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死狐狸精,我看到了她,恰好她也看到我,而且她很假惺惺地哭着,真的很令人讨厌。最令人讨厌的,还是她一边哭着,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她对我露出一个得瑟的笑!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她根本就是一个无情的小三而已,对表哥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纯粹就是为了骗表哥的钱而已。

  如果不是环境不对的话,那么我肯定就上前狠狠地给她两个耳光,朝她脸上吐两口痰,怒骂一句贱货!

  不用说,她肯定是在表哥家人面前说什么好话了,而且看这样子,极有可能之所以表哥家人这么恨嫂子,就是这个死狐狸精在背后煽风点火,推卸责任!

  表哥这次出车祸太突然了一些,事先根本就没有一点预兆,本来我和嫂子已经很平静的生活,被一个电话就扰乱了,让我们那么地措手不及。

  表哥是个有身份的人,他这次出事了,惊动了不少人,在场的就好几十个,除了亲人之外,还有他好一些公司的同事。

  所有人都望着嫂子,各种不同的表情。我讨厌他们这个样子,凭什么,嫂子完全就是无辜的。

  看看嫂子,她的样子还是那么地悲伤,眼睛红红的,虽然没有哭出来,但她也是流泪了。

  我想过去安慰嫂子,无奈老妈把我拉住,瞪了我一眼,“你不要多管闲事,那是你表哥家的事情。”

  是啊,那是我表哥家的事情,我一个做小叔子的,要是再多管闲事,就不妥了,肯定会引来别人的流言蜚语的。我倒没啥,但是嫂子一个妇道人家就不一样了。

  等待往往是最漫长的,特别是在手术室外等待,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嫂子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手术室的红灯,在手术室面前走来走去,十分地焦急。

  嫂子不是本地人,她的老家有点远,所以她娘家的一个都没有,也就是说,她现在完全就是孤军奋战。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后,熬人的红灯终于变得了绿灯。

  、$看%Y正C版¤章tP节J上w酷…Y匠网K

  看到红灯变绿,我们一堆人都站了起来,其中就以嫂子和姨母他们的反应最为激烈!

  我们都紧张地堵在手术室门前,过了一会,门终于就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姨母和舅舅都很紧张地凑过去,舅舅着急地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

  姨母也问,“医生,你千万要把我儿子救回来啊,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嫂子完全被表哥那边的人挤在后面了,根本就凑不到面前去。

  我长得高,就算在后面,都能看到医生,当我看到他摘下面罩露出的表情后,我顿时心里就咯噔一声!医生的脸色很不好,那么就说明表哥他……

  抓住机会,我赶紧撇开爸妈,挤到嫂子旁边,握住了她的手,并且细声地对她说,“嫂子你放心,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支持你的。”

  嫂子对我勉强一笑,十分地疲惫,连话都不想说了,那样子,真的如同一根针刺到我的心里,十分地难受。

  医生扫看了一下我们,叹了一声,然后才说,“唉,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头部受伤太厉害,抢救失败了。”

  静!诡异的静!

  医生说完之后,走廊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响,大家都被震住了,呆呆地望着一脸惋惜和惭愧的医生!

  我的脑海也是轰的一下爆炸,双手不受控制地发抖。表哥他,竟然,死了?

  嫂子的反应比我还大,她浑身剧烈一抖,倒退了两步,身体摇摇欲坠。我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我扶住她的话,她就没有力气支撑自己体重,要摔倒在地上了。

  很快,整个走廊就沸腾起来,因为表哥死了,他们从震撼中反应过来了,个个都激动起来,在喊叫着,嘶吼着。

  老实说,在之前三个月里,我真的曾经幻想过表哥出事不会来,这样一来我就能和嫂子永远孤男寡女地同居下去了。但是当我真正听到表哥离世的消息,我心里剧痛起来,真的好痛,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那个温和有礼,宽宏有志的表哥,真的死了吗?我以后永远永远都看不到他了吗?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乱,很乱,乱糟糟的一片。

  舅舅和姨母,以及表哥的其他亲戚都在大哭大闹,真的很凄凉。

  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健康真的是那么地重要,一个家庭里面,任何一个成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对这个家庭的打击真的很大的。

  全场闹哄哄的一片,刚才那个医生的衣服都差点被扯烂了。

  嫂子倒没有像他们那样夸张地大吵大闹,不过她也泪流满面,悲伤到不行,只是她比较坚强,没有哭闹出来而已。

  我掂起脚,看到了在手术室里的表哥,一动不动,亲眼看着白布盖住了表哥的脑袋,再也看不到表哥的样子,从此阴阳两隔。

  忽然,刚才那个宣布表哥死亡的医生愤怒地大吼了一声,“你们都给我安静下来!这是医院,不是菜市场!”

  大家都被他吓了一跳,还是在哭,不过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声放肆了。

  医生又喊了一句,“你们这里谁是吴梅?”

  嫂子赶紧站出来,举起手,焦急地说,“我!我就是吴梅!医生,我是吴梅。”

  说着,她就推开前面的人,挤了上去。

  我本来也是要跟嫂子挤上去的,但是无奈老爸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的右手像铁钳一样地抓住了我,我动弹不得。

  我只好目送嫂子挤到医生面前,看到嫂子紧张又着急地说,“医生,我就是吴梅,什么事。”

  医生细细地打量了嫂子一眼,然后才说,“你就是病人的爱人吧?”

  嫂子点头说,“我是。”

  医生的脸色好看了一点,叹了一口气,说,“病人临终之前对你说了一句话,托我转告给你。”

  嫂子更加地紧张,双手捧在胸前,问道,“啊,他说了什么?医生,你快告诉我,安国他说了什么?”

  医生叹了一口气,说,“病人说他对不住你,希望你能原谅他。”

  表哥真的这样说的?他临终之前,竟然说对不住嫂子,乞求嫂子的原谅?

  嫂子再次泪崩,她听到这句话,身体都晃了几下,抓住医生的手,说道,“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安国他,他真的这样说吗?”

  医生点头,再交代一些事情,他就走了。

  表哥真的是这样说的吗?真的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我这一下子就迷惑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姨母忽然想疯了一样,她狠狠地推了嫂子一把,很泼妇地骂道,“吴梅!都怪你!是你害死安国的,你不得好死!”

  说完,她就直接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嫂子的脸上。

  啪的一声,好响亮,嫂子直接就被姨母打的嘴角出血,头发都散乱了。

  我看得火冒三丈,要想冲过去保护嫂子,可是老爸死死地抓住我,我反抗着,“爸,放开我!”

  老爸好像看出了什么,他瞪着我说,“兔崽子!那是人家的家事,你一个小毛孩上去干嘛,快老老实实呆着!轮不到你添乱!”

  我心里很急,根本就找不到反驳的借口,我一个做小叔子的,有什么资格去掺合人家的家事?而且还是像现在这种情况的家事。

  可是我很急啊,现在的嫂子,根本就是孤军奋战,根本就是怒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