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嫂子就直接绕过我,走去客厅接电话了。

  我心里紧张极了,很想直接拉住嫂子的手,告诉她别去听,你听了会受不了的。甚至是,我有一种冲动,干脆直接把嫂子敲晕得了。

  真是矛盾死了,我想自己告诉她,又不敢告诉她。现在明明很有可能是噩耗电话,可我又不想她去接了。

  最后,我还是没能忍住,我追着嫂子跑过去,从她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

  她失声地叫了出来,整个人好像触电一样,反应很大,跳了起来,冲我吼道,“正京你干嘛!快放开我!”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慌张之下,一口气喊了出来,“你不用接了,就是告诉你表哥出事了!他出车祸了!”

  酷。《匠zM网ZT唯一1正版,P,#6其他):都是盗c版s

  说完之后,我感觉松了一口气,好像是卸了一个大包袱一样。不过紧接着,我就害怕起来,因为嫂子仿佛是石化了一样,一动都不动。

  她的僵硬让我害怕,我把她抱得更紧了,生怕只要我一放开,她就会凋谢在我的面前。

  过了好一会,嫂子才有了动作,她说话,语气十分地平静,应该说的上是诡异,她这样说,“今天愚人节吗?”

  我听了更加地难受,更加地害怕了,嫂子越是平静,就代表她心情波动越大。我想安慰她,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她又接着说,语气很轻:“放开我。”

  我摇头,把她抱得更紧。

  今天天气不好,一整天都是阴天,而且到傍晚天色暗得更快,才一会,就从白天变成黑夜了,家里没开灯,好暗好暗。

  嫂子再次重复刚才的话,“放开我。”

  我继续摇头:“不放。”

  这次她把声音猛地提升到了极致,称得上是尖叫了,她嘶吼着,“放开我!”

  我还是没有放开她,相反,我把她抱得很紧,很紧。

  只是马上,我就感到了自己的手指开始疼痛。

  嫂子在用她的指甲掐我的手,还强行掰开我抱住她的手,在很用力地掰我的手指。

  我忍着,痛到流泪,我都不肯放开她。

  而这时候,一直烦嚣响着的电话铃声也停了。

  她认输了,她也开始哭了,她呜呜呜地哭,在哀求着我,“正京,你放开我,放开我好吗?我求你了,嫂子求你了。”

  我心如同重击。我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不怕嫂子打我骂我,就怕她这样求我,我根本就升不起拒绝的念头。

  听着嫂子在哭,我心里叹了一口气,无奈之下,只好放开了她。

  放开嫂子之后,她就如同脱缰野马,马上就冲到电话旁,手脚慌乱地拨打电话。

  不用说我都知道,她肯定是打给表哥那边的人的,她要确认表哥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电话通了,她在说话,我闭着眼睛,双拳握紧,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知道自己难受,很难受。

  嫂子放下电话了,整个人失神落魄,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傻子一样地站了一会,然后她猛地蹲下来,在抱膝痛哭。

  十分钟后,我们就匆匆出门了,开车到表哥住的医院。

  外面写着雨,前面雨刷在不断地摇摆着,不断地擦拭永远擦拭不完的雨点。

  嫂子开车很快,我第一次看她开这么快的车,而且还大雨的夜晚,很容易出事的。

  不过我也没有说嫂子,就任由她了,反正我也不怕,甚至是我心里这样想着,或许我们能死在一起,那也是个不错的结果。在我们死的前一刻,我会紧紧地抱住她,不离不弃。

  嫂子太急,完全就不在状态,有好几次,真的差点就和别的车撞上了,看得我都有点心惊胆战。

  表哥住的是隔壁城市最大的医院,从家里开车过去,平常速度也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不过嫂子这次开得很快,而且还是在晚上不塞车,道路通畅,所以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去到医院的时候,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一阵看不见的压抑感,很强烈,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嫂子走得很快,还不断地催促着我,快快快,快点快点。

  由于我们走得很急,而且身上也淋雨湿了不少,所以引得周围的人都在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我们。

  终于,我们花了几分钟时间,走到了表哥的那个手术室,看到了好多亲人。

  我们的出现,惊动了他们,他们纷纷都望着我们。

  他们的眼神让我看了心里咯噔一跳,特别是表哥家人,个个面色不善,不善之中还带着悲伤和愤怒。

  我爸妈也在这里,担心地望着我和嫂子。

  表哥恐怕是撑不过去了!我不是笨蛋,看到这个场面,马上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嫂子比我要淡定了,她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就向他们走过去。

  我有点害怕过去,不过为了嫂子,我也只能自己心里给自己打气,然后勇敢地走过去。

  抬头一望,就是手术室,还亮着红灯,表哥他显然还在做着手术,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嫂子咬着唇,虽然她的表情还是挺淡定的,但是我就能清楚地感觉出来,她在紧张,而且不是一般的紧张,只是她不表现出来而已。

  其中表哥妈妈的脸色最不好看,阴沉到不行,死死地盯着嫂子,看她的样子,如果不是人多的话,她就要过来打嫂子了。

  我就纳闷了,表哥出车祸,这跟嫂子有什么关系?表哥都离家三个月了,一直没有回来过,而且还是表哥出的轨,怎么说嫂子都是无辜的一方吧,他们有什么资格责怨嫂子?

  嫂子走了过去,语气有点颤抖地说,“安国,安国他怎么样了?”

  但是没有人回答嫂子的这个问题,他们都在一脸阴沉地望着嫂子。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马上表哥妈妈就对嫂子骂道,“吴梅!你还有脸来?要是安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饶不了你!”

  嫂子一听,脸色立刻就发白起来,她也不认输地反驳道,“妈!你说什么,我是关心安国才来的,你冲我发脾气干什么!我现在心都乱死了!你快告诉我,安国到底怎么样了?!”

  老实说,看到嫂子这么激动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挺不好受的。

  表哥妈妈又上前一步,几乎指着嫂子的鼻子骂骂咧咧,“什么!?你还在装,安国被车撞,都是你害的!从你进门之后,他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虽然对方是我的姨母,以前对我还挺好,但她这样对嫂子,我实在受不了。

  我赶紧站了出来,挡在嫂子面前,也大声地说,“这关嫂子什么事,嫂子什么都没做!是表哥自己对不住嫂子!”

  我的语气太冲了,我以前一直都是乖孩子,从来没对长辈这样吼过的。

  立刻我爸就过来抓住我,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对我大声地骂道,“你兔崽子找揍是不是!敢这样对你姨母说话,快认错,不然老子抽死你兔崽子!”

  我爸的威严很大,我从小就怕他,他一生气起来,眼睛就瞪得像牛眼那么大,很多人都怕他。我怕得马上脖子都缩了起来,手脚冰凉,我丝毫不怀疑,我要是再顶撞他,他肯定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揍我的。

  不过我也不肯认输,我就撇了撇嘴,就不说话了。

  我妈去给姨母说好话了,姨母这人素来好面子,她刚才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我这个做晚辈的顶撞,心里肯定很不舒服的,从她的脸色就能够看出来了。

  但是我不怕她,我现在只关心嫂子,还有想知道表哥到底怎么样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了一个人,就在姨母的身后,和表姐在一起,忽然就是那天和表哥一起的那个狐狸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