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这么说,嫂子赶紧又再望过来,而且眼神里面还充满惊恐。

  看到她动作停下了,我心里一喜,但是我也不敢放松,我挣脱开了老爸,跑到嫂子的身边,她没有阻止,我抢过了她手里的剪刀,扔到地上,然后我不顾一切,不顾众人眼光地抱住了她!很紧,很紧。

  管他什么流言蜚语,管什么大逆不道,管他什么海枯石烂!这一刻,我就要和嫂子在一起,无视社会法则,无视伦理道德,无视指责无视一切。

  我抱住了嫂子,一边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一切有我。”

  嫂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她就紧紧地抱住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像一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表哥死了,对我们整个家族的打击都是很大的,而且我们在医院闹的很大,都上新闻了,幸好没有上头条,不然就真的出名了。

  表哥的死对一个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不是谁,就是嫂子。嫂子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丧门星,一个不要脸勾搭小叔子的婊子。不只是她,我受到的伤害也不少,我不能和嫂子一起住了,我被爸妈强行带了回去,回去后,老爸没干啥,直接就把门关上,把我吊起来,狠狠地打一顿。

  我理解我爸,因为我这次真的让他把面子都丢尽了,就算瞎子都看得出来,我和嫂子的关系真的不寻常。他平时就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哪能受得了这个打击,没当场把我打死都算他宽容了。

  他把我打得很厉害,棍子愣是打烂了三根,他要我认错,发誓以后再也不见嫂子,但是我死也不说,我咬着牙,就算被他打死了我也不说!

  我妈心软,她一个劲地求我爸,一直说别打了别打了,眼泪纵横。我爸不管,他说我不发誓就打死我。

  我妈求我爸不成功,她又过来求我,求我赶紧发誓,不然真的会被他打死的,我闭上眼睛,嘴唇都咬出血,说了一句,打死了就当你们没生过我这个儿子!

  最后我妈真的受不了了,她竟然跪下来求我爸,一直磕头,我爸最后才放过我。

  我病了,病得挺厉害的,因为那天我爸实在把我打得太厉害了,一双大腿被他打得血肉模糊,全身除了头和命根,其他地方都被他打得不轻。

  我在医院足足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床。

  这半个月里,我真的是度日如年,这是和嫂子完全失去联系的三个月,每一分钟过得这么地煎熬。

  在我住院的第三天,陈婷婷就过来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得到的消息,过来看到我被打得这么重,还哭了起来。

  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直接就趴在我身上哭,让我有点莫名其妙。

  看她哭得厉害,我都有点手忙脚乱了,赶紧扶住她的肩膀,一边说:“你干嘛啊,好端端地哭什么哭,我都还没死呢。”

  谁知道我这样说,她就哭得更加地厉害了,而且她一边哭,还一边啜泣含糊不清地说,“呜呜……贾正京……你这个大白痴……怎么会被打,打成这个样子……你认,认个错会死啊……你就这么,这么喜欢那个女人吗?”

  我一听,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不对,她怎么知道我被打了?

  很快我就知道了,原来是我妈告诉她的。事情是这样的,这两天没有去上学,她就问班主任我什么情况,班主任告诉她我请的是病假,然后她就去我家找我,遇到了我妈,她哄人有一套,我妈欢喜她,就把事情告诉了她,她才过来的。

  看到陈婷婷为我伤心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如果不是有嫂子,我和陈婷婷在一起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叹了一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说,“起来吧,别哭了,我没事。”

  陈婷婷抬起头,泪眼婆娑,不得不承认,她这样还是挺好看的。

  她抽了抽鼻子,从我身上爬起来说,“你担心死我了,你咋这么傻,就不怕被你爸打死啊。”

  我不禁想起了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一切,不禁想起了嫂子那绝望的眼神,心里不禁一痛,不由得自暴自弃起来,我自嘲一笑说,“打死了就算,反正以后我总是要死的。”

  谁知道陈婷婷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不让我继续说下去,还竖眉斥我:“不许说!呸呸呸,死什么死,不算不算,刚才说的不算!你才不会死呢,你会活的好好的!”顿一下,她又低头,细细声地说,“再说了,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看到她的耳根和脖子红红的,心里感觉怪怪的,陈婷婷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啊?

  ,|看(正版m(章◇}节上。酷\~匠Z网,

  陈婷婷的这个样子挺迷人的,我低头一看,差点流鼻血了!因为陈婷婷在我面前弯腰,从我的这个角度,刚好就能看到她衣服里面。

  虽然没有嫂子的那么大,但是规模也不小了,鼓鼓的,很雪白,散发出一种青春气息,真的很诱人。

  想不到陈婷婷也长这么大了,现在女生的发育还真的令人吃惊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我不想承认,陈婷婷的白兔让我起反应了,但事实确实是如此。最糟糕的是,我对着她发愣,陈婷婷忽然抬头,看到了我偷看她,先愣了一下,马上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最让我尴尬的,还是她马上就双手护胸,羞恼地望着我。

  靠!被发现了,我顿时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看她了。

  可不是么,一边说着不喜欢她,眼睛却一边色眯眯地看人家的胸,真是把脸都丢尽了。我没好意思说话了,恨不得马上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过一会,还是人家陈婷婷先说话,“喂,你刚才看什么呢,色眯眯的。真讨厌。”

  她说话的声音细细的,而且语气还带着一点点羞涩,很是撩人。她说讨厌,可语气和表情就没有半点讨厌的意思,她双手抓住自己的衣角在轻轻地扯,那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女人。

  我支吾了两声,脸皮不够,悻悻然笑了两声,敷衍过去了。

  气氛有点尴尬,我虽然没有正眼看陈婷婷,不过也感觉得到,她在偷看我。

  过了一会,终于有人进来了,我定睛一看,是老妈,她给我带饭来了。

  不过看到我妈身后那个人的时候,我条件反射地脖子一缩,因为这个人是我老爸,而且他的脸色并不好看,是板着脸的。

  陈婷婷好像和我妈关系很好似的,亲密地挽着我妈的手,还对我妈撒娇,“阿姨,您来了。”

  让我更加奇怪的是,我妈对陈婷婷也挺友善的,拉着陈婷婷的手,有说有笑地聊起来。

  而且最奇怪的是,我爸对陈婷婷也挺友好,还对她笑,说了几句话,都是不怎么客套的那种。我就纳闷了,陈婷婷到底和我爸妈说了什么东西啊,这么好使。

  他们好像当我不存在似的,进来之后也不和我说话,把我晾在一边,就和陈婷婷在扯蛋了,我挺不爽的,不过我这人犟,也不说话,干脆闭眼装死了。

  感觉到有人坐在我床边,睁开眼一看,竟然是我爸,他很冷淡地说,“好点了没?”

  我说嗯,他又说,“赶紧吃饭,不然饭就凉了。”

  说完他就把饭放我手上,就起身走了。

  我挺感动的,心里对老爸仅存的那点恨意都消失了。我了解他,他这人从来不把关心挂嘴边,但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是爱我的。

  爸妈来了之后,陈婷婷就不好意思在这里多呆了,她先跟我爸妈告辞,然后才凑到我面前,靠得很近,眼睛眨了眨,对我说,“你好好休息,明天周末,我来给你补习功课。”

  我下意识地想拒绝,可我话到了嘴边,接触她的眼神,就不受控制地点头了。

  接下来,在我住院的半个月里面,陈婷婷每天都往我这里跑,每次来还给我带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玩的。有一样东西她每天都带,就是书,她每天都来给我补习,对我真的很好。

  有好几次,我都想问她,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