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我揉的力气有点大,许惠马上就嘤咛一声叫了出来,声音听起来还挺销魂的。

  我吞了一口口水,盯着许惠那里,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许惠也看到了我的色狼样子,顿时就又惊恐起来,声音都颤抖着说,“你,你想干什么?我,我是你嫂子。”

  “住口!”我死死地瞪着她,“你再说一句你是我嫂子,我立马就掐死你!我嫂子不见了,都是你这个死狐狸精害的!你赔我嫂子来!”

  许惠被我扑在地上,她一个弱女子,根本就不可能挣脱我,我双手用力地揉着她,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像揉面团一样地揉着,她表情开始痛苦起来。

  她被我弄怕了,也不敢再挣扎反抗了,就在拼命地求饶。

  我没管她,继续揉着,没多久,她的胸部就被我揉得红了起来。

  忽然,我听到左边有人说话的声音,赶紧望过去,吓了我一跳,是两个人往这边走来,虽然距离不算近,不过他们也看到了我们,在对我们指指点点。

  我脸皮薄,被人这样看着,不好意思,下意识地想从许惠身上爬起来。马上想了想,怕个屁,反正许惠比我更加丢脸,而且他们也不认识我,我就算在这里把许惠做了,他们也不会怎么样,最多也只是骂两句不要脸而已。

  “哎呀,疼!”许惠实在忍不住了,她惨叫起来,“你轻点,要被你揉坏了!”

  我这人心软,看到许惠这么痛苦的样子,我心里倒有些不忍了,于是我就停了下来,没有再折磨她了。

  停下来之后,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她好,这才开始仔细地打量许惠起来。

  许惠这死狐狸精还挺漂亮的,大眼睛,小嘴巴,睫毛弯弯,够年轻,皮肤也很好,属于给护十分,不给护八分的那种。而且她的身材也很火辣,很有女人味,难怪能把表哥迷得神魂颠倒。

  “正京,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不会告诉你姨母的。”许惠苦苦求饶着。

  说实话,我还真不能把她怎么样了,就算这不是在山上,我也不可能把她做了,我最多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再说了,我也不会把自己的第一次浪费在这个贱女人身上。

  我双手从她胸口上挪开,瞪着她说,“你要是敢告诉我姨母,我让你生不如死。”

  她连忙点头,说,“嗯,我肯定不敢告诉你姨母,我谁都不会说的,你行行好,快放开我吧。”

  我才不是什么笨蛋,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相信她,她的无耻我是见识过的,很有可能她回去之后,第一时间就去告诉姨母的。

  想了一会,我又呲牙咧嘴地说,“你要是敢告诉姨母,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兴许是我的样子太狰狞了,许惠脖子一缩,慌忙地点头。

  刚才那么一通折腾,我也有点累了,就干脆放了她。

  酷匠s;网永!/久_C免65费…看小◇说:

  她如释重负,赶紧闪到一边,一边很警惕又很畏惧地望着我,一边又很慌张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我刚才太暴力,把她衣服都扯烂了,所以她虽然能把胸罩戴回去,但衣服是遮不住了,因为她的纽扣全被我扯断了。不得不承认,她这个样子还真是挺诱惑的,我不由想起了刚才揉她粉肉的快感。

  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又走过去问,“你是不是知道我嫂子在哪里?快告诉我!”

  她被我吓了一跳,身体都震了一下,紧张地说,“我,我,我不知道啊。”

  死狐狸精说话吞吞吐吐的,而且眼神还很闪躲,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在说谎,她肯定是知道嫂子行踪的!

  我再次过去抓住她的手,死死盯着她,“你肯定知道我嫂子在哪里!快点告诉我,不然我不放过你!”

  许惠的眼神闪烁起来,妈的,这死狐狸精果然就知道嫂子在哪!我更加用力地抓住许惠的手腕,她又惨叫起来,“哎呀,疼死了,你轻点。”

  “那你快点说,你肯定知道的,说了我就放过你!”我瞪着她说。

  她怕疼,喊了一下我没反应,就赶紧说,“好好好,我说我说!你轻点,手要断了。”

  我力气小了一点,不过还是没有放开她,我说,“那你快说。”

  她怨恨地白了我一眼,然后开始说,“你嫂子走了。”

  走了?我一时没反应,嫂子走了,走去哪里了?她怎么一直都没有回家。

  我又接着问,“她去哪里了,你快告诉我。”

  这下许惠语气有点冲,“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她走了,鬼会管她去哪里啊。”

  我仔细观察她的眼睛,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下我就真的纳闷了,嫂子为什么要走,她走去哪里了?

  接下来,我又问了她好几个关于嫂子的问题,她都回答了,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是不知道嫂子去了哪里。我有点失神落魄,呆呆地坐在地上沮丧发呆。难道嫂子就这么绝情,连见都不见我一面就走了吗?

  许惠穿好衣服之后,先试探地挪了几步,见我没有管她,就开始动作越来越大地偷走,到最后她直接就站起来跑了。

  我没有那心情管她了,嫂子走了,看样子是不再回来了,我越想越伤心,甚至有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这种难受,比那天被我爸吊起来打更加严重。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找到嫂子!我要亲口告诉她,我喜欢她。不,不是喜欢,而是爱,没错,我爱她!我要亲口告诉她,我爱她!

  回去的时候天竟然下起了小雨,不是很大,但是很凉,而且我还穿得单薄,打了几个喷嚏,又冷又饿,这滋味真的不怎么好受。

  我放过了许惠,并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管她会不会告诉姨母和舅舅了,大不了我就再被老爸吊起来打一顿就是了,反正我皮厚肉糙,他打不死我。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许惠这个死八婆,竟然会这样咬我一口!

  日子过得很快,也过得很慢,表哥死了,嫂子走了,我自己一个人就不能再住表哥的房子了。于是我只好搬进学校住宿了,让我有点尴尬的是,陈婷婷本来也是外宿的,她听到我住宿之后,也搬进来住宿了。

  表哥和嫂子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一连好多天,我都没有心思上课,加上之前住院旷课,我的成绩一降再降,从之前班上前五名,一直掉到了二十名之后了。

  爸妈都是想我认真读书的,最好就是考上重点大学,找个好公司工作,然后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婆,平平凡凡健健康康生活一辈子。

  不过我注定让他们失望,后来因为做了一件事,我差点就去坐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罩子龙说:

新书刚开,冲各种榜!!!

拜托大家登陆后,帮点下追书!!!每天帮撸一发!!!

已经在撸撸榜第五名了,敢让嫂子冲到榜上第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