新闻里的偷肾什么的,不由得动起了歪心思。这可是个没什么成本的买卖,自己把钱全投进这个诊所,都快喝西北风了。想起前段时间新闻报道的什么人口密度大之类的,自己这也算做好事了吧。胡思不是什么善心人。

  你认为快乐的,就去寻找;你认为值得的,就去守候;你认为幸福的,就去珍惜。?没有不被评说的事,没有不被猜测的的人。做最真实最漂亮的自己,依心而行,别回头,别四顾,别管别人说什么,比不上你的,才议论你,比你强的,人家忙着赚钱,根本不会鸟你。这是胡思座右铭。

  开始的时候,他把所有的钱都用来勾引学校刚进学校的学妹李梅。一副书生气的胡思,加上又是博士生,多金帅气,李梅没几天就沦陷在他爱情攻势下。让她死心塌地后,他向李梅表示自己经济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希望李梅帮助。

  坠入爱河的李梅自然没什么意见,很自然的答应了他。虽然他提出的“帮助”让她有点不喜,但是他确实是喜欢自己的吧!

  如约的跟他来到城郊的建设区,假装是接客的小姐。而胡思开着自己那辆经过伪装的黑车。不一会就有一个农民工上勾了。

  没错,他们的目标就是这样的农民工,没什么权势,就算东窗事发也没地方维权。

  车慢慢的朝他那偏僻的诊所开去,,车上的农民工早已被弄晕了。而胡思用早已经备好的手术台把他的肾移植出来,把人带到城郊的路边,至于人死活就不会去管了。

  随后就是麻利的处理肾,这种东西市场都是供不应求的,很快就出手了。尝到甜头的两人一回生两回熟干了起来。

  直到某天,李梅被认出来,李梅有些着急急了,胡思要李梅稳住,把那人带到诊所那里商讨怎么解决。那人本来不准备去的,毕竟那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无奈李梅开的条件太好了,他们总不敢杀了自己吧。李梅本来也是准备好被敲诈了。

  到了诊所她才自己错了,胡思拿出准备好的手术刀直接杀了那人,熟练的解剖起那个人的器官,凡是可以卖的东西都弄出来冰封。李梅以为他是为了自己,心理还是甜蜜的,也没有觉得这恶魔般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胡思弄好了以后,打了个电话给胡多跟胡强过来处理尸体。他早想好了这天,所有事都准备好了,甚至连尸体处理的方法他都想好了。一次他回老家,看那条一直往里的马路,通到那个水电站。这个抛尸地点简直绝妙了,大山下的水洞,两洞口相距甚远,而且足够偏僻。这水电站简直了,让水流变的更慢,只要买通这个主人就可以安稳的赚钱了。

  见了林根之后,他就觉得有戏,这人实在对他胃口,有钱就好。很快跟林根谈好了一切合作,林根什么都不管,水电站给他,每月20万。林根一听,马上拍板同意了。

  本来他觉得干几票就行了,直到知道他看到新鲜上那种食人鱼的泛滥在中国市场。他立刻收购了大量的鱼苗投进了那河里,由于这鱼喜黑暗,白天只好会躲在那黑乎乎洞口那里,且没有什么天敌,很快成为了那河流的一霸,泛滥成灾了。

  为了实验,他还扔了很多头猪,在洞口另一边守着,连血腥都没看到,他放心了,完美的计划,没人会知道的。

  从此一条完美的流水线产生了。

  胡多,胡强就是他的员工,这四个人就这样决定安稳的这样赚钱了,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来谋取暴利。

  自私自利的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犯罪,没有忏悔,全部被利欲熏心了。

  当胡多接到电话后,没有犹豫的就来了,这几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让胡多,胡强已经决定跟着胡思干了。按照他的要求,他们已经轻车熟路的了,毕竟扔过很多头猪下那条河里了。

