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我老妈,我顿时就吓尿了,她怎么忽然出现了,老天不是在玩我吧!

  嫂子也抖了一下,她马上回头,吓得脸都白了,触电一样地推开我,很紧张地站起来对我妈解释,“婶婶,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和正京没什么,我只是回来看他而已,你千万不要误会啊。”

  我妈很生气,她两步走上来,指着嫂子,手指都在微微地颤抖,“你,你你你你……”

  她太激动了,我很少见我妈这么激动过的,因为我妈本身就是做老师的,性格很好很温和,她这么生气,就说明她真的是很生气。

  接着,我妈又指着我,“你,你你你,你这是要气死我!”

  看到我妈这个样子,我心里也很愧疚,十分地不好受,不过为了嫂子,我忍下来了。

  我爬起来,鼻子还是很疼,还有点痒,我伸手一摸,全是血,刚才嫂子那一下撞得太厉害,鼻血流到现在。

  “妈,你别生气,我好好得很,活蹦乱跳的。”我笑着说,无奈鼻血一直哗啦哗啦地流,而且我的头还很疼,看起来特别地傻逼。

  我妈还是很心疼我的,她生气之后,看到我脸上的鼻血,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我扶到床上,一边唠叨着,又一边用纸巾帮我擦去鼻血。讨人厌的鼻血一直流,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我妈越来越慌张,最后就哭了起来。

  还是嫂子的反应够快,她把护士叫过来了,最后还是护士帮我止住了鼻血。

  这过程中我妈一直都在唠叨,喋喋不休的,我都说过好几次没事了,她还是一直唠叨。她这唠叨还没啥,最让我不舒服的是,她还含沙射影地骂嫂子,埋怨嫂子,我就忍不住了。

  等护士走了之后,我立刻就说,“妈,你别说了,烦死了,我都说我没事了。而且这也不管嫂子的事,是我自己弄的,你自己是做老师的,一直像个怨妇一样含沙射影骂嫂子,你好意思吗?”

  我妈在我大腿上拍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意思性地骂了我两句,倒是没有再说了。

  嫂子一直在旁边站着,我知道她很尴尬,她现在肯定是很不好受的。嫂子真的很可怜,她一直都是无辜的,她心底这么善良,却一直被人误会,如果是换做其他女人,估计早就忍不住发疯了。

  我咳咳了两声,对嫂子说,“嫂子,我有点渴,你帮我倒点茶好吗?”

  嫂子有点发呆,听到我喊她,啊地叫了一声,慌张地说,“什么?哦,好,等等。”

  酷#5匠网首@P发z{

  说完她就要去帮我倒茶了,但是这时候我妈忽然说了一句,“不用了,不用劳烦你大驾,还是我这个当妈的来吧。”

  我妈人好,平时极少有这么刻薄的样子,瞪了嫂子一眼,再瞪了我一眼,就起身去帮倒茶了。看来老妈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对嫂子意见挺大的。这也难怪,像我们这种情况,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人,估计都平静不下来,甚至会比我妈更加地大动作都说不准。

  嫂子看了我的一眼,脸色十分地不自然,那样子说不出的委屈,都要哭出来了。我看到她这样,真的好想把她抱怀里好好地安慰一番。

  我妈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嫂子说话,一直望着嫂子,但嫂子她不敢望我,我也只好干着急。

  我找到一个机会,就问,“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啊?还不睡觉吗?”

  老妈瞪了我一眼,说,“来看看你饿了没有,顺便看看有没有哪个女人来骚扰你。”

  她含沙射影地很明显,几乎就是等于指着嫂子的鼻子说你为什么要来骚扰我儿子了。我抬头一看,果然嫂子的脸色就更加地不好看了,小嘴扁着,眼睛红红的,委屈到想哭的那种。

  我马上就对老妈骂道,“妈!你说什么呢,嫂子只是来看我,刚才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到床底下,不小心鼻子撞到了椅子上而已。你得还多谢嫂子,要不是嫂子的话,我受伤肯定更加重。”

  嫂子对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我心里美滋滋的。

  我妈哼了一声,倒没有再说什么难听的话了,她再唠叨了我几句,就站起来对嫂子说,“阿梅,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单独说。”

  不用说,老妈把嫂子单独叫出去,肯定是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的,我赶紧说,“还出去干什么,直接就在这里说呗。”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那么多,睡你的觉。”

  我敢说,老妈肯定是故意说这句话的,她不只是说给我听,还说给嫂子听,提醒嫂子我只是一个小孩子,不要乱来。嫂子不是傻瓜,相反,她的心思细腻得很,她没有可能听不出我妈这话中之话,果然嫂子的嘴角就狠狠抽搐了一下,低下头去。

  看到嫂子这个样子,我哪里还会让她们出去单独谈话啊,而且我知道,以我妈的性格,肯定就是叫嫂子以后不要再缠着我,甚至是说一些难听的话,叫嫂子以后都不要再出现我面前。

  我伸长脖子,大声说,“我才不是小孩子!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好了,我又不会偷听你们的。”这借口蹩脚到我自己都觉得脸红,我妈瞪了我一眼,直接就不管我了,给了嫂子一个眼色就往外走。

  而嫂子给了我一个无奈的眼神就怯怯地跟着我妈走了。

  我妈走出去的时候,还把门关了,我喊了两句,她们都没应我,看来已经走远了。

  她们走后,病房里面只有我一个,心更加地乱,我真想把头飞出去,看看她们在聊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们始终都没有回来,我心乱死了,在我忍不住了打算出去找她们的时候,一直紧闭的门忽然就开了,把我吓了一跳。不过等我仔细一看,咦,怎么只有我妈回来,嫂子呢?

  于是我赶紧问,“妈,怎么只有你回来?嫂子呢?”

  我妈白了我一眼,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慢悠悠地坐到我床边,一边给我削苹果,一边说,“她走了。”

  “走了?”我顿时就懵了,怎么一个招呼都没打就走了?难道她还要像之前那样,又是一声不吭地走,让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嗯,走了。”老妈把削好的苹果给我,淡淡地说,“你别想这么多了,好好养你的病,念你的书吧,你嫂子的事你不用管了。”

  我怎么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我坐了起来,大声地说,“妈!你怎么能让嫂子走了?我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呢!”

  然而我妈只是看着我,很平静地看着我,过了好一会,才说,“说够了?”

  对比起老爸的暴力,我更加害怕遇到老妈的这种平静,总能让我一肚子气都慢慢地消失掉。

  “正京,你听妈的话,好好学习,别想那么多了。”我妈轻声地说。

  我心冷了,因为我知道,我妈是不可能再告诉我什么的,她的平静就代表了她的态度。

  这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心太乱了,头又疼,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觉。

  我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没能入睡,第二天我的头更疼。

  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了一个多星期,我才开始好转。

  陈婷婷每天都来看我,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刚开始老爸老妈还有些意见,可是过了几天之后,也不知道陈婷婷到底和他们说了什么东西,他们两老对陈婷婷的态度,来了个360度的大逆转,都很亲热地婷婷、婷婷叫起来了。给我感觉,他们好像默认了我们的关系,对陈婷婷只眼睁只眼闭了。

  终于,我住了半个月院后,出院了,在家又休养了一天,我才去上学。

  让我有点不爽的是,我刚来到学校,同学们看我的表情都很怪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罩子龙说:

  不好意思,更新晚了,下一章我尽快快点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