  那午夜,是他们第一次扔人,胡思也不放心,做上了车,两米的袋子就在车后面滚动着。没人知道那是刚刚才断气的人,没有人知道刚才他还是鲜活的生命。

  面包车在雨夜里开着,当胡多打开袋子的时候还是呆住了。一个人,也不能称为一个人了,肚子都空了,眼球也没了,这血腥的一幕,差点让他吐了。

  胡思已经走到他旁边,看着他下一步动作。胡强拍了胡多一下,跟扔猪一样的把这尸体扔到水里,翻滚几下失去了这尸体的踪迹。

  胡思看了胡多一眼,欣慰的帮他点了一根烟,黑夜中,蒙蒙细雨还在下着。三个影子车灯被拉的很长。

  每次任务的分成让四个人越来越兴奋,这钱真的来的太快了。他们换着城市卖这这样的器官,而目标已经转移到各种没有什么亲人的乞丐,孤儿,或是山里的农民。

  直到八月底的一天,胡强喝醉酒,把这事胡扯给一个陪酒女听,胡多半醉的马上吓醒了。那陪酒女明显不信,胡强急了,不信我带你去看我们扔尸体的地方。胡多意识到自己不能开口,不然她会更加怀疑,假装喝醉了,趁着那女的不注意就给了那女的一酒瓶。

  胡强这才立刻意识到什么,两个人伪装带着女人出去过夜,迟迟不敢通知胡思,生怕胡思怪罪下来,两人一直犹豫不定。

  直到胡多抽完最后一根烟,才爬上车,面包车朝水电站那路开去,胡强也没讲话。而那陪酒女其实已经醒了,但她意识到了什么,假装在昏迷。

  /}酷匠uc网√永久m(免j“费看#小!!说T

  到了那,胡多,胡强没讲话,胡多只是看着胡强,这是他第一次准备杀人,以往只是抛尸。没讲话,只是把那女的拖出来,扒光了衣服(别想歪,这样抛尸才不会遗留什么)。直接扔进水里。

  陪酒女一下水,就睁开眼了。看了眼岸上的两人,没有犹豫向黑乎乎洞口游过去。岸上两人一看,看到她没昏迷有些紧张,不过想起洞里的食人鱼,他们就放心了,还是守了一会。发现那女的真的顺着水进去了,黑乎乎洞口还有尖叫,过了一会没有了声响。两人檫了檫头上的汗水,上了车扬长而去。准备到县城里逍遥自在一下压压惊。

  陪酒女下水后因为没有衣服,游起来还是蛮快的,毕竟也是农村里长大没办法才去那谋个生路,只是当里面的那密密麻麻的咬人鱼扑上来的时候,她吓的尖叫了起来。拼命顺着河水游着,她就这样挣扎了几下被水淹没了。那群可怕的鱼顺着血腥味游了一段,没想这次血腥味竟然让它们游出另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刚想游回去,那边又有血腥味不停的渗透过来。岸边,是再捞鱼的林平3.胡多和胡强,逍遥了大半夜,直到中午醒来,吃过饭准备回去城里了。随口一口痰吐出窗外,没想有个兔崽子拿石头扔过来,这一下车,看着那血腥味很重的鱼,呆住了。这不是胡思说的那鱼嘛。只能马上把鱼买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胡多跟胡强知道这事瞒不下去了,打电话给了胡思跟他把事情说了一遍。胡思立刻给他们下了命令:把那个卖鱼的处理掉,不要暴露了自己,车不要紧,这事过去了我就给你们换车。

  两人接到电话,马上把车开回去,直接把林老三抓了,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少年了。却不想抓人的时候被隔壁的村长夫人在楼顶看到,只好闯进去把她也给抓了。

  却不想这女的是林根的老婆,林根自己合作人之一。只好打电话跟胡思报告。

  胡思这下快气死了,这两个人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干什么事都惹出那么多事,他可知道自己这个林根爱妻如命,自己也不想跟他闹僵,毕竟他还是权势蛮大的人,贪污了许多的钱财。这种人可不能失踪,不然肯定被查出来。只好跟他谈谈,让胡多胡强把林根也带回来。

  胡多胡强自然知道自己惹祸了,也没多说,把车上人弄晕,就直接打电话给林根约在水电站见面,林根以为又给钱了。自然就直接去了,顺便听听放在那的那根太阳能充电录音笔。他为了搞清楚胡思干什么可是下了大功夫的。

  林根站屋里,刚拿起窗户外的那录音笔,檫干净灰尘,门就被踢开了。他立刻想把笔藏好,随手把那笔扔床底。

  两壮汉几下就制服了他,带上了车。

  本来胡多胡强准备走了,可是刚抓人听到了一身尖叫,没有找到人,就先把车开出去了,过一会就开车过来,忽悠那个尖叫的人出来,四处寻找也没发现什么,只好作罢。

  留下了一地狼藉,还有那个黑乎乎的洞